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岁老人绝处逢生的故事(二)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目前,虽然科技、医术高度发达,疗养保健条件特别优越,各种体育锻炼运动方式多种多样,可是,在很多疾病面前,依然是无能为力,很多人仍然生活在病魔缠身的悲苦之中。尤其是还有很多人因为贫穷治不起病,只能等死。

一九九二年至一九九九年,法轮大法(也称法轮功)传遍神州大地,真、善、忍法理使一亿修炼者身心净化,道德升华。有无数事例证实,法轮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而且出现许多在医学界看来不可思议的奇迹。这里列举几位百岁老人的故事,他们曾罹患顽疾和绝症,因缘际遇修炼法轮大法或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之后,都得以绝处逢生,获得了身心的健康。

法轮大法是真正性命双修的佛家修炼大法,以真、善、忍法理为指导,辅以简单优美的五套功法,可以使学炼者身心健康,道德回升,开智开慧,达到洞悉人生和宇宙奥秘的自在境界。早在一九九八年,大陆医学界就为此作过五次医学调查,其后,北美及台湾的医学工作者也做了相关的健康调查。结果显示,法轮功祛病健身总有效率高达98%。

(六)患三癌近百岁的尹玉芝健康长寿

尹玉芝吉林市人,从小没上过学,一九九六年学法轮功后,患三种癌症不治痊愈,还在不知不觉中认了字。她心地善良,从不与人发生争执。修炼后更加与人为善。

尹玉芝老人曾经是个病秧子,患有严重的心脏病、高血压、矽肺病。三十八岁时, 她受过工伤,右胳膊粉碎性骨折,里边打了钢板,几十年胳膊不能用力,伸不直。

七十三岁时,她又得了肝癌、子宫癌、卵巢癌三种癌症,经市肿瘤医院、人民医院和部队二二二医院三家会诊,仅肝癌一项医生就告诉她,已经是晚期了,她只能活三个月。那时她绝望了,她的生命马上就要走到尽头了。

她的孩子们问可否做手术,医生说,岁数太大,恐怕下不了手术台。孩子们把她安置在部队医院的高级房间里,用了所有的好药以及各种偏方。两个月下来公费医疗花费了二万多元人民币,个人又花了四万多元,可是她的病情毫无起色,孩子们也一筹莫展。

那时,她的女儿修炼法轮功了,对她妈妈说:现在只有法轮功能救你,炼炼法轮功吧。孩子讲了很多法轮功如何好。当时尹玉芝却无奈地说:好,你们就炼吧,我是来不及了。

可是,就在当天晚上睡觉时,尹玉芝在梦中却梦到法轮功大师给她清理身体,梦中的她盘腿坐在床上,大师在后背用双手对着她的后背推。第二天醒来后,因腹水很久不能坐起来的她居然能坐起来,肚子也不那么鼓胀了!她高兴的对陪护她的儿子说:快叫你姐和你妹来,她们的师父都给我清理身体了,我也要学法轮功。

因为当时尹玉芝还不能下地站立,女儿就先教她学了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就这样她在医院又住了一个星期,在这期间她每天都听几讲师父在济南的讲法录音,炼几遍“神通加持法”,动作虽然还不够标准,但是她的身体却一天天好了起来,肚子里的腹水消下去了,也能下地行走了,感觉浑身也有劲了。

仅七天的时间,身体竟然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她惊讶于这种奇迹真的在她的身上发生了!内心对大法师父的感激无法用语言表述!不修炼的孩子们以为她这是那种“回光返照”,但她心里清楚是真的得救了。

第七天的下午,她被孩子接回了家。回家后,几个孩子轮流带她到庐山、青岛、蓬莱、崂山、北戴河、南戴河等地旅游,孩子们的心思是想在她“回光返照”期间尽孝。并没有想到她真的好了起来。事后孩子们说:我们压根也没想到被医院宣布无法救治的人竟然能奇迹般的好了,更没想到这法轮功居然这么神奇!

在以后的几个月里,大法师父给她连续几次调整身体,她便出和淌出的血水能有几大洗脸盆,不修炼的孩子们以为她要病危了,忙着赶做装老衣。只有修炼的女儿们明白她是在消业。之后肝癌、卵巢癌、子宫癌都不见了。

事隔不久,一次她在梦中梦到师父让她用放在二楼东北角的小泥壶喝水,她照办了,一连几天咳出的都是黄痰,就这样她年轻时患的矽肺职业病就消失了,连三十八岁时受的工伤——右胳膊粉碎性骨折接好后有一尺多长一寸多深的疤痕也都平滑且不见了痕迹,不能伸直的胳膊也能伸直了,X光拍照钢板不见了。

还有一天,尹玉芝把脚扭了,整个左脚向里横了过来,当时她二话没说就坐在地上,用双手把脚扳了过来,脚脖子只肿了一个星期,她没打针也没吃药,只是每天坚持打坐,又能行走自如了。

九九年七月江泽民下令迫害法轮功,搞恐怖镇压,对大法师父进行栽赃、诬陷,修炼的女儿被迫害,这些都没有使尹玉芝老人动摇。她对警察说:“我的第二次生命是李大师给的。”

二零零四年八十二岁高龄的尹玉芝,修大法九年了。身体健康,精力旺盛,白皙慈祥的面孔上老年斑全部消失了,满口整齐的牙齿无一脱落,满头黑发中略有几丝白发,外表看来是如此年轻,不过六十岁模样。

八十六岁那年,尹玉芝在去市公安局为女儿讨说法回来的路上,身体一度出现昏迷和半瘫状况,被孩子们送进医院,进行了一系列的拍照和检查及化验,医生说是患了半身不遂和老年痴呆症。当她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胳膊上还打着吊瓶,孩子告诉她已经在医院里躺了十几个小时。

尹玉芝告诉孩子:“我要回家!我有师父管我!”她拔掉了吊瓶,起身下了床,孩子无奈只好把她带回了家。回家后她每天听师父的济南讲法录音,每天坚持炼五套功法。就这样几天的功夫就痊愈了,失去知觉的身体恢复如初了。这就是大法的威力!慈悲伟大的恩师又一次挽救了她。

这是多么神奇的事儿啊!从此家里不相信大法的孩子们也开始相信了,在公安局工作的两个姑爷也转变了对法轮功的看法。看到孩子们的变化她打心里为他们高兴,为他们能够相信师父、相信大法而感到由衷的高兴。她也为自己九十多岁的人还能得到身体的康复,从内心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她常说:“是法轮大法使我生活得幸福、快乐和健康!”

如今尹玉芝已经九十四岁高龄,除了耳背(但能听见师父的讲法)之外,没有任何疾病,洗衣、做饭、打扫卫生,这些力所能及的活都自己做,从不用孩子操心。

尹玉芝这一辈子经历坎坷,没想到老来得福,她庆幸自己绝望时选择修炼法轮大法。尹玉芝说:“我经历了近一个世纪的世态变迁,看透了人间百态。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这是不变的天理”。“关键时刻,听谁的,信什么,全看自己选择了。机会对于每一个人都是平等的,就看你能否珍惜这万古不遇的机缘!只要你相信法轮大法,法轮大法同样也会在你身上展现出超常和神奇。”“即使是曾经做过坏事的人,只要你能痛改前非、真心忏悔,都会得到我们恩师的救度,这是我这个近百岁的老人发自肺腑的心声!”

(七)年近百岁的旅美台湾老人禹如惠重获新生

出生成长在台湾的禹如惠老人,曾在四十三岁时动过大手术,五十七岁时又因癌症开过刀,所以身体一向很不好。六十多岁不到,似乎一般老人的病痛她都有,尤其是高血压,高压一百九十、低压一百二十的指标,还患有青光眼。

医生嘱咐千万不可疏忽必须按时吃药、按时点药,直至老死,随时都有失明和中风的危险!

禹如惠小心翼翼地每天依赖药物来稳住病情十多年,稍有不慎常会头痛呕吐,严重时还会天旋地转,那种提心吊胆就怕犯病的日子,真是苦不堪言。

一九九八年,禹如惠老人从台湾银行退休后随着子女到美国定居。当时她的身体也是长期病痛,有严重的青光眼、头痛、失眠,有时只要心情不好就会反胃呕吐,每晚都无法好好休息,生不如死。

人的本性是善良的,佛性人人皆有。特别是在台湾信仰自由的环境里,禹如惠老人也和很多人一样,早年就是一名虔诚的佛教弟子,思想上深信因果轮回的理论,所以她追求解脱、渴望返本归真的心愿早就形成。

那时她偶然地在报纸、电视上看到法轮功可以强身健体的消息,总觉得怎么会这么神奇呢?一日,她又在报纸上看到关于法轮功的介绍,于是她循着地址找去,也因此改变了她的人生。

当她拜读了李洪志师父所著的《转法轮》,这才真正意识到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的宇宙大法!在修炼中返回去,那才是我们这一生做人的目地。从此她努力不懈,每天按时学法炼功从不间断,开始炼功不到一星期,突然腹泻不止,那时她还长年吃素,很少在外面吃东西,绝对不会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而引起的肠胃不适。后来功友们告诉她:“你在消业,净化身体,那是好事,不必担心。”大概泻了半个月,也就不药而治了。

初期修炼时,禹如惠仍然是一边吃药一边炼功,三个月后也就是一九九八年九月一日,她随洛杉矶功友们同去参加瑞士日内瓦法轮大法交流会,第一次见到师父。当她看到慈悲的师父竟然是那么年轻,那么挺拔,那么和善,在举世瞩目的联合国大会场里,她聚精会神地仰视师父,希望别漏了师父在台上所说的每一个字、每一个动作。说也神奇,多少年来她有睡前依赖镇静剂的习惯,可是那天在会场上她非常兴奋地提着精神、挺着背聆听师父讲法,不到几分钟,她也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而且睡得很香很沉,直到被掌声惊醒。当时她懊悔不已,心中警惕自己,万里迢迢的赶来瑞士,不就是为了亲见师父、聆听师父讲法的吗?不可睡,不能睡。连忙捶腿搓手,也不管用。只要师父一开口,她又沉睡过去,这样醒醒睡睡直到终场,师父走后她才清醒过来,突然感到神清气爽,全身舒畅,如释重负!到这时她才意识到因自己脑内有问题,是师父为她净化而麻醉了她的神经,她激动地合十感谢师父:谢谢您!从此以后,她最怕也最常发生的头沉头痛的恶疾,也不药而愈了。

此后随着炼功学法、修炼心性,身体越来越好,一直向健康迈进,各种疾病不治自愈,再也无须吃药。以前全白的头发,已变成灰白,头上黑发似乎多于白发,由此可见法轮功是何其神奇超常的修炼大法。修炼人能够健康,能够长寿,是有事实根据并非迷信。

“炼了法轮功不到一年,就再也不用吃药了,过去严重的青光眼也好了”,禹女士说,“自己八十几岁了还能开车,视力很清楚,直到三年前,驾驶多年的车子坏了,才决定不要再买新车,请子女接送。但只要是力所能及的地方,自己都习惯步行前往,不麻烦任何人。许多人都讶异我走路步伐矫健,同龄人大部分都需要人搀扶或满身病痛,但我完全没有这些困扰。”

因为炼功越炼越舒服,禹女士天天拿着“小蜜蜂”播放器,拉着小车子,走三十分钟到住家附近的文森特卢果公园炼功,无论中国除夕、元旦或是圣诞节,她都一定会早起出门。二十年如一日,公园里的人几乎都认识她。因禹女士身体硬朗、行动自如,很多人都不相信她已九十高龄了。

禹女士说:“我现在比年轻时更健康,这是大法给我的力量。”

自从修炼法轮功后,不仅身体健康了,思想也更开阔了。她把家务做得更好。她不再计较得失了,常常检讨自己,很自然的以“真、善、忍”为生活准则,让家人和亲友们认识到修炼大法的人是好人中的好人。

由于自身受益于大法,也总希望更多的人受益于大法,而江泽民政府的谣言欺骗了人们,为了讲清真相,她与功友们奔走相告,告诉人们法轮功真相。

盐湖城开奥运会的时候,她去盐湖城,孩子们在电视上看到那儿大雪纷纷,他们生在台湾,长在台北,都几十年了,从未见过下雪,想着下雪一定又苦又冷,大家都劝她:您在家里修行,在公园里炼功那多好,何必跑来跑去多辛苦。她告诉孩子们:“在修炼中生活,在功的演化中脱胎换骨,这是一种多么崇高的幸福。你们是希望老妈留在家里忙着吃药进补呢,还是任我东奔西跑为了真理做个斗士呢?我是乐于修炼,定会一修到底。你们要真有孝心,应该多多鼓励。”

尽管年事已高,但禹女士每年都会赴纽约聆听李洪志先生亲临讲法。她说:“每一年的活动我都参加,因为每次都会有满满的收获。”

回忆与李洪志师父相处的情景,禹女士充满幸福,她说:“师父对我们非常客气、非常和蔼。”那种感受是前所未有的,但她每次都未有机会和李洪志先生说话,禹女士表示,若还有机会,她想亲口告诉师父:“谢谢您!”

(八)百岁奶奶的长寿秘诀

二零一七年正月初六是奶奶的百岁生日,众亲友纷纷前来祝贺。奶奶的孙子和孙媳带着三岁的重孙女回到老家,并将自己亲手泥塑的奶奶像恭恭敬敬的摆在堂屋的案桌上。亲友们围着像观看,有的拿手机拍照留念。并不断地夸奶奶的孙子聪明能干:没学一天美术、雕塑,竟能将泥塑像做得如真人似的,“炼法轮功还真能开智开慧。”

奶奶经历的坎坷人生

奶奶的百岁生日十二桌酒席是在老房子里摆的,老房子是木结构四列式的三间瓦房。当年的松木楼板,松木地板已不复存在。换成了今时的水泥地和塑料天花扣板。看着眼前的老房子,昔日的往事又在人们心中激荡……

爷爷奶奶年轻时非常勤劳,家中有几亩田地,农闲时便做一些炒米糖类的糖点上门叫卖,奶奶在家纺纱织布,操持家务,起早贪黑,日子过得算是富裕安康。

一九四九年中共来了之后,一切都变了,爷爷奶奶被打成了富农,属于“四类分子”,首先被赶出了自己的家,家中的一切都被抄抢一空。爷爷奶奶只得带着家小在村边挖土、垒墙,茅草盖顶。从此全家老小蜗居在潮湿窄小的土屋内生活。

奶奶家砖瓦房后来成了人民公社的大队部。

一九六零年吃大食堂,村里不断有人饿死而无棺材收尸,于是大队干部让村民去撬奶奶家的地板抬死尸,所有的地板撬尽了。还在不断有人被饿死,于是,爬梯子、撬楼板、撬房屋隔间板,直至撬尽,最后只剩三十四根承重屋柱。

村里有个老头是外地人,人们都喊他老张,一天上午他颤抖着跟奶奶说:村边刚死了一个女娃子,唉,我又没锅没灶,真想把她给煮吃了,我……唉,饿气难咽哪……傍晚时分,那老头饿死在路上。

虽然人还在不断的饿死,村头的大喇叭还是高唱“人民公社好”、“社会主义好”,阶级斗争还在不断的升级。

爷爷奶奶和“四类分子”被逼着天天去做义务工,经常被戴高帽用“千钧棒”押着游村,游完后押跪在村中的土台前挨批斗,膝下铺着尖石子。虽然奶奶痛的快昏死过去,也只能强忍泪水,不然会被压的更重。散会后爬回家,偷偷的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奶奶的眼睛哭坏了,迎风便流泪,身子骨更单薄了。

一九九七年,奶奶的孙子和孙媳开始修炼法轮功。两个月后,他们身上所有的病痛消失了,亲身见证了法轮大法的超常和美好,并得到了李洪志师父做人要按“真、善、忍”去做的谆谆教诲,他们的身心都得到了从未有过的愉悦。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奶奶的孙子和孙媳不放弃修炼法轮功,于是不断的被抄家、关押、洗脑。“六一零”的人公然叫喊:你去嫖、去赌都行,就是不许你们炼法轮功、学真善忍。

孙子从小是奶奶带大的,奶奶亲眼见孙子家被抄,被迫害,她老人家痛苦的再一次整日以泪洗面。

奶奶八十八岁那年,一只眼睛血管爆裂,医院没给治,开了瓶止痛片就打发回家了。回家后,奶奶痛得实在撑不下去了,偷偷的喝了农药,幸好被儿媳及时发现。当奶奶孙子回家探视得知此事时,就急忙教奶奶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同时让奶奶听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音,听着、听着,奇迹出现了,奶奶全身病痛消失了,另一只眼睛保住了!从那时起,一直到今天,一百多岁的老人,没有生过病,眼睛耳朵都好使,脸色红润,生活自理,还能帮做些家务。

百岁奶奶生日快乐 感恩大法

宴席开始了,亲友们不断地向奶奶致敬祝福,奶奶也不断地大声告诉大家: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三岁的重孙女也举起了奶瓶,甜甜地喊道:“老祖宗生日快乐!”奶奶乐呵呵地说:“你也念。”重孙女抢着说:“我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好!”在场的人见状都乐了。

亲友们不断有人要求奶奶说出长寿秘诀,奶奶慈祥地告诉他们:你就每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保平安,和我一样健健康康长命百岁。

因为怕忘了,有许多亲友让孙子给他们写在纸上带回家去念。不时还有人相互询问:你记住了没有啊?

一百多人相聚一堂,欢笑一片。

鞭炮声、礼花声、欢笑声,汇集在一起,在小山村久久回荡。

(九)山东百岁老人得福报

山东有一位一百零二岁老人,有四个女儿,小女儿十几年前身患多种疾病,经人介绍修炼了法轮功,不长的时间一身的病全好了,而且炼功后对老人更加孝顺、体贴。女儿最大的孝顺就是经常教老人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老人一九一七年出生,经历了一个世纪,什么事都遇到了,共产党的历次运动也都经历过,当女儿和老人讲《九评共产党》里面的内容时,老人都相信,和老人讲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祛病健身有奇效老人也很相信,老人很支持女儿学法炼功。

由于老人维护大法,并且经常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所以十几年来遇到了很多事都有惊无险,平安度过,老人能健康地活到一百零二岁,而且生活能自理,头脑清晰,全都是从大法中得到的福报,全是李洪志大师慈悲保护的结果。

二零零七年老人九十一岁那年夏天的一个晚上,她一个人在家炕上睡觉,半夜一点左右熟睡中的她突然醒来,然后就怎么也睡不着了,这时老人感到好像有粉尘落到了脸上,用手抹去后不一会又落上了,一抹枕头边上也有,老人就起身躺到炕的另一头,刚躺下就听“扑通”一声。由于老人耳朵背听不清,还认为是老鼠在闹,便起身下炕,用手电到处照了照什么也没有,上炕时老人一抬头,只见老人原来睡觉的上方房子上有一个大洞,低头一看,枕头上连泥带瓦掉下老大一块,老人吓出了一身冷汗,心想如果不换到另一头睡觉肯定就会被砸死。又一想今晚是真奇怪,睡觉睡的好好的,正好在半夜深睡中,怎么会突然醒来而且还睡不着了呢,这一定是李洪志大师叫醒的,是李大师救了她,想到这里老人赶紧双手合十并喊着“谢谢法轮功、谢谢李老师救命!”

人人都知道老人怕摔跤,一旦摔倒了不是脑血栓就是半身不遂。近几年来,老人大概摔了有七、八次吧,并且摔的都很重,可是都没有事。

一次老人在园中整理月季花,两眼只顾看花,没注意脚下,因老人是裹小脚的,两只脚尖伸在月季花下面的石头缝里,当老人要离开时一抬脚被绊倒了,狠狠地摔倒在地,脚背马上肿得老高,第二天两只脚又青又紫,但一点也不痛,老人急忙念“法轮功好、李老师好”,不断地念,也真神了,只三、四天就好了。还有一次在自己家里被门槛绊倒,一下子扑倒在地,膝盖青紫了好几天,也不觉的痛,不知不觉就好了。

二零一四年的夏天,老人九十八岁,一天老人在门口坐在地上捡树上落下的芙蓉花,当老人端起盛花的塑料盆一起身,身体失去平衡,一下子摔倒在地,头部狠狠地撞在路灯杆子上。三女儿在家里听到声音跑出来,一看老人摔倒在地,再一看老人头上鼓起了一个鹅蛋大的包,吓坏了,哭着喊着“妈你没事吧,要不要上医院”,老人说:“没事,我有大法师父保护不怕。”老人用手摸了摸头上的大包,稍微有点痛,老人不停的念“大法好,李老师好”。就这样老人没吃药没打针,只四、五天大包就消失了。

二零一六年农历十一月十五日,孩子们为老人办一百岁大寿,村里大队干部还有邻居们都来庆祝,非常热闹,老人也很高兴,可能在举行仪式时老人坐在台子上时间长点累着了,第二天晚上在小女儿家吃晚饭时,老人感到眼前一阵发黑,头发晕坐不住,一下子倒在小女儿肩膀上,当时就感到忽的一下飘起来,然后就啥也不知道了,女儿哭着直叫:“妈你怎么啦,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呀,妈你快念大法好。”她不停地在老人耳边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过了一会老人醒过来,但还是昏昏沉沉,抬不起头,老人嘴里断断续续的说“法轮大法好”。在孩子们的精心照顾下,在大法师父的保护下,不几天老人就好了。

老人现在在家里能自己照顾自己,早上吃完饭女儿给老人准备好午饭放在锅里,到时老人自己烧火热好了就吃饭。晚上女儿们轮流回来守着老人,老人告诉孩子们,你们忙你们的,我在家没事。

在老人住的村子里,有好几个比这位老人小十岁左右的老人,躺在炕上不能动,需要儿女端屎端尿。

可是,我们这位老人虽然一百多岁了,但只要自己能伺候自己,就尽量不拖累孩子们,老人在家就念“大法好、李老师好”,活得轻松自在不遭罪。在此多谢李洪志大师的慈悲保护!

(十)百岁老人修大法身心健康福寿双全

有这样一位老年法轮功学员,今年一百零四岁,修炼法轮大法已经二十四年了。老年学员虽然不识字,但学法、炼功、做师父交给的三件事样样都很精進,二十多年来从未间断过。

老人是跟她七十多岁的女儿(同修)一起生活的。一九九五年她与女儿一家三口同时开始修炼大法。

修炼前老人身体一直不好,每年要住院二、三次,女儿的工资几乎全花在她的医疗费上。修炼后,老人全身心的投入,中共的迫害一丝一毫也没动了她的心,而是坚定的按师父讲的去做。她经常讲:“这么好的大法,对他不敬犯罪呀!”

由于老人不识字,只能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和女儿给她读法,每天白天学法晚上炼功,一年到头一天不落。学法时她聚精会神、一字不落的全都进脑子里去。

学大法后,八、九十岁的她上五楼很轻松的就上去了,身体也好了,再也不吃药了,至今二十多年一片药都未用过。

这位老年学员一开始修炼,师父就给她打开了一些功能。有时打坐她很快就定下来了,定下来后就觉得自己空了,什么都没有了。她经常还能看到另外空间的一些美妙景象,看到满屋子、满院子里都是五颜六色、金光闪闪的法轮在转。有时在她身边转来转去的,有时在梦中,她也常看到一些景象,听到一些声音。她跟女儿说:“这本书上讲的句句都是真的,我都遇到过了,这个大法太神奇了,我一定要好好修,一修到底!”

有一次她看到自己坐在很高的地方炼功,开始她有些害怕,后来她就喊师父:“师父请您给我加持,我不能害怕。”她很快就不害怕了。有一同修曾看到她家院门上空,一条金灿灿的龙,每个鳞片都有碗口那么大,从她家院门直通天顶,老人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就问她女儿,女儿告诉她:“大法弟子家里和家人都有天龙八部护法神保护着,这都是好事。”

这些事情她从来不追求也不对外人讲,但她跟师父讲,有时她悟不透,她就求师父:“师父别让我看了,也别叫我做梦了,我不会悟。”后来她看的就少多了。她很纯,没有别的人心,全身心的都投在大法修炼上。

有一年,老人突然摔倒了,此后就出现下肢活动不灵,记忆力下降,炼功动作也想不起来了,但她有一颗信师信法坚定不移的心。她说:“我就要炼,就要学,谁也挡不住,我就要跟师父回家。”七天后她在似睡非睡中有个声音告诉她:“你好了,没事了。”很快老同修的一切都恢复的很好。

有一次亲戚来看老人,无意中说出:我家全家人都感冒了,可别传染给您。她马上跟人家讲:“没事,我是修炼人,什么也干扰不了我。”她能事事从法上用正念来对待。

在邪恶刚开始迫害的那几年,老同修经常和女儿一起出去发资料,尤其发《九评》,她都是挨门挨户的发,碰到探头(监视器)或行人根本不放在心上,女儿有时提醒她注意安全,她说:“我这有师父的大手在挡着呢,我不怕。”

近几年来,随着年高行动又不便,老人外出少了,但对师父要求做的三件事,她很着急,就跟女儿说:“我不能掉队,我也要做救人的事。”

正在这时,有位同修来看她,并给她带来了几个福字护身符挂件。她拿在手里翻来翻去的看后,告诉女儿:“这个也能救人,我就做这个啦。”她女儿就跟做这种挂件的同修联系好,跟她们配合起来做。从此老年同修每天就坐在床上做大法真相挂件。把一面带“福”字,另一面写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卡片,上串红蝴蝶结,下串红穗子,发给常人挂在车上或家中,既美观好看,又震慑周围一切不正的因素,还救了他们。

开始的时候,她照着样品缝,一天只缝几十个,女儿就向外送。后来一天能缝上百个,赶集的日子供不应求,时间久了,集上卖货的人老远就喊:“送福的人来了。”这个挂件很受世人欢迎。老人眼也不花,缝挂件时很少求别人给她穿针引线。有时感到有些累,胳膊痛,她就跟师父讲:师父我在做救人的事,别叫我胳膊痛了,一会儿就不痛了。在做的过程中,法轮经常在她面前转来转去的,她说:“你就转你的,我缝我的,咱俩谁也不要影响谁。”现在她缝多少都不觉得累了。

这位老年同修,长年累月做出了大大小小、成千上万个“福”字挂件,这些挂件由同修运送到周围各个资料点发给世人,有的甚至都发到外地去了。

老年同修在家经常有亲戚和常人来看望她,只要有人和她搭话,她都会跟人家讲大法如何好哇,她活这么大年纪全是托大法的福哇,她一定要一炼到底!跟师父回家!她也劝来看望她的人三退,常常是一劝就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0/20/百岁老人绝处逢生的故事(二)-3755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