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功获健康 重庆龚一柜被冤判五年

更新: 2018年01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重庆市万州区一位久居深山的农家妇女龚一柜,被万州的警官和检察官构陷,被法官枉法判刑五年。

龚女士今年五十多岁,从小就在一个贫寒的家庭生活。父母务农,那时土地是公家的,叫什么人民公社,农民全部都要抱着那块土地干活,哪儿也不能去,进城无门,外地打工没有那个规矩,全家人都要箍在家里,正劳动力一天十分,其余劳动力按大家评定得分,一年做下来,不管你家有多少劳动力,也分不到多少口粮,家境贫穷,吃了上顿无下顿,一碗饭清汤寡水无几粒米。这种出身的家庭子女更无出路。

农民的娃儿就只能是农民,龚女士一身寒苦。成人了,找了个男人还是摆脱不了穷困,人民公社垮了,土地归还给农民,分了点山坡坡田地,又不出粮食,城里头的大小企业,不管你是集体的还是国营企业都解体了,俩口子逼迫无奈,还是人托人找到一家私人手工皮鞋厂工作,算是有了生计。

鞋厂都是手工操作,各道工序都非常艰苦,尤其是做鞋底更不简单,鞋底和鞋面是用一种胶粘合,这种胶有毒性,对人体很有害。龚一柜做这道工序一做就是十多年,这十多年做下来,身体拖垮了,面无血色,全身无力。医院一检查,坏血病。就这个病,别说没有钱,就是有钱也没有办法治疗,她还患有子宫癌,真是巨难在身了。

那时,她已有一女儿,三口之家,她身患不治之症,如何度日可想而知。后来她的丈夫(法轮功修炼人)又被万州公安劳教迫害。在那些日子里她大小医院都去过,西药中药,偏方吃了不少,全无效果。医院也是作常规治疗处理,所有看过她病的医生都摇头,说目前的医疗水平能治好这种病还困难,意思是无法医治了。她那生命日日夜夜走入绝境的危难度日的情形,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的清楚的。

好在她命大福大,她决心修炼法轮功。因为她的丈夫是修炼法轮功的,常听他说这是一部上天的天梯,这功法好的不得了,她曾经也三天两头的跟着丈夫修炼,因她又要上班又要料理家务,修得很不精進,体悟不深刻。现在自己身患两种绝症,时日不多了,决心修法轮大法,就是不能修上天,解脱魔难也好。

一步走上正路,就给她带来神奇的变化。她捧着《转法轮》,虔心学法用心修炼,她发现现在修炼和以前修炼的体悟不一样了,感觉全身都在震动,似乎身体在膨胀,修炼三个月全身疾病烟消云散,不翼而飞了,她那份喜悦就象小孩子似的要飞起来。

从此,龚女士身体改观很大,象年轻人一样。她身体所患的那点疾病,在法轮大法面前,简直就是小事一件。一个人不说得到那本《转法轮》,就是谁能得到“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这九字吉言,那她就是一个非常幸运的人了。这个人生秘诀她得到了,哪能自己一人受益不吱声呢?她要把九字吉言传出去,让世人知道“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叫人们也得到这个秘诀。她和丈夫一起做起了“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的条幅,到城里和乡村去挂。

二零一四年一月十日上午,万州区国安就因龚女士做了这件挂条幅的事,非法抓捕了常光兴、龚一柜、张臣英、赵兴美、邝良五名法轮功学员,关在万州区周家坝看守所迫害。

国安警察费尽心机,搜肠刮肚几个月,不但没找到他们认为所需要的材料,个个法轮功学员都是“零签字”,“零口供”,于是,他们就启用了邪党的看家本领,所谓的攻心战术。 被迫害的这五位法轮功学员中,警官、法官、检察官们首先看中了龚一柜女士,她身患两种绝症炼法轮功炼好了,这不是一个破除无神论的活证据吗?邪党最怕这样的证人,他们选中龚女士为突破口,在她身上大做文章。国安人员大展拳脚,耍欺骗伎俩,甜言蜜语,软硬兼施迫害龚一柜。

首先让龚女士回家。国安人员戏耍龚女士,说,你太可怜了,身患重病,还要服刑,于心不忍呀!我们要考虑你的家庭情况,你回家吧!就是说国安给她“自由”了。法院密切配合国安,随后,给龚女士下了一份取保候审半年的判决书。涉世不深的龚女士哪知邪恶的花招,还以为邪党真的对她实行“宽大政策”,心里的防线慢慢就解除了。国安常通知她去说话,她也就不拘束了。

有一次,国安人员找她去说:其实你们几个人去挂的那些条幅也没啥,条幅上写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也没有错,作为一个信仰,法轮功的人都不说自己的信仰好,谁去跟你说呀?要说有点问题就是“天灭中共”那一张条幅不太妥,叫我说这都不是啥事,恼火的是你们那些人不承认有这事,其实你们那些事,我们都清清楚楚的,谁提出来的,谁同意做,谁不同意做,谁写的字,一切事情,我们都知道,说出来把这个案了结了,不就完事了吗?!你看我们说话多实在,说放你,就把你放了,法院不是给你下了判决书了吗?

善良的龚女士哪知道这里国安特务们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她老老实实地告诉了她的丈夫,劝他把事情说了。 善良的群众就是这样一次一次被欺骗。“反右倾”、“大鸣大放”,都是邪党“诚心”请群众向党交心提意见,当你说了点老实话后,转过来就把你关进牢房,或划成“右派”。中共邪党什么时候说话算数过?什么文件那都不过是一张纸,从来都是搞欺骗。当龚女士在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警官、检察官、法官就把带的脸壳摘下来了。法院撕毁对龚一柜下的取保候审半年的判决书,再次抓捕龚女士,最后万州区二中院非法判决龚一柜五年。是她们五人中判的最重的一个。其实,法院要什么罪证,前者龚女士被法院判取保候审半年,过几个月,龚女士“坦白交待”了还又被抓起来,非法判刑五年,中共邪党的法何在?这不就是一群骗子吗?!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