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冤狱疾病缠身 修大法再获健康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贵州报道)贵州毕节市六十四岁的陈碧琴女士,二零零四年修炼法轮大法后获得身心健康,二零一二年十月讲真相被绑架、非法判刑四年,在贵州第一女子监狱(也叫羊艾监狱)被迫害旧病复发、还添新病,四年冤狱刑满又进医院,花掉了一生积蓄十多万,老病没有根除,又患上了新病。疾病缠身的她于二零一七年四月又从新修大法,短短几月,新老疾病一扫而光,身心健康。

修法轮大法获得身心健康

陈碧琴女士,是毕节市水务公司退休职工,家住毕节环北路外运站宿舍。四十三岁退休时,她已经是疾病满身,其中最为严重的是眼病、肩周炎和双腿膝盖骨质增生,发病时自己非常痛苦:双眼整天红红的,又痒又梗又痛;双肩使两支手痛的动不了;双腿的膝盖处照片是骨刺,呈现象锯子状的,走路时的罗圈腿又梗有疼。各种药物、各种治疗方法都用了,不管用。

二零零四年四月的一天,一个熟人看陈碧琴走路和痛苦的样子,说炼法轮功会好的。这样,陈碧琴立即请来了《转法轮》、看了大法师父的“济南讲法”录像、学炼法轮功的五套功法;不识字的陈碧琴加入学法组才几个月,就能通读《转法轮》,而且疾病全部消失;修炼前陈碧琴既是个心好、又是个性情倔犟的人:一走一过遇见挑粪的或拉车的,陈会上前挑一段路、搭一把手;在“供水站”,凡是来买水的老弱病残的人,只要能忙得过来,陈都会帮他们担水到家,由此,单位的领导、同事和熟悉的人,都说陈碧琴是个热心肠的人。

陈碧琴四十三岁退休前,差不多年年都被评为“先进工作者”;但那时她脾气不好,看不惯的、惹着她的就会生气甚至发火,吵、骂一起上,忌恨心强。修炼法轮大法后,她明白了许多高层修炼的道理,与人为善,去掉了忌恨等很多的人心,感觉整天乐呵呵的,心情愉快极了。

“修大法身心健康”,这对陈碧琴有更多、更深的感受,她就想通过讲大法真相,让更多的人从疾病痛苦中、人生的迷茫中解脱出来。就是这样的善良举动,却招来四年监狱中的迫害:被强制学习(洗脑)、被包夹打骂、被逼写“三书”、被逼做奴工,和因放弃修炼旧病复发的痛苦;四年冤狱刑满又被家人抬进医院,不仅花掉了一生积蓄十多万,还遭受开刀动手术的痛苦,结果老病没有根除,又患上了新病。

讲真相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二年十月在毕节老客车站附近发放真相资料时,陈碧琴被人举报,公安警察把她抓捕到七星关区看守所;七、八个月后被市法院非法庭审,陈碧琴为自己做无罪辩护,法官却污蔑说她对抗法庭(法庭本应该是两方的意见都听,不存在某一方的辩护是“对抗法庭”),摄影警察说她蛊惑人心,庭审当堂宣判四年,第二天送进了羊艾监狱继续迫害。

在羊艾监狱的近两年时间里,陈碧琴一直在四大队被强行洗脑转化。羊艾监狱的四大队实质就是个洗脑转化班,凡被非法判刑后关押进羊艾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都必须在四大队强制转化。这里狱警的“素质”、一天的安排、包夹的搭配、所谓“学习”的内容、转化的步骤等等,都是程序化了的。陈碧琴在近两年里被强行做两件事,一是“天天学习、天天写作业”;二是下队劳动前的“写三书”。

天天所谓“学习”的内容有:监规、法律、诬蔑法轮功的各种材料等;天天“作业”就是结合当天内容,写出合乎他们要求的认识体会文章。狱警一般不出面,是安排监狱里的犯人来完成,每位法轮功学员被两个犯人二十四小时看管,吃、坐、睡和上厕所等,都被两个犯人包夹在中间。狱警对包夹是通过“减刑”为诱饵,由包夹直接去实施天天“学习”、天天“作业”的任务。加上都是吸毒、贩毒、杀人、贪污等犯人,她们多数都心狠手辣,动不动就是一顿毒打、谩骂。狱警要求包夹看管法轮功学员很具体很严,但却从不提出不能打骂法轮功学员的要求。

在监狱被折磨至浑身是病

陈碧琴只上过一、二年级,根本认不了字、写不了作业,加上不愿意被转化,遭包夹的暴打和谩骂从未间断。刚到四大队的两个包夹罗泽兰(贩毒犯)、卢兰(贪污犯)打骂没有断过,特别是贪污犯卢兰,一次,陈碧琴被卢兰双手在脑袋上使劲的打,抓头发往墙上使劲的碰,痛得双眼直冒金花天旋地转,差点昏死过去,事后满脑袋都是疙瘩;一天夜里陈要上厕所,不准后只好解在盆里,也是一阵子辱骂;卢兰走后又换来贪污犯胡家会,不久罗泽兰走后又换了杀人犯陈征琴,包夹像走马灯式的在换,可对陈碧琴的打骂从未避免,而且有时还更厉害。最后被逼(抄)写“三书”,下厂劳动。

后面的两年多,陈碧琴被下到八大队劳动。从早上七点到晚上七点,就中午吃饭时间外,都在做生产鞋子的活,每月发九元钱。

在狱中长期高压下,不能炼功,连晚上卷着腿睡觉都会被包夹拉抻;不能学法,开始在避开包夹视线时背些经文,后来背的就越来越少了,加上成天的灌输洗脑、加上怕招来打骂、再加上被逼写“三书”强制转化,思想上已慢慢的放弃了修炼;之后自己完全回到常人的状态,本已经没病的身体又旧病复发:眼病、肩周炎、双膝骨质增生等,特别在离开监狱前非常严重的眼病,双眼红、痒、还长有“肉瘤”,成天感觉是满眼的大颗粒沙子梗的难受;肩周炎严重到伸手拉被子,都疼痛难忍;腿,在双膝上,是骨质增生,走路成罗圈腿,而且是要命的痛,还被包夹说是在装病。但是,每天下厂劳动是不能缺的,走不了就由包夹背着去厂房,动不了干不了活也得在旁边坐着,还不能与人说话。

从新修法轮大法 新老疾病全部消失

二零一六年十月四年冤狱期满被家人接回家后,就立即进了医院“开刀动手术”,花掉了十多万,罗圈腿是较正了,可双膝五、六寸长的刀口好长时间里,又肿又紫又疼恢复缓慢;特别是医生叮嘱“要防止摔倒”,给陈留下了阴影,活得也很不轻松。眼病、肩周炎也不见好转。

老病没好,又新添了咳嗽、气喘等过去没有过的新病。咳嗽半年多,白天黑夜的咳个不停,中西药都用过了还是没有用,而且最严重的还伴有气喘,与咳嗽同时发生,会突然在一瞬间就像马上就要休克似的,缓不过气来,开始以为是心脏有问题,照“心电图”又正常,一天这样的情况会发生多次。

疾病缠身的她于二零一七年四月又从新修大法,短短几月新老疾病一扫而光,又回到了当初得法后无病一身轻的状态,身心健康。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