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怨恨心 慈悲救众生

更新: 2018年11月1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七日】一九九四年六月,我和丈夫有幸聆听了师尊在郑州的讲法,得遇真善忍高德大法,我们很快就進入修炼状态,把个人名利、得失以及人与人之间的矛盾都看轻看淡了,亲朋好友都赞赏我们修炼法轮大法后的心灵变化,我们夫妻俩也更加珍惜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开始疯狂迫害大法,我和丈夫多次被绑架,遭非法关押、劳教、判刑,但始终坚信大法。

遭迫害生怨恨心 师父点化快救人

二零一一年,丈夫再次被邪党构陷判以重刑。我和同修及家人、律师配合营救,控告中共邪党的洗脑班及公、检、法、司人员的各种违法犯罪行为,并大量邮寄和亲自送达从地方到中央的各级政府部门,对邪恶起到了极大的震慑,使部份公、检、法人员明白了真相,有的当面表示同情,有的人员说控告信写得有理有据很有水平,比那些法学专家说的好多了,参与迫害的法官表示他本人也不愿参与很无奈。

在丈夫被非法关押期间,我要全力营救,每月给他送钱送物,要负担他父亲的生活费用,还要做好自己的工作,那时来自各方面的压力非常大,因此对参与迫害的人生出了怨恨心。

二零一六年二月,丈夫结束四年多的冤狱回到家中。四月,社区警察等一行三人到我家。我们虽然给他们讲了真相,但因为有怨气,对方并没有感受到大法弟子的善,只是说:“回来就好,以后安心过好自己的日子。”

二零一七年三月,社区警察给丈夫打电话说:没别的意思,只是关心你和你家人的工作、生活情况。丈夫表示:“上次给你们讲主要是看你们没有恶意,也希望你们明白,我修炼法轮功没有违法犯罪,是因为公、检、法的陷害才遭受几年的迫害,你今天又来问这些,是不是想了解我们现在的情况向上级汇报,我不会配合你的,你也不要参与迫害。”对方马上说:“对不起,以后不会给你打这样的电话了。”事后丈夫和我都觉的当时的语气不善,虽然抵制了骚扰,但怨恨心依然很强,心性没有得到提高。

二零一七年七月一天,有人敲门,丈夫看到两个穿警服、一个便装站在门外,丈夫没让他们進门,问他们找谁,其中一人说是新来的户籍警察。丈夫说:“你们来有什么事?”他说:“没什么只是来了解情况,你现在还在炼吗?”丈夫语气很强硬的说:“信仰自由你无权干涉,我的律师说修炼法轮大法无罪,讲法轮功真相无罪,所有参与对法轮功信仰者抓捕、关押、判刑的人员都是犯罪,你们不要跟随江泽民集团迫害好人,将来都是要追责的,会遭报应的。”他们听后气呼呼的走了。

二零一八年三月邪党“两会”期间,有天夜里风雨交加,第二天我看见窗外大树下有三条一尺长的死鱼,看起来象刚死的,鱼鳞还很新鲜,我指给丈夫看:附近没有鱼塘,四面楼房,这么大的鱼难道是昨晚的大风刮过来的?不可能呀,可是太奇怪了,我们悟到这是师父的点化,要我们抓紧时间讲真相赶快救人。

“两会”结束没几天,有人敲门,我在门上的小窗口看到两男一女,便问他们找谁,他们说是派出所的,找我丈夫。我便向他们讲真相、劝善。这时丈夫冲出去说:“怎么又来了,不欢迎你们,这么多年我们家遭受很多伤害,你们怎么还不明白真相,还在参与做坏事,是谁叫你们来的,告诉我,我要告他们。”那个户籍讲:“不是因为法轮功的事找你,是来了解社区基本情况,再说你经历很多迫害,我也不了解,可以找个时间我们详细的聊聊,不要激动,我们没有恶意,怕你反感,今天特意穿便装来的。”这时丈夫猛然记起那三条死鱼,马上想到要给他们讲真相,于是说:“请你们理解,经历了很多的迫害,对你们有抵触,但作为修炼人不应该这样,是我没修好,我会找时间跟你们谈谈我的经历。”他们说随时欢迎你来,便匆忙离去了。

我和丈夫都悟到是师父的安排,让我们向这个群体的众生讲真相,救他们。在集体学法时和同修交流了此事,大家都说是应该去掉怨恨心,扩大容量救他们。我们在法中悟到:他们是被旧势力安排,在不明真相下做坏事害自己,我们要不救他们,他们就真的没有希望了。

我们与同修约好时间,丈夫去社区给他们讲真相,同修发正念清除干扰他们听真相的邪恶因素。

丈夫按约好的时间,带上真相信、家人的控告书、他本人被迫害经历、律师的控告、一审和二审的辩护词、《新闻出版总署第50号令》等资料。我对他说:“有师父的加持,有同修的整体配合,还有你自己的正念,你一定能行的。”丈夫去社区时,我在家持续发正念,感觉能量场很强,头脑清晰。发完正念一看,两个小时过去了。不一会儿丈夫也回来了,他平静的给我讲了他去社区的经历。

丈夫自述讲真相经过

我到派出所后,他们非常热情,我首先让他们上网查看《新闻出版总署第50号令》,然后把带去的真相资料一份份摊开,开始讲我是如何从一个赌博成性、被父母视为败家的不肖子孙,通过修炼法轮功变成一个孝顺父母、善待亲友、与人为善的好人的。

我具体讲了买菜时从不占商贩的便宜。每次抹掉的零钱我都一定要还给商贩,因为我们师父教导我们要替别人着想。一次一位卖虾的商贩对我说,今天没有死虾了。因我经常照顾他的生意,要把活虾按死虾的价格卖给我。我谢谢他的好意,告诉他我是修炼法轮功的,不杀生,不能要你的活虾,然后给商贩讲“天安门自焚”真相几大疑点。他听后说:我太相信你说的了,从你一贯的言行我就相信“天安门自焚”是伪造的,是为了栽赃你们的。

接着我又讲了在生活中是如何对待邻居间的摩擦。有天晚上下雨,我感觉倒车时将旁边的车轻微的擦了一下,查看后几乎没有痕迹,回到家中与妻子讲了此事,妻子说:我们是修炼人,虽然不在意看不出擦痕,但是也要替别人着想告诉对方。于是妻子写了张纸条说:对不起,不小心擦了您的车,请与我联系。并留下电话,插在门把上。两天后车主来电话,我和妻子一起去见了这位男士,一见面他就对我们说:我就想见见你们,因为在这个小区我的车被擦了不下五次,我多次投诉保安,从来没有找到肇事者,为此我很恼火。这次看到你们留的便条我很感动,现在很难得有你们这么高素质的人了,字也写的漂亮,看了让人很舒服。我妻子对他说:我们是修炼法轮功的,要与人为善,不小心擦了您的车,一定要给您赔偿。他说:算了,擦痕不大就给两百元吧。听到这警察感慨的说:“确实素质很高,我都做不到。”

后来警察问:“为何上法轮功学员家敲门普遍不开门?”于是我开始讲,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轮功时,我们社区以前的户籍女警,在谎言的欺骗下参与了很多迫害大法弟子的事情,在我们小区就有五位同修因她的参与,遭受到非法判刑、劳教、洗脑班等迫害。她因为卖力还上过报纸。后来她遭报应得了癌症,经大法弟子讲真相,知道自己做了坏事,在师父法像前忏悔,病情得到好转。没想到她回单位上班后,又听信谎言,同修再给她讲真相就不相信了。两个月左右,癌细胞扩散,我们几位被她迫害过的同修带着礼物去看她,她拉着我妻子的手含着眼泪说:“对不起,我给你们和你们的家人造成了太大的伤害,真的对不起,我做了太多的坏事,我现在明白了,但是晚了。”我们安慰她和她的儿子,我妻子对她儿子说:“我们都是被你妈妈迫害过的人,我们并不恨她,否则我们就不会来看她了,其实真正受害的是你妈妈,现在她也知道错了。当初她说为了你才这样做的,可是你大学还没毕业妈妈就病倒了,你也很伤心吧?”她儿子痛苦的点点头。三天后她因癌细胞扩散不治身亡。她再也无法照顾和抚养儿子了。我们并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

社区警察听后表示:“你们的境界确实太高了。”

我告诉他们:法轮功是佛法修炼,我们是修佛的,古今中外历史上所有迫害正信的都遭了报应,善恶有报是千真万确的。因为我们知道你们是受谎言的欺骗在无知中参与迫害,会给你和你们的家人带来灾难,我的师父教导我们,除了那几个首恶如:江泽民、罗干、周永康等,绝大部份中国人都是我们师父的亲人,我们要象对亲人一样告诉你们真相,救你们。这就是我们不愿给你们开门,不愿你们参与迫害的原因。《警察法》明文规定,对上级明显的错误命令,可以拒绝执行,你们要依法办事,维护正义,抵制邪恶。你们一定要将我今天带来的这些资料好好看一看,对你们很重要,我真心希望你们有个好的未来。

社区警察表示:“你今天来是真心为我们好,告诉我们真实情况的,不是来给我们洗脑的,我听明白了。”

后来社区警察还表示,有什么困难需要他帮助可以提出来,他会象普通朋友一样帮助我。我说:谢谢你!我能感受到你是真心想帮我,现在我生活上确实有困难,但是我想,法轮功受迫害的形势不会太长了,现在我克服一下,将来申请国家赔偿就可以解决了,请你们不必担心。

最后社区警察、居委会主任、社区工作人员,三个人一同将我送到门口,分别与我握手,再次表示感谢。

整个过程基本是我一人在讲,讲的时候智慧源源不断,非常自如,他们听的也很认真,真的是听明白了。整个场慈悲、祥和,自己也溶在场中,感受到大法慈悲的力量。

事后我们交流有如下体会

通过向内找,体悟到整个过程都是在去我们的执著心。虽然经历了这场迫害,在师尊的保护下摔摔打打走到了今天,也在尽心做三件事,但很多心并没有及时去掉。表现出隐藏很深的怨恨心,平时对人讲真相无论对方如何表现,都能心态平和,可是一遇到警察上门骚扰就不高兴,心想这么多年了,也给你们讲了无数次真相,却还在参与迫害,真是难以救度。还有争斗心,平时遇到矛盾、不公对待、指责时都能把自己当作修炼人向内找,可一遇到干扰、迫害,就想我不怕你,明明是你们在助恶为虐,迫害修佛向善的好人,我们没有错,而是你们在违法犯罪,说话的语气严厉正告对方。还表现出求安逸心,三件事虽然都在做,但不精進,特别是讲真相,不能像精進的同修那样全力以赴,不想遇到干扰麻烦,想轻松,按部就班,遇到上门骚扰的就不愿去讲真相了。

这次的经历,我们体悟到师尊为弟子的回归,更多的众生能得救度,操尽了心。“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其实只要我们有救人的愿望,师父就会给我们机会,法的威力就会在我们身上展现,我们一定会珍惜师尊安排的路,兑现自己的誓约,不辜负师尊的期望。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