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修炼法轮功 患者受益

更新: 2018年10月1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十八日】

一、老专家消失的指纹出来了

任大夫是位七十多岁的老专家。今年,她的身体出现了很多问题,尤其是腿疼,上楼都要拽着楼梯扶手吃力的攀上去。中午饭后,同事叫她出去晒太阳,她都不敢去,因为上下楼梯腿疼的滋味真是太难熬了。

更尴尬的是,她的指纹都不显了,我们上班打卡,可她怎么也打不上,十个手指轮番按也没有一个能成功的,同事们一轮轮的打完卡走了,她还在那站着打不上卡,心里又恨又急。后来找到领导,办公室给她提供一个本子,天天在上面写上几点来,几点走,才缓解了这个尴尬。

一天我们一起下班路上,她对我说,你快告诉我,你信的是佛还是道?我看你人变化很大,年轻了不说,还天天乐呵呵的,根本不象原来那样傲慢了。

我说我炼的是法轮功,是教人修心向善的佛家功。天安门自焚都是造假,外国一百多个国家都在炼,为我们国家扬眉吐气!我说你要不想炼你可以天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可以了,念时心越诚,病好的越快。

她一听马上说,这个我太能做到了。我告诉她,还要退出迫害伟大佛法的“党、团、队”的无神论组织,才能得到神佛更好的保佑,她当时就同意了。

几天后,她在后面突然拍我的肩膀说:“你告诉我的方法真灵啊,我这几天天天念,做饭、洗衣、走路都念,反正想起来就念,我现在腿疼好多了。”

的确,我们一起上楼时,她轻松的走了上去,根本不用扶楼梯,她说话时兴奋的像个孩子一样。

更奇的是,我们换了一个办公室主任,非让她指纹打卡,她说打不上,主任说你打给我看看,如果打不上,我以后就还让你在本子上写考勤。结果她一试,十个手指一个不落,全是一次成功打上。她当时又吃惊又郁闷,心想要写本子上,我还可以随便点,现在又被拴住了……

回来碰上我,跟我说这个事,我说这是好事呀,你本来指纹不显了,打不上卡,这回能打上了,说明你变年轻了啊!她恍然大悟:对呀,我这不是变年轻了吗!是好事呀!咋变的呢?哦,是我念大法好念的。

她兴奋的说:“大法太神奇了,活活把我的指纹都长出来了,我说我这阵子怎么走路那么轻快呢,原来我变年轻了呀!以后我更得天天念!让我一家人都念!”

她有两个孙女,分别上初二和小学六年级,她把我给她的大法真相期刊给两个孙女看,大的因听信邪党的宣传,一看是法轮功的,根本就不看。妹妹就仔细看,当期末考试时,她让两个孩子诚心念大法好,姐姐因不看资料也不念,成绩考的平平,妹妹了解了真相,考试时心里多次念着“法轮大法好”,结果平时学习很差的妹妹一下考到了当地的重点初中,还幸运的进了培优班,让所有了解她的成绩的人都惊得目瞪口呆,因此全家人都发自内心的相信“法轮大法好”了。

二、“另类”的医生

现在中国大陆社会中,作为医生,秉着良心看病也是很难的。我们医院电脑里有一个专门治疗炎症的中药方子,效果很好,但因价格才十几元,医生们本来想开也不愿意开。因此医院就在电脑上将这方子又加了一个名贵的中药,马上价格就涨到近四十元一付,但这就改变了原方的治疗效果。我曾和药房提出,她告诉我,那你开了,我们抓药时不抓那味药就行了,这不就把这个问题两全齐美的解决了吗!我说这种做法在我修大法之前,会觉得没什么,但我现在信仰法轮功了,我们讲的就是真、善、忍,这种造假我不能做,她一脸的茫然。

之后,我再开这副药时,我就把电脑里后加的那味药删掉,只开十几元的那个原方,药房人员先前也不悦(因和他们奖金挂钩的),但时间长了,他们看到我始终这样坚持,也就习惯了。

因我修大法后,对病人都以真心相待,想方设法使她们治好病,病人就经常要给我送钱、送物,我都坚决回绝,有的病人就悄悄的给我手机充上话费。我发现了,就根据病情需要,知道她下次要检查的项目,就把这些钱开好差不多同等钱数的单子,交好费,病人来了,就让她拿这单子检查就行了。病人看了当时都很感动,说现在真的很难找到这样的大夫了。我告诉她,是大法师父让我这样做的,我们所有的修大法的人都会这样做。

有时,对有些利益也一时放不下,比如有些病人带来些土蜂蜜、粒大饱满的黑豆等,告诉我这不是买的,是自家种的,纯天然的,你收下吧,说完放下就走;有的说这是大山里来的,你花多少钱也买不来的,让孩子吃了对身体可好了,听到这里,心想超市卖的就是不靠谱,这个就收下吧。收完后,想到师父讲的“不失不得”的法理,心里还是很不安,于是就买些牛奶等相当价格的礼品回送给病人,她们拗不过我,也就收下了。

记得有一个病人跟我讲,说她老公开玩笑说,现在这世道就没见过还有这样“另类”的医生,病人给医生送礼,医生还不要;也没见过还有这样的“冒傻气”的病人,医生给病人买东西,病人还真的就收了。

在我修炼前,一病人给我送了两千元红包,我当时也确实为她出了些力。但现在我修大法了,想起这个红包,我就想,我这得拿人家多少德呀?给病人打电话,让她来,她始终也没来。于是我就到移动公司以给她存电话费的形式一张一张的把两千元现金在大厅操作机上存钱,大堂经理还过来问我,你咋交这么多话费呀?我说我欠人家的钱,我用这方法把钱还上。他说“是这样。”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