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念法上修 走出魔难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三日】近一年多来,可以说是我二十年修炼中很重要的一段修炼历程,在这个过程中,我经历了魔难,在师父的加持下,正念走出了魔难;在这一过程中,我还跨出了面对面讲真相这重要的一步,去掉了困扰自己多年的怕心,更坚定的走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路上。

一、心怀慈悲 否定迫害 堂堂正正走出看守所

一天下班刚回到家,我被八、九个警察绑架了,警察在我家中非法拍照,然后抄走了打印机、电脑等设备,还有大法书籍、真相资料、耗材等,警车拉了两车才拉完。被非法抄家时,警察问我以什么方式诉江的,我没有回答。警察要我在抄家的清单上签字,我拒绝签字,他们就给我摄像,问我这些东西是不是我的,我保持沉默,警察在录像时说:你不说就是表示默认了。当时,一个警察领导就叫嚣着要把我这个所谓的“案件”移送检察院,企图要将我非法判刑。随后我被非法刑拘在看守所。

突如其来的魔难,令我一时无所适从。因我是单独居住,没有一个同修、家人知道我的情况,没有人给我送钱送物。刚到看守所的头两天,感觉度日如年,心里非常难过。所幸心中有法,心里一遍一遍的背《洪吟二》、《论语》等自己所能背的法,慢慢的心平静下来了,我想起了密勒日巴佛在山洞里修炼的故事,于是我想既然来了,就把心放下,就当是到了山洞里修炼吧,并要求自己每一秒钟都要在法上,这样一想,后来的日子也不觉的怎么难过了。

我首先坚定一点,大法弟子做的是最正的事,非法抄走的是我的私人合法财产,不是犯罪的证据,无论在人中、在宇宙中来看我都没有犯罪,是邪恶在犯罪,我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只走师父安排的路。邪恶既然敢迫害我,一定是我有漏被钻了空子。师父讲了“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1]。于是我向内找,找到近段时间放松了修炼,学法、炼功犯困,发正念倒掌,还有安逸心、情、沉溺于网购等等执著心,找到后求师父加持清除这些不好的物质,并及时清除返出来的各种负面思维。

一天找不到自己的问题了,于是心里求师父点化。那天夜里,梦中有个人大声的在我耳边说了两遍“疯僧扫秦”[2],惊醒之后,我悟到是师父要我运用功能,发正念除恶。从那以后我脑中都是在背法、发正念。刚开始发正念时,总感到有股对抗的力量,后来我想应该针对的是这些众生背后的邪恶,于是我在心里想:公检法司的众生、看守所的众生、各种生命:你们都是为法而来的,请你们都选择好自己的位置,不要助纣为虐,请你们都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善待大法弟子,你们才会有美好的未来。然后再发正念清除这些众生背后的邪恶生命及因素。正念一出,“唰”一下那股对抗的力量就没了。

在看守所我经历了四次非法审讯,从法理上明白要零口供、零签字,但能不能做到自己心里还是没有底。

第一次被非法审讯时,由于怕心很重,我全身颤抖,几乎坐都坐不住。但是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头脑清晰,思维敏捷,因为看过不少明慧网上有关这方面的交流文章,这回派上用场了。警察刚一说刑法三百条,我就跟他们说,宪法规定信仰自由。并对他们说不能配合他们,否则就是在害他们。就这样,不管他们说什么,我都是在讲真相。在非法审讯中,一个小警察拿着摄像机对我進行全程录像,后来才知道他们这是针对零口供、零签字来的,企图把录像当作迫害我的证据。

回到监舍,我心里有点不稳,因为被录了像,就回想自己说过的话,暗自揣测哪句话没说好,怕给自己带来不利。后来一想,不对啊,我这不是承认迫害了吗?我找到了怕被判刑的执著心,继而又一想,我如果被判刑了,每一个参与的生命都会对大法犯罪的,我得在法上做好,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不能让邪恶的阴谋得逞。同时我还找到了对警察的怨恨心,于是我发正念,并求师父帮我去掉这些心。接下来,我每天都是背法,向内找,发正念清除相关办案人员背后的邪恶生命及因素。

几天后,我经历了第二次非法审讯,在去审讯室的路上,我一遍一遍的求师父:师父啊,我一定要做好,不能让这些生命对大法犯罪,请师父加持弟子。到了审讯室刚坐下,还是第一次非法审讯的那个警察,他看了看我,惊奇的连声说:你好了!你好了啊!当时我也没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后来才想到因为上一次非法审讯时,我害怕的全身发抖,而这一次我是很平静的坐在那儿。当时,我心里想的是他们,确实没感到害怕。

过了一会儿,他出去接电话。我闭上眼睛,心生慈悲:这些警察真可怜哪,被蒙骗着干这些事情……正想着,传来那警察的声音:在想什么呢?我说:在想你们呢。他很好奇的问我:想我们什么呢?我几乎是哽咽着说:法轮功肯定是要平反的,你们怎么办呢?他一听愣住了,那一刻好象一切都静止了,我感受到了他内心的震动,他没想到大法弟子在最艰难的时刻,想到的却是他们,他感受到了大法弟子大忍大善的胸怀。

过了好大一会他才回过神来,清了清嗓子后,换了一种较严厉的口气跟我说话,一问一答中,我很平和的跟他讲真相。过了一会,他好象也没心思再和我谈了,低头自顾自的填一张表格。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感到自己被一团能量包裹着,暖暖的,舒服极了!

不久,非法抄家时的那个负责人来了,说我是零签字、零口供,我一听,心里非常高兴:我做到了零签字、零口供。他又拿了一张纸在我眼前晃,说上面是我的所谓“罪名”,我没看,也没动心。晚上发正念时,我清除那张纸背后的邪恶因素,就看到一张纸慢慢的越飘越远,最后不见了。

在这次非法审讯中,警察谈到了他们到我的公司了解我的情况,得到的反馈是:无论在工作中,还是在为人处世中,我的口碑都非常好。真心希望这些警察都能明白真相,不要再助纣为虐。

回到监舍后,正好卖苹果,一位同监舍的大姐不由分说的给了我一袋苹果,推辞不掉,我谢过她之后收下了。我想一定是我今天做好了,师父在鼓励我呢。

第三次非法审讯是检察院的,我还是跟她们讲宪法规定信仰自由,言论自由。非法审讯过程中,其中一人翻看着一本厚厚的A4纸那么大的册子,我看到里面是在非法抄家时拍的照片,她问我:“这些打印机、电脑都是你的吗?”我说:“是的,但这些都是我的私人合法财产。”

回到监舍想起那本厚厚的大册子,心中有些不安:那么厚的大册子,都是构陷我的“证据”啊。念头一出,自己就感觉不对劲了,我不能承认那些东西,都是假相。有师父给我做主,谁也动不了我。

第四次非法审讯的时候,我坐上那个特制的椅子,可这一次警察怎么也锁不上了,最后只好作罢,我心一动:呀,这里关不住我了。这次来了两个没见过面的警察,他们用各种方式威胁、利诱、哄骗,企图获取他们要迫害我的证据,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坚定正念,只是跟他们讲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最后没辙了,他们说:我们与你无冤无仇,如果你没事,为什么送你来这里?我说:当年的刘少奇,别人也与他无冤无仇,为什么他被迫害呢?“冤”字就是这么写的!他们哑口无言。其实那时候检察院已经以证据不足对我免予起诉,可是邪恶不甘心,还在垂死挣扎,妄图加害于我。

两天后,被非法关押的第三十九天,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看守所。就是因为在迫害中做到了零签字零口供,解体了邪恶非法强加给我的罪名,在没有一个同修知道与帮助的情况下,我正念闯出了魔窟。

在魔难中,能正念正行也得益于在诉江中真正的实修了自己,去掉了许多人心,给自己增加了不少正念。正是:“法徒经魔难 重压志不移 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 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3]。

二、学好法 向内找 去怕心

从看守所出来后,因为念很正,虽然一个多月没上班,公司并没有解聘我,那里工作轻松,薪资也较高,出于更有利于修炼方面的考虑,我选择了辞职,回家了。

因为自己怕心重,发资料、面对面讲真相做得不好,所以多年来只是做资料,把做事当修炼,还自我感觉良好,其实修的是表面,并没有真正的去实修。大概两年多前吧,我心里有种强烈的念头:有一天我会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当时自己也觉的不可思议,但因为这个念头很强烈,所以每当看到明慧网上有同修讲真相的交流文章,我都用心去看,似乎在为面对面讲真相做准备。

回到家不久,有位熟悉的同修跟我说:跟我们一起出去讲真相吧。我毫不犹豫的说:好!

第一次出去,看到同修大白天在大街上发真相光碟,我心里非常紧张,同时看到同修们不辞辛苦的走街串巷,苦口婆心、慈悲的与世人讲真相,我也非常感动。

原以为随着走出去次数的增多,我的怕心就会慢慢的去掉,所以当时计划两个月后就出去找份工作。两个月之后,虽然在同修的鼓励下,我也能面对面发点真相光碟了,但是我的怕心还是很重。于是和丈夫同修商量,决定暂时不去上班,把时间都用在修炼上,我们有一定的经济基础,够日常生活就行了。

我从小就是个胆小怕事的人,在十几年的正法修炼中,这个怕心对我的修炼了产生很大的障碍,为了更好的讲真相救度众生,我决心把这个怕心修掉。

首先在学法上下功夫,我曾花了一年多时间完整的背过一遍《转法轮》,后来因为太花时间就放弃了,但那段背法的时光令我难忘。现在不上班了,时间也多了,于是我下决心从新背法。我吸取同修交流文章中的经验,背法的同时,用法来对照自己。背法过程中出现思想上的干扰,我挖出这种思想背后的执著是什么,找到后就去掉,一直找到这种思想不再翻出来为止,有时能找出多个不同的执著心。其次,在向内找上下功夫,以前向内找只是浮于表面,现在我也学着同修交流文章中的方法,往根子里找。

随着学法质量的提高,向内找的深入,我找到了我这个怕的根源,就是那个强烈的保护自我的心,我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是为了维护自己不受伤害,甚至走路都怕自己被绊倒,简直到了作茧自缚的地步。

找到了这个怕的根源,我就从平时点点滴滴的小事做起,观察自己的心是怎么动的。如果是为了维护自己,就发正念清除它,然后再想一想,法是怎么要求的,这件事应该怎么想、怎么做。在与丈夫发生矛盾没做好时,我不再象从前那样,一味的自责,而是找到那个使自己没守住心性的执著心,找到后,发正念清除它,再在法上悟一悟,这事应该怎样对待,这次做不好,下次一定做好。

出去面对面发真相资料、讲真相,更是去掉这个怕心的好机会。一次,我把一本明慧期刊递给一位老太太,她伸手接过,我随即跟她说:了解一下法轮功的真相……谁知她马上把期刊狠狠的摔在我身上,骂骂咧咧的,声音还很大,惹得路人都往这边看。我赶快走开了,心里很紧张,怕心、要面子的心都出来。走了一段路后,心里还是不稳,这时一段法打入我脑中:“云游是相当苦的,在社会中走,要饭吃,遇到各种人,讥笑他,辱骂他,欺侮他,什么样的事情都能遇到。他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摆正与人的关系,守住心性,不断提高心性,在常人各种利益的诱惑下不动心,经过多少年他云游回来了。”[2]在心里反复背了几遍这段法后,我想:是啊,我也要摆正与人的关系,我是大法弟子,我是来救人的,这样想着,慢慢心里平静了。我从新跟上同修的步伐,继续走在传真相的路上。

一次,我刚贴完一张不干胶,一个男青年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我身后,我刚一转身,他就去看,还掏出手机,好象在拍照,又好象要打电话。我的怕心一下子就起来了,慌慌张张的跑去跟丈夫说,丈夫问:人在哪呢?我回头一看,咦,人怎么不见了,一场虚惊。回家后向内找,这个事情是针对自己的怕心来的,可我为什么老有这样的负面思维,还是站在为私的角度上,怕自己受到伤害,作为大法弟子应该是无私无我的,应该有这样的正念:世人看到真相是多么好的一件事情哪!那是他们得救的希望啊!

有一天,看到一张有污蔑大法内容的宣传画,以往这种情况都是丈夫去清除,我在一旁发正念。可是那天丈夫正好不在家,那个地方比较偏僻,我有些害怕,本想等丈夫回来再去清除。转念一想,宣传画多存在一天,就毒害众生多一天,于是我决定晚上自己去清除。晚上正好下雨了,我打着伞,带上喷漆、小电筒就出发了。路上很黑,我背法、发正念,心里还是有些害怕。走到一个拐弯时,我听到一个声音,好象有人吹口哨,再走几步,又听到那个声音,好象就在我身后,我吓的心怦怦直跳,也不敢回头看,快速的往前走,心里一遍一遍地叫着师父,走到有路灯的地方,回头一看,什么都没有啊。我找到那个宣传画,用喷漆清除了污蔑大法的内容。做完后,我很高兴,心里跟师父说谢谢。虽然是原路返回,可是在回来的路上我却没有一丝的怕意,感觉自己高高大大的,身体充满了能量,是慈悲的师父又给我拿掉了这个怕的物质。

一天天的持之以恒讲真相,经过近一年的魔炼,慢慢的我的怕心越来越少,正念越来越强,怕心有时翻出来,很快就能去掉。虽然進步慢,但在这过程中,慈悲的师父还是给了我很多鼓励。在快背完一遍《转法轮》时,师父让我看到封面“转法轮”几个字散发着淡黄色的光晕; 有几次发正念的时候,我看到自己直线往上冲,飞的很高很高。

以前总认为面对面讲真相很难,而且还牵扯安全问题。这一年多走过来,我悟到,其实这是一条师父给我们安排的最好的、最捷径的路。因为面对面讲真相,既能救度众生,兑现誓约,又能够较快的放弃各种执著心,而干扰和迫害都是针对人心来的,没有人心就没有迫害。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