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省南昌市法轮功学员江兰英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七日】江西省南昌市法轮功学员江兰英、陈小娟、熊泉妹、梅玉凤、王洪华等五人,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四日在樟树市经楼镇神领地区讲真相、发真相资料时遭人恶告,被经楼镇派出所警察绑架,被异地关押于宜春市看守所。在遭受将近七个月的非法拘禁后,樟树市法院委托江西省宜春市中级法院,于二零一五年九月十日上午非法庭审五位法轮功学员,并于当庭进行诬判,江兰英遭诬判三年半,陈晓娟、熊泉妹、梅玉凤、王洪华各被非法判刑三年。法轮功学员们提出上诉。宜春市中级法院在没有通知律师及家属的情况下,对江兰英等五人秘密宣布维持原判,并于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十日将江兰英、陈晓娟、熊泉妹、梅玉凤四人劫持到江西省女子监狱迫害,将王洪华劫持到男子监狱迫害。

江西省女子监狱为了达到使法轮功学员所谓“转化”的目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无所不用其极,狱警们怂恿杀人犯、贩毒吸毒犯、诈骗犯、贪污犯、组织卖淫犯等刑事犯罪人员,包夹、看管、打骂、迫害法轮功学员,使法轮功学员在监狱过着非人的生活。

如法轮功学员葛玲因为长期罚站导致子宫下垂。每次小便后子宫脱垂,再塞进去,非常痛苦。四监区王凤英每天被逼罚站到十二点,王凤英已经七十五岁了。吕三秀拒绝“转化”被狱警天天绑着吊。

以下是江兰英在江西女子监狱遭迫害经历:

九个月罚站、遭包夹变换花样折磨

在江兰英绝食反迫害期间,教育改造科科长胡睿华特意跑到监区说,江兰英绝食就让她罚站,指导员吴露露规定十点半才让睡觉。后来换了陈越。

江兰英被张玲、万敏英、陈越长时间罚站“熬鹰”剥夺睡眠,双腿因长时间站立而严重肿胀变形、静脉曲张。

江兰英拒绝“转化”,指导员陈越逼她从早上六点半站到晚上十点半钟,并不断加长站立的时间,罚站了九个多月。监区长万敏英规定,站着不能靠墙。在这同时副教导员张玲,指导员陈越安排犯人罗雪梅、邹淑梅、董国娇、梁红包夹监控江兰英。指导员张玲告诉犯人罗雪梅:想办法让她“转化”。万敏英告诉罗雪梅有要求尽管提,自己想办法让她“转化”。早上包夹先强迫江兰英走队列。后又强迫她踩在写有污蔑法轮大法、污蔑大法师父的纸上罚站,不踩就几个人拉按。拿纸卷做成筒状两个人对她两只耳朵大声念监规,念完一遍再换两个人念。折腾完包夹们坐着,江兰英站着,包夹抓住江兰英的手写监规。后来罗雪梅自己编写好四书,抓住江兰英的手抄四书。陈越看见还要江兰英弯腰站着接受包夹们的摆弄。罚站阶段只有吃饭时可以坐十分钟。

罗雪梅把污蔑大法师父的话强行贴在江兰英的床边,把她们抓住江兰英的手写的四书常年贴在她做的监狱黑板报里面。包夹邹淑梅连解手都蹲在面前催,解不出就别解了。一天只给两杯水喝,最长时间三个月不让洗澡。张玲说,我闻着都臭,你还不“转化”。有一次邹淑梅把江兰英打得鼻青脸肿,张玲看到问江兰英怎么回事,邹淑梅表功说:我打的。张玲不吱声了,还对江兰英说,她们都是为你好。就灰溜溜地走了。

罗雪梅刑满释放后,换包夹刘凌云监控江兰英,刘凌云曾经对江兰英说:你不要以为我没办法对付你,张玲说过,对江兰英用什么办法都可以,只要不弄死。

吊铐、风油精滴入眼睛

十二月二十六日开始,在女监教育科办公楼攻坚。第一次胡睿华亲自吊江兰英,两只手吊在窗户上,脚跟离地。第二次陈越把江兰英的一只手锁吊在窗户上,另外一只手从背后锁吊到窗户上,两只脚吊的只有脚尖在地上,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罗雪梅怕江兰英打瞌睡,把风油精滴在江兰英的眼睛里,邹淑梅脱下江兰英穿过的袜子塞在江兰英嘴里。张玲说,我闻着都臭,你还不“转化”。到现在,江兰英眼睛都看不清东西。人离开三、五米就 模糊。江兰英多年冤狱迫害,腿已经不能自如控制,这次出狱后更是下楼缓慢,坐下要站起的话腰不能马上直起,要扶着东西慢慢起来。

这样折腾的人无法承受!她们达到江兰英答应“转化”的目的才让江兰英睡觉。

吊完江兰英的左手不能合拢,江兰英要求见监狱长,万敏英说,你说见谁就见谁?并指使邹淑梅以后你给她打饭,打多少吃多少,别让她出去。邹淑梅会意,天天打半两饭,一点汤,或者一口菜。从一月二十一日到二月十四日,人家过年,江兰英天天食不果腹。

每个月一次的犯人考核表,陈越叫犯人抓住江兰英的手强迫签字。出狱前,狱警张倩让犯人邬根美、陈先桂、周良琴抓住江兰英签狱中考核表。江兰英拒绝签,她认为自己无罪,不是犯人。出狱时江兰英对张倩说:“签字的钱我不要,她们抓住我的手签的字不算。”(签考核表可以奖励分数减刑,没减刑的折合成钱)

江西省女子监狱对法轮大法坚修者来说,是无数个被酷刑折磨的漫漫长夜。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