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银川监狱政委龚小伟遭恶报患肝癌丧命

更新: 2018年11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宁夏报道)原宁夏银川监狱政委龚小伟遭肝癌折磨五年,于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三日丧命,年仅五十六岁。这是他多年追随江氏流氓集团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遭了恶报。

宁夏银川监狱、吴忠监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龚小伟原来是宁夏吴忠监狱的政委,二零一一年前后调到银川监狱当政委,其任职期间一直积极推行迫害政策,致使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遭受了各种折磨。二零一三年后龚小伟查出肝癌,二零一七年底因让犯人帮着做材料被处分、免职,此后一直没上班。

吴忠监狱狱警不仅自己动手折磨法轮功学员,还纵容那些社会渣滓—吸毒犯、抢劫犯、杀人犯等酷刑虐待法轮功学员。监狱方面还故意安排邪恶狱警郭戬专门负责“转化”法轮功学员。

隆德县法轮功学员张四喜二零零三年五月底被绑架、非法判刑三年,十月左右被送往吴忠监狱。吴忠监狱不顾张四喜的身体状况,仍然逼迫他做苦力,指使监狱的杀人、抢劫犯对他“包夹”。在经历了半年的痛苦煎熬之后,张四喜含冤离世。

银川铁路分局机关法轮功学员马智武,二零零一年十月被非法判刑六年,在吴忠监狱遭受了残酷的迫害:恶警及其指使的犯人用皮管子、镐把、橡胶棍、电警棍无数次毒打马智武,连续半个月不准他睡觉;两个月打背铐、吊铐、坐老虎椅;在太阳下曝晒;在脖子上吊挂砖块、腿上绑沙袋;加戴脚镣;粗暴灌食等等等等。恶警以“增加减刑分”为诱饵,暗中指使、纵容犯人对马智武行恶,据出狱人员透露: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犯人对马智武的集体群殴、暴打就有四次之多。恶警为掩盖罪恶行径,近两年禁止马智武的家人前去探望。

银川监狱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狱警采取吊铐、上大挂、电棍电、扎绳子、顶墙、长时间关禁闭、强迫观看诬蔑诽谤法轮功的电视录像、每天写所谓的“思想汇报”、不准亲友探视以及每天超过十小时的高强度干奴工等方式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警察还经常纵容、唆使犯人殴打法轮功学员。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加重迫害,殴打、长时间关禁闭、不准家人接见、恐吓威胁家属、不予考核、不予减刑等等。

酷刑演示:罚坐小凳子
酷刑演示:罚坐小凳子

法轮功学员马智武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二日再次被绑架,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被关押到严管监区六号监舍。马智武因不转化,被单独关押、剥夺了家人的探视权、一年多未见阳光、长达一年多“坐小凳子”、“熬鹰”,还遭受犯人阴毒、变态、残忍的折磨:用脏话诬蔑法轮功和大法师父、逼迫看造谣污蔑的电视、昼夜拳打脚踢、下流话辱骂、用针头扎(犯人说上面有艾滋病人的血) 、烟头乱烫(至今留有疤痕)、拽踢拧生殖器用肮脏的苍蝇拍捣眼睛、往眼睛里抹清凉油、往饭里加盐、开几个大瓦数长明灯直射、三九天成夜打开门窗冷冻……

龚小伟妻子胡淑兰原来是宁夏女子监狱的狱警,在监区、教育科、刑法执行科都呆过,迫害过法轮功学员朱海燕、孙千惠、穆志宏、张晓萍、金巧云、罗新平等人。二零零七年八月,法轮功学员穆志宏被非法关押到宁夏女子监狱的第二天,就被分到服装车间做衣服。因服装面料有甲醛等有害物质,加上车间空气污浊、灰尘飞扬、超时干奴工,一段时间后穆志宏出疹子,痒痛难忍,同时伴有发高烧、咽干、无法入睡等病症。就在这期间,胡淑兰明知穆志宏出疹子,还故意把穆志宏坐着干活的凳子拿掉,让她站着干。

二零零九年二月初,从北京流窜到宁夏几个恶警到各监狱传授迫害“经验”后,宁夏女子监狱各监区都成立了“转化”“攻坚组”,当年六月,各监区“攻坚组”的狱警、包夹合并重组,最邪恶疯狂的恶魔刘志琴担任组长,胡淑兰、晏起秀、陈风云、马爱萍、夏慧芳、哲艳华等人是“攻坚组”组员。“攻坚组”人员采取“熬鹰”、“坐小凳子”等酷刑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

中国有句古训: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没到;时候一到,一切都报。一个人做恶,不但自己要承受偿还,还会殃及家人甚至子孙。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