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家人经历的警察“敲门”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八日】近来,在各地都出现了警察到大法弟子家敲门、照相、要求签字的事情。有的同修认为这是干扰,不配合,不开门。有的认为这是警察求得救,不能放过。有的害怕,随和了警察的要求,签字不炼了。或者从此害怕了,三件事也不怎么做,懈怠下来。

不同的人,不同的根基,不同的修炼状态,自然在修炼中有不同的表现。今天我讲的是自己和家人经历的警察“敲门”。

第一次敲门,热情欢迎

八月下旬的一天,有人敲门,我没望猫眼,直接开门,见是一男二女三个警察,年轻的男警问:“你是×××吗?”我说“是,你是片警吗?”他说:“是。”我立即热情的请他進来。自从片警换人后,我一直在找他,姓、电话都有了,就是见不到人。这回,人来了,我当然高兴。

他客气的说:“不進了,我就问你一句话。你还炼法轮功吗?”答:“炼!”他叹了一口气说:“怎么还炼啊?”我说:“法轮功是合法的,这么好的功法,哪能不炼呢?”“那好吧,我走了。”

他肩头上好象有个小照相机,在讲话中就自动给我照了像,我倒不太在意此事,关键是要让他们明白真相:现行没有一部法律禁止炼法轮功,目前他们的作为才是执法犯法呢,谁冒犯了宇宙大法,对自己的生命不好,断送了自己的未来。

我说:“你们先别走,我有话要说,我一直在找你。”片警说:“最近太忙,忙过咱俩再唠。”

第二次敲门,展示修炼法轮功合法的资讯

才过了一天,片警自己来了,我立即让他進屋,心想:“真相资料还没备齐呢。”片警说:“方便吗?只问问你丈夫、儿子,我不進屋了。”我说:“没有什么不方便。”其实,师父的法像、大法书、真相资料全在明面上。

片警進屋问我儿子:“还炼吗?”儿子说:“炼!”片警拿出一个“邪教人员信息单”往上填写什么。我丈夫不在家。片警要儿子写“不炼保证”,儿子不从。片警说:“爱怎么炼就怎么炼,你写个保证不炼,我们好交差而已。”

我拿出二零一四年六月四日《××晚报》,公布了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公安部认定和明确的十四个邪教组织,上面没有法轮功。片警说:“报纸真吗?”我说:“其实在江泽民迫害最严重时,在二零零零年四月三十日,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公安部联合发布的《公安部关于认定和取缔邪教组织若干问题的通知》(公通字39号),此文件认定了十四个邪教组织,没有法轮功。在二零零五年四月九日同样的文件内容在公安部网站又公布了一次。见(公通字39号)文件,在公安部网站、百度上都能搜到。现任领导习近平在法轮功问题上与江泽民是截然不同的。二零一四年六月二日,借山东招远杀人案在《法制晚报》面向全社会公布了这十四个邪教组织,各地报纸于六月四日纷纷转载。向全中国、全世界公布这一真相,三令五申法轮功不是×教(注: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是合法的。可是还有许多人不了解,跟着江泽民跑……为什么我要找你,更多的真相,你不知道,你干这一行,经常与法轮功(被诬陷)的事情打交道,有些事你必须知道,对你、你的生命太重要了。”片警一口答应有时间详谈,就走了。

第三次未進门,先与所长结善缘

第三天下午,片警打电话问:“你丈夫、儿子是否在家?让他们来一趟派出所。”我拒绝了。片警说:“明早我去,叫他们别外出。”放下电话,我想:挺好,这可是找所长的机会。这个新所长调来,每次去找他讲真相,总是被他手下人阻挡,见不着,直拨他电话,也被“你先找片警”而推辞。

见不着面,我就将相关的法律方面的真相资料寄给所长等人,我认为这就足以说明法轮功在中国是合法的,怎么片警还上门说些“×教”的话?我就想当面问问所长:是否收到信,这些信有错吗?除了已公布的十四个邪教组织之外还有新的吗?对我们这么狠,正常吗?心想:每次发正念都捎带清理阻碍他们得闻大法真相、阻碍他们得救的邪恶,怎么没大的起色呢?

后来我把找所长的想法告诉了学法小组的同修,大家都赞成,正念加持。第二天一早,我到了派出所。早上的例行会议结束了,所长下楼,经人指点,我上去说,“所长,我找你。”“什么事?”所长问,我说,“法轮功的事。”所长说:“你还炼么?”答:“炼!”所长笑呵呵的说:“在家炼,别出去……”我说:“片警为法轮功的事找我。”所长和气的说:“你好好跟他说,他不会为难你的。”我说,“我必须跟你说,我就找你。”所长说:“我马上就要出去,案子太多、太忙,两个月后,肯定和你谈。”“说话算数?”所长点点头开车走了。

原来的片警和所里其他领导人(讲过真相的)也下楼了,久未见面今日见了,大家有说有笑,夸我身体好,气色好。老片警领着我去找新片警,见了新片警,我俩就在二楼走廊的大长椅坐下,我说,“我找你们所长了,你拿×教人员信息单找我就不对。”他说:“找所长也没用,这个事不归他管,是市国保大队布置的。”我问:“是谁?叫什么名?(以备寄真相信)是咱区国保大队长×××吗?”片警说,“不是,是国保大队办公室工作人员,我们没见过面,电话通知的。凡是不写保证的,一律按炼法轮功统计上报。因为不炼的叫他写保证,他肯定会写,炼的不肯写,所以不写的就算炼。按他的要求,你丈夫和儿子都该上报,现在看是没有事,我怕以后对你们不好,所以再三找你们。”

我说:“都知道我炼功,现在也没把我怎么样,就是按炼功人上报,对他俩又能怎么样?!现在是什么形势?”他说:“现在是不能怎么样,以后怎么对待,难说。”我说:“最开始时,抓住我们了,说:‘不炼’就放人,说‘炼’就教养、判刑。为什么真修的弟子宁可入狱,在牢狱宁可遭酷刑,也不说‘不炼’呢,真修弟子知道这是在正法中摆放自己的位置。不光是我们,这也是在摆放警察的位置啊!所以我们一定要唠唠,对你来说,太重要了。只是我丈夫、儿子,他们的事我不能代替,由他们自己说了算。”他说:“×教的信息单作废,废纸一张。半小时后,我去你家。”

我回家以后跟家人说了,让他们自己把握。半小时后,片警来了,问儿子,儿子拒写任何字,回自己屋了。丈夫说,本来就没炼功(实际如此),片警就自问自答的写了询问录,让我丈夫签了字,我拿过来看,上有反对妻子炼功的话,我说不符合事实。丈夫也说,她炼,我不管,要求片警更正,片警说,“对不起,我没替你们着想”,片警很痛快的按丈夫意见更正过来了,丈夫出于怕心替儿子代签,“不炼也不反对”。儿子知道父亲及父亲代签内容,说服父亲同意,第二天上网声明统统作废。

感谢学法小组同修对我的大力支持。师父说,“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1]通过片警敲门与所长、片警顺利的结上了缘,为今后深入讲真相劝三退打通了路,开了个好头。我真实的体会到:修炼中我们遇到任何事、好事、坏事,只要念正,站在正法的基点上全是好事。

怕什么?守法的是我,犯法的是警察

大部份同修都知道犯法的是他们,但有些人和他们接触时,还是有怕心,不能主动讲真相。自从实名诉江后,我的怕心一下少了许多。正法進程推到了这一步,我开始主动找警察劝三退,说服家人夏天大门敞开,只用了一个带吸铁石的纱网门帘,谁都可以進来,盼望警察、街道有人能来串门。

随着越来越多真相的展现,如法轮功书籍不再是禁书,(见国务院公报 第二十八期 及新闻出版总署令 第五十号 )特别是在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号,最高检察院设立了举报中心,上可举报“正国级”党政领导人,下可举报身边的不法公务员,举报人可署名也可不署名。江派势力极力掩盖这些真相。有些警察低头拉车不看路,由江派的国保大队怎么说就怎么做。胡温执政时政令不出中南海,而今江派大佬刘云山分管宣传,把握话语权;江派的高检、高院的头头妄想一手遮天,变着法欺骗世人,明知法轮功不是×教(注: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的前提下,公然搞出自己一套,什么发多少大法传单判多少年……他们知法犯法、真是邪恶至极!

师父告诉外面:“大法徒是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2],我们不去讲清真相还能指望谁呢?我们常说要“走出来”,发传单,面对面讲真相,等等。在今天的形势下,我们是否也可以带着相关法律文件、资讯到政府部门、公安部门以上访的名义与他们共同探讨,学习这些政策法规,说明守法的是我们,再探讨是谁造成政策断裂,执法犯法的呢?!

虽然遵纪守法的是我们,执法犯法的是警察。为了救他,让他能听進去真相,就得站在他的角度上推心置腹的、平和的讲事实,并指出共产党是如何欺骗他们,欺骗世人的。

有的同修见到警察,敢于讲真相,但时不时带出一股怨气,对以往受到的不公愤愤不平,对警察执法犯法冷嘲热讽,讲话多少带着这种情绪,对方本应敞开的心门,就关上了。作为大法徒就得从救人做起,真正的把他们当作亲人、朋友,只为他好,只为救他,就能敲开他封闭的心。彼此能溶洽、能理解之时,讲真相就容易多了。

修去执着, 成就师父要的

经过这件事,我也找出自己在信师信法上有漏,片警多次找我,他们还没明白真相。我就耿耿于怀,心里想:费劲上网搜材料、排版打印,按纸张轻重、内容配比寄出,再到邮局营业厅与工作人员讲真相,每次发正念捎带清除邮件分拣处的邪恶,但信是否收到了?是否起了作用了?和所长亲自接触,和片警多次接触后才知道,这次大面积的敲门行动表面上是背后国保大队的因素,其实是上天再一次给所有的生命在正法中摆放自己位置的机会。以前做错的给机会纠正,做的好的進一步加强。

我还看到自己有急于求成的心,事不如愿就在心中抱怨开了。今后我不能只看表面效果,修炼中、救人中,凡是师父要求的,就是必须坚持不懈的努力去做。因为修炼层次的局限,深层、隐蔽的因素常常看不到的时候多着呢。另外我还找到自己一大堆毛病,学法不精進,敬师敬法有漏,信师信法不够,个人修为不严谨,执着自我,利益心和安逸心总去不净。

我是早年多次跟过师父班的弟子,在二十多年的摸爬滚打修炼中,和很多派出所的一些警察、所长打过交道,我就应该和他们旧话重提,此时非彼时。过去是从修炼感受上讲,而今主政者向全社会、全世界公布了法轮功在中国是合法的真相,从法律上界定守法的是我们,违法的是中共体制下的公检法系统。

这些片警敲门,敲出我的紧迫感。我深知还有那么多的人、那么多的警察等我去救呢!真的要下大力气实修,才能成就师父要的。

师父说:“无论做任何一个项目、任何一件事情,不做你就不做,要做一定要做好,有始有终。不然的话在历史上怎么给你记载你浪费的这些时间?”[3]

修炼中出现的每一件事都是相关的生命在正法中摆放自己位置的时候,都是人、神观念冲突的时候,我们真的要万分珍惜今后的每一次机会啊!

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会〉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唯一的希望〉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