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体配合 不同寻常的四小时

更新时间: 2018年10月13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三日】十月初的一天,我们讲真相小组和往常一样上午学好法,发正念,下午出去讲真相,遭到恶人举报,警察绑架我和A同修,B同修(我的丈夫)挣脱警察,安全离开了。

我们被带到了派出所。警察在我的包里翻出了几本期刊和挂坠、印有藏字石的小卡片、护身符、翻墙软件、零钱和钥匙。A同修在上车前把包给扔了,剩了两个翻墙软件,趁他们不注意,扔到沙发后面,在她那没有搜到啥。他们把我们关在小屋里。门旁坐着一个警察(警察W)拿起对面放着的期刊看了起来。

我和A同修坐下来发正念,互相鼓励。她一句,我一句说:不许众生对大法犯罪,我们是做宇宙中最正的事,我们有什么不在法上的地方或者执着心都在法中归正,旧势力不配考验与迫害,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只走师父安排的路,警察无条件释放我们,清除操控警察的一切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念发正念口诀。

一会儿,抓我们的胖警察来了,态度蛮横,大声问:“叫什么名字?家住哪?”A同修说:“我们不能说,不告诉你是为你好,到将来历史翻过这一页的时候,将成为你迫害我们的罪证,那就坏了。”“你不用为我好,快告诉我吧。”警察说。A同修想唤醒他的善良,就说:“你那么善良,这个表现那不是你。”我说:“你在家一定是个好爸爸。”他恶不起来了,转身走了。我们接着发正念。A同修记起师父说:“一个不动能制万动”[1]。

这时我好象听到了B同修的声音,有人问:“你找谁?”“我找一个人。”我一抬头正看见B同修。他向我合十,我点头,摆手示意他快走。B同修一来,我心就有底了。知道我们在哪个派出所,他一定会把家里的大法书、师父的法像送走,通知同修帮忙发正念,解体邪恶。我和A同修信心大增,正念更足了。

1、我们给警察讲真相

那个胖警察又鼓足劲来了,又开始横。我看着他胸前的工作证说:“某某是你的名字吗?”他下意识的把工作证翻了过去,我就认真的看他的警号。这时又来了一个教导员(后来知道的),胖警察说:“她记我们的警号。”教导员说:“我不怕,说叫什么名,跟你们商量,你们不说,一会来硬的你们就说了。”我说出师父告诉我们的话:“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2]A同修碰了我一下,怕激起他们恶的一面,就讲了几个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恢复健康的小故事。

我接着说:你们知道长江沉船的事件吗?一船四百多人全部遇难。你们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吗?都是唱红歌的老头、老太太。还有今年去俄罗斯参观列宁雕像的一车人全部遇难。违背天意的人就这下场。还有今年的毒奶粉事件被曝光以后,报道说国家卫生部的部长被免职,给人民个交代云云。结果今年的毒疫苗事件发生后,还是那个卫生部长。这个政府腐败透顶,他们把魔爪伸向了幼儿。给孩子用有问题的疫苗,多可怕。你看你们干什么,在迫害说真话的好人,在助纣为虐,好好看看国外的真实报道。这时后边的警察A拿起翻墙软件進了里屋。

这时外边传来吵闹声,警察和教导员出去办一个纠纷的案子去了。警察Y坐过来看我们,拿起藏字石的卡片认真的看,又拿起藏字石期刊,边看边说:“真有这块石头啊?”我说:“当然有啊!”“在哪?” “在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A同修说:“就以这块石头建成了一个旅游景点。”警察Y说:“还在那吗?那政府不给弄走了?”我说:“还在那呢。”这时警察W進来说:“你会弄这个翻墙软件吗?”我说:“不会。”警察Y说:“你放不出来呀。”“就是网速太慢。”警察W说。我说:“法轮大法洪传世界,有一亿多人在修炼。”这时外屋的警察Z说:“我知道香港好多人在炼呢。”我说:“何止香港,韩国、日本、美国、法国、新加坡等等,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都在炼。就中国不让炼。都是江泽民这个小人妒嫉,发动一场运动迫害修真、善、忍的好人。”A同修说:“当年迫害基督教的人们现在还在承受上天的惩罚。”我接着说:“古人讲给和尚一碗饭都功德无量,你们善待修法轮佛法的人,对这件事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神佛看人心,你们会有福报的。”

2、正念反制邪恶

过了一会,他们吃完饭,又开始非法审问。先把A同修叫了出去,不一会就送回来了,叫我去。A同修小声说:“什么都别说。”我点点头,到了里屋。

胖警察和那个教导员坐在桌子两边,让我站在对面。胖警察说:“叫啥名?”我发正念,没理他。“住哪?把家属电话号告诉我,让家属把你带回去,教育,教育,好就在家炼,别出来发了。我们有规定,必须按程序走。快说吧,姓名,住址。”我没理他,教导员一看软的不行,来硬的说:“快说,把家属叫来带你回去。”我笑着说:“谢谢你,不用了。直接放了就行了。”他大声说:“不报名就放了,在我这还没有先例,给你弄个‘无名氏’送看守所,蹲你半个月。”我心里说:“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教导员说:“给你抽一管子血,剪几根头发,化验DNA,我就不信你没有案底。”“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我心里说。说着说着,说出声来了。教导员听见了,立刻过来说:“政府说了算,那快说吧。”我说:“你听错了,是我师父说了算,你说了不算。”他说:“那叫你师父来救你。”开始吼上了。我不能让他对大法犯罪,就大声的念他胸前的警号,他有点慌,把身体侧过去。他说:“我不怕,走廊里有我的照片,我还可以把电话告诉你。”我乐了:“真敢把电话告诉我?”我知道,他们最怕他们恶事曝光,上恶人榜,我说:“你们知道新警察法吗?警察办案责任终身制。如有冤假错案,终身追查。有个国际追查组织,你们知道吗?专门收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及罪证。等历史翻过这一页的时候,你们怎么办?为自己留条后路吧。”他们不吱声。

那胖警察趴在桌子上低着头,教导员一看审不下去了,就对胖警察说:“你给她填个表,弄个无名氏,送看守所,到省医院体检,等我回来签字。”说完就走了。胖警察生气了,不耐烦的拿出一张表说:“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说吧。”我没理他,心里说:“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然后发正念。他在那张纸上黑乎乎的不知写了啥。一看我真没动心,就把纸往桌子上一扣说:“你回小屋去吧。”。

3、我给警察讲真相

一会儿,胖警察来了,拿手机给我们录像,问A同修,这是你的东西吗?指在我包里翻出来的东西,A同修摇摇头。然后问我,这是你的东西吗?我的脸侧向一边没理他。最后他叫A同修:“你跟我来。”把她带走了。

这时看着我的警察Z拿起一本期刊看起来。我心里跟师父说:“我要救这个警察,等他看完,我就给他讲真相。”我耐心等着他看完,我说:“我给你起个化名叫‘正义’把你那个党员退了吧。共产党啥样你最清楚。”他点点头,我接着说:“哪个朝代都喊万岁,谁也没万岁得了,它作恶多端,上天要灭它的时候,你是它的一份子就得和它一块淘汰掉。”他说:“我不是党员。侍候我姐的人就是你们的人,让我退党,我说我没入过党,没退。”“你是不明白真相,你要明白了会愿意退的。只要你在大淘汰中能够平安,就是我最大的愿望。你入过团吗?”他说:“入过团也退呀?”我说:“当然得退呀。你入团时发誓把生命献给它,那是个毒誓。”他点点头。

刚说完,胖警察就回来了,说:“你同修已经都说了,我给放了,现在你说吧。”我没搭那个茬,在我心底发出强大的善念,对他们说:“你们记住善待大法弟子一念,天赐幸福平安。”胖警察说:“把你那钱和钥匙拿上,我们送你回家。”我说:“不用了,谢谢你们。”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派出所。

4、整体的力量

再说一下B同修,他挣脱警察离开后,马上回家,把大法书和师父法像及其它东西都送到同修家,告诉同修发正念。他去看我们到底在哪个派出所。他往出事最近的派出所去找。半路上电闪雷鸣,风雨交加。他看见一个双目失明的老人,拿着拐杖艰难的在水里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他耐下心来扶着老人,把他送到车站,送上车,问:“你有钱坐车吗?”老人道谢说:“我坐车不用钱。”他这才转回身来向派出所跑去。到那一眼就看见我们在小屋里。他见到我双手合十,点了下头,便跑出了派出所,到同修家,通知大家。同修说:“你赶快去通知附近的同修发正念,我给上网,通知海外同修打真相电话支援。”

B同修一路小跑通知附近同修发正念,解体邪恶。然后又回到派出所。这时我在另一个屋被非法提审,就听到外面有人说:“你找谁?”“我找一个老太太,刚才还在这儿。”先前B同修来的时候,正是那个老太太在这找警察。警察问:“你叫啥名?是她什么人?”B同修回答:“老太太是我姑。”“她走了。”警察说。B同修假装不相信,来到小屋看见A同修,A同修告诉他,我在那屋里,让B快走。他站在走廊里,那些警察象没看见他一样。过一会儿,他看警察把A同修送下楼上车,他也跟了下去。二十分钟后警察回来了。他知道A同修已经平安了,不一会儿,他看见我也走出了派出所。我回到家,一看表,七点三十分。从被抓到回家整整四个小时。真是不同寻常的四个小时呀。这时A同修也回来了。B同修急忙通知同修们,我们已经安全到家。

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