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轮大法 师父给我净化身体

更新: 2018年10月2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七日】说起我得法的经历,还是蛮有趣的。那是一九九六年,我正读大学,那段时间,学校里很流行玩一种类似算命的游戏,有回我们寝室里的人也吵着要玩,但人数不够。最后只找到了一位男同学,他却说他不玩这个,那都是些低灵,对人不好。他说自己是修炼法轮功的。

我问他法轮功是什么功?他打量了我一会儿,用十分肯定的语气一字一顿的说:“修炼法轮功可以让你今生今世修成佛!”我一听有这么大的好事儿,马上说我要学,但他只让我看了一眼大法书上师父的照片,就把书收回了,然后递给我一本关于修炼体会方面的书,强调要先看完这本,能接受再看大法书。

虽然没有得到大法书,但不知为何心里就想着要修炼法轮功。真是神奇啊,当天晚上回到寝室,刚到床上,思维十分清醒的时候,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一只大手(注:后来知道是另外空间的手,不是人间的手)从头顶伸進我的大脑,然后一把揪住什么东西似的从我身体里往出拽,直到拽出去。拽的时候,我整个身体抽缩成一团,感觉到似乎脸都被挤压变形了,却不痛。当晚,折磨了我两年多的失眠没了,我睡的很香。

第二天发生了一件对我而言天大的好事。我从初中开始,就患有很严重的便秘,到上大学已发展到极其严重了,这种近十年的顽疾折磨的我非常痛苦。当医生的妈妈用尽了办法都不管用,每天都因肚子胀,要反反复复的去厕所,但去了也只是遭罪,一个星期才能排便一次。平时因为肚子总是胀,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身心俱疲苦不堪言。

但就在我心里定下来要炼法轮功的第二天,从早到晚一天连着去了七、八趟厕所,人却很精神,没有拉肚子的感觉。以前鼓鼓胀胀的肚子一下子平坦了,整个人苗条了好多。后来学了大法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师父说:“过去有许多地方的学员给我写心得体会中提到这个问题说:老师啊,我从学习班听完课回家,一路上尽找厕所,一直找到家。因为内脏都得净化。”[1]

现在我悟到,当时我虽然还没开始看大法书,但我是发自内心的想修炼,所以师父已经开始管我了。师父说:“因为修炼的人是最珍贵的,他想修炼,所以,发出的这一念是最珍贵的。佛教中讲佛性,佛性一出,觉者们就可以帮他。”[1]

过了两天,午饭时那位男同学特意来问我书看完了没有,我说没有。结果他还是坚持让我看完了这本再看大法书。虽然很无奈,但我还是兴冲冲的告诉他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他愣了一下,也很高兴,他说:哎呀,这是师父在给你净化身体啊!你还是挺有缘的。那天,我看到你“张牙舞爪”的样子,觉的你不像修道之人,所以才故意一开口就讲的很高;又怕你看了大法书不信,还乱讲话造口业,不敢轻易把大法书给你。人还真是不可貌相啊。

就这样,我终于迎来了大法书。

有了这样的经历,我对师父讲的法更加坚信不疑,去病业这方面也去的非常痛快。师父为弟子消业时,虽然表面人体上是以承受病业的方式表现出来,但那种身心的承受和常人生病可是天壤之别。得大法之前,我生病时,正如俗语所言: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人生病了,心里是没有底的,除了承受身体上的痛苦之外,还伴随着心灵的煎熬,心理负担就象山一样沉重;而身体恢复之缓慢,心里之无望几如抽丝。

得法不久,一天早上早起,在炼功点炼“佛展千手法”时,脖子突然感觉被一种力量拉了一下,“咔嚓”一响,当时没在意,炼完功照常上课,但一下课脖子就开始痛,我心里却乐滋滋的,知道这是师父在帮我消业呢。很快半边脖子肿起一个馒头大的包,后来大半个背都疼的厉害,我想:痛吧,痛的好! 师父说了:“你越难受的时候说明物极必反,你整个身体要净化了,必须全部净化了。病根已经摘掉了,就剩这点黑气让它自己往出冒,让你承受那么一点难,遭一点罪,你一点不承受这是不行的。”[1]这样持续了五天疼痛就消失了,折磨了我好几年的颈椎顽疾也消失的无影无踪。而且更神奇的是,这疼痛象长了眼睛,上课不痛下课痛,丝毫不影响听课。想到这里泪水直流,师父的慈悲真是无以言表啊!

这事过了没多久,我做了一个很清晰的梦。梦见两只大甲鱼爬过来,一只甲鱼肚子里有两个甲鱼蛋,象求我救命的样子。我觉的很奇怪。半年后等到放寒假回家,有人送了两只大甲鱼到我家,妈妈打算过年时宰杀。

我看到其中一只甲鱼的壳子鼓起老高,和梦中的一样。妈妈这些年宰杀的乌龟、甲鱼的壳子都快堆成小山了呀!杀了这么多生命,对妈妈来说多不好呀!师父说:“可是一下子把一个生命结束了,动物也好,其它生物也好,那么就会造下一个相当大的业力。”[1]

但妈妈被邪党灌输的无神论洗了脑,以前怎么劝说她都不信,现在和她商量,没准放生也放不成了。打定主意,找表姐来帮忙。我装好甲鱼,又想再放几条鱼。到鱼缸边,正要动手抓,原本浮在上面的瘦鱼自动沉下去,让肚子鼓鼓的鱼浮上来,我慢慢一抓,就抓在手里了,也不挣扎,它们的背上可都是妈妈留下的抓痕。把它们远远的放到大河里后,表姐走了,妈妈很快也下班了。

事儿总要面对的,我决定主动告诉她。我说:“妈,我今天放了你几条鲫鱼。”妈有点来气:“你总是干这种蠢事,不知道有什么好处!”嘴上不停的责怪着。我接着说:“我不光放了你几条鲫鱼,还放了你几条黑鱼。”妈妈一听,在厨房呆不住了,急慌慌的跑去看,发现果真少了好几条,由于有客人要来,急着做晚饭,又回到厨房,一边忙着一边责骂我。我接着说:“其实放你几条黑鱼也不算什么,关键是我把你的两只甲鱼也放了。”妈妈听到后,在厨房里大声嚷嚷着:“你敢放!你放了,看我不敲死你!”我说:“已经放了,还有什么敢不敢的。”妈妈还在忙着,只是放一些狠话吓唬我。

见她不信,我干脆一鼓作气,把罐子抱到她面前:“妈,你看,没啦,罐子空啦!”妈这下可气坏了,菜也不做了,找来一根长竹竿来打我,刚挨了一下,堂弟突然来了,劝止了我妈。我心里想:“这是师父在帮我呀。”

当天晚上,我开始发烧,伴随着整个胸腔的疼痛,每呼吸一下,就象针扎一样,妈妈判定是胸膜炎,我说是师父在帮我消业,她压根儿不信,非要送我去医院住院,我只好说我吃药吧,她拿来特效药,我借口水凉了再喝,然后趁着我妈一转身,把药藏起来。第二天早上,烧退了,身体又安然无恙,妈妈说还是她的药管用,我二话不说,取出药还给她。她很吃惊,接着对我说昨天不该打我的,她昨晚做了一个梦,梦见阴间是真实存在的,那里有好多高大的古代建筑。我借此和她聊了一些对生命的不同角度的看法,对破解妈妈脑子里被灌输的无神论邪说打开了一个端口,后来,几乎没有人往我们家送那些东西了。那件事以后,我基本上也没过病业关了。

在师父为我净化身体的过程中,我看不见师父在另外空间的巨大付出和承受,但内心会经常被一种无以言表的慈悲所熔化、感动,而落泪。心中会升起对师父对大法用任何语言都难以描述的崇敬。

修大法是伟大的。在修炼过程中,我犯过许多错,有大错有小错,但是摔了跟头之后,我知道爬起来,珍惜修炼的机缘,珍惜当大法徒的机缘。在遇到魔难的时候,只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真能做到,真的象师父说的:“正念一强,其实什么都能解决。正念一强,也什么都会明白。”[2]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