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三河市警察骚扰法轮功学员300余人次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二零一七年五月,河北三河市只是个别的法轮功学员遭遇警察、社区人员“敲门”骚扰。进入八月以后,三河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胁迫各派出所,持续骚扰法轮功学员,主要是非法拍照、录音、录像,问是否还炼法轮功等等。据不完全统计,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或家庭约三百多人次。

这次参与“敲门”骚扰的主要是派出所警察。有的警察到法轮功学员家,第一次“敲门”没人,过几天再次“敲门”骚扰;有的派出所警车就在法轮功学员家门口接连几天的停泊,不见学员不罢休。面对骚扰迫害,有的法轮功学员不给开门、不配合迫害,有的学员家属直接把不法人员逐出家门,也有很多法轮功学员给“敲门”骚扰者讲真相、劝三退,还有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反敲门”,直接找派出所、政法委、综治办人员讲真相。

一、燕郊镇及辖区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或家庭近百人次,仅中国铁路三局一个单位,要“敲门”的名单就有五十一人。

六月十七日下午四点半,燕郊镇开发区西城派出所警察张某(警号076702)李某(警号09176)石某(警号00195),三人闯到燕郊镇行宫村法轮功学员张德利家骚扰,并用手机录像。张德利正告警察: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并向他们讲“天安门自焚”是假的、藏字石等真相,大约二十分钟后,警察离去。

八月二十日星期日上午十一点左右,三个自称是警察的人敲诸葛店村于雪兰家门,其中一人拿着摄像机,说是了解了解还炼不炼法轮功了,于雪兰说炼,随后给他们讲自己为什么炼,讲法轮功真相,并拿出纸笔,叫他们三退写名字,他们说什么也没入过,赶紧走了。

持续敲门骚扰发生以后,有的法轮功学员慈悲的到派出所找所长讲真相,所长客气的把学员让进屋里,认真倾听;有的学员到镇政府找政法委、综治办负责人讲真相,一次不行两次、三次,锲而不舍。有的工作人员明白了真相,欣然同意三退;有的人虽未完全了解真相,但也化解了许多对法轮功的误解与仇恨,深感法轮功学员的慈悲善意。

二、三河城内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或家庭近百人次,仅北城派出所,要“敲门”的人名单就六十多人。

据不完全了解,三河城内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有刘桂芬、刘仲英、王玉兰、李素伶、杜姨姐妹二人,张瑞荣、高桂云、蒋老太太、薛树青、刘姨、张秀云、郭春英、杨姨、孙姨、符玉岭、孟庆香、宋建国、康景娣、康景梅、赵秀荣、辛宝东、高淑英、田丽霞、刘杰、张志兰夫妇等等,张怀芳老人已经去世,警察还到家中骚扰。

一位法轮功学员家属是某单位干部,警察不敢贸然进家,就给家属打电话:“我们是南城派出所的,问一下您家人还炼法轮功吗?”家属说:“你们没事干,吃饱了撑的吧?!”“不是我们要问,是我们领导。” 家属说:“那你们领导也是吃饱了撑的!”

三、泃阳镇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或家庭四十多人次

兰各庄村杨泽梅、甄秀玲等十多人被骚扰,南关村有十多人被骚扰。警察到刘桂琴家骚扰,被问得哑口无言;警察在李桂兰家门外等了五六个小时,晚上八点多,老太太出去串门,面对追上来的警察,老人善意的劝告别再参与迫害;

警车一连三天停在田玉芹家门外,终于等到人,田玉芹给他们讲真相,隔天警察再次到家中问你的家人是否支持你修炼

同样的问题刘老师也被问过,刘老师说:“我的丈夫、儿子是不太支持我修炼,但不是因为法轮功不好。我修炼法轮功二十来年,身心受益,他们亲眼目睹,感同身受。他们是被共产党搞运动吓的,他们害怕哪一天我被你们抓走、被迫害,他们是无奈的选择。”

四、李旗庄镇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或家庭二十多人次

八月二十一日下午四点多,李旗庄镇派出所两个警察开着警车,非法闯入何屯法轮功学员田凤玲家,田凤玲上班没在家,警车招来许多群众围观,造成不良影响。两天后傍晚六点多,田凤玲下班刚进家,两个警察就来了,问:你还炼不炼法轮功?田凤玲说:学“真善忍”做好人。其中一个警察拿照相机拍照,然后就走了。

八月二十一日下午,到小庄子杨桂云家骚扰,一个警察拿照相机拍照,问还炼不炼法轮功?杨桂云说:“炼!这么好的功法,怎么不炼呢?!”警察说:“您要说不炼了,我们就把您的名字给销了。”杨桂云坚定的说:“不用你销。”他们还到各屋看看才走。

八月二十一日下午,到西杨庄金淑伶家骚扰,也是问还炼不炼法轮功,拿照相机拍照。金淑伶给他们讲真相,他们就走了。

八月二十二日上午十点多,到翟各庄村朱秀荣家骚扰,拿照相机拍照。朱秀荣丈夫得了脑血栓,不会说话。警察问朱秀荣:你丈夫叫什么名?并问朱秀荣和家人的电话号码,都被拒绝。朱秀荣给他们讲真相,然后他们就走了。

五、高楼镇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或家庭约二十人次

八月十九日晚十八点半左右,有两个警察一胖一瘦,一个穿警服,一个是便装,来到高楼村某大法弟子家企图进行骚扰,又敲门又按门铃,大约过十多分钟,见没人给开门就走了,今年他们这是第三次来骚扰了。

七月一日中午,高楼镇派出所警察贾殿峰、郝继超到丁家庄,连续闯入三位法轮功学员家骚扰,其中一位八十多岁,两位七十多岁。三位老人每天上午出去讲真相,下午学法,中午休息时,两个警察偷偷进屋,进行拍照。老人正告他们:你们这样做是在犯法。警察说:犯法就犯法。然后灰溜溜的走了。

过了几天,三位老人到高楼派出所去找贾殿峰,问他凭什么(法律依据)到我们家中骚扰,贾殿峰无言以对,被追得连躲带藏。三位老人其中一人的女儿在派出所做工,最后贾殿峰不得不请出老人的女儿来打圆场。

六、其它镇被骚扰情况

皇庄镇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或家庭三十多人次;段甲岭镇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或家庭三十多人次;新集镇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或家庭二十多人次;杨庄镇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或家庭十多人次;黄土镇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或家庭十多人次;齐心庄镇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或家庭十余人次。

这次参与敲门的警察,相对以前还是比较缓和,让进院就进,敲不开门的,就在外面等,有的在门外等五六个小时。但也有比较恶劣的:

五月十五日上午,齐心庄镇派出所两三个警察,到法轮功学员姜桂玲家骚扰,因姜桂玲没在家未果。第二天晚上七点半,两个警察再次非法闯入姜桂玲家,因为姜桂玲多次被绑架到镇政府、派出所以及洗脑班,还被非法劳教,不知警察要干什么,就躲了。

六月十五日晚八点半左右,齐心庄镇派出所两个警察,又一次非法闯入姜桂玲家,当时家里有几个客人在院子里喝酒,警察让姜桂玲出来签字,要求说不炼功了,还得骂法轮功,然后给“销号”,以后就不找她了。姜桂玲家人怕她再次被抓走,就违心地配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