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来了

更新: 2018年01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十六日】我是一个从新走回大法修炼的新学员。一九九八年我刚刚得法,还没明白大法是什么,中共对大法的迫害就开始了。二零零一年我离开家到长春打工,也就脱离了大法,从此就过上了在名、利与色欲中翻滚的日子。

有幸遇同修 从新修大法

二零一四年,我当时是以开出租车为职业。年底,我碰到一位法轮功学员坐我的车,她和我谈起法轮功和“三退”。我才想起我也曾经是个法轮功学员。我和她谈了我离开大法的经历,她说是邪恶阻挡了我修大法,劝我回到大法中修炼。我说我现在什么资料也没有了,她说没有关系,她可以给我。我们约了时间、地点,她把二零一四年以前师父的所有讲法给我下载了一整套,还给我下载了真相资料,如《风雨天地行》、《我们告诉未来》、《九评共产党》等。

就这样,我又回来修大法了。当我看《风雨天地行》的时候,我真的是流着眼泪看完的。我知道我错过了太多,也走了一段非常痛心的弯路。我知道错过的不能再重来,我告诉自己,以后不要再走错,尽量弥补以前的损失吧。

我真正的开始学法修炼了。我用了三个月时间把师父的所有讲法都看了一遍,可能师父看到我这次是真正的下决心修炼了,就不断的点化我,让我真正的悟到了法的一些内涵。我也开始了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

刚开始不知道怎么做,同修说我这个行业可以用真相币来洪法,她还帮我印了很多真相币。既然是证实法的事情我就开始认真的做了,我每天看着带有“大法好”字样的钱,感觉自己特别的神圣,很多时候为了多印一些真相币,真的忘了吃忘了喝,就希望能多救一个人。

随着学法的深入,我明白了救人不能只是使用这一种方式,这不能救更多的人,同修也鼓励我最好是面对面的讲真相,这样才能真正的把人救了。我当时还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这样的能力和正念,但是想到师父讲法中的殷切希望,希望我们每个大法弟子能多救一些众生,那我就做吧。

记得第一次开口劝“三退”,由于自己正念不足,刚问乘客:听没听过说过“三退”?那名乘客就一句话:“你再和我说这些可别说我不给你钱!”当时我就沉默了,不敢说话了。当乘客下车以后我认真的反思了一会:如果不收他的这点钱能救了他,那有什么不可以呢?于是从这天起我就开始了面对面讲真相了,只要客人能“三退”我可以不收钱或少收钱。只要能救了人,能完成我作为大法弟子使命,别的什么都不重要。

既然我从新得法了,也明白了作为大法弟子的责任,我也开始救度我身边的亲人和朋友。第一个想到的是我的哥哥。他和我一样,也是个掉下去的弟子。

二零一五年,我们都回妈妈家过大年。我告诉他我从新修大法了,问他还修不修了?他说:“修!”我很高兴,就把我的资料给了他一份,告诉他多学法。

重组家庭

我很早就离婚了,这些年一直都是一个人混。我既然修大法了,就必须和过去的那种生活告别,如果不是走回大法修炼,我真的就是一个地狱里的鬼了。

既然走回大法了,我就准备给自己创造一个能真正修炼的环境。二零一五年夏天,我交了个女朋友。我们刚接触我就告诉她,我是炼法轮功的,如果她能接受我们就继续交往。她离过婚,有个男孩。可能是缘份吧,她不反对我修炼,双方父母也都满意。于是我们就组成了一个家庭。因为现在修大法是我生活中最主要的事情,当然我的家人是我最应该救度的人。我就每天和她讲大法,告诉她大法的美好和对人们身心健康的好处,她也就慢慢的接受了,每天和我一起学法炼功。

她当时在一家卖鞋的公司当库管,工作很清闲,我就告诉她在公司没有事情的时候就多看书。可能每个人想走進大法都很难,都有很多生生世世的业力阻碍吧。第二天她公司的老板突然间告诉她公司要裁员了,公司要搬外地去。我明白了,并不是公司真的要搬家,这是给她设的一难,也是给我设的一关,如果让她从新找工作,她就很可能走不進来了。这个结果不是我想要的。于是我就做了一个决定:让她在家学法,先不要出去工作了,生活上的事情就先交给我吧。

其实这个决定对当时的我压力是非常大的,我的收入并不多,再加上讲真相证实法要花时间,有时收入很少,车还是包别人的,每天交任务,剩下的才是自己的收入。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在家呆了三个月,最起码明白了法是什么。三个月后当她出去工作的时候,已经能算是个新学员了。她自己还单独劝退了她的两个朋友。我们有时间就会去别的朋友家介绍大法,讲真相,基本上把身边的朋友都劝退了,包括去理发店、洗车场、修理部,反正是能有机会讲真相的都会去讲、去劝退,不想错过任何和自己有缘份的众生。

在看守所救人

二零一六年八月份的一天早上,我刚下楼要去出车,就被一群陌生人绑架,把我拽到一个面包车里,拉到派出所。说真的,当时心里是很忐忑的,虽然每天都在学法,也明白了修炼的严肃,但真遇到这种情况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对待。当警察问我知道不知道为什么抓我时,我说不知道。他说有人举报我在出租车里宣传法轮功。当我听到“法轮功”三个字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忽然平静了,好象身体一些不好的物质都不存在了,没有了忐忑,没有了先前的那些杂念,心里和脑海中涌现的都是大法,我马上明白了,是师父在加持我。

他开始给我做笔录,询问我是否宣传过法轮功,我说是,那是为了救人。可能是因为我的态度平和,场比较好,我开始给他们讲我炼法轮功的经过,告诉他们我炼功如何受益。有师父的加持,我感觉我的确是在挽救众生。屋里开始只有两个警察,后来進来了很多,都在静静的听我讲。我问询问我的警察:你是喜欢和我们这样的好人做朋友还是喜欢和外面那些常人做朋友?最后他也承认我们是好人,是有信仰的人。他们从我家里抢劫了大量的大法书和资料。最终他们还是决定非法拘留我十天。

在送我去拘留所的时候,抓我的那个警察告诉我,他当警察这么多年,由他送拘留所的人,我是唯一一个没有戴手铐而直接送去的。

在这十天中我接触的那些人,不管是吸毒的、打架的,还是做什么的,只要我能说上话的,我都劝他们“三退”了。到回家的那天,包括派出所的一个协警,我共劝退了十五个人。

带动家人走入修炼

回到家我问我媳妇:家里人知道我被抓吗?她说不知道。我就想到另一个问题:我现在可以顶住邪恶的迫害,但能不能顶住亲人的干扰呢?如果妈妈知道了会怎么样?在她面前我还能不能有这样的正念?

对于自己不知道的答案我从来都会去问师父。我又开始大量的学法。从师父的法中,我明白了:要真正的把家人也当作众生,不掺杂任何人心。家人明白的那面都会明白。我知道了我应该怎么去做了。

二零一七年过大年的头几天,我把父母接到我家。在他们到来的第一天晚上,我就给他们看《风雨天地行》和《我们告诉未来》,先让他们了解法轮功是什么,炼法轮功的人是个什么样的人群。第二天看《我们告诉未来》和《九评共产党》,让他们再了解一下邪党是什么。在这几天中我什么也没有说,我知道,我说什么也不如让他们自己去看,去了解,去判断。

第四天我告诉他们,今天开始让他们听师父的讲法。我看到妈妈象个小学生一样在认真的听着;爸爸却是在半睡半醒中听完了师父的济南讲法的第一讲。第五天听完了第二讲后,我就抓紧时间教我父母炼功动作,因为他们准备回老家过年了。这我不担心,因为哥哥在家,剩下的事情哥哥就可以做了。

过完年后我又回了一趟老家,爸爸告诉我,妈妈一直在看书炼功,吸了四十年的烟已经戒了。现在妈妈已经把师父所有的讲法都看了一遍,也一直坚持着炼功发正念,成了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

爸爸自己却不修了。我想可能还是我法学的不好,正念不足,慈悲心不够,等我修的再好一点再劝他会更有效吧。

我的确应该更努力了。

师父每次都告诉弟子要多学法,多学法,多学法,在法上提高,很多人是多学法了,但在具体做什么事情的时候人心总会多于正念。我也如此。我平时向内找,人心多的都找不完。但无论怎么样,在证实法救度众生时,所有的人心我都必须让他们给正念让路。只要时刻保持正念,情况就会不一样。师父讲过:“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1]讲真相本身就是在否定旧势力,体现的也是大法弟子的慈悲。

我想,我们每个人都应该环顾一下,看看我们是不是真的把和我们有缘的人都救了?就包括我们自己身边最亲的人,自己的父母、兄弟、子女,还有多少人没有得救?以便赶紧抓紧时间救他们,以免后悔!

我知道自己修的时日短,对法理解的很浅,希望各位同修多多给予指正批评。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