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的期盼(图)

更新: 2017年10月0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九日】中秋前夕,我们去看望被非法关押同修的家属。当我们踏进周秀霞父亲的家门时,看到她父亲比以前显得苍老了许多,听力也不如以前了。是啊!现已七十岁的老人,身心承受的真是太多。

俗话说:“每逢佳节倍思亲”。中秋节是一个亲人团聚的日子啊,可他心爱的小女儿还在高墙铁窗内备受煎熬,仍被非法关押在唐山市第一看守所,已经快两年了。他思念女儿,多么盼望女儿早点回家,又怀念自己离世的老伴。虽然大女儿在生活方面照顾的很好,但每天晚上夜深人静时,一个人躺在炕上孤孤零零的,那种寂寞难耐的心情只有他自己能体会……

女儿的这次被非法关押迫害,使他七十多岁患病的老伴身心受到极大的打击。周母整天挂念着女儿,每天都在盼望自己的好女儿回家,经常问他:秀霞啥时候回来啊!难熬时以泪洗面。由于思念女儿心切,致使病情加重。在病重期间,唯一的愿望就是盼望女儿早日回来,想见女儿一面。但老人的唯一愿望在临终时也没有如愿,还是在极度失望与对女儿的担心中,于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九日离开了人世。

离世后,家人为了能了却老人的遗愿,带着悲痛的心情,打电话找到国保大队的浦永来,要求周秀霞能回来见母亲最后一面。浦永来回答说:这事不归我们管了,已报到检察院了,你找他们吧。家人把电话打到检察院,找到公诉一科的王小京,他回答说:这案子我们已移交到法院了,你找法院吧。然后家人又把电话打到法院,找到法院副院长王子良,他回答说:这事不好办,还得找公安局,不是一个单位就能办的了的事。三个部门就是这样互相推诿、搪塞着把事情给敷衍过去了。

'周秀霞'
周秀霞

周秀霞是小女儿,长相秀美,聪明伶俐,善解人意,上学念书也不用人操心,学习成绩一直优秀。一九九三年高中毕业后考上商贸学校,毕业后回迁安市上班。

一九九九年三月,周秀霞开始修炼法轮功。从此以后,法轮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在她心里扎下了根,她还经常向全家人讲述法轮大法的美好和亲身受益的情况,家人看见了她从修炼大法后,变的和善、宽容,总是面带微笑。她身体健康,精神愉快。生活上工作中遇到难事,想得开,看得开,可以说没有忧愁和烦恼,活得很开心、自在。

但是好景不长,一九九九年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一意孤行地擅自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周秀霞和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一样,也曾遭受严重的迫害,同时给亲人们身心上也造成极大的伤害。周秀霞原是迁安市食品公司职工,十几年来曾被绑架六、七次,多次被非法抄家、掠走个人财物,曾被非法劳教两年,曾遭受搧嘴巴、电棍电击等酷刑折磨;工资损失约二十万元。

周秀霞在二零一五年六月“控告江泽民”的诉状中写出了她十几年中所遭受的迫害情况,现摘录如下:

(1)在二零零零年底,快过大年了,迁安市公安局政保科(现在叫国保大队)警察彭明辉、浦永来、哈福龙等人,串通周秀霞丈夫单位的头头及同事,闯入她家进行搜查。搜查完后,把她的丈夫(李青松)带走。那时她的孩子才二周岁,幼小的孩子哭着喊着叫爸爸。过几天就是大年三十了,别人家欢天喜地的过大年,可她家孩子、老人都很忧伤,一片凄凉……这期间,周秀霞被带到政保科,要求写所谓“保证书”,并被罚款一千元。

(2)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三日晚,迁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彭明辉、浦永来、哈福龙等人又来周秀霞家砸门,因她拒绝开门,他们就在她家楼下呆了整整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又来了很多防暴警察,出动二、三十辆警车,有拿着枪的武警、刑警,还有分局警车,因她家住宅楼位于市区交通要道路边,结果造成长达几个小时的交通堵塞。最后他们利用消防升降车升到四楼,从阳台处破窗而入,对她家进行非法搜查,掠走家用电脑一台,价值五、六千元,把周秀霞和丈夫绑架到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国保大队的警察多次提审她和丈夫,并受酷刑折磨。其中有一次,彭明辉用电棍电击的周秀霞的手背、脖子。直到二零零二年六月一日她才被放回家。

(3)二零零三年九月一日,周秀霞外出散发法轮功真相传单,再次被迁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被非法关在在看守所一个月,后又被送入迁安市洗脑班(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强制给她洗脑。洗脑班的主要负责人是杨玉林,打法轮功学员时凶狠无比,张嘴骂人时唾沫星子乱溅,说出的话下流肮脏,比泼妇还不如,他还经常指使其他人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殴打、谩骂、侮辱。这个洗脑班就是中共画地为牢、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间地狱。周秀霞被劫持进洗脑班时,吃、喝、拉、撒、睡全在洗脑班工作人员的监视下,没有一点人的隐私权,更无人身自由。法轮功学员之间不准说话,白天被逼迫看反对法轮功的光盘。有一天晚上,她坐在床上,被监视她们的保安徐连文、任小青叫到办公室。进去时只因她一只手放在衣袋里,任小青叫她拿出来,她没有听他的,他就对周秀霞大打出手,把她的手打的哆嗦成一团。徐连文在一旁帮着打。

(4)二零零四年五月份左右,周秀霞和当时被关押在洗脑班的四名法轮功学员几乎同时出现视力模糊的现象,视物不清,相隔一米看不清对方的眼睛,大白天伸手看不清五指,墙上的大字标语也看不清,周秀霞出来后,视力一直都不好。另外,从那以后,她的腿、脚到现在还有麻的感觉。二零零四年十月一日,全体洗脑班工作人员不准回家,四个小时一轮换,三班倒看着她们四名学员,三天三夜不准她们睡觉。

(5)二零零六年六月一日早上四点多钟,周秀霞去迁安市城内的长青小区发真相传单,发完一个单元后,从楼里走出来,刚要推着车子走,没想到这时邪恶“六一零”的头目杨玉林跑出来一把抓住周秀霞的自行车,她急转身就跑开了,杨玉林紧追在后面,他追不上周秀霞,就让给他家装修的小工帮着追,追上后,一会儿国保大队的彭明辉、浦永来等人就开着警车来了,又一次把周秀霞绑架到国保大队。在审讯室里,他们把房间的窗子关上,就开始用电棍电击周秀霞,浦永来电她的眼睛、嘴、手等处,一个姓邓的司机电她的脚,他们怕她喊,三、四个警察把她的嘴堵上。打完后又把周秀霞送到迁安市看守所。十三天后,周秀霞被非法劳教两年,关进唐山市开平劳教所。二零零八年初才回到家中。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五日周秀霞和万永红、刘小元被绑架劫持到唐山市第一看守所。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八日上午,在迁安法院非法开庭,律师为她们做了无罪辩护。四名律师从法律角度分别为三位法轮功学员做了无罪辩护。律师们把检察院公诉人所列举的罪名一一的从法律角度给予推翻、否定;律师们洪亮的声音,加之合理合法、铿锵有力的辩护词使得检察院的公诉人不敢正视律师,数次哑口无言;律师们当庭提出修炼法轮功合法。周秀霞、万永红、刘小元分别为自己做了修炼法轮功合法,按真、善、忍做好人,信仰无罪、应该立即释放的自辩。但至今未有结果。

法轮功教人向善,以真善忍为准则,福益家庭社会,提升大众道德。修炼法轮功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受到表彰。法轮功学员告诉人们真相、制作、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完全是法律允许范围之内的,也是合法的。法轮功学员根本就不应被抓、被起诉、被庭审。现在法轮功弘传到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遍及五大洲,不同文化不同肤色,不同民族,不同阶层的人都有法轮大法的修炼者

中共江泽民集团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颠倒了所有的是非善恶,给上亿法轮功修炼者和他们的家人带来巨大的苦难。同时,这场对无辜好人的迫害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使中共的官吏越发贪残,也使中国社会的道德越发沦丧。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

现在有二亿八千万中国人宣布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彻底唾弃中共邪党。发动这场迫害的元凶江泽民在海外多国被法轮功学员告上法庭,在海内外被二十多万人实名控告,一百多万人举报,面临被法办。

可有人现在还被利用参与迫害法轮功,抓捕、关押、酷刑折磨、冤判法轮功学员。不久的将来,会与江泽民的爪牙王立军、李东生、徐才厚、郭伯雄、薄熙来、周永康等人同样下场,受到天理的惩罚。我们坚信善恶有报是天理,做恶者既逃不过正义的审判,也逃不过天理的报应,这是一定的。

诚心希望公检法的相关人员,依法办事,无条件的释放周秀霞回家。你们本应是法律的执行者、捍卫者,不要成为江泽民集团利用迫害好人的工具,不要成为历史的罪人。在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中,请理智清醒的为自己做出正确的选择。拒绝参与迫害,珍惜自己的生命,珍惜法轮大法弟子顶着巨大的压力、利用各种方式讲真相、让你们也能被法轮大法救度的宝贵机缘。如果你们能明白真相,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就没有白白的付出,千万别成为为江泽民陪葬的牺牲品!

让我们与周秀霞的家人共同努力,营救她早日回家,与家人团聚!在此呼吁有善心的人多关心一下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及家属!用您的善心发出正义的一念,伸出您的援手,声援无辜的善良人,让她们早日回家与亲人团聚,你们的善行一定会得到善报。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