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全家人沐浴在大法的佛光下

更新: 2018年10月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二日】我家住湖北农村的一个小集镇,一九九六年我们全家相继走進了大法修炼。师父救了我几次生命,还把我父亲、母亲、妻子从病魔中挽救过来。我们全家都感受到了大法的洪大和师父的慈悲。

(一)父母生命得到延续

一九九六年夏天,父亲得了脑血栓,送去北京某医院,医生只做了两次血液过滤后,问我们是公费医疗还是自费。我们说:是农民,自己出医药费。医生说这个病没有什么特效药,两年内可能没什么事,给了点药说回家慢慢的恢复吧!其实在我们农村这地方得了脑血栓,两年后就差不多命终了。

当时父亲刚开始炼功,虽然手不灵活、语言表达不好,但思想单纯,每天学法炼功从不间断,时刻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九九年被迫害时对其警察讲真相,回来后手就很灵活了。二零零零以后我们村对工作二十年以上的村干部每年有几百元的退休金。父亲年轻时参加过“朝鲜战争”,立过功,回国后又参加新疆建设兵团,以后回乡又做了二十多年的村干部,可以说是为邪党奋斗了一生而邪党对父亲的迫害也没让父亲得到退休金。父亲也没有去争,但父亲的身体却更好了,七十岁的人能在工地上扛水泥,挑黄沙。

现在父亲八十五岁了身体非常健康。母亲和父亲年纪一样大,农村种地辛苦,四十岁时就有胃病,头痛病,眼睛流泪看物体模糊不清;修炼大法后身体什么病都没了,二十几年没吃一粒药,现在八十五岁缝衣穿针线不用别人帮忙。别人都说这二老炼法轮功身体真好。我们全家都知道这是师父给延续来的生命。

(二)妻子绝处逢生

妻子一九九四年就患了病毒性心肌炎,心脏疼痛、心悸,心律不齐、气短,打针吃药没有好转。长期吃药胃也吃坏了,胳膊、腿脚浮肿,点滴也打不進去,心脏疼痛,躺在床上床单都抓烂了。

在病痛的折磨下,妻子对生活产生了绝望,九六年夏天背着我到医院去开安眠药,医生看她脸色难看估计是轻生,就说:“药房这几天没有了。”她离开医院又到药店去买,药店老板看她不对劲说:“我们这没有。”她说:“这大药店,这点药都没有。”老板说:“真没有。”她一边往家走一边想:想死都难,怎么办。路过马路时突然一辆急驶的汽车把她震醒,回家对我说:“我炼法轮功吧!”我说:“今天就开始。”经过一段时间的炼功身体很快就好了起来。这二十几年来也没打过一针,也没吃一粒药。

以后在她身上还发生过一件神奇的事情,让左邻右舍,亲朋好友,都感受到大法的神奇与超常。二零零零年春 ,一天我去了一位同修家。妻子在家做饭,当时用高压锅在蜂窝煤炉煲汤,一会高压锅放大气了,妻子端起高压锅放到地上,刚放到地上高压锅盖被内压冲开,锅内滚烫的汤扑向妻子的脸上,旁边站的人吓呆了!缓过神来后说:“赶快上医院!”妻子镇定说:“没事的。”

妻子在街上做点小生意,第二天照样上街,用头发把脸面遮着,离远看不到什么。一位朋友走近一看她的脸,惊叫说:“你满脸通红,起了水泡是什么东西烫成这样了,还不快去医院。”妻子说:“高压锅爆了,没事的,我炼法轮功过几天就好了。”

高压锅烫伤在一般人看来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可第三天妻子脸上的水泡开始瘪了,五、六天后开始掉皮,一个星期后长出了新皮,这期间没吃药也没抹药,脸上也没留下任何疤痕。周围人都亲眼见证了:这法轮功比神仙还神。

周围人的亲眼所见,也给妻子提供了讲真相的条件。她做生意的地方成了一些有缘人的聚集点,有些有家庭矛盾的都向她倾诉。妻子用在大法中修炼出的慈悲与智慧不袒护任何一方的开导他们,讲述人生人缘就是报恩,还债的,忍让、宽容、大度才能使家庭幸福,亲朋好友和睦。在她的开导下许多家庭矛盾变少了,邻里也和气了。

(三)我逃过死劫

我从事的工作有高空作业,与电打交道,几次生命危险都是师父救了我。

二零零七年八月上旬,一天下午两点左右,我准备电焊某一工件,当时使用的是一台老式大功率电焊机,电焊机没有开关,接电源时是用挂钩形式在闸刀上接电。接進电焊机用的是二根单股铝心线,那时我没注意拿着一把没胶皮的钢丝钳夹着铝心的橡皮挂上了闸刀的一相,这时整个电焊机包括另外一根铝心都带电与闸刀是串通的。

当我拿起另外一根铝心线挂上闸刀另一相时,不知怎么钢丝钳夹在铝心上,顿时一股强大的电流从我右手穿向脚底,我用力甩掉钢丝钳但甩不掉,手被牢牢的吸住,整个身体被电的直抽抖。我大声喊:“师父!我不能这样走,还有好多众生要我去救!”

话还没喊完,一股强大的力量撞击在我左侧肩与脖子处,把我撞出五六米远。钢丝钳脱手离开了,右手掌被电了一个泡。当我站起来周围一个人也没有,危险时是师父救了我。我心里不停的默念:“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四)九旬老太:“法轮功真是大好人”

现在的农村大部份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了,家里留着老人看家。有些家里今天这家水管坏了,明天那家电不通了,再就是谁家的锁打不开了。当他们找到我,我都热情的帮助他们解决。

有一位九十几岁的老太婆,老伴去世了十几年,有六个儿子(其中二儿子在本村任过邪党村支书,迫害法轮功时曾大骂我们全家),一个儿子在外,五个儿子在家,两个女儿。人家说多子多福,可这老太儿女八个没有一个管她,自己一个人独自生活。

老太是邪党的烈士后代每月有民政的补助,老太就靠这些钱生活。如果钱被哪个不孝之子领走了,老太就无法生活了。可能钱被谁领走过,老太有苦难言。老太知道我正直善良,每次的钱都要我帮她领。这些年不管多忙,我都随喊随到。

老太非常感激我,有时拿几个鸡蛋来谢我都被我拒绝。前几天老太又来对我说:“这些年一直在麻烦你,什么事都帮我,今年我身体很差了,可能活不了多久。我要给你一千块钱才安心。”我说:“帮您是应该的。你的心意我领了,钱我是一分都不会要的。你把钱给儿女们吧!”老太不语,过了一会说:“我不死还会麻烦你的呀。”我说:“没事的,没事的,没麻烦,没麻烦。”老太自语的说“法轮功真是大好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