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才能善待他人

更新: 2018年11月2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我修炼法轮大法七年多了,基本属于独修状态。虽然三件事也在做,但时而精進,时而懈怠,致使好多执著心去不掉,影响了周围人的得救。在师尊的慈悲点悟鼓励下,把自己的一段修炼经历写出来,意在证实法轮大法的伟大,同时進一步归正自己。

我丈夫在单位是个中层干部,对名利仕途看的较重,由于邪党对法轮功的邪恶迫害,尽管他知道大法好,但因害怕连累到他,影响他的工作,所以他对我修炼大法一直很抵触。开始的时候是暴力干涉,又打又骂,摔MP3,拿走我的书,发疯般的吵着赶我走,要离婚。跟他讲真相,他根本不让你说话。当时我也是害怕他打闹的心去不掉,三件事就背着他做,因为我知道大法是多么的珍贵,多么的正,多么的好,知道大法就是生命的归属,能有机缘走進大法中修炼是多么的幸运和不易!所以,不管他怎么打闹,我就坚定一点:再苦再难也不能放弃修炼!后来他看不行,就说:“要学就在家学,不许出去联络。”他经常上着班就给我打电话,或者回家看看。一旦打不通电话,回家就发脾气打架。因为我去同修家学法是不带手机的,我又被去不掉的怕心和情障碍着,不敢告诉他我是去学法。就在这个状态中僵持了好长时间,不知怎么突破。

前年丈夫在单位当上了邪党的支部书记,他的单位也有两位法轮功学员。每到邪党会议或所谓敏感日期间,就要他负责看管那两个学员。所以,回家来他对我总是气呼呼的没有好脸色。那天他压抑着怒火跟我说:你总往外跑,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干啥去了?不出去行不行?让单位知道我妻子也是炼法轮功的,我还怎么去做别人的工作?我说:你别去做那个工作,对你不好。他立刻高声嚷道:上边让我管,不管行吗?我说: 不是说枪口抬高一厘米吗,你也可以尽你所能啊!他逼问我是不是非得出去?

我想,参加集体学法这个事我不能再瞒着他了,执著于安逸的生活,执著于不让他发火,这些心都得去呀!有意隐瞒他也是对他的不善呀。其实由于邪党的迫害,这几年他承受的压力也是很大的,害怕我再次被迫害,可以理解他找不到我的时候那种疑虑和恐惧。我应该考虑到他的担心和感受,放下自己的利益把真相告诉他,让他放心些。于是我说:咱西边那个小区有两个阿姨是学大法的老学员,我有时出去是去她们那里一起学法。她们两个住对门,你放心很安全的。他说:就在家自己学。我说:就是这样的学法形式,一起学有不懂的地方可以交流交流。他说:这就是让你们……他又要说邪党那些污蔑大法的话。我立刻说:学基督教和学佛教的不都聚会吗?不都这样吗?

停了一会儿,他又说:学就在家学,不行就趁早离婚,儿子那儿你也得跟他断绝关系,房子卖了一人一半。你是不是非得出去?我说:该怎么学就得怎么学!他立刻气势汹汹的说:操持卖房子!我这儿的争斗心也起来了,努力的压抑着说:我会注意安全的。他气愤的说:赶紧卖房,一人一半该干啥干啥去!看他这样,这争斗心也压不住了,坚定的告诉他:非要走你就走,这房子我肯定不卖。他说:我卖!我说:我不卖!我跟你过了三十年的日子,我有我的房子住这不过分吧,何况我是因为学好做好人呢?他气急败坏的说: 不卖就拉砖把门给你堵上,儿子也不会回你这儿,然后摔门而去了。

他走后,我学法也学不下去了,多年来的怨恨、委屈、不平都上来了:噢,当年我不顾父亲的阻力,坚决的嫁给了你,一心一意的跟你过日子,我们白手起家,日子富裕起来。可好日子没过几天,你却背叛了婚姻背叛了我,在外面找了别的女人,还贼胆包天的生了个私生女,欺骗了我那么多年啊!总是谎说在外面做买卖,我还傻乎乎的惦记你在外头有多辛苦。你对我做出了这么过分的事情我都没说过跟你离婚。我要不是后来学了法轮大法,在大法中得到解脱,现在早该气疯了。如今,你不但不感激大法,还因为我修炼大法和我离婚?我的房子你都不让我住好,可外头那个娘俩却住着全区最贵小区的房子,这么残忍的对我!?我越想越气恨,越想越委屈不平,眼泪刷刷的往下流,心里不断的翻腾着。知道不应该再翻腾那些事了,可被妒嫉心、怨恨心、争斗心干扰着平静不下来。我知道,这是我要过的关。这么强烈的执著心在这反映着,我得去掉它们啊,不能由着它们在这祸害我呀!

我跪在师父的法像前双手合十求师父帮我,盘腿结印向内找:争斗心、妒嫉心、怨恨心你们不是强吗?那我就首先灭掉你们。我不能要你们,“灭”!渐渐的感觉它们弱了好多。

我就继续向内找,又找出色欲心、显示心、求名心、利益心、高傲心、安逸心、自尊心、面子心、虚荣心、不让说不让管的心、争强好胜的心、不修口爱背后议论人的心等等(今天在这里曝光它们,也是决心彻底清除它们)。找出这么多的执著心,我懊恼的反问自己这几年都修什么了,怎么还这么不好啊!继续深挖,挖出产生这些心背后的顽固的为私为我的私心、自我的心,彻底清除!

几十分钟后,感觉空间场清净了一些,可怨恨他的心还是有。忽然师父的一段法在大脑中出现:“不要看人家不好的一面,总要看人家好的一面。其实你们知道吗,我当年传你们大法的时候,讲课中下面发出很多常人的思想反应来,有的人思想反应非常不好,可是我都不看。我就看你们好的那一面,我就能度了你们。我要是都看你们不好的那一面,我怎么度啊?越看越生气,我怎么度你呀?(鼓掌)所以在任何情况下,别被常人行为带动,别被常人心带动,也别被世上的情带动。多看人家好处,少看人家不好处。”[1]

我猛然醒悟,多年以来,我的记忆中存储的都是他怎么怎么的不好,怎么怎么的脾气暴躁霸道不讲理,怎么怎么的对不起我,特别是知道他搞婚外情之后好象想不起他的一点点儿好了。揣着这么多恶心,发着这么负面的思维,自己都提高不了,还怎么能改善周围的环境呢?更别说救他了!哦,是我没修好啊!这时脑子里就象翻牌似的,那些不好的镜头都没了,出现的都是这么多年来他为我们这个家奔波劳累辛苦付出的情景。

其实,他的心也是挺善良的,那些错事也不能全怪他,也是邪党造成的整个社会道德沦丧的结果,我不应该老揪着这个辫子不放,应该从心底原谅他,事已至此我应该多站在他的角度多考虑他的难处替他着想才对。多想想他好的一面,别再想他怎么怎么不好了。因为那些恶的表现也不是真正的他,他也是为法而来的生命啊,也许他被安排在我的身边,为了帮助我修炼的同时也使他得救呢!?此时,我的怨恨心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发自心底的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

晚上丈夫回家来平静的说:你舍不得卖这房子你就住着吧,我先去租个房子住,等我把首付的钱攒够了我再贷款买一套。我也是想偶尔把那孩子(指外边生的女儿)接过来管一管,怕将来学坏了更麻烦。我边发正念边跟他说:你也看到了,现在抓起来的这些贪官不都是跟着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那些人吗?那么多正义律师都敢站出来为法轮功做无罪辩护了,这形势变化多大呀,这迫害还能维持多久吗?你就非得因为这跟我离婚吗?他也说知道法轮功肯定有好的一面,要不怎么这么多人坚持。我说不是有好的一面,而是太好了,太正了,所以邪的才受不了。

我又跟他讲了佛教中记载,当时释迦牟尼曾告诉他的弟子,三千年开一次的优昙婆罗花在世间盛开的时候,转轮圣王将下世传法度人。法轮功从一九九二年开始传出,同年世界各地好多地方都出现了这种灵瑞之花的开放,这能是巧合吗!他又有些不耐烦的说:再好共产党它不让你炼,胳膊拧的过大腿吗?我知道他的思想被另外空间的邪恶控制着,师父让我在梦中看到他的头被上下两块象山一样的巨石夹着,他用微弱的声音说:救我,救我!想到这一幕,我都急得想哭。可我却老也修不好,修不出熔化那顽石的慈悲来救了他。

后来我发现自己还有对家、对这个房子的很重的情和执著,觉得这个房子楼层好格局好,住了这么多年了割舍不得似的。还有在常人中的很重的利益心。师父讲:“人家说:我来到常人社会这里,就象住店一样,小住几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恋这地方,把自己的家给忘了。”[2]我应该放下对这个房子的情了。

第二天,我想到师父的教诲,要我们处处为他人着想,修成无私无我为他的生命。有房子住就行,大小新旧又怎么样呢?我想如果他非要离婚,就用他手里现有的钱(因为我不放弃修炼,这几年来他的工资都是他自己拿着,我的工资少做日常开销)给我买一个小点的二手房就行了。于是,我在微信上给他发过去一段信息,肯定了他多年来对这个家的辛苦付出并真心的谢谢他。我说:咱家现在的两套房子(儿子住一套)都是你辛苦赚来的,到头来不能我们一人一套的住着,而让你去租房住,到什么时候没我住的也得有你住的。我又平静的跟他说,就是不离婚如果你想把孩子接过来管管,你就接咱家来也可以的。如果觉得我在家不便我可以出去避一避。希望他珍惜我们这个家,慎重行事。

从那天起他变了很多,看起来心里也轻松了很多,没再提离婚的事,不再象以前那样盯着我了,半天中没有特殊事情几乎不给我打电话了。对我的态度好多了,还经常给我买些我爱吃的,我下班回来赶上他在家时饭菜都是刚做好的摆在桌上。有时我先吃完了去发正念,他就把碗筷收拾了,在以前这是不可能的事。

法轮大法改变了自私自利的我,也挽救了我们这个濒临破碎的家。感恩师父!自知修炼的很浮浅,写出这段经历,意在证实大法,同时激励自己精進实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