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学员:体悟从做好人到做修炼人

更新: 2018年10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九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我要和大家交流我从做好人到做修炼人的体会。这花了我很多年的时间,走了很大的弯路才深刻的明白了这两者之间的区别。

我来自于一个有着学术背景的家庭,家长秉持传统理念,自然给予我良好的家教。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认为自己修的挺好,因为我在人前行为举止都很得体,从未暴露自己不好的一面。我在修炼集体里很活跃,积极参与很多讲真相救人的项目,自认为很精進。可是我很难理解一个修炼人和一个常人中的好人有什么区别。

因为我修炼的基础有漏,在其后几年我修的很艰难,最后我开始掉队了,我的自信心开始下降。我不再去参加集体学法,同时,也就越来越象一个常人。

很多次我尝试走回修炼和救人的项目中,可是每次都经过一个很短的时期便放弃了。不履行大法弟子责任的负罪感,更象一团灰色的粘糊糊的东西阻挡着我向正路上迈步。这一切又更加降低了我的自信,我感觉自己处于绝望的境地。

后来我意识到是我的思维方式在钻牛角尖,因为我一直以来都在考虑我如何可以做的更好,我如何这样,如何那样……,注意力一直都在我自己,救人自然就远离了我,因为我甚至都不能把自己的事弄好。

几年后,我终于到达了一个转折点。一连发生了几件关乎救度众生的事触发了我深锁的记忆,并且在猛然间象颗炸弹一样击中了我,我哭了,高声对自己说:“我要救人!我只想救人!”

也正是在那一刻我的心以及我的修炼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意识到截至此时,我修炼的基点都是为私的,正是这巨大的漏洞在这么长的时间里阻碍着我实修。

现在遇事我会想:“这是为了别人,不是为我。”这种观念上的转变改变了一切。绝望的感觉消失了,我意识到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懈怠,师尊并没有放弃我,我对师尊洪大慈悲的感恩之心,用尽世上的言语也无法形容。

现在我能够看清我的修炼与救度众生之间的关系。师尊在讲法中说:“什么叫大法弟子?师父教的就是你们这些大法弟子。洗净你们,把你们锻炼成熟,使你们能够去救度众生。这就是大法弟子。”[1]

我的整个修炼方式都发生了变化。因为我心中最大的愿望和动机是有能力真正去救人,所以我非常想在修炼上真正提高。

以前当考验来临时,我会想:啊,让我挺过去,然后我就可以松口气了,希望它快点结束。考验过后,我会感觉很轻松,我想在这过程中肯定修掉了某个执着心,尽管我不很肯定是哪个,甚至哪几个,反正它肯定没了或者弱了。

现在,当考验来临时,我会这样反应:首先有一丝不舒服的感觉,然后,我能离开事情的具体表现开始向内找。比如说我看到自己不够忍,我会问自己为什么,“是啊,是因为如此如此而导致这般……”我又会问自己:“绝对的,可为什么缺乏忍耐之心呢?”或者,“这真过份!”“是的,真的很过份!可我是个修炼人,这世上我最想做的事是放弃执着心,这比感觉什么过份更重要呵。”“可是这也太过份了!”没修好的这面仍试图争辩。“是的,是的,我知道。可是作为修炼人首先我要的是提高心性,这比其它的任何事都重要。”

经过这样的内心对白,有时是很长的一环扣一环的分析,很多次我得到的结论是:使我缺乏忍耐之心的根本原因是虚荣心、妒嫉心、怕吃苦的心或者是害怕失败的心。

你瞧,我找到执着心啦。因为我是师尊的弟子,身后具足全宇宙的正的能量,因为我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身负救人的使命,我选择在观念中完全蔑视这最根本的执着。当我真正的,全身心的这样想时,在那一瞬间我的身体感觉很轻松,我又可以微笑了,然后我再回到那个考验的具体表现中,以全新的升华后的心态面对它。

用这样的方式可以修的很快,我以前面对考验的心态根本与之无法相比。现在我终于可以带着感激、快乐甚至好奇的心面对考验,而不再象以前那样害怕它,取而代之的是我很想知道师尊又让我修去哪个执着心,我感谢师尊给我这个机会。

举个具体例子,前不久,我女儿被蜱虫咬了后,我着实过了一次心性考验关。孩子出生后,我总是很害怕他们会得什么传染病。当我们在泰国时,我努力让孩子避开蚊子,在瑞典我也一直害怕他们被蜱虫感染。我能追溯到恐惧来源于我个人在孩童时,父母总是非常小心的让我们躲避蜱虫,后来媒体大肆渲染注射疫苗以预防蜱虫细菌引发脑炎。

我女儿被咬后,我在日历上做了标注以便观察是否会有什么症状发生,这样我的心性关来临了。正好一个星期后,学校老师打来电话说我女儿感觉不好,头很痛。我眼前都发黑了:头痛正是脑炎的典型症状,况且我女儿以前从来没有头痛过。

接下来的日子我的内心翻江倒海,我在极度的恐惧与正念间往复,最后,我找到了那个点:我在恐惧什么?恐惧很多东西,诸如:因为没有保护好孩子而感到羞耻;害怕别人知道我没有给孩子打疫苗而认为我古怪,害怕生活从此会变的不一样,害怕看到我的孩子受罪,害怕承受不了由此而来的心理上的痛苦。害怕负罪感和恐惧象一座大山。我知道恐惧并不是根本的执着所在,我问自己到底是哪一个执着心引发的这一切,我看到了是我的虚荣心。

当我找到了是虚荣心后,我告诉自己,现在最重要的是象个修炼人一样放弃这个执着心,因为对于我而言,至关重要的是提高心性,从而能够履行我救人的使命,这是我之所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首要因素!随着这一念一出,我的心平静了下来,放弃这一执着也变的很简单,所有的恐惧离开了我的身体。我感觉无论发生任何事,无论我将面对什么,一切都会是最好的安排,因为我在法中。我女儿毫无大碍的恢复了。

找到,认清并清除共产主义因素

前一段时间,借助正法的巨大能量,我开始认清了共产主义在我们的社会上和人中的安排。我意识到,我自己身上有很多这种因素,我能够看到围绕在我身边的各种安排,我悟到这些因素在正法進程中必须彻底清除出去。

我意识到我自己会向共产主义因素妥协,从而害怕在常人社会中维护我的信仰,很多时候是因为害怕名的损失。当我向邪恶妥协时,我还以为这是为了不吓倒常人而按照他们的观念行事。它是一种抑制力,削弱了我和我的救人能力。

在我有了这些体悟后,我决定不再向邪恶妥协,相反,我要堂堂正正的为我的信仰和信念而骄傲。这不仅使我感觉完整和骄傲,甚至使我身边的人也变的能够在深层上接受大法。

这些体悟也改变了我自己的家庭状况。象很多瑞典妇女一样,我也经常在耳边听到女人要争取这,争取那,不要接受所谓的“不公正”……我想说,我是耳边伴随着女权运动的口号长大的。我开始修炼后,我以为我没有特别的再受女权主义影响,可是这些年以来,我发现满不是这么回事。

我和我先生二零零四年结婚。很早他就和我谈一些我不太能听懂的话,我真的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总体上他试图暗示我:作为女人和妻子,我是多么差劲。一般的日子大体过的还可以,但因为这种东西会累积,一年中会有几次我们陷入僵局。这些冲突总是以我可怜自己,而我先生做出让步而结束,直到今年春天,我才终于明白了。

这一次,当我又要发作时,我冷静下来问自己:“他到底试图在说什么?是什么出了错?”然后“轰!”的一声。我明白了!我作为女人和妻子角色的变异来源于共产主义和女权主义因素。从那以后,我们的家庭状况好多了。

感谢我有这样一个机会与大家分享。如果你们看到不足,我很高兴你们能给我指出来。

感谢师尊! 感谢同修们!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

(二零一八年欧洲法会发言稿)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