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重车祸 十天上班

更新: 2017年09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四日】我于一九九六年得法,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遭到迫害,之后一直没好好修炼,但我心里一直装着大法,知道大法好。在单位里和其它任何环境下,我都始终能和同事、和我所见到的人讲述法轮大法的美好。二零零五年,我从新走回修炼,磕磕绊绊的走到了今天。

下面就我一次出车祸后师父救了我这件事情说说我的经历。

一、从车祸入院到三天出院

二零一三年四月九日下午四点多,我骑电瓶车去驾校学开车,学完后在回家的路上出了车祸,我被一辆长城轿货撞出六米多远,当时就昏了过去。肇事司机后来和我说,起初我是闭着眼睛的,后来他看我睁开了眼就问了我爱人电话号,我告诉他了,但实际上当时我啥也不知道。

我被送到医院时满身、满脸、头发上、手套上全是血,被推到电梯里时,电梯里的人都吓坏了。昏迷中直到听到我姑娘喊妈,我才醒过来。我一看自己满身是血,亲属们都围在我身边,我才明白是出了车祸。当时我的第一念就是感谢师父救了我,让我还了一条命。我和家人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没事,不讹司机”。

我被推進手术室,我和大夫讲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虽然司机撞了我,但我不讹司机,和大夫讲了师父在《转法轮》中的那段法:“给你多少钱,你住在医院里后半辈子起不来,你能舒服吗?看热闹的人都觉的奇怪,这老太太怎么不讹他点钱呢,管他要钱。现在的人道德水准都发生扭曲了。司机是开快车了,可是他能是有意去撞人吗?他不是无意的吗?可我们现在的人就是这样的,要不讹他点钱,这看热闹的人心里都不平。现在我说好坏都分不清了,有的人告诉他你是在做坏事呢,他不相信。因为人的道德水准都发生了变化,有的人唯利是图,只要能弄到钱,什么事都干。”大夫非常认可。

当天晚上医院给我做了全身检查:我脑袋上被撞了一个大口子,四处骨折,但内脏全都没有问题。这次检查还发现我右脚是撕脱性骨折,医院说是以前骨头掉的碴造成的,可我根本就不知道我啥时候骨折过。后来我回想可能是二零零八年晚上骑电瓶车摔过一次,当时没感觉怎样也就没在意,就这样过去了,没想到这次车祸检查出来了。

第二天大夫给我检查脑袋时,让我躺在一个象滑梯一样的槽里,里面啥也没有,可我往下一躺,脑袋象过了电一样。我就喊起来了,过电了,过电了!边喊边往起起,同时在想这里啥也没有啊,怎么过电了呢?我就想是不是脑袋撞坏了?但随即就想,我是大法弟子,师父救我,我没事,结果大夫啥也没查出来,真的就没事儿。

我躺在床上需要三个人帮我才能起来,当时只能在床上拉撒,我想翻身,三个人刚把我立起来,我就全身疼的不行,赶紧就平躺下。在医院里,我求师父找机会让我回家,我是大法弟子,不能在医院里呆着,结果才三天我就出院了。

二、出院第七天正常上班

在医院我给单位站长打电话告诉她我出车祸了,不过啥事没有。出院后,我正念很强,我相信自己很快就能上班,我就打电话告诉站长我十九号去上夜班,站长不相信我能上班,以为我在逞能,说要上班还不得抬着来啊?

十九号也就是我出院后的第七天,我上班了!我把医院给我出的病历拿给大家看,还特意叫他们看看四处骨折都在什么地方。大家都觉的不可思议,认为象我这样的骨折都得住至少二个月医院,因为常人讲伤筋动骨还得一百天呢,可见到我出院七天就真的去上班了,他们都无话可说,都说大法太神奇了。

三、师父派车接我讲真相

从单位走到我家,正常人得走半个小时,可我这样走回家估计得用四十五分钟。二十号下夜班,刚出单位门往家走,这时一个司机开车到我身边瞅着我笑,他把车停到了我的身边,当时我想一定是师父派车来接我,让有缘人能闻听真相得救。我上了车,并把我前几天出车祸的事告诉了他,还把上夜班时给单位人看的病历拿给他看,告诉他我没讹司机,我就用手特意指骨折两字和日期叫他看,他看我一眼,看一眼病历,边听着大法的真相,他被感动了,最后做了三退,并把我送回家。

让我感动的是接连六次我都在上下班的路上有人给我停车,我就给他们讲真相,他们都三退了。

第六次的经历也上夜班。我刚从家里出来,过了一个十字路口,有一辆车就从侧面飞驰而过。当时我就觉的师父就在我身边,我就和师父说,如果这辆车能给我停下多好,我要把他救了,转念一想可别有欢喜心和显示心。但车已经开出去很远了,我刚想完,就见那车一下就停下了。当时我的眼泪就下来了,谢谢师父。我就急着快步的往前走,可是走到他跟前也不好意思上车呀,我就假装蹲下,回头瞅他,可那司机问我说是不是刚才摔了,我说没有。我前几天出车祸了,我坐上了车,他也不开,我就给他讲了真相,他三退了。从那以后再也没有车接我了,我完全康复了,同修们都说好的太快了。

四、利益面前的考验

出院大约一个月,开始谈赔偿的事。我的利益心上来了,我丈夫先和司机谈了,算算约七、八万元,给司机吓坏了。我问丈夫要那么多干啥呀,他才28岁,家里两个孩子,一个人打工才挣3000多,上哪整七、八万元钱。人都有善心,丈夫一听也不要钱了。我想给我撞那么严重,电瓶车也坏了,电瓶车还2000多元呢,要1万就行了。丈夫不乐意了,但也同意了。司机和我去到保险公司办手续,结果保险公司就西拼八凑的给赔了3000元。因我才住了3天院,一天给50元,这样才凑了3000多元。就这样回家了。

第二次司机和我去办手续时就不干了,说不能给一万元,只能给4000元,我想也行,但丈夫肯定不能同意。于是,我就犹豫了,师父借办案人员的口点化我说这是我的事,和别人没有关系。我明白是师父点化,我就同意了司机的意见,可司机怕我事后讹他,他竟然找了个律师,给我定了很多条条框框叫我签字,我想反正我也不讹你,签字就签字吧。

可是大法弟子要按高标准要求自己,我没有做到。接受了赔偿的4000元后还把丈夫气够呛,觉的少了。同修说我心性和其他同修比差得太远,人家自行车撞坏了都自己修,都不让人家修,你还要人家4000元。我本来左胳膊能背到后边系脑罩袋,但自从要完那4000元后就开始疼,我想是不是要钱造成的呢,但也没想还给人家。

同修说完我之后,我就给司机打电话,他不接,发信息也不回。后来等到丈夫开支,我就去取钱,用银行电话给司机打,他接了,说送老婆孩子回老家了,在外地,我想他是怕我讹他。我就心平气和的告诉他说,我是真心的想把钱给他,我给他讲了真相,然后他说他给我钱也合情合理的,我要是再还给他,他于心不忍,还说等他回来请我吃饭,就这样挂了电话。我左胳膊当天就不疼了。

大法弟子就是修心,弟子的一思一念太重要了。谢谢师父为我的承受,弟子感念师父救度之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