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护工中救度有缘人

更新: 2017年09月1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十日】我做了常人的护理工作,以便补贴家里的生活费用。一天,一位同修接了一个二十四小时的护工,是一位台湾的老太太,已经是肺癌晚期。老太太有三个儿子,三个家庭十几口人,都不在老人身边,他们全家都是基督教徒。听老人的儿子介绍,医生说老太太没有几天了,家属已经放弃了治疗,把老人从医院接了回来。

同修找到我,叫我和她一起来护理这位将要离世的老人。这位老人还有糖尿病,我去护理的时候,老人的身上已经有了两块褥疮。同修和我交流:一定要干好,利用这个机会,到时候好给他们讲真相

老太太自从出院后,从来不讲话,大部份时间闭着眼睛睡觉,偶尔睁开眼睛,每天只喝一点点牛奶。我第一天上班时,给老人洗漱完毕,喂完奶之后,坐在老人床边给她读了两讲《转法轮》。在我读的过程中,我发现老人在默默流泪。我帮老人擦干眼泪,继续给她读法。几乎每次我值班时,我都告诉老人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每到晚上,我就把耳机放在她的耳边,给她播放师父的讲法录音。

护理公司要求每两个小时给老人翻一次身。我发现如果两小时翻一次身,时间隔得太长了,她的褥疮会越来越严重,我就每隔一小时甚至更短时间给老人翻一次身。当太阳出来的时候,我把老人褥疮那块的被子掀开,使阳光照在她的身上。

在我和同修精心照顾下,老人的状态一天比一天好,喝奶的量增加了,大腿上的褥疮愈合了,给她翻身时,有时她也说话了,向我说“谢谢!”这时我马上告诉她,“阿姨,你一定记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然后给她讲一些真相。老人的儿子看到母亲每天情况都有好转,都很高兴,总是对我说一些很感谢的话,而且说一定要请我和同修吃饭。老人的儿子觉得很纳闷,曾对同修说:“也不知道我妈妈在等什么。”按医院的说法,老人很快会离世的。

二十几天后,老人最终还是走了。第二天,她的小儿子就给我和同修打电话,问我们哪天有时间,说一定要在一起吃一顿饭,并要我们全家都去,说一定要谢谢我先生对我工作的支持。

过了几天,同修因为有事没有参加,我和先生、孩子应约到了饭店。我们带了三份精致的神韵挂历,作为礼物送给他们三个家庭。吃饭过程中他们再三表示感谢。我一点点切入正题,说“我为什么能这样对阿姨,就是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大法。”

老太太的大儿子有些一愣,我感到他对大法很不理解,眼神有些冷漠了。我没在意继续讲,其他人都默默听着,他们很感兴趣。我先讲起了我和先生的得法经历,法轮功怎样祛病健身,法轮大法要求修炼者按真善忍做人,修大法的人在真善忍的心法约束下道德品行自然而然就会升华,有人学了大法使将离异的家庭破镜重圆,使最难处理的婆媳关系亲如母女。我又从自己和先生的被迫害,讲到邪党对大法修炼者的残酷迫害,讲到邪党对大法的栽赃、自焚真相,讲到我们为什么来到美国——因为邪党对学大法的人抓去后惨无人道的活体摘取器官贩卖。

在讲的过程中,我尽量避免触及他们的信仰。老人的大儿子听完后说:原来法轮功是这么回事。老人的小儿子接过话说,“在你身上我看到了会什么技能并不重要,只要有善良就够了!”他说,“我妈妈去世的第二天,我就给护理公司打了电话,向公司表示感谢给我们派了很好的护工。”他告诉护理公司,“我们可以做推荐。”

这时孩子拿出了ipad,播放神韵宣传片,向他们介绍神韵。老人的二儿子马上说,“我每年都去看,我女儿是学舞蹈的,真的是非常好。”他们都说,“以后咱们就是朋友了,你们的事我们会支持。”

另一个公司给我找了一个临时护理短工,需要护理的老人住在女儿家,老人的儿子也住在一起。开始我给他们拿《大纪元时报》看,老人的儿子对大法很不理解,对大纪元报很反感。我没有直接公开自己的身份,除了做好自己的工作外,也从他们理解接受的范围给他们讲真相,但她儿子一直不接受。我抱着遗憾干到最后一天。第二天我在家里休息,护理公司给我打电话说老太太那还有一天我没干完呢,我说你们说好了就干到昨天哪?那个小姐说麻烦你再去最后一天吧。我只好又去上最后一天班。

到了老人家里,老人和她的女儿、儿子说什么都不让我干活。桌子上有几道菜。老人的女儿把我拉到桌边让我坐下,又拿来自家酿的米酒和炒好的小菜,她们几个都说:“今天什么活也不干,咱们就喝酒聊天。”说着就给我倒了一杯酒。我说我从不喝酒,坚持以水代酒。他们看我实在不喝酒,就说那你就多吃菜吧。

我心里默默感谢师父给我这次讲真相的机会。聊天中我开始讲起了真相。我向他们公开了自己是大法修炼人的身份,从自己为什么修大法、大法怎么祛病健身、怎么让人按真、善、忍做好人,并讲了国内的疯狂迫害和为什么要三退,我们为什么来到国外。他们都听得非常的认真。我顺便劝他们三退。

老人的儿子很高兴做了三退,再没有以前的那种反感了。老人和女儿没入过邪党组织,我告诉她们都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三个小时在讲真相中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她们一家都很高兴,临走时还送给我一份礼物。

接着我护理的是一位老先生。这对老夫妻都是高级知识份子,老先生是个教授,我每天上班都给他们带一份《大纪元时报》。开始的时候,我以第三方的身份向他们讲大法祛病健身,教人做好人。阿姨一听马上就变脸了,说“不要在我们家出噪音,那是噪音。”我心平气和的对她说:“阿姨,那些美好的东西是可以传承下去的,共产党的一些做法您愿意让您的子孙去继承吗?”她不说话了。

又过了几天,我说:“我跟别人学会了这套功法,身体的病都好了,我也把这套功法教给叔叔吧?让他身体也好起来。”阿姨说:“你教他功可别跟外人说。”我说“阿姨,放心吧。”就这样用了几天时间老先生可以跟我炼功了,并给他做了三退。我给他请了一本《大圆满法》,让老人能详细了解功理功法。老先生每次炼功时都很认真,都把动作尽量做到位,但每次我给他讲一些真相时,他就有些反感,他说自己是无神论。我说:“叔叔,您愿意相信您是猴子演变来的,还是愿意相信您是神造的、来自天堂?”他不说话了。就这样我一边教功,又随时找机会给他讲一些真相。

有一次到外面散步休息时,我说:“叔叔,我从大陆就开始炼法轮功,一开始我没跟您二位说,我发现你们这些高级知识分子对大法有很多误解。其实大法根本不象邪党宣传的那样”,然后就顺水推舟的讲了很多真相,当我说到我和先生被迫害,谈到孩子吃了很多苦时,老人眼里噙着泪水。老人说你吃了很多苦、出来就好了。以后再谈到迫害大法时,老人说谁迫害谁遭报。

我心里默默说:“师父啊,我一定尽自己的努力,让两位老人得救”。我想光炼功不行啊,得促成学法。第二天,阿姨突然说:“小王,你让叔叔念念报纸,让他练习说话。”我说“好,我这有一本书让叔叔读,这部书很神奇,不仅让叔叔练习说话,还能明白很多人生难解的问题。”我拿出《转法轮》和老人一起开始学法,自此和老人学法的环境打开了。

阿姨对我说了几次,“小王,你叔叔要好了,我一定会重谢你的,你来我家后,给我们带来了好运,等以后也给我做护理吧!”

通过学法我认识到,我所从事的每一份工作,那里都有与我有缘的人,都有我要救度的生命。我所展现出来的心性与境界是我修炼的真实体现,也关系到他们能不能从我身上看到大法的美好,能不能真正救了他们。我深知每一步都是师父的巧妙安排,弟子一定不负师恩救度有缘之人。

我深知,我所走的每一步都是师父的巧妙安排,但我离法的更高标准还有很大差距,弟子会努力学法,用法理指导自己的言行,做一个真正的修炼人,不负师恩。

个人体会,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感恩师尊,谢谢同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