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被枉判入狱 苏州孙美华遭八年半残忍迫害

更新: 2017年09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苏州光福镇50岁的善良妇女孙美华,坚守“真善忍”做好人,因此多次遭受迫害:2007年5月被吴中区公安分局警察绑架,被非法判刑五年半,在南通女子监狱遭到种种人身侮辱,受尽折磨,出狱回家时已经奄奄一息。2014年8月,孙美华在给民众诉说自己被迫害的事实时,被光福派出所警察绑架构陷、非法判刑三年,在南京女子监狱遭受的非人迫害,2017年8月29日才出狱。

孙美华的丈夫是残疾人,平时生活起居都是由她照料。苏州市中共邪党政府的公安局、政法委是迫害法轮功的直接滥权机构,直接指挥着各地参与迫害实施,市国安、公安、国保大队是在610的具体策划实施绑架。

下面是孙美华女士诉述她这两次遭受的惨无人道迫害:

我叫孙美华,我的家境贫寒,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区光福镇人,在人生的旅途中,我尝尽了人世间的酸甜苦辣,在家庭的婚姻中丈夫左腿残疾,加上我身患多种疾病,医院是我常去的地方,多家医院医治无效,不能正常睡眠,钱财耗去病体依旧,那时候我失望徘徊,病痛折磨的我苦不堪言,问天不语问地不应!常常一人孤独迷茫仰望着苍天默默流泪。

1997年我修炼法轮功后,头痛、胃病和一些妇科病症一扫而光,自从我走上了修炼之路,认真阅读了《转法轮》明白了我人生的目标,生命意义和人生的真谛,法轮大法叫人真诚、善良,碰到矛盾,每个人都向内找自己的原因,遵照“真善忍”修炼本体,在不知不觉中我身体一身轻,这是大法的神奇,我相信每个人都想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幸福温馨的家。

可是在1999年7月20日后,中共江泽民集团疯狂迫害以“真、善、忍”为修炼准则的法轮功学员,导致当地许多人家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众多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劳教,更多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苏州市上方山黑窝强制洗脑班。

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我继续修炼,我发自内心的告诉人们法轮功真相,遭苏州国保、610非法组织迫害过程如下:

2003年上半年我正在田里移栽树苗时,突然间来了两辆公安局的警车停在了田埂的路边,从车上下来了5、6个便衣,不由分说就强拉硬拽的将我绑架到苏州光福派出所,当天又被关押到苏州陆慕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

2005年6月15日苏州市公安局、610恶警非法随心所欲的将我关押到苏州陆慕看守所对我实施迫害一个月。

第一次非法判刑五年半,在南通女子监狱遭残忍折磨

2007年5月16日早晨7点多钟,光福派出所副所长突然从我家前门窗户爬进来抓我,与此同时光福派出所警察分两路到我家后门暴力把门砸开,当时后门被砸坏,直挺挺的冲几个人大男人一起把我拖往停在屋外的车上,直接被绑架到苏州光福派出所。

我被派出所非法关押了6天5夜,度假区公安局局长说通安有几个学员被他们抓捕,这些警察用满口下流不堪入耳的脏话谩骂这几个法轮功女学员,我对这几个警察说你也是通安人啊,苏州市公安局徐局长凶狠的拍桌子吼道:我不把你弄进去,我这局长不当了!徐局长起身就走。苏州公安局两个610人员询问我法轮功资料和书哪来的,我看到这个警察在纸上记录,当时我心想不能让他们犯罪,我就说拿来让我看看,当我拿到手上马上撕个粉碎,市公安的一个警察恶狠狠的一拍桌子走了。第二天早上来了一个便衣,其中两个派出所的便衣一边一个压住我的肩膀,一个便衣劈头盖脸对我左右开弓抽打我的耳光,他们要我在一张空白纸上签字,我不签,便衣又叫我下跪我不跪,那个便衣就用脚猛踹我的左腿膝盖。

我被非法关押到苏州黄埭看守所,第三天被那个便衣踢过的左腿膝盖发炎红肿,膝盖上已经化脓,不能走路,脚腿骨断裂般的疼痛,当时全身高烧不断,看守所的犯人看到此情此景,就对巡视的岗哨的说了,看守所就叫我到所医那里诊治、要对我强行注射我不从。所长和姓王的警察对我说,我们已经调查了派出所警察说没有打你,马上上面来人看你,姓王的警察由于害怕,威胁我说你要说“真话”,这时我一拐一拐走了好长时间,一看两个人是记录的那两个苏州公安,他们说没打我,我对他俩说:没事,天知地知,他俩笑了。我心想我要盘腿炼功,一个多星期,腿恢复如初,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最后在苏州610的操控下,被吴中区法院非法判刑5年3个月,因为我拒绝在判决书上签字,后又改为5年半,被关押到江苏南通女子监狱迫害。

在监狱我依然坚定正信,五年多遭到监狱恶警的严酷迫害。2008年3月份南通女子监狱的狱警5、6个人勾结苏州光福派出所的所长许永明,非法闯到我苏州光福的家中,对我家的场景进行全程摄像,对我年老的婆婆、我的丈夫、女儿、儿子进行威胁、恐吓、利诱,并将这些非法拍摄的录像拿到南通女子监狱里到处播放、播放给监狱的犯人观看,播放给我本人观看。

2008年10月份左右,南通女子监狱的狱警一监区教导员顾春燕(女)和副教导员郑陈虹(女)把我的家人父亲、弟弟、丈夫和女儿欺骗到南通女子监狱会见室,监狱的一个罪犯对我们全家进行全程的录像,其中副教导员郑陈虹对我弟弟进行欺骗挑唆,当场我的丈夫和我的弟弟当着狱警和犯人的面抽打我的耳光,又对我10岁的女儿进行恐吓,我女儿当时被吓的发抖,对妈妈说了违心的话。当我家人准备回家时,副教导员郑陈虹威胁我父亲说,如果孙美华不转化,就要对她实施强制措施,关禁闭、电棍伺候等等恐吓。

当我的家人走了之后,一监区教导员顾春燕叫来了一个被她们所谓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来对我进行假意的劝说并欺骗我说父亲得了癌症需要马上进行手术,在这邪恶恐怖的环境中我的人心占据了正念,说了不该说的,写了不应写的。就在此时因为写了不应写的,教导员顾春燕觉得机会来了……顾春燕打电话给我家人,将正在回家途中的家人叫了回来,当时在返回途中我10岁的女儿心想这刚刚返回路上才几公里,怎么又叫我们回监狱?是不是妈妈出啥事了?不由得心生恐惧,当即被吓到小便失禁。当我的家人返回到监狱,教导员顾春燕当着我家人的面假惺惺的对我说,这是我个人花钱买的蛋糕来为你进行庆贺,庆贺你思想的转变,给我和家人拍了照片,由于在返回监狱的途中我女儿被吓的小便失禁,当时女儿裤子都是潮湿的,女儿一见到我就抱住我痛哭,他们就把我和女儿抱在一起的场景偷偷的拍了照片,然后又将这张照片进行放大后挂在监狱的墙上进行宣传,说他们是如何如何的春风化雨般的帮助我转化的。我在此严正声明当时我的一时之念,所说所写全部作废,全部作废!

2008年年底南通女子监狱的狱警一监区教导员顾春燕(女)和副教导员郑陈虹(女)以她们为首的一行又把我居住地的苏州光福柴巷村的柴村书记、苏州度假区公安局姓顾的警察和光福派出所副所长许永明三人叫到了南通女子监狱。利用他们来对我伪善的关心,在我监狱的账上打了500元人民币,以示共产党流氓政府对我的“关怀”。副教导员郑陈虹又利用了两个被所谓转化了的法轮功学员来到我身边,一边一个对我说共产党是在“关心”你呀,你的家人都不给你钱用,你看共产党多好还给你500元钱?而真实的情况是我的家人多次来给我钱,都遭到监狱的阻止。我说这500元钱我回家后会还的,你们不要太嚣张了,当我说了这话后副教导员郑陈虹立刻翻脸,凶相毕露,立即把我连拉带拖拖到另外一个房间对我进行电击。教导员顾春燕、姓王监狱长用两根电棍电击我,顾春燕用一个根很长的高压电棍电我的脖子和手,另一个郑陈虹用电棍电我的嘴巴。我被他们几个狱警电棍电的满地打滚,姓王监狱长过来说她这样顽固不化继续电击,这账上500元钱不给她用!

2009年初南通女子监狱全监区联合对法轮功学员设立了一个强制转化班,一共分为六个监区,开设了六个房间专门用来对付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对学员们进行轮流的邪恶迫害和所谓的转化,六个房间中的其中隔壁一个房间的一个老年法轮功学员被她们剥光了衣服,强行叫这个老年学员站在监狱的监控下曝光,顾春燕、郑陈虹对我说你看看这个老年法轮功学员啊?她是自己把衣服脱光的,大家都去看看吧?其中一位苏州太仓得法才一年多的女学员许琴40多岁,对她进行电棍电击,站在房间的角落不许动,许琴承受不住所谓的转化了,而后她们唆使许琴来转化我,在许琴和我近距离的接触中,我们交流一些法理,许琴听后清醒了。她们因此对她进行又一轮迫害,这位苏州太仓得法才一年余的女学员许琴被迫害的精神分裂,而后又被监狱送到南京浦口精神病院迫害数个月,详情不知,然后返回监狱。

第二次非法判刑,在南京女子监狱遭惨无人道迫害

2012年从南通女子监狱回到家,由于丈夫左腿残疾行走不便,儿子女儿还小,我只能挑起家庭的重担,开了一辆电动三轮车,做些小生意卖小米、卖酱,在东渚菜市场一带做小买卖,收到一张100元假币,旁人看也说是假的,一个做小生意的看着这100元钱对我说算你50元吧,来购买我的东西。我说别人来骗我,我不能用假币再去伤害别人,我当场就撕毁了。类似情况在别的市场也收到过假币,全都被我销毁了。在我做小生意时经常有便衣跟踪,有时候在半道上被我发现了,他们掉头就跑了。

2014年8月30日早上9点左右,我开电动车去光福镇赶集,当我开出村,突然一个便衣骑车抢在我前面,我认出这个人就是以前经常跟踪我的便衣,他还带了一个联防队人员,他们上来要抢我的包,我拐进了一条弄堂里电动车突然不动了,这时跟踪我的便衣叫来了光福派出所的警察,从车上下来5、6个便衣其中一个有穿警服,我被4、5个便衣强行拽到车上,直接开到了光福派出所,我给他们讲真相,他们把我包里的大法真相图片在派出所传阅,教导员苏和与一个公安便衣一进门叫我的名字,他说这里什么味道啊怎么这么臭啊,我说是派出所里的物质所致。这个便衣他转身就走了,边走边说要拘留我。当天晚上就被他们关押到苏州黄埭第四看守所,我在看守所和平抗争绝食四天,他们就对我强行灌食,挂水和不明药物,奇怪的是这些给我灌食的警察都呕吐不止……

我在南京女子监狱被关在七监区10组。这里专门给大法弟子和犯人看污蔑大法的录像,监狱安排3个犯人,白天2人晚上值班,晚上1人值守。第一次开账要我签字,我拒绝,监狱仍然逼迫我,于是我开张的账单上签上了“大法弟子”。当时这3个犯人就用刷厕所刷子刷我的嘴,用擦厕所的抹布塞进我嘴巴,不让我喊,用拳头击打我头颅和腹部,犯人用手在我下身到处掐我,我大声喊:我真心告诉你们不要助纣为虐,你们才是受害者,这时她们全都停下了。犯人易善玲打完后自言自语的说自己的行为不是人干的。

狱警韩亚梅白天晚上连续播放天安门假自焚录像,毒害这里的众生,毒害世人,我给狱警韩亚梅讲法轮功的真相,韩亚梅叫犯人把我拖着来回转,我被拖得头晕呕吐,无奈又把我拉去监狱诊所,我抗争我不去,无奈她们只好半路折回。

当时正值寒冬,监舍朝北晒不到太阳,门窗全敞开着,她们只给我穿单薄的衣服,监狱中黑心棉的棉袄,根本不能御寒。犯人易善玲是南京某县县长因贪腐被判刑,六十多岁(女),因为他自己有棉裤她不穿监狱购买的黑心棉制作的棉裤,她把自己的小棉背心和一条绒裤给了我,叫狱警韩亚梅看到了不让我穿,韩亚梅命令犯人易善玲要了回去,冻死也不给我穿,就是这样,我一直只能穿着单薄的衣服过了一冬。

过后,邪恶之徒又逼我在所谓遵守所谓监规的纸上签名,否则就不给吃饭,我依然拒绝签字,犯人张荣英和易善玲对我说:“你绝食呀!”我说:“我为什么要绝食,我说我要吃饭。”因为我种种不配合他们的犯罪,恶警又不让我睡觉,从2016年2月到5月中旬这期间又是每天站立22个小时。二月正值寒冬,不准许我穿棉衣,只穿着单衣裤,强行我站在窗口吹寒风。由于不让睡觉每天罚站22个小时,就是这样我还是困的犯迷糊,犯人们就用冷水喷在我脸上。

每天只准睡一到两个小时,每天二十二小时全部面朝监控的墙站立。由于每天只允许睡一两个小时,我实在犯困,犯人易善玲就击打我的眼睛,只要一打瞌睡就会挨打。

我长期遭到犯人易善玲、张荣英(女四十多岁)和龙丽娟(女四十多岁)的侮辱、训斥殴打和辱骂。易善玲经常毫无缘由暴打我,把我的牙齿都打掉了,头发被整块扯掉。我给狱警韩亚梅讲法轮大法好的真相,韩马上限制我开账,每顿饭只给我一小口,不给洗澡。连上厕所都要向她们报告,得到她们同意后方可如厕。犯人讥讽道:你是不是站的累了想蹲一会儿。她们欺骗我说,你晚上11点睡觉,但是被我发现计算机上的时间已经是凌晨3点48分。每天早上我要提前一小时即5点必须起床。

狱警朱声燕唆使犯人张荣英怎样用邪恶的手段来对付我,对我下手要狠。每次饭前要我在监规上签名,被我拒绝后她们就强制我蹲在厕所的地上吃剩饭剩菜。每天2小时军训,我不从,她们就强行拖拽、拉扯我头发,头被打得好多鼓起的肉包,随时会招来辱骂和毒打。我被折磨的全身青紫,下身浮肿,头发拉掉,有时我摸一下头一摸就一小把头发落下。

我拒绝参加监狱集训,犯人就揪我的头发,大把的头发被她们揪下,在监狱期间被抽血3次。2015年10月到12月,不让睡觉的折磨,每天凌晨3点到4点才能睡觉,早上5:00就得起床,某次早上叫我起床,我身心俱损两眼昏花全身疼痛难耐实在起不来床,值夜岗的犯人龙丽娟唆使另一个犯人张荣英毒打我,整个把我连人带被子一起拖到地下,拖我打我,夜岗打我,张荣英用脚踢我,犯人易善玲走来一拳打在我左眼上肿了好一阵,同时又掐我的下身我疼痛难耐,这件事被监区长吕宁知道了,然后张荣英被换了,新来一个犯人叫史先梅,犯人易善玲1个月后也调走了,换了一个犯人叫欧红秋,朱声燕继续行恶。

狱警韩亚梅被调到其它监舍。监区长吕宁、朱声燕,狱警尤金玉,她们对我行恶,我就背法,而后尤金玉的态度就改变了许多。

监狱唆使犯人恶毒的迫害我,无奈我说要见监狱长。为此南京女子监狱还派人去我几年前曾在南通女子监狱被非法迫害时的所谓资料,想借此作为所谓证据对我进一步加重迫害。我被迫害的站着都能睡着,值夜班的小岗晚上就用冷水喷在我脸上然后水顺着脖子往下流一直流到身上,我全身冷的发抖,站立不住他们就继续殴打。

晚上睡觉前上厕所不让上,我偏要去,当晚教导员朱声燕值班时,她半夜披头散发冲到监舍不准许我上厕所,唆使犯人用擦地布塞我的嘴。很多时候整夜都不给我睡觉,第二天还继续罚站,我脸上全是青紫肿胀,还不让我哭,有一个女青年狱警名字叫孙明辰她在暗中保护我,对值夜岗的犯人说不准打人,否则扣分。

离出狱还有四天时间,监狱再次要求我在减刑申请书上签字,我拒签,监狱又指使犯人在水泥地上拖着我转圈跑,两个犯人拖累了,再换两个,由于我本能的反抗,犯人就用脚踹我前胸。晚上八点,教导员朱声燕和蒋晓玲(十组组长)和一个值夜岗的犯人,把我叫到一个谈话间,要求我在释放证上签字,被我拒绝她们对我强拉硬拽也无济于事。出狱当天,邪恶仍然没有放弃,监区长吕宁和朱琴(十组生活组长)又强迫我签字,再一次被我拒绝……

2017年8月29日这一天是我出狱日子,上午九点左右,苏州610来了一辆商务车接我,车上有610人员,一个司机,一个光福派出所教导员苏和,还有二个度假区公安局的还有我的儿子共六人。当天一直下着中雨。出门时邪恶之徒仍然不依不饶还要叫我签字,他们就诱骗我儿子替签了。当天中午12点才到家。

在我回家后的第三天,苏州光福派出所二个警察上门,伪善的说是看看我,他们还带着照相机,我及时的和他们讲真相:你们身为人民警察,本应该是维护正义和公道的,可你们无视法律,为所欲为,恃强凌弱,无恶不作,在610幕后指使下昧着良心,相互勾结构陷,是在践踏法律的尊严,是在执法犯法,竟然对手无寸铁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下毒手,在这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悲剧中,你们扮演着可悲、可耻的角色,如还不悬崖勒马,当正义回归、报应来时,等待你们的也将是可悲、可耻的下场。

纵观人类历史,古今中外,迫害正信的强权暴政从来没有一个成功过的,所有残害良善的元凶、爪牙没有一个善终的。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罪恶策划,给上亿法轮功修炼者和家人带来巨大的苦难。同时,这场对无辜好人的迫害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使中共的官吏越发贪残,也使中国社会的道德更加沦丧。全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那些曾参与迫害的高官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郭伯雄、李东生等都已经被绳之以法投入监牢,所有参与迫害人员都将面临天谴,大审判即将到来。

奉劝那些参与迫害的公检法人员认清历史巨变形势,释放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尽一切可能善待保护法轮功学员,珍惜自己最后的赎罪机会。

迫害单位和责任人:
苏州光福派出所:
教导员:苏和
苏州吴中区公安局:
局长:张璇
苏州吴中区检察院:
审判长:华益峰 办公电话:0512-65687559
公诉科电话:652552000 67077925 65616775 65626280
仇全官“610”主任,
张震华“610”副主任13806131353、0512-65259280转52284
李秋才“610”副主任

吴中区国保大队:
副队长包建方0512-65259280

南京女子监狱:
地址:南京市雨花台凤信路28号 2151信箱87分箱邮编210012
咨询电话:025-962326
地址:南京市雨花台凤信路28号 邮编210012
(南京市雨花台区铁心桥镇宁双路9号)
电话:025-52890543 025-52353911 025-52894434 025-52353933
电邮:njnztg@jsjy.gov.cn ;网管电邮:njnzwg@jsjy.gov.cn
二监区电话:025--52353952;025--52353942;025—52352204
六监区电话:025--52353917、025--52353956、025-52353911
七监区
监区长:吕宁
教导员:朱声燕
狱警:尤金玉
狱警:韩亚梅(踩大法书,污蔑大法)
吴晓凤 南京女子监狱监狱长
毛勤华 南京女子监狱政委
叶宁 南京女子监狱副政委
宋长青 南京女子监狱纪委书记
刘卫真 南京女子监狱管教部主任
柏光友 南京女子监狱监狱政科科长
柏 冰 南京女子监狱管教科负责人
刘秀贞 原南京女子监狱管教科负责人
钱 知 六监区原监区长
仇 彤 六监区副监区长
贡向红 六监区副监区长
钱 虹 五监区监区长
丁鸿燕 四监区副监区长
黄凤英 三监区副监区长
顾少华 一监区副监区长
李慧 监区分管领导
朱菁菁 青年民警
徐星星 吴佳怡 管减刑的民警
徐玉珍 监狱法律工作室主任
赵莉莉 民警
江苏教育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 姜金兵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