修炼心得交流会前后

更新时间: 2017年08月04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四日】前年,在我们本地召开了一次学法修炼心得交流会。说说围绕这次交流会的一些做法和一点体会。

由“鸦雀无声”到“掷地有声”

从这个故事中悟到了“相由心生”的一层法理。在大组学法的时候,同修提出要开修炼心得交流会,两三个学法小组在一起,规模大约二十人左右。我到学法小组和同修们讲了此事。

我是这样说的:“集体炼功、集体学法、法会是师父给咱们留下的修炼形式,我们地区这几年几乎没有这样的交流,大家看看有没有必要开这个会,如果感觉有必要呢,就写一写交流稿。”整个小组鸦雀无声,最后只有一个同修说:“我不会写稿,让我去参加可以。”

因为某种原因我去了紧邻我地的一位同修那里,同修提起交流会的事情。同修介绍了他们的经验,使我对召开我地交流会的想法更加坚定。我想起了师父说的:“常人不知道“相由心生”的这一层意思,其实就是自己的因素改变了自己的环境。修自己、向内找,这些话我说的都特别明白、特别清楚了,(笑)可是没有多少人能够重视这件事。就包括大法弟子做的事都是这个情况。”[1] 我认识到不仅有必要开此会,而且要及时,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干扰。

当我的心态稳定了之后,和小组的同修重提此会时,不管是老年的、还是年轻的,大家的态度都变了,马上热烈响应,这个说,我重点写什么执着心;那个说,这回得好好找找自己了;就连没念几天书,不会写字的同修也表示可自己口述请同修代笔写个发言稿……

待稿子交上来之后,我傻眼了:由于文化程度的不同,对交流会的目地的理解不同,有的把交流写成了“决心书”,有的写的象“检讨书”,有的象流水账,怎么办?于是同修们再次在学法组進行交流,明确了召开交流会的目地。再交上来的稿件就不一样了:各自把自己修炼中最放不下的、过不去的、隐藏最深的或难以启齿的执着心找了出来,做到了真正的向内找,看到了自己修炼中存在的问题,明确了法对自己的要求,知道了下一步该怎样做。

通过写稿、审稿、再写稿、再审稿的过程,同修们都在不同方面有不少收获,心性都得到提高。有的同修没上过几天学,拿到打印出来的自己的稿件,非常珍惜,嘴里激动的念叨着:“这是我写的吗?”有的同修没在众人面前讲过话,虽然拿着稿件的手有些颤抖,声音有些紧张,但内心感到很欣慰。

由消极到积极

早前的一个晚上,几个同修在我家学法,当我说出外地同修开了交流会,效果很好,同修们都感到有所提高,他们的经验是大家写的发言稿要审稿,明慧编辑部在这方面也有要求。当我说出我们地区也拟开此会时,有个同修马上冷言冷语的说:“我可不写,也不参加交流会,影响我讲真相。”

她的这些话把我搞的晕头转向,不知道她为什么有这么大的情绪。我马上向内找,发现自己有急躁心、怨心,党文化的东西不少,说话声音大,语气不平和,尤其是有显示心,否则同修不会有这种反应的。但我有一念:“她一定会写的。”

过了两天后的一个学法日,这位同修早早的就来到我家,我正在吃饭,她说:“我的发言稿写的差不多了,你给我审审呗。”另一个同修也说:“我的你也给审审。”看到他们的变化,我心里真高兴。

第三天晚上,一位同修刚進我家门就说:“我得向你们曝光我的执着心。当听到你说这次交流会写完稿,需要审稿,我的心里就翻了两三个个,心想审什么稿啊,好象你修的有多高似的,我的稿就不让你审。可是看到审稿的同修把同修写的稿拿去整理到深夜,我很感动,也动了写稿的念头,同时也知道是自己错了,其实是妒嫉心在作怪。”

之后,这位同修不但自己写了发言稿,还积极的帮助不会写字的同修写稿,在法上切磋。这个过程中,该同修觉的自己的心性提高了一大截。

为他人,也为自己

定下了交流会的日期,突然接到了医院给我父亲下的病危通知。我想交流会必须按时召开,发正念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干扰,继续鼓励同修写稿。我带着交上来的稿件到医院去,一旦有空就做修改。得知我家情况,其他同修也主动承担了整理、打印等工作。

在安排会议议程时,我突然冒出来一个怕同修说我有“显示心”的想法。于是就和提供会场地点的老同修说:“会在你家开,就由你主持吧!”老同修说:“我是个家庭妇女,没主持过呀!”我说:“没事,我给你把‘开场白’写出来,你照着念就行了。”

内心还洋洋自得:觉的自己境界高,把表现的机会都让给别人了,有几个人能做到啊?

会后,同修们不解的说:你怎么不主持呀,你看,都断档了,虎头蛇尾的(因为我忘了给老同修写“结束语”。另一个也说:“要是你主持的话,会更好一些。”得知大家的反应,老同修有点委屈,说:“你也没告诉我交流结束时该怎么说呀!”

唉,是我错了,我没考虑怎么做使交流会开的更完善,效果更好,而只想不让同修对我有什么不好的看法,还是太自我了。

由“苦”到“甜”

我把一位老同修的稿件打印出来后,准备发给明慧网。打开明慧网,无意中看到网上有一篇相似的文章,连题目都相同。怎么办?甚至觉的不是滋味,挺苦,心里不禁抱怨:怎么就让我遇到这个事呀?挺为难。

这些年来,这个老同修在修炼上给予我的帮助太大了,每当我有悟不明白的法理,或是有放不下的执着时,老同修总是耐心的、细致的在法理上与我切磋。所以我一心想把老同修的稿件整理好,在明慧上发表出来。现在我该怎么做呢?就想:“装作不知道网上有那篇文章吧,这样面子上都过的去。”再用法一衡量,这不是对同修不负责任吗?又想,还是以古喻今吧,这样能让人接受的了……

左也不是,右也不是,打坐都静不下来了。这时悟到:我对老同修的情太重了,作为一个修炼人要堂堂正正的处理这件事情。想到这,心里不再翻江倒海了。当我把同修情、爱面子的心、怨心等放下,到老同修家说出此事后,老同修也坦诚的说了自己的想法,我们达成了共识。

在回来的路上,迈着轻松的脚步,夏季的微风吹在脸上,我再一次体验到了“向内找”的甜美。

有的同修悟到:写交流稿就像学生的一次次考试,如果你不参加的话,怎么去面临高考呢?又如何能上大学呢?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 <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