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乡帮助同修写稿 促我念正心正

更新: 2017年09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五日】二零一五年秋天,我为祛病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两年来,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平稳走到今天。我几乎每天上明慧网,总是喜欢读同修正念闯病业关的文章,帮助我坚定信师信法的正念。

最近,我感到这也是一种执着,向深层挖一挖,我发现实际上还是对信师信法不够坚定。前几天,妻子下乡帮助同修写征文交流稿回来后,和我说起采集稿子过程中的一些感悟,我说:“再有这样的事我也去。”实际上抱有想看看身边同修正念闯病业关事例的自私想法。

第二天,一位同修到我家说下周下乡采集明慧网征文的稿件,让我开车同去。在采稿过程中,我听到了许多神奇、感人的故事,对我触动很大,坚定了我信师信法的正念。

一、抱着肠子的同修

甲同修,男,八十四岁。二零零三年得了肠癌,在医院做了两次手术,第二次手术时刀口不愈合,肠子从刀口淌出来了。同修躺在床上,怕肠子掉到地上,两臂张开两手交叉抱住肠子,医生、护士都吓得跑出了病房,老伴(同修)吓得不敢看,也到了病房外边。家里的亲人也都不忍看下去,只有他一人在病房静静的躺着,抱着自己的肠子抱了三个小时,吊着生理盐水象征性的治疗着。医生已无能为力,医院不给治了,第二次手术费都不要了,催促他出院。医生把肠子塞到肚子里,刀口用线缝不住就隔一段距离用线打个结系个疙瘩,后用绷带裹住身体,送回了家。

同修叙述整个过程好像是在说别人的事,非常平和,有时还带着一点笑意。我说:“肠子都淌出来了,你抱着肠子时不害怕吗?想什么呢?”他说:“我就想我是炼法轮功的。一点不怕。”

回家后,他老伴用棉球蘸着生理盐水给他清洗刀口,第二天发现刀口从一侧开始愈合,老伴就把系着的线疙瘩都拆了,刀口愈合的很快,最后还剩三、四公分的口子不愈合了。神奇的事情又发生了,这时从口子的里面长出一块鲜肉,把不愈合的口子给堵上了!他妻子笑着说:“师父法身从刀口里面给他打了一块补丁。”十五天整个刀口愈合了,同修能下地走动了,逐渐能到街上讲真相了,逢人便讲是法轮大法救了自己的命。

此事在当地引起轰动,证实了法轮大法的超常、美好。后来,这事被医院知道,医院就委派律师到他家要手术费(第二次手术费两千元),说是医院给治好的。同修就和老伴到医院讲真相:“当时是你们治不了了,把我们撵出医院的。我们回家学法、炼功才好的,是法轮大法,是李洪志师父救了我的命。”真相讲明白了,又把两千元手术费送给医院。

老同修的事对我触动很大:这才是师父的真修弟子!危难关头,信师信法坚如磐石。这个事决不是偶然的,是慈悲的师父看到我信师信法不够坚定,才安排我见到这位老同修听到这样的事。此刻我体会到了师父的慈悲,感受到师父真的是时时都在我身边啊!

二、咆哮的西南风瞬间转西北风

甲同修还讲了一件发生在他家神奇的事。

一年秋天,同修和妻子帮邻居摘了五亩半花生果,邻居过意不去把花生蔓都给了同修,同修把花生蔓贴着他家南墙外垛起一个两、三米高的垛。

一天深夜,同修被猛烈的敲门声惊醒,顺窗向外望去,看到天井一片红光,知道是着火了。推开房门一看,火光冲天,墙外的花生蔓借着呼啸的西南风直向厢房扑来,火势异常凶猛,人根本靠近不得。厢房房顶是用草盖的,厢房里盛着全家所有的粮食,还有液化气罐等厨房用品。厢房连着正屋,一旦厢房着火整个家就完了。

情急之下,同修喊:“师父,救救弟子吧!” 连喊三声,声音刚落,瞬间西南风转成西北风,火势转向,扑向街道,厢房、正屋以及整个家里的财产保住了!

打开大门,听到门外看光景的人议论:“他喊什么?他喊了什么?”世人再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第二天,看墙外靠厢房的那棵梧桐树烧掉了一大半子。

“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真实不虚,我知道我不能再对大法对师父有丝毫怀疑,那是对师父最大不敬!我的双眼模糊了,师父帮我拿掉了疑心,这颗多年形成的阻碍我信师信法的执著心。

三、大法弟子的胸怀

乙同修的女儿(同修)失恋,其男朋友怀恨在心,一天尾随她上到四楼,失去理智的男孩连捅女孩五十多刀,用手抠她的双眼,把眼珠都快抠出来了,最后狠心的把她从四楼推了下去。

女孩在医院奇迹般的活了下来。男孩的家人前两次去她家,分别拿了两万、五万元现金作为赔偿,同修一家分文未要,还给他的家人讲了大法真相。在女儿住院期间,他们还给来看望的人讲真相,劝了二十多人三退。出院后,女孩和其父母三人一块到检察院对男孩撤诉。

这一举动令男孩家人动容,看到了大法弟子胸怀的博大,看到了世间只有李洪志师父才能教出这样的弟子,明白真相,做了三退,并请了两本《转法轮》回家。孩子的身上被捅了五十多刀,先不说孩子遭了多大罪,就是家长,谁能承受得了啊!严惩凶手!不论是从法律还是从人情上,这是最基本的要求。同修和孩子三人却无怨无恨,不恨凶手的父母教子无方,也不恨凶手惨无人性,出院后还主动去看守所看望在押的男孩准备给他讲真相,由于是重刑犯不准探望,很遗憾没有讲成。

同修还说他的女儿清醒后给他们老俩口讲,她被刺时就求师父救她,所以刀子捅在她身上她并没感到有多疼,在从四楼下坠时感到有一只热乎乎的大手在托着她。

是师父为她承受了!我终于懂得了为什么谈到师父、看到师父的法像,有许多同修禁不住热泪纵横,师父真的为弟子承受了太多太多!

作为修炼两年的弟子,我没有看到师父的法身,没有体会到法轮的旋转,没有感觉到身上的气机,但现在我相信师父《转法轮》里说的都是真的,谢谢师父的苦心安排。

神奇的事例发生在每个大法弟子身上都有,妻子同修说:“在你身上也有神迹。”是啊,我现在吃得好,睡的香。一天上午,从七点半骑自行车到十一点四十,行程八十公里,一点不觉的累。这不就是个奇迹吗?我还瞪着眼向外寻找奇迹,谢谢师父借妻子的嘴点化弟子,我知道我错了。

采稿、写稿也是修炼,过程中去掉了我许多后天形成的观念,我悟到那不是真正的我,真正的我是信师信法的真修弟子,是众神都羡慕的大法徒,信师信法没有一点水分才是我应有的正念。

下乡写稿,促我念正心正。

谢谢师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