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正心态 怕心瓦解

更新: 2018年10月2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三日】

一、突破怕心走進学法组

谈起我走進学法小组的过程,可谓历经人心和观念的曲折变化,得到今天的明理和喜悦。我从小就是个胆子小、脾气大、怕心重、私心大、说话尖刻的人。由于怕心重,有风险的事我就不愿去做。

修炼大法后,怕心去了许多,但是还是不能完全放下。到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开始迫害大法弟子后,这种怕心就更厉害了,象厚厚的一堵墙封闭着我,使我一直就是自己在家走不出来,不知道精進的同修一直都在坚持集体学法,走师父安排的路。

一个看似偶然的机会,认识的两位同修来我家和我交流,他们得知我是个人修炼状态,就邀请我参加他们的学法小组。那时学法点的夫妻同修在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到看守所,刚回来不长时间,所以我怕被中共盯上,就找了个借口说:儿媳妇再有两个月就要生孩子了,我得伺候月子,去不了几回,也没多大意义。同修看出我的怕心,就和我深入切磋。出于对同修的尊重,我答应去学法小组学法。同修鼓励我说:能学几次是几次,迈出了第一步以后也许情况还会变的。结果真的是,我想修,师父就帮我。

第二天发生了两件神奇事:我在家坐在沙发上学法,这时飞过来一只蚊子在我的头顶上嗡嗡转来转去的,我心里想:你可别咬我啊。一会儿它就不见了。我也没太在意。到了发正念的时间,我正要闭眼发正念,就看见我的正前方地上落着一只苍蝇,我心想:你可别动。一会发完正念我就去打你。结果我每过一会儿就睁开眼睛看看它飞走了没有,一直到我发完正念它都没动。我便轻手轻脚的去拿苍蝇拍,担心动作大把它吓跑了,当我俯身去打它时,发现它已经死了。我感到挺惊讶的,因为我家里没有使用驱蚊器、杀虫剂。第二天早上我打扫卫生擦地时,发现昨天的那只蚊子死在了沙发边上。同时我的身体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之前的怕心荡然无存,坦荡的心态静到和迫害前一样!

这神奇的经历让我见证了师父讲的法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只要你想修师父就管你,是师父帮我拿掉了我空间场的不好的东西,师父的法身就在我们身边保护着我们,就看我们信不信。

到现在我来学法小组已经九个月了,在小组的整体修炼环境中,我的心性、对法理的认识、破除变异观念等诸多方面都有了不同成度的升华。

二、从对“放下自己”的认识想到的

同修在小组交流时经常谈到要“放下自己”,我不太明白怎么放下自己,就从同修举的一些事例当中去琢磨,但是当同修发现我有问题时就说你还得放下自己,我就很茫然了,一直没弄明白这个问题。

那次和同修交流完回家,我就针对这个问题展开了思考,我想:什么叫放下自己?放下自己什么?这一想,想明白了,那就是放下自己的人心,放下自己的观念,放下自己放不下的执著,放下自己的名利情,等等等等,太多了,围绕着自己的这个“我”,放不下那就是私的根源和表现,就不会突破人的境界。

由此想到师父的法:“放下常人心 得法即是神 跳出三界外 登天乘佛身”[2]。放不下自己就更谈不上无私无我,师父让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3]。我现在明白了修炼人时刻都存在放下自己的人心的问题。

师父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1]其实师父在法中讲的很明白了。可是同修在交流时用“放下自己”这句话我就听不明白了,为什么?就是自己固守着自己的观念,观念不改变使自己学法却没得法,师父说:“得法即是神”[2]。那我都没得法不就是人吗?可是修炼不就是要成神吗?既然知道了那就得尽量做到,也就是实修,在遇到具体问题时就得用法作为衡量标准,而不要再用人的执著作为衡量标准了。

小组中A同修因被迫害而在外租房住,大家商量去他那儿和他一起学法。出于怕心我马上就说:你们法理清楚的去吧,我和W同修法理不清就不去了。S同修马上指出我的问题说:听你说话的背后是有因素的。我当时确实是因为怕心而找借口说:“法理不清也帮不了人家,你们去吧。”这个“私”马上就跳出来了,我却把它当成了自己而不去排斥,每次遇到这样的问题我都把这个自私的“自我”保护起来,把“真我”埋没了,就是回回都不修正这个“私、我”,使自己的正念出不来。

我静思时想到,正念来自于法,而这个私的“我”怎么会有法的力量呢?都是旧势力安排出来的,所以不排斥这个“私、我”就是在按照旧势力安排的路在走,走到旧势力安排的思维当中去了。我们一直在说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可是一遇到问题就把自己保护起来了,明知道是错的也不按法的要求做,这不就是不信师不信法吗?师父的法身就在我们身边时刻看护着我们保护着我们,师父说:“那魔永远也不会高出道的。”[1]我想到了:那魔在真正的修炼者面前算什么呢?它一尺,你万丈,你怕它什么呀?所以这个怕它能是我吗?它不就是假的我吗?我又想那假的哪儿来的?不就是旧势力安排来的吗?

师父说:“我告诉大家,它们干扰人,干扰人的思想,不只是在外面,它们可以穿越人类的身体”[4]。我悟到“怕”也是生命,它在我的空间场出现时我不要它(清理了),它就不能呆,如果我要它,它就不走了,就被我保护起来了。如果这样的生命(怕)多了,怕这怕那,怕的物质就重了,这个重就是积累的结果。所以怕心出来就不能留、不能要,不能让它在你这儿呆那就是清理。

师父说:“想法出来之前,选择什么很主要。”[5]想到这儿,我知道了在去A同修家学法的问题上我应该选择配合整体、同化大法。当我发出这一念时我情不自禁的流泪,我知道我的选择使我空间场内众多的生命得救了!也让我证悟到了修炼人的一个正念是多么的重要。

三、体悟修炼与做事的区别

A同修面临非法庭审只剩半个月了,而他还没有把相关信息发往明慧网曝光,我和W同修就急切的催他快点把信息发出去,求得国外同修的帮助。这时L同修说:“别着急,在这过程中他要修心性才是最重要的,别当事儿做。”

我当时一震,看到了我和同修的差距,虽然我表面上也是反迫害却只是想别让同修被庭审,而L同修是站在修炼的基点上看在这过程中我们应该修去什么心,我是在做事儿,他是在修炼,这是天壤之别呀!

我现在明白了为什么这些年自己在修炼的事上总是当任务似的来完成,而不是当作修炼从中修心性,因此失去了很多修炼提高的机会。

感恩师父慈悲救度拿掉了我空间场“怕”的败物,让我能走進集体学法的环境中,看到了我和同修的差距。特别是在对正法时期的法理的理解上,我还停留在个人修炼阶段,小组同修不嫌弃、不怕麻烦,始终从我的接受能力上考虑,从表面到深层,从间接到直接的帮我提高认识,使我不断的明白法理去掉固守的观念,打破了自己多年来坚硬的由人心和观念构成的壳,认识上升到对法的认识对修炼的认识。我感到同修们太善了,师父太慈悲了!

那次小组同修为了帮助A同修尽快解开心结、脱离险境,切磋到很晚才回家。在去公交车站的路上我心想:这么晚了家人肯定为我着急了,还会责怪我。我不自觉的小跑儿起来,就在这时,我突然想到:自己已经明白了做事儿与修炼的区别,那这不正好是我修心的好机会吗?就问自己:为什么跑呢?是不是还是当事儿做了?这不是修炼吗?既然是修炼,那是什么心促使自己跑起来的呢?是情!那为什么不去掉这个情呢?我马上想起师父的法:“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6]。我的心马上平静下来了。回到家,家人连问我一句都没有。这让我悟到修炼与做事儿的结果是不一样的。在这个过程中,我能站在修炼的基点上想问题,发现执著心就主动修掉、排斥。如果我用做事儿的心态、基点想问题,就会怨同修怎么这么晚还不回家,那么回家后家人可能真的对我起急冒火的指责一顿。我再一次体悟到师父让我们修心的重要性。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由于层次所限,如有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广度众生〉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4]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5]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