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媳变了

更新: 2018年01月3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三十日】儿媳受党文化的毒害较深,一直对大法有抵触,对中共造谣的什么“天安门自焚”、走火入魔、什么“一千四百例”等在她心里留下抹不去的阴影。特别是我因修炼法轮大法,三次被警察骚扰,给家人带来恐怖心理,对她造成的负面影响更大,总看我不顺眼,婆媳关系时有紧张,因此在家时面部表情总是阴多晴少。

我们虽不住在一起,她还是要时不时的对我挑毛病、指责,曾因我教孙女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和我闹翻天。十多年来从不肯让我带孩子,怕孩子受影响。我几次试探讲真相,想打开她心中谜团,都被拒之千里。不听、不信、不看,并恶语相加,只要一提“法轮功”三个字就变脸。

既然能成一家人,婆媳有多大的缘份哪,世人生生世世为法而来,千年的等待万年的苦挨,不就为听到大法的福音吗?而她不但听不到法,还对大法有很多误解,多么可怜哪!我常自责,究竟是缘份不到还是我智慧不大?还是救人方法不对?向内找中不断挖自己的执着心。我苦苦觅想,苦苦等待机缘的到来,努力创造讲真相的条件。

不管怎样,平时我以大法弟子的胸怀善待、宽容她,生活中仍为她和孩子着想,用实际行动感化她。其实她明白的一面极盼得救呢!冰都能溶化,人总会苏醒,从以下两件事看出儿媳终于变了!

“妈,恁是铁人哪!”

二零一六年的六月,二孙女出生四十多天,患传染性肺炎,闷的上气不接下气,咳嗽不止。开始找中医,中医说病情严重,有生命危险,就赶紧到市人民医院抢救,在医院一住就是十多天。幼小的生命头上日夜扎着吊针戴着绷带,虽不会说话也能看出她的痛苦,照顾她得格外小心。哭闹、吃奶、睡觉时都要紧盯着针头,生怕针头滚动(因血管细小扎针太费劲太受罪)。儿媳产后身体还没恢复,伺候母女我一人承担。因孩子有病吃奶少,妈妈的奶涨的难受,孩子不能碰,为儿媳能休息好减少不必要的痛苦,我白天抱着,晚上搂着。我们住的房间两张床,我和孩子睡一起,床窄小生怕照顾不好她,晚上有时坐着有时跨在床边就算休息了,白天照样洗尿布、洗衣服、拿药、端水。闷热的天气,日夜连轴转,儿子看我太辛苦,执意要请假。我说:“不用,你上班太忙,脱不开身。”

儿媳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心疼的说:“妈,关键时刻可不能把恁累倒,恁要身体垮了咱家就成一堆啦,要不,让我妈替一天吧。”我说;“那不行,你妈身体不好,不能再给她添麻烦。” 当办出院手续时,我照样精神十足的出出進進、楼上楼下、忙里忙外。儿媳终于长出口气带有心疼的口吻说:“妈,恁是铁人哪!七十岁的人啦,这么能坚持。”那一刻,我听出是感激,是内疚,是赞成,我说:我是修炼的人!

看似很平静的一句话,婆媳之间一下拉近许多许多,像暖暖的春风吹过,顷刻,间隔多年的冰墙坍塌,瞬间,烟消云散,和好如初。我高兴,终于她能正面看待修炼人,这是过去从来没有过的。多一分了解,就多一分真正得救的希望。

“妈,恁能成仙吗?”

和儿媳在一起生活,我尽量体贴照顾,家务主动多做,无论出力出钱从没怨言,我知道这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善待、感化她的过程也是救人的过程。

儿媳很会保养自己,很注重养身养颜,所以吃鱼、虾、蟹很挑剔,一开始就要求买活鸡、活鱼、活虾等,但是这个问题不能顺从她,因为修炼是严肃的。我说:修炼人不能杀生,这是大法的原则,不然对谁都没好处,她没吱声,这是默许。以后我买什么样吃什么样的,从不买活的,她也不再过问。

儿媳的小算盘打得很紧,大钱小钱把握的紧紧的,从不随便出钱。大孩子上学交费啦、水电费啦,只要说出来的或我知道的我都拿钱。钱是身外之物,也是考验我的利益之心,所以时刻按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放下一切执着,因为在这里,我要的是学法修炼环境。

现如今,我在带二孙女,对她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常放师父讲法让她听,孩子受益很大,健康成长。已经一岁了,自上次住院后,从没因病而吃药打针(除学校要求的防疫针)。

有师父的加持和呵护,在儿子的家里渐渐开创出了新的修炼环境。在家学法、炼功儿媳从不干涉,放好的大法书从不随便挪动。我每天抽空学法炼功时,总爱把门关上,偶尔儿媳去我房间拿东西,能礼貌的先打招呼后進门,生怕打扰我。看出她对大法与修炼人很尊重。

儿媳从抵触大法到默认,真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现在时不时的还想探讨修炼的事呢。一天她笑眯眯的问我:“妈,恁能成仙吗?”我说:“何止仙!?”就借机讲大法真相。“那恁走的时候可得叫上我。”我说:“那肯定不会丢下你!”

此时,俩人四目相对,笑的是那么开心!

儿媳的转变让我很有感触,只要用心修炼、认真救人,慈悲伟大的师父就会帮我们,无所不能的大法就会显现出来无穷的威力。

再次感恩师父的慈悲苦度!感谢大法救度我的家人并给我们带来无限福祉!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