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亢合并症患者的苦乐人生

更新: 2018年01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五日】我今年六十一岁,有两个姐姐、两个哥哥,我是老闺女,从小家人都宠着我,养成了要尖,得理不饶人的强势性格。年轻时由父母包办嫁给了现在的丈夫。

不是冤家不碰头

婚姻的不如意,加上强势的性格,使得我和丈夫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闹得鸡犬不宁,在同一个屋檐下也分了家:床单撕开,一人一半,大米一人一碗。当时也想到离婚,我妈说,离婚了,你要孩子,你们娘俩住哪?我犹豫了,就和丈夫打着过。

长期的生闷气、打架,使我心中充满了对丈夫和他家人的怨恨,我的身体也渐渐透支了,患上了各种各样的疾病。肾盂肾炎、甲亢、神经官能症、中耳炎、耳膜穿孔、内痔外裂、睡不着觉、浑身没劲、憋气、说话声音嘶哑,由于挣钱心切,又怕做手术,所以也没住院,就靠吃药维持着。到后来发展成嗓子哑得说不出话来,迷糊、大脑发麻,骑车摔跟头,摔得满嘴是血,上两层楼眼冒金星,上五层楼得歇两歇,浑身冒虚汗,长期高烧不退。最后脸都肿了,眼睛也凸出来了,整个面部都变形了,脸上还长满了色斑。

亲人们看到我面部变形了,就叫我去大医院检查。经专家确诊,我得了甲亢。甲亢有三种类型,我得的是最严重的那种,而且往里长,压迫心脏,变成了合并症,心脏病,糖尿病(两个加号),还不能手术。大夫说:“来晚了,能维持现状就是最好的了。”意思就是等死了。

我知道自己是活一天是一天了。婆婆和丈夫见我真得重病了,也害怕了,就到河北老家给我找来了偏方,也不管用。九六年底,又长期高烧。我二姐是大夫。为了省钱,三天两头到我二姐所在的医院打针。

与大法有缘 等死的我两个月康复

那个医院里有个护士,是学法轮功的,每次我去打针,她都给我讲法轮大法祛病有奇效,学大法我的病就能好。我不信,觉的她说得神乎其神。我找专家看了,什么“X功”、其它功也练过,都不好使,再说也没听说过法轮功啊。当时我只知挣钱,对大法弘传一无所知。

半年后,九七年四月份,丈夫说他们单位有俩口子有心脏病,炼法轮功炼好了,要带我到公园去学法轮功。那天早上我起不来,丈夫硬把我拽起来,还骂骂咧咧的,打完点滴就把我用自行车驮到公园去了。到公园看到一些人在炼功,不知怎么就觉的这些人都特别好,这些人怎么这么好呢?于是当天早上就在公园学了五套功法,晚上又到辅导员家学法。听那些学员念书时我就觉的浑身舒服。那几天天天如此。因为刚学,似懂非懂,就知道大法是让人做好人,不能占便宜,不能做不好的事,身体有病的师父还给消业。

有一天我发烧,烧到四十多度,一下碰到我丈夫的腿上,把他烫了一下,丈夫急眼了骂我说:“找死!”意思是都发烧成这样了,你还不上医院?因为我听辅导员说这是师父给我消业呢,是好事,所以他骂我我也没还嘴,因为大法要求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嘛,就对他说是消业呢,不是病。结果三天真的好了。

还有一次,我牙疼,俗话说,“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人命”,我的半个脸都肿了。奇怪的是学法炼功时不疼,没事就疼,辅导员说你挺不住就上医院吧。我说,不行,这不是病,师父给我消业呢。学法使我知道了人是因为以前做了不好的事,才造成了有病和魔难,师父给消业自己还得承受一些,所以我坦然面对。也是三、四天就好了。

在学法炼功中,不知不觉的两个月过去了,我各种各样的病都好了,无病一身轻,药罐子也扔了,浑身有劲了,脸上的斑不见了,眼睛也不鼓了,嗓子也不哑了,完全恢复成一个健康人!从得法那天开始,一直到九九年“七·二零”,我一天没落,天天到炼功点学法炼功。我白天卖货,就盼着晚上快点到来,为的是去学法,得大法,沐浴在法光之中我太幸福了,这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是师父和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任何人类的语言也表达不了我的感恩之心!每每想到这些,泪水就象断了线的珠子,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坚修“真善忍” 做好人、更好的人

九九年江泽民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发动了一场史无前例的残酷迫害,全国一片恐怖。修炼环境没有了,那时我就在心里和师父说:“师父,哪怕就剩我一个人,我也要坚修大法到底!”二零零一年的一天,我去二姐工作的医院,很多认识我的人看到我跟以前判若两人,非常惊讶,因为他们都知道我以前是这里的常客,眼前的我年轻、漂亮了,脸色白里透红,说话声音也轻柔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就给他们讲我炼了法轮功后啥病都没有了,法轮功可好了,他是佛家修炼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的,修心向善,不仅能祛病健身还能使道德升华。他们就说,那法轮功还自焚?我就说那是假的,是江泽民妒嫉法轮功师父、仇恨法轮功而编造的谎言。法轮功讲“真、善、忍”,“真、善、忍”不好吗?别相信电视的谎言。面对眼前的我这个活生生的事实,他们都心服、口服,都说人家可真好了,不信都不行啊!法轮功还是好啊!

法轮大法不仅给了我健康的身体,还教会我如何做个好人。以前我在商店上班,业务很精,深受领导的器重,有什么应酬都让我参加,因此学会了“三盅全会”(指三种酒同时喝),是人们心目中的女强人。学大法后我把酒都戒掉了,用真、善,忍的理念对待我的同事、朋友和客户,赢得了他们的尊重和赞誉,都说我学大法变了,变的太善良了!后来商店黄了,我就自己摆地摊,后来租店自己卖劳保用品。

因为我是修炼人,时刻不忘洪扬大法,凡是有人来买东西,我就讲大法的美好,讲邪党为何要迫害法轮功,天要灭中共,“三退”保平安,只要来人,我就边卖东西,边讲真相,劝三退。讲着讲着,东西被人拿走了,钱没给。这样的事不知发生多少次了。开始心里有些不平,学了大法,知道了失与得的法理,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特别是一想到自己以前为了挣钱曾经不择手段,一点亏不吃,得理不饶人,没理辩三分,心想也许是欠他的吧,就用这种方式把它还了,心也就释然了。我深知是法轮大法的法理使我这个曾经在红尘苦海名利情中苦苦挣扎的人活得更加的豁达、从容和乐观!

以前由于长期和丈夫冷战、热战不断,使我对他和他的家人的恨日渐增加,在活一天是一天的日子里,心里曾想:死我也得抓两个垫背的,要么把他们家烧了,要么把他先推楼下去,自己再跳下去。学大法后,我知道了人与人之间都是有因缘关系的,是业力轮报,今天的不幸是在还债,因此我放下了对他家人的怨恨,按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对几年不见的婆婆也好了,过年过节的总去看望,买东西,给钱,尽媳妇的孝心。婆婆很高兴,也知道是我学了大法才变好的。因此给她讲大法好,她也愿意听了,与小姑子家的关系也融洽了,丈夫也不再跟我打了,做饭,洗衣什么活都干了,我的家在法轮大法的佛光普照之下其乐融融!

相信大法好 儿子得福报

儿子毕业前半年,给我打电话说:“妈,今年不包分配了,自己找工作。”我说,儿子,你爸是工人,你自己听天由命吧。妈是学大法的,“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你只要认同法轮大法好,就有好的未来。

儿子从小在家庭的战争硝烟中长大,有时因为和丈夫打架我就拿孩子出气,因此孩子的逆反心理特别强,不愿跟人说话。儿子目睹了我学大法后的身心变化,庆幸自己终于有了一个慈爱、善良、健康的妈妈,因此非常认同大法。

如我所说,毕业后好事降临——他被一正式单位录用。这让很多人羡慕。有不少人问我:“多大的门子?这是花多少钱都進不去的啊。”谁都知道,在中国大陆,要想找工作,特别是好一点的工作,都得走后门、花钱,钱少了都不行,还得门子硬。可我们这个普通人家的孩子,一分钱没花就找到了一个令人羡慕的工作。这就是因为儿子相信大法好得了福报!

大法的美好和神奇真是太多太多了!仅以此文感谢师父救度之恩之万一!叩拜师尊!

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