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生活中向内找、去人心

更新: 2017年09月2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五日】我是一名普通的农村妇女,今年六十六岁。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我努力学法,师尊很快就为我净化了身体,让我亲身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滋味。那时的我身心沉浸在幸福快乐之中,骑自行车走南闯北的去洪法,身后就像有人推着一样轻松。

但也有苦恼的时候,那时候我对自己要求很严。当遇到不顺心的事而烦恼时,我恨自己不争气、同时也为自己不能达到师尊在法中讲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而苦恼。这时,我就骑上自行车,到几十公里外的城里,去找向我们洪法的辅导员,向他哭诉自己因为一点小事而没有守住心性的苦闷。辅导员耐心的倾听着我的心声,然后笑着对我说:你还是个新学员,遇到这些事都很正常,不要着急,慢慢的你就能达到师父法中要求的标准的。得法二十多年来,我不敢松懈自己,学法修心、炼功、发正念,讲真相救度众生,唯恐跟不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今年七、八月份,我丈夫(后夫)去了她女儿的超市里帮忙。有一天,我接到儿子从远方打来的电话,说他们三口要回家探望我们。我心里很高兴,想想用不了几天,就又能看到我那可爱的小孙子了,心里美滋滋的。可再打量一下我的家,就又犯愁了。我的家是丈夫祖辈的老屋,后面的墙只有一个窗户,再看看前面的窗户,因年久失修,木头都已腐朽。我曾多次打电话催丈夫早早回来换新门窗,不然儿子一家人回来怎么住?未料想丈夫不听劝,一直搪塞我,我知道他是想等我儿子回来帮忙一起干活。为此我心里很不痛快。

过了几天,我儿子一家三口不远千里的回来了,那几天一直下着大雨,他们爷俩把原来的旧门窗拆下来,又把后墙上多扒了一个窟窿,打算再多安一个窗户,这样前后窗打开,空气流通,家里就不那么热了。当然还需要先把门窗边用水泥都抹平,不然的话没法安铝合金新门窗。后来我侄子也来帮忙,他爷俩又拆又抹,泥土的浮尘,加上天又下着雨,弄得我儿子满身脏兮兮的,我好心疼儿子。

天快黑了,晚上做饭时,做到一半,饭还没做熟,煤气就用完了。这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黑灯瞎火的上哪去灌气吧?!心里那火就觉的“噌噌”往上窜,我强压着怒火,心里寻思:你说这老头子,他要是听我的,天气好时早早把门窗换好,不至于现在落到这般窘迫样子。后来在我侄子的帮助下,联系到灌煤气的,总算解决了晚饭。吃完饭后,夜已深了,天还下着雨,侄子也走不了了。孙子又闹着要睡觉,儿媳温水要洗澡,家里不同于城市,也没有个洗澡间,很不方便,多亏儿媳好,她能理解我的难处。

夏天的农村蚊虫成群。晚上睡觉,房子前后都是大窟窿,蚊虫自由進出,家里比外面少不了多少。我把家里唯一的蚊帐让给了儿子一家三口,就算这样,我小孙子的胳膊上还经常有被蚊子叮咬的一串一串的大包哪。哎呀,那时我对丈夫那个恨哪、怨哪,没法提了!如果不是因为修了大法,我非得跟他离婚不可。

晚上家人睡熟后,我却一点睡意也没有,想一想自己这几天的表现,这哪还是一个修炼人啊?!刚开始修炼时的那股劲头哪去了?我怎么能怨他恨他呢?我能跟他一般见识吗?他是个常人啊,我可是个修炼人哪,遇事不管对与错,我得找自己啊。师父说:“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2]“他们总是和人比,和他们自己的过去比,而却不能跟法的各个层次的要求来衡量自己。”[3]

我发现对丈夫有怨恨心、争斗心、看不上别人的心、面子心、不让人说的心,还有对儿子一家三口的情。认识到这些后,我对自己说,我是炼功人哪,炼功人得按照师父的要求、大法的标准衡量事物啊。

十多天后,儿子一家三口要走了,儿子儿媳把我叫到一边跟我说:“妈,跟我们走吧,你看这老家的环境,这情况你怎么过啊?”他们还说不放心我在老家住,如果真有坏人来了怎么办?城里有楼房,很宽敞,真有什么事,我们也好有个照应。我说:“俺不去,俺有师父管。”就这一句话,儿子儿媳直到临走再也不说让我也去了。

现在我每天打理完家务外,就是和同修们一起走出去讲真相救人,身心沐浴在佛恩浩荡中,无比的幸福与快乐!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和时间的对话〉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