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过病业关的体悟

更新: 2018年01月1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十六日】我与大法结缘的方式和部份同修相类似,先是经亲戚介绍,然后看了大法书就爱不释手,并坚定的走入修炼。修炼的初期是为了治病,过的第一关往往就是关于病业的考验,什么时候彻悟了病的来由,病也就消失了。

回想起当初得法的不易,我心里还在隐约的后怕,如果当初的自己稍有放弃懈怠之意,那么今天的我也就不在大法弟子之列了;如果当初错失了机缘,现在的我不知会在哪里迷茫并痛苦的活着,或者已经……

我想说我在修炼中第一次过病业关时的情形,这件事不仅让我在过关中精進起来,更让我深刻的体悟到大法的恩泽和旧宇宙生、老、病、死的规律。

那是一九九九年的秋天,那时候天总是黑漆漆的,经常出现雾霾和沙尘暴,看到大法蒙冤,又和曾经熟悉的大法弟子们失去了联系,我的心里也是蒙蒙的,身体也一直不舒服,尤其是经常胃疼。有一天,我正在家里看书,胃里突然翻江倒海,有种想要呕吐的感觉,我没太在意,以为到床上休息一会儿就好了,可是躺在床上的我反而越发难受,恶心的同时伴随着胃痛,似乎整个身体都在随着胃疼而痉挛,我实在挺不住就强撑着身体挪到卫生间,上吐下泻后排出的都是黑乎乎的物质,心里有些不稳。就在我站起来打算回到房间的刹那,突然什么感觉都没有了,仿佛置身于另外的空间。

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听见女儿在遥远的地方喊我,声音很悲伤,慢慢的声音越来越近,好像就在我的身边,我睁开眼睛看见女儿在哭着喊我,这才发现自己躺在卫生间的地上,后脑勺一片麻麻的痛。我感到惊讶,自己怎么会躺在这里,并对刚才发生的事一无所知。女儿小心翼翼的把我搀到屋里,说我刚才晕倒了,脑袋重重的摔在了暖气管上,怎么叫我都不醒,吓得她直掉眼泪。

事情来得很突然,躺在床上的我先是头脑一片空白,紧接着就想到了很多不好的可能,然后看着女儿,想着这个家,很多执着开始在心里冲撞,考验着曾经所谓坚定的我,这个时候才能知道自己最在乎什么,而此时的所有犹豫和抉择都是人念和正念的较量。先是怕,然后又不怕,然后又怕,就这样反复了好一阵子,我终于决定把这次身体的异常当作过关来对待,不去承认旧宇宙生老病死的安排,不承认这是生病。因为师父对病业的法理讲的很透,当时我对这一点还算明白,邪恶在这个时候迫害我真是魔炼心性啊,大法刚刚被中共恶党污蔑,我在常人中的压力本就不小,再加上这个状态,常人会怎么看待呢?

儿子和丈夫都不是修炼人,看到我这样,就劝我到医院去看看,我执意不去,他们又哄我说就是去检查一下,不在那里治疗。我想了想,如果没有病的概念,又何必去看看呢,又有什么好检查的呢?我就相信师父了,哪也不去。那个时候的悟性没有现在高,虽然知道一切都是业力的原因,但也找不到突破的方向,只能咬紧牙关忍着忍着……

这个关一过就是几个月,天天都略有好转,却又没有太大起色,整个人昏昏沉沉,头有时疼的像裂开似的,有时晕的天都跟着转,后来又有几次晕倒的情况,胃里也总是疼,排泄的都是带血的物质。不断的有常人在我耳边絮絮叨叨,这颗心啊也被他们扯来扯去,备受煎熬!好不容易平静了几天,街道和派出所又找上门来吓唬一通,或者有人告诉说这是胃出血很危险,要不就说脑袋是不是磕坏了,像脑震荡等,反正是时时处处都有人在考验我的心坚不坚定!

当时除了抵挡常人的说辞外,还要忍受身体上病痛,这真是一种年轻人或者身体比较好的人体会不到的磨砺,它不仅消磨人的意志,也实实在在的考验着修炼人的承受能力。那个时候我不太会向内找,也不知道排除邪恶的侵扰,只是信师信法,更多的是和痛苦面对面的对峙。修炼人还不能和常人一样,找个人诉诉苦衷,找找解决的办法。白天还好过一点,可以用音乐、听歌曲的方式分散精力;夜晚就难熬了,头疼的不敢翻身,可是越疼的不能入睡,就越想翻身,要做到“忍”字着实不易。

也就是在这个阶段,我悟到了一个自己一直不曾察觉的问题。由于自己从小没有父母,在哥哥嫂子跟前生活受了不少委屈,但这个看似凄苦的童年却魔炼出了我不怕吃苦的坚强性格,后来再遇到别人看来很难的事情,我都觉得没什么。工作以后,同事们也都认为我能干、老实、承受力强,以至于我从来不把别人的苦当回事。修炼以后,看到别人过病业关,我总是觉得有些人过于矫情,仅仅是个病痛而已,却过的拖泥带水。有时嘴上没说,心里难免有不屑之意。当自己也处在这其中的时候,才知道病和生活中其它的苦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尤其是面对生死考验时,心灵上的煎熬尤其刻骨铭心。最重要的是,我在这个过程中清晰的看到了自己一直存在的私心,看到它与我自小的经历和后天形成的性格有关,再加上邪党泯灭生命的斗争哲学的灌输影响,我对他人缺乏善心,不能体谅别人的不易。做每一件事情的初心也就是动机,其实要比结果重要!善心,怜悯之心,这应该是最基本的了,善因不正,自然没有善果,我以此事警戒自己一定要归正做事的用心,抱着慈悲之心去待人待事!

这个关还是对自己执著心的一次清理,以前觉得自己需要操劳的事情很多:儿子没结婚呢,女儿没上班呢,房子还想换换呢,等到身体一出现状况,我才明白,在生死面前,名利、物质帮不上任何的忙,好比水中月、镜中花。是我把自己看的太重要了,觉得任何事没有我的介入都不可能完成。事实却恰恰相反,在过病业关的那段时间里,没有我的参与,孩子们依旧可以独立完成他们的事情,而且还都成熟了不少,而自己所谓的那些操心,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已。归根结底就是执着,自己还觉得这是责任。

我开始慢慢放下那些曾经放不下的心,以前是舍不得放,现在是不得不放。放下执着以后的感觉非常轻松。那段时间我不能上下楼,就静下心来认真的学法,反复的看《转法轮》(当时也没有别的书籍,只有《转法轮》、《转法轮(卷二)》、《大圆满法》和《法轮大法义解》这四本书,也接不到其它刊物),越学法越能认清自己以前的无知和麻木,越学法越能体悟法理的深奥。

快要过年的时候,虽然还不能和正常人比,也能做一些家务了。第二年的春天,我基本恢复。换做是个常人,可能就会因此而长久的和医院、药品打交道了。这个经历给我留下的印象很深,后来再回想那个关,才意识到,这是给我整个修炼历程打下了一个基础,虽然当时对法理不清,但对病业的认识、对人情的放下、对干扰的排斥都没有走旧势力的安排,当时就抱准信师信法的一念闯出了这一关,这些都为以后的修炼提供参考。那之前自己不太会修炼,也不懂得怎样修炼,好多对大法的理解都是浮于表面,多是人情的认可。师父借那个关、那个病业的假相,把这个坏事变成了好事,让我做到静心学法,放下人情,学会善待体谅他人的不易,实际不就是在手把手教我如何修炼吗!

那之后,再遇到问题,自己便知道应该先静心学法,再去面对问题。写到这,让我体悟到旧宇宙成、住、坏、灭、生、老、病、死对众生的严酷,也体悟到师父对众生的洪大慈悲!

感谢师父保护着我走过了那个艰难的阶段,作为大法弟子确实是很幸运的!因为只有我们信师信法才能跳出生老病死的厄运,叩谢师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