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八十八岁的我无病一身轻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日】我从二零零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那年我七十七岁。

就在我四十岁的那年,作为学校的骨干,为中共涂脂抹粉,而一次献血300cc。第二年,又一次献血200cc。我个小体轻,本来身上就没有多少血,一下子拿走这么多血,失血气虚导致一系列的病,以后身体就一蹶不振。缺少气血导致胃下沉,无力消化食物、托不住胃,导致胃下垂,身体感到沉重。吃不下饭,不足以补充气血,这加重了血虚,而没有气血的防护全身怕冷。紧接着寒湿之气又攻破了两手两膝的关节,并且发展到全身骨头痛。长期气血不足,又引起血小板减少,双手发白没有血色,手脚冰冷,后来又发展成什么毛细血管收缩。

随着病魔的进一步入侵,我又患上狼疮性肾炎,身体的免疫能力微弱,一有风吹草动就感冒不断,一感冒就引发肺炎发烧,一发烧就是几个月,打针吃药也没有用。医生说不要再来打针吃药了,自己回家慢慢吸收药物吧。

因为没有气血的滋润,慢慢的我的大便不通了,而且愈演愈烈,每一次大便都象一次战争。不久病魔又入侵到我的平衡系统。我本来可以外出做一做物理治疗,练一练气功,打打拳。后来一上马路,头就晕眩,但是在小区内还行。后来在小区里也感到晕眩,只能在家里活动活动。终于我在家里也感到晕眩。一天在床上的时间多于在地上,我已经不能外出求医求药了。病魔缠身,时时刻刻全身骨头痛,使我度日如年。

在长期的病魔折磨中,我多方求医问药,打针吃药,理疗健身,中医气功,样样都求过。但是效果都不好。后来我在同事的大力推荐下走入佛教。但是随着年龄越来越大,病魔渐渐加深,什么都不好使了。到了二零零七年,我每一个月的医药费用就达到一千三百多元。

这个时候,我丈夫终于想到何不试一试炼法轮功啊。其实我儿子一九九四年就炼法轮功了。我也多次隐隐约约见过师父的法身。我儿子也多次推荐我炼法轮大法,但是我片面听信了我同事(信佛教)对法轮功的不实之词。师父也多次点化我,不要再对佛像磕头,大法的师父才是我真正的师父。可是我一再错过机会。

终于我走上了修炼大法的光明大道。刚刚开始炼功,就得到师父的强大能量加持。短短三个月的修炼就使我所有的病都好了。我就逐个的停药,因为身体好的太快了,怕丈夫不理解,到一年以后我才告诉家里人我的病全部好了,再也不用吃药了。

今年我八十八岁了。在大法的修炼中,我获得了心灵的健康,摆脱了病痛的折磨,无病一身轻。我太感谢我慈悲伟大的师父了!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