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如何对待“敲门行动”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三日】自二零一七年六月以来,常有陌生人和警察敲门骚扰,为了保护大法资源和家庭资料点,我的做法是:凡是不认识的人,一律不开门,一般敲几下无人应答也就走了。

七月二十六日上午十点有人敲门,我从猫眼看到是三个警察,也就未开门,可能他们发觉室内有人,就拼命砸门,并恶声恶气的大吼:开门!开门!

我看来者不善,就赶紧把桌上的东西收拾了一下,然后厉声问:干什么的?答:我们是警察,开门!开门!查身份证。我理直气壮的说:我没犯法,别来骚扰。身份证没有,要查到派出所查去。其中一警察说:我们没说你犯法。我说:既然没犯法,为什么这么凶狠的砸门扰民?别忘了是老百姓的纳税钱养活了你们,是要你们保这一方平安的,不是让你们为虎作伥吓唬人的。又过了几分钟,见叫不开门,他们说那我们在外面等。我说那就等去吧。只见一辆警车两个警察在单元门外守候到下午五点钟后就撤了。

期间我发正念不许他们進来,同时也想过:如果他们要强行進入,我就告他们私闯民宅。因为大陆派出所的警察多数素质很低,执法犯法胡作非为,人品又极差,上边叫干啥他就干啥,仗势欺人,根本无理可讲。特别是到大法弟子家更是穷凶极恶,乱翻、乱拿、乱拍照甚至明目张胆的抢劫,你若稍有不从,就给你扣个罪名,把你先抓了再说。所以家里讲真相的东西多就不要轻易放他進来。

七月二十九日下午三点,又有警察来敲门,我也没开门。

七月三十一日晚九点四十分,数名警察又来敲门,问:有人吗?我在床上发正念未理他,他们就走了。过十多分钟听到楼道有人做什么,随后就停电了。夜里十一点半孩子下班看到配电房的门大开着,只有我家没电,我知道是他们故意断电逼我出去,还好我未上当。

这一夜我未睡,心想:我不能这样任其骚扰,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是助师世间行的大法弟子,我是主角,邪恶算什么东西?啥也不是!于是我双手合十站在师父法像前,请师父加持,请护法神帮助解体邪恶。我今天要堂堂正正的维护大法的威严,证实大法的超常。

信仰无罪,有师在有法在谁也动不了我,谁也阻挡不了我修炼法轮大法。我想我应该主动出击,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和所谓的考验。

我决定主动找社区民警报案。八月一号早上六点半,在社区服务栏内查到民警某某的电话,拨通他的电话后,我说:“你是某警官吗?我是某小区某房主某某。这几天我遇到了烦心事,老有陌生人敲门骚扰。人家告诉我:你一个老太太在家遇陌生人敲门别开,孩子们也说晚上你一个人在家千万别开门。我不是也害怕吗?所以昨天晚上九点四十分又有人来敲门,我就没敢开。接着我家的电就被掐断了,也不知道是谁干的这种事,这不就是黑社会惯用的伎俩吗?你是负责我片区治安的,所以请你帮我处理这事。他说今天上午他有事,中午到我家来。我说那好,你一个人来我等你。”

中午十二点四十分有人敲门,我问:哪一位?回答是民警某某,也就是我联系上的那位民警。我马上开门,请他坐在椅子上,自己在他对面坐下。

我说:不好意思,我活了七、八十岁了,这还是第一次与你们警察打交道。我看你面善笑眯眯的,我不害怕了,就直说了:今天早上八点半我找物业管理人员,告诉他们我家断电了,请他们帮我修理。他们却很为难,说是派出所让他们断我家水电的,要你们警察通知他们才能恢复。这我就不明白了,你们为什么三番五次来敲我家的门?我也没触犯任何法律呀?找我干什么呀?我想,是因为我二零一五年七月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事吧。你看过我的控告书吗?他说:没有。我说这事早在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二日社区主任和另一工作人员已经来了解过了,她们很客气,我也很坦然的告诉她们想要了解的一切,包括户口本,身份证,手机电话都如实给她们看了,我还把控告书的复印件和我寄给公检法司社区居委会的信交给她们,看后已经存档了,此后再未来过。

如果是为此事,我也把控告书和信及江泽民违法违宪残酷迫害法轮功,特别是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发黑财的资料,还有《深思明鉴》特刊,一位红三代给习近平当局的呼吁书要求抓捕江泽民、曾庆红等资料给你一份。了解一些事实真相。

他说:我是部队转业的,这两天上面开座谈会,聚餐什么的,我未上班,可能是其他人干的。但我要向你道歉,阿姨,对不起,给你生活带来不便了(他先后三次说对不起)。随后说是要跟我核对一下有关信息:年龄,工作单位,何时退休,现退休金,文化程度,有何信仰,是否入过党团队等及女儿工作单位电话等,接着把事先掌握的信息念了一遍。我说:是对的。他又问有电脑吗?我指着茶几上的电脑说:有,他说是笔记本电脑,每天看看新闻?我说:是。只见他在两张表上画勾叉,又问你炼功你子女知道吗?他们什么态度?我说知道呀!这么多年怎能不知道?自修炼到现在二十来年了,我没有一次感冒,没生过任何病,也就没去过医院,没打过一针,没吃过药,没有躺在床上让他们服侍我一天,都是我无偿为他们服务,洗衣做饭操持家务,实际就是一个免费的贴心保姆,给他们带来多大的福份呀!上哪去找这样的好事呀!我修心向善做好人,不给他们找麻烦,家里遇到矛盾找找自己哪里做错了,处处为他们着想,家庭幸福,邻里和睦。若是你什么态度呢?

他说,其实我们也不强迫你们炼或不炼,只是别走极端,好就在家炼吧。

我看他要把两张表收起要准备走了,就一把抓起来看了一眼,原来是所谓什么“×教调查”。我告诉他:法轮功不是×教,政府和公安部公布的十四种×教没有法轮功,直到现在国家法律也未定性法轮功为×教。邪教之说源自江泽民和《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那不是法律,恰恰是他们违法犯罪。(注:大法弟子绝对不能配合填写把法轮功污蔑为“×教”的表格。)

他说有急事必须走了,我说你赶紧通知物管送电、送水。他说:“阿姨,实在对不起了,我马上去办,保证两点前一切恢复正常。”

一场考验心性的敲门行动就这样结束了。我的体会是:面对邪恶的疯狂,不要怕,要理智。

师父讲:“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1]。只要我们正念正行按着师父说的做就没有过不去的坎。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