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病业魔难中走出来

更新: 2018年11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九日】在修炼的路上,我就像是蹒跚学步的幼儿,在慈悲伟大的师父的搀扶下学会了迈腿,走路。跌倒了,是师父把我拽起来。迷失中,是师父把我唤醒,一路上就这样牵着师父的手,磕磕绊绊的向前走着、成长着……

我刚刚从病业关中走出来,同修鼓励我把这段经历写出来,我说等等再说吧。其实我是想,同修的文章都是写怎么精進实修、信师信法的,自己这一关没过好。后来想,现在还有很多同修处于病业魔难中,现在写出来或许能对他们有所帮助,以我为鉴。

一、陷入魔难中

去年五月,我的公公婆婆相继住院,我和家人轮流着去医院照顾。出院后婆婆就二十四小时离不开人了,我快退休了,就不去上班了,和两个姐姐轮着照顾婆婆,真是忙的焦头烂额。七月底婆婆去世了,公公由保姆照顾。

这期间我没有注意实修,生出了很多的执著心而不自知,旧势力终于抓住了机会,对我下手了。我的身体也由一百零五斤降到九十多斤,下身间断的流血,说话一口气都说不完,气不够用,身体非常的虚弱。修炼后身体一直很好的我出现了严重的病业假相。很多同修心想,她这么精進,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其实同修只是看到了表面。

我急忙向内找,找到了妒嫉心、利益心、怕脏怕累的心、埋怨心、爱看电视剧的心(一直都没去)、不修口等很多的执着心。知道这是病业假相,也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也求师父加持。现在想起来感觉到当时向内找没有找到根本执着,学法也不入心,正念发的很飘,没有威力。其实还是正念不强,信师信法的力度不够,“意不坚 关似山 咋出凡”[1]。所以情况一直没有好转。

家人们一直催我去医院,我坚持没病,坚决不去。今年一月份肚子疼的在床上打滚,晚上疼的睡不着觉,身体流出来的血带着很臭的异味,体重降到八十多斤。我丈夫看着很心疼,整夜的陪着我。实在看不下去了,他说:找你们的人(同修)帮帮你吧。

我向同修们求救,让大家帮我发正念,希望在同修的正念加持下能出现奇迹(生出了依赖心)。还去了一次同修家,L同修和另一位女同修跟我交流了很久,当时心中正念强了很多,可是过几天又不行了。以往和魔难中的同修交流时,我说的头头是道,可是轮到自己了才知道,魔难中能始终坚持正念真的不容易,我的正念在历时半年多的魔难中被邪恶一点一点的消磨掉了。我没有再去找同修,同修都在忙,怕耽误同修的时间,怕给同修添麻烦。于是就这样默默的承受着。

其实处于长期魔难中的同修,这时应该放下这些想法,到同修中去,这时真的需要同修的帮助和持续的正念加持啊。当然正念很强的同修除外。

情况继续恶化之下被家人带去了医院,检查结果是宫颈癌晚期,子宫内的肿瘤最大的已经长到近8cm。大夫告诉家人,来得太晚了,只能活三、五个月。家人要求转到著名的专科医院,医院当即就同意了,可能是看我比较严重吧。我说我不治了,就这样吧。其实我知道,这都是假相。我丈夫说:不行,你不治就得死。我知道这是旧势力想让我死呢。我说:无所谓,人早晚都得死(差点上旧势力的当)。丈夫说:你还有好多事没做呢,你还得去救人呢。丈夫和儿子一直都很支持我修炼大法,这一路走来他们替我承受了很多。我心想:是呀,我还有好多的事没做,我的使命还没完成,誓约还没有兑现,我不能死。

但是我却很无奈。我的心情很平静,只是有些遗憾。我知道我并不怕死,就是对家人的情放不下,怕我过不去这一关会让家人对大法产生误解。儿子说过一旦我治不好,他就会恨我妈妈(他的姥姥),他觉得是我妈妈引导我修大法的。儿子捧着我的脸说:妈妈看你瘦的。就再也说不出来话了。丈夫忧伤的眼神望着我什么也说不出来。两个大男人背着我却在外面呜呜的哭。妈妈和妹妹更是难过的不行。快过年了,我和丈夫家共计三十多口人却都沉浸在痛苦之中。年近八十的妈妈每天流着泪帮我发正念。真的感觉对不起家人,让他们难过了;对不起妈妈,让她因我生出了对儿女情的执着;对不起同修,让大家耽误了很多宝贵的时间;对不起大法,因为我修的不好让亲戚朋友和家人对大法产生了误解;更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

当晚回到家中,我手捧着大法书,望着师父的照片失声痛哭:师父啊师父,对不起呀,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弟子实在承受不住了,给大法抹黑了。第二天,我带着妈妈的叮嘱(告诉我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师父保护),带着亲友的惦念,被八个人护送到专科医院。

二、魔难中默念法轮大法好

在专科医院各项检查我都是坐着轮椅去的,因为走不动。检查之后结果是宫颈癌晚期,已经局部转移了,并且因一直流血,大夫告诉我要一直卧床,不能行走。主治大夫看过CT片子说,子宫里的肌瘤已经压迫膀胱和肠道。问我排泄正常吗,我说很正常啊。我丈夫告诉我说,主治大夫说我就是个奇迹,看片子根本就不可能正常了。我对丈夫说,这是师父在保护我呀。

专科医院里都是癌症病人,刚来的病人和家属情绪都不好,很多都偷偷的哭。我却始终没掉过一滴泪,很平静,也很乐观。因为我修了法轮大法,虽然我来到了这里,可是大法已经在我心里扎下了根。我知道病业是怎么回事,我知道生死是怎么回事,我知道生命的意义。家人看我心态很好,伤痛的心情好了很多。

只要有时间我就用MP3听师父讲法,环境太嘈杂听不下去,我就在心里一遍遍的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再就是背《论语》,求师父保护。因为那时候原来背过的法都记不全了,只记得《论语》。在医院断断续续的住了七个月,“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了不知多少遍,《论语》也不知背了多少遍。我告诉丈夫,师父说:“真善忍三字圣言法力无限 法轮大法好真念万劫即变”[3]。于是我丈夫也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处于魔难中的同修啊,一定不能离开大法,能看书最好,不行就背法,记得什么背什么,让心中装着大法,求师父保护加持,其它什么也别想。

放化疗的过程中几乎每个人都出现了副反应,有呕吐的,有便秘的,有腹泻的,有肚皮烤糊的,还有膀胱烤坏的……而我症状很轻微,没什么大反应。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一直在替我承受,我这么不争气还在不离不弃的保护着我。

能下地行走时,我就在长长的走廊里唱《得度》:“落入凡间深处,迷失不知归处,辗转千百年,幸遇师尊普度……”每每唱着唱着声音就哽咽了,觉得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觉得这些生命真苦。这些人历尽种种苦难,终是躲不开命运的安排,空付年华如水,只为红尘名利,或在情中痴缠,沉沦生生世世。

我唱歌时每次都有病人和家属跑出来听,说唱的真好听。我刚来时情况很严重的样子,在治疗中我的反应很小,恢复的很快,并且精神状态又非常的好,这些他们都知道。有机会我就告诉他们:我来的时候说是晚期了,亲人特意告诉我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就靠着念这九个字挺过来的,神佛就保护我了,看我什么事都没有,好的很快。我也告诉大家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来帮十一个病人及家属做了“三退”。

第一阶段治疗快结束的一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中在一个考场里考试。一个同学给我传了一道题的答案,我抄在了卷子上,剩下的题一看不太会,马上就要交卷了,把我急得够呛。这时老师过来了,拿过卷子看了一下,在抄的那道题上打了个红叉,然后又帮我把剩下的题答完了。最后卷子发下来,我打了八十三点五分。醒来后悟到,每个人修炼的路都不同,要走自己的路。这次的魔难是慈悲的师父帮我承受了。

第三次化疗后,因各项指标不合格,被隔离了,正好转到一百号床。我心想一百号,这说明在这里的事情结束了,我不用再来了。可是我没有挺住一大家人轮番的劝说。

三、师父的慈悲

在治疗间歇期间,同修们来看我,跟我交流,让我多学法,多炼功。我说:我又打针又吃药的,弄進来的都是毒,还好意思炼功么?净化身体?然后让师父替我承受,根本就不配啊(生出了深深的自卑心和愧疚心还有安逸心)。回家后就看见了师父的《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看后泪如雨下,感恩师父的慈悲。师父说:“你上医院去治疗没有问题,那是你修炼过程中的事。”[2]我的自卑心和愧疚心一下就没了,师父原谅我了,师父还认我这个弟子啊。

九月份做第五个化疗,检查后说是又转移到淋巴上了。还要再化疗一个疗程之后再决定下一步治疗。我知道这是假相,我问自己:你还是不是大法弟子?心中坚定的说:我是!于是我想是该振作起来了,师父安排的路绝不会让我進医院,这是旧势力安排的路。当时就决定不再来了。

回家后家人怎么劝说我都不动心。我说:遭了这么多的罪,还是转移了,我不治了,我不想剩下的时间都在医院度过,我就修大法了,生死都无所谓了,剩下的时间里我要做我想做的事。这样我才高兴,才快乐!我的心一坚定,亲人们居然就不再劝我了。

这时候,两个我不认识的同修第二次来我家,又跟我交流了一番,更坚定了我的正念。我开始认真的学法,炼功,做大法的事。当第三遍学师父在《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时,看到师父说:“所有的大法弟子,都不归三界管。从你自己发心要修炼的那一天起,你就在地狱中除名了。(众弟子热烈鼓掌)大法弟子如果死亡了,不会转生,因为不归三界管了,他不能在三界中转生;也不归地狱管了,地狱也惩罚不了你;你只归大法管。”“其实我说的根本意思是想告诉大家,你们的生命就是为了这个而来的!(众弟子热烈鼓掌)别无选择,真的别无选择!这是大法弟子。常人哪,他可以六道轮回、各界转生;你们不能了,你们就是大法这件事情。所以哪,不做好,那留给自己的那就是悔恨。特别是那些老大法弟子,不要懈怠。你从那么艰难的岁月中走过来、走到今天,多不容易!你不知道珍惜吗?我都珍惜你!神都珍惜你!(众弟子热烈鼓掌)所以自己更应该珍惜自己。”[2]

看到师父的法,浑身一震,就感觉脱去了很重的一件外衣,说不出来的轻松,心情特别愉悦。

我封存了看电视剧的平板电脑,开始静下心来向内找,问题还是出在公公和保姆这件事上。婆婆去世后公公带着保姆去北京散心,我和大姑姐姐们很气愤,因此我生出了妒嫉心、利益心、怨恨心、说话尖酸刻薄不修口,还有对家人的情等等。虽然当时就找到这些心了,但是去的不彻底。后来又雇了第二个保姆,公公对保姆和她儿子、外孙特别好。这些执著心又都返出来了。还多了颗疑心(怀疑公公和现任保姆的关系),原来觉得我的色欲心去的很干净,突然觉得这颗疑心之下还隐藏着一颗色欲心,其实这些执著心都源于私心。于是我发正念求师尊加持从根子上清除这些执著心。

写到这猛然想起一件事。以前我是因为子宫肌瘤流血、妇科炎症浑身酸痛等,又开始修炼的,从新修炼后一切症状都消失了。跟人讲真相时常常提起我当年因子宫肌瘤4cm左右,差点就切除子宫,后来修炼大法都好了。有的人就问我肌瘤真的没有了么,我说没了。其实一次体检的时候查了一下,肌瘤只是小了,在3cm左右。再后来就一直没去过医院。现在想起来这是一个多大的漏啊!为了让世人相信大法好,说谎了,说谎的目地是怕人不相信大法好,不退出党团队。这是说谎的心、爱面子的心,并不是真的出于善心。

师父说:“善的最大表现就是慈悲,他是巨大的能量体现。他能够使一切不正确的都解体。”[4]如果真的是念很正,真的出于善心,就会解体阻挡世人得救的邪恶因素,世人也会选择相信大法好,退出党团队的。

师父说:“我们有些学员在病业关上走不过来。你不要往大处想。你说我没什么大错误啊,对法很坚定啊。可是哪,你不要把那些小事不当回事。邪恶会钻空子的,很多学员因为小事甚至于走了,也真都是因为非常小的事。因为修炼是严肃的,是无漏的,你在那些事情长期都没修过,虽然小,你长期都没重视过,那就是事了,所以很多人是因为这个走的。”[5]

我却没有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还是大法弟子么!而且到今天才认识到,真是太惭愧了。看到师父的这段法,真是出了一身冷汗。

一天走在路上,腹部又一阵疼痛。突然想起L同修说的话,是呀,并不是我执着这个肉身,我的身体和生命乃至一切都是大法造就的,是师父给的。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要用这个肉身去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证实大法。邪恶迫害我,让我的身体出现病业假相,这会使我周围的众生对大法产生误解,产生不好的念头和想法。这些众生却可能因此失去了得救的机缘,这是坚决不允许的。

于是我发出强大的一念:否定病业假相。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即使我有漏,有执着,我都会在法中归正自己。坚决不许邪恶继续迫害我、迫害众生。

修炼至今,深知师尊为弟子、为众生得救承受着;师恩深如海,重如山,大如天。在这一刻值千金值万金的宝贵时间里,唯有勇猛精進,努力实修,证实大法,以报师恩。虽然我知道,在浩瀚苍宇中渺小如一粒尘埃的我,就是耗尽生命,倾尽所有,也无法证实师尊的佛恩浩荡和大法博大精深的亿万万分之一。

弟子深深拜谢师父的慈悲救度之恩!拜谢各位同修的无私帮助!现阶段的一点体悟,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断 元曲〉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 四》〈对联〉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