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语音电话:营救黑龙江省许文龙和佟明宇

更新: 2018年11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九日】

·下载MP3(6.00 MB)
·下载WAV(6.00 MB)

乡亲您好啊!

如果咱们的家人或朋友中有谁遭受不白之冤被关进监牢,咱们一定会心急如焚是不是?

家住牡丹江穆棱市的许文龙,今年32岁。2010年他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北京中央美术学院,获得学士学位。哈尔滨市双城区的佟明宇,今年30岁,也是大学毕业。在亲朋好友以及街坊邻居的眼里,他们都是品学兼优的青年才俊。从大学毕业后他们都留在北京工作,是父母的骄傲和家族中的希望。然而,只因为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炼功强身健体被强加罪名,两位才子分别被冤判了三年半和六年半,由泰来监狱转押到齐齐哈尔冯屯监狱。

为了逼迫他们放弃信仰,中共监狱人员用尽各种酷刑折磨。一月份的泰来县温度在零下二十五摄氏度以下,泰来监狱强迫许文龙穿单衣并把他关禁闭。那里窗户透风,每天躺在冰冷的地上没有被子和枕头,给的食物又少的可怜。许文龙瘦得躺下两条腿都又不敢摞在一起,因为腿上的骨头会把自己硌得生疼。许文龙在饥寒交迫中被关了一个多月,分分秒秒都在死亡线上挣扎。之后,他还遭受了电棍电击、上老虎凳、喷辣椒水、锁地环等酷刑。参与迫害的人员有:副教导员武钢、狱警郑辉、魏景南、狱警周某(警号:2307818)与杨某(警号:2307746)。许文龙目前被转到齐齐哈尔冯屯监狱二监区,因为坚持做好人不放弃信仰,再被关小号迫害,监区大队长是侯彦斌。

而佟明宇则是以绝食来抗议这种非法的、无人性的迫害,至今已经将近一年。今年5月在泰来监狱时体重已由原来的140斤被迫害到只剩下70斤。当佟明宇父母要求给儿子保外就医时,被第十监区的教导员拒绝并威胁说:“要想保外就医,除非明天死人!”佟明宇父母8月份到冯屯监狱看到他时,他的身体非常虚弱,瘦得皮包骨,脸色苍白,在俩个人的搀扶下还走得很慢。父母10月份再去探监时受到狱警百般刁难,说佟明宇不放弃信仰,就不让见了。

乡亲们啊,咱们将心比心,看到原本健康阳光的儿子被迫害的骨瘦如柴,奄奄一息,哪个做父母的能不心碎呢?更何况,中国宪法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自己的儿子只是信仰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何错之有呢?

其实这几年,国内已经有上百名律师为法轮功学员做了近一千场的无罪辩护,他们依据法律条文,明确指出修炼法轮功是无罪的,而迫害法轮功却是违法违宪的。

您知道吗?法轮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炼功法。法轮功学员按照“真、善、忍”的原则提高道德水平,在各行各业都严格要求自己,善待周围所有的人。当教师的对学生一视同仁,不打骂学生,不吃回扣;当医生的开良心药方,谢绝患者的请吃、礼物和金钱;当公务员的不推不拖不卡,拒收红包、拒收购物卡。

比如许文龙曾经从一个摆地摊的老奶奶那里买了一大堆指甲刀、鞋垫等等自己几乎用不上的东西,当同学不解的问他买这些干啥时,他却说:老奶奶岁数大了,在外面摆摊不容易,多买点好让老奶奶早点卖完回家。真是细微之处见真情啊。

乡亲您想想,中共让这样的好人认什么罪、悔什么过呢?人都被迫害的快不行了还继续施以酷刑折磨, 也真验证了古人说的那句话:打击善良的一定是邪恶的。

中共为了蒙骗民众,封锁网络。很多真相我们都不知道。如果您有机会出国走走或者突破网络封锁,就会发现:原来2001年的“天安门自焚”是中共为了栽赃陷害法轮功而找人炮制出来的假新闻,目的是为了煽动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这事在2002年就被联合国教育发展组织定性为“国家恐怖主义行为”,也就是国际社会都鉴定这是骗局;您也会发现:原来世界上100多个国家和地区都有人修炼法轮功;还有,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在海外30多个国家和地区被起诉和控告了,罪名成立,是酷刑罪、反人类罪和群体灭绝罪,跟希特勒是同罪的;您也会发现,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已经在全世界范围内被曝光,被西方社会称为:“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

古人说:“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如果您有亲友在公检法司部门工作,可千万提醒他们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别为了眼前短暂的利益,断送了自己和家人永恒的未来。看看那些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们,像周永康、徐才厚、薄熙来、李东生等等,当年那是何等嚣张,而今天又如何呢?

也希望善良的您可以尽您所能,帮助、保护、并协助营救那些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请您关注并且谴责冯屯监狱对佟明宇和许文龙的迫害。

请您记住: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谢谢您的收听。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