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外九评点讲真相的修炼体会

更新: 2017年08月0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五日】正法進程突飞猛進,时间飞过,我来到美国已快两年了。来美后我一直也没有离开当地的九评点。下面我谈一谈近两年来站九评点的修炼体会。

保持慈悲祥和 去掉偏见、时时向内找

每次去九评点,心中都充满神圣的使命感,每一个众生的得救都意味着天体中无量众生的被救度。我们的责任如此重大,应该把最好的状态展现在世人面前,证实法。在点上,我注意自己的着装和体态,内心慈悲祥和,始终保持微笑,举手投足尽量得体大方,用不高不低的声音和人沟通,希望能够唤醒他们的良知善念。

师父说:“只要你碰到的,你都应该救,不管是什么身份什么阶层,不管他是总统还是要饭的。在神的眼里看,生命是同等的,阶层是人类社会划分的。”[1]“任何一个心,任何一种执着,都会造成你進步、提高的困难,同时也会被那些旧的势力、邪恶的因素利用,一定的。”[2]

刚开始讲真相时,我时常陷在人的观念和情中想问题:比如这个人看起来和善,那个人肯定不好救,这个人我喜欢,那个人我看不顺眼等等。理性上知道救度众生有选择是不对的,我就否定这些想法和念头,不承认它。有一次遇到一个看起来很凶的中年男子,念头刚一出来我就抓住它了;我笑着迎了上去:“这位大哥,法轮功的真相了解吗?”这个原本看起来很凶的脸,一下笑了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憨态可掬的样子。他说:“法轮功啊,我们单位也有炼的,我不太了解。”我就跟他讲了真相。

我体悟到,我们应该不带任何观念讲真相,清除和否定阻挡众生得救的一切观念。随着各种观念和执着的修去,自身的障碍越来越少,不被任何表面现象带动,无论众生听不听、认同不认同、表态不表态,我都能做到不动心了,只是默默的为那些能救度的祝贺,为那些暂时还不明真相的世人加正念,希望他在未来还有机会。

做的好一点,自满的心又出来了。其实都是师父在做,我只是动动嘴,跑跑腿,有愿望救人而已。如果不及时归正自己,邪恶就会钻空子,那些没有修去的人心,就会成为旧势力迫害的把柄。有一天,连续被两人骂,我嘴上对他们说“兼听则明”,心里在想一定是哪里不对了。我很快找到:我和一个大陆新来的同修交流如何在海外讲真相,如何突破,放下自我。同修说刚来海外,总是怕被骂,那几天老被骂。我当时心里想:“一定是你有问题了,我就不被骂。”我找到了自以为是,教导别人的心,同时承认了旧势力的迫害借口和逻辑。我们心性上的问题会在大法中归正,我感到师父又帮我把不好的物质拿掉了,转过身面对众生,那个场又祥和了。

我体悟到无论遇到任何形式的干扰,都要时时向内找,归正自己,无条件同化大法,达到大法在不同层次对我们的要求,同时正念清除旧势力的干扰因素。救度众生是天大的事情,这个愿望很主要,很多时候,师父只是要我们守住“救度众生”这个洪愿,那些关着的门就会打开,旧势力的迫害和安排就会被师父瞬间清除。

不追求数字和结果,讲清真相放在第一位

在景点和九评点的讲真相中,有时会出现两种极端:一个是追着讲,紧追不舍;一个是站在原地,举着资料。我来到美国后,在不同阶段这两种极端我也都走过,效果可想而知,都不好。表面的形式不是决定因素,还得在心性上下功夫。

师父说:“无求而自得!大法弟子今天所做的一切就是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你就堂堂正正的去做好你应该做的,什么都在其中。”[3]我不再追求表面空间的数字和结果,而是用心救人。我把自己的心扉打开,像对待一个久别的朋友和亲人一样对待身边的众生,尊重他们当时的状态,跟对方溶洽相处,与众生交朋友,把得救的希望带给众生。

很多人走在大街上,只是匆匆路过我们的九评点,可是这短暂的瞬间,也许就是他得救的唯一机缘。我采取的方式是以所站的点为中心热情打招呼,送着走一段路,微笑着讲真相,拍着肩膀道别。对方走多快,我就肩并肩地和他走多快,听明白真相的人,大多数都会接受资料;如果对方不耐烦,不想听,我就告诉他有时间,心情好时再看,这个对他很重要,多数都会点头同意。那些没有在大陆生活过的人,外国人,ABC们,我也会讲大法真相,讲中共恶行,请他们把真相带给他们的父母亲人。

现在经常会遇到一些熟悉的面孔,有些会主动跟我打招呼,有的会说“辛苦了”,有的会说“法轮大法好”,有的会说“你的服务态度很好!”有的还会竖起大拇指……

在我工作的诊所,也有好几个人说认识我,说我在街上跟他们说过“法轮大法”。众生明真相后那种喜悦,赞同,肯定的态度,意味着他们能够走过劫难,走入未来,我由衷的为他们感到高兴。

把做好三件事放在第一位

我有一段时间对孩子上神韵挺执着的,总认为大法小弟子学跳舞就应该上神韵。每个星期天,孩子学跳舞两个小时,我就利用这个时间到图书馆讲真相。有一次,孩子出现了厌学情绪,不去跳舞,我就跟她讲大道理,讲使命啊、责任啊,都不奏效。眼看着时间到了,她就是坐在沙发上不动弹,说也不听,拉也不动。拉她她就踹我,又哭又闹。我当时钻到那个执着里也出不来,说了一些狠话,比如“你这次不去,以后永远都不要去!”“以后神韵那个舞台跟你没关系……”之类的,然后摔门出去了。

出了门,心里还是很生气,脚步也不知道往哪迈,我知道孩子不去,我得去做我该做的,可是当时的思想斗争很厉害,心里不停的翻腾,最后真我还是战胜了那个因执着而恼羞成怒的变异心态,来到了九评点上。因为我知道,讲真相救人的事情是天大的事情,师父都铺垫好了,我这一次不去,可能某些众生的机会就永远的失去了。在去的路上,我一直发正念,求师父,清除自身和外在的一切干扰因素,师父又一次帮弟子拿掉了不好的东西,清除了邪恶的干扰,相由心生,我又满面笑容地站到了点上。

回到家,孩子也像没事一样;在同修阿姨的教导下,还主动向我道歉。能够挡在三件事前面的,那一定是我们执着的很重的东西,是我们应该看淡的。我静下心来向内找,找到了在修炼中求名的心,强加于人的心,主观臆断的观念,不负责任、抛弃众生的恶念,不够宽容,不能忍耐。我不再执着孩子上神韵的事情,以后孩子再没有发生厌学的事情。我体会到师父讲的“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4]。师父还说:“许许多多事看似平凡哪,无限的美好和伟大的殊荣都在其中。这三件事你们能够做好什么都在其中,包容着一切。”[5]

当地九评点居民流动量极大,在正法中的重要性不可忽视,我们的责任重大。

我感到,在十几年的正法修炼中,我们当地的学员,包括我自己对当地华人居民形成了很多观念,比如他们很难救啦,他们不听真相啦,他们很固执啦,他们早应该知道真相啦,……有各种形形色色的观念阻挡着我们大法弟子救度这里的众生。其实这都是旧势力的安排,师父让我们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师父说“大陆人无论怎么污染,表面以下有一层薄膜一样的隔着,一掀下去就是他自己,会象六十年代的人品道德。将来我会掀下去这个东西。”[6]我们都说要跟上正法進程,如果师父已经把那层膜掀掉了,可是我们还带着那些后天形成的观念和认识,如何完成救度众生的重大使命呢?

最后,我想向在真相点上常年坚持站点讲真相的同修,尤其是七八十岁的老年同修表示敬意,不论严寒酷暑、刮风下雨,他们都坚守在第一线,非常了不起。也希望更多的年轻同修能够走出来,抽出时间到九评点、景点上去,哪怕一个星期只能站一个点,哪怕只有一个小时,那里非常需要我们!

个人体会,不足之处,望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无阻〉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