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农安县法轮功学员王敏遭迫害经历

更新: 2018年11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王敏,女,今年四十五岁,吉林省长春市农安县滨河乡司家屯人。一九九九年六月,王敏在她母亲的劝说下修炼一个多月的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大法后,王敏停止了修炼。直到二零零五年十月才重新走入大法修炼。然而这些年来,她多次遭到警察骚扰、绑架、拘留、劳教。

以下是王敏自诉受益于大法与遭中共迫害的经历:

修炼法轮功受益

我得法前身体不好,乳房有肿块,十几岁就招附体(农村人叫招没脸的,医院大夫叫臆病。)折磨我十三、四年,附体上身的时候浑身无力、躺在炕上睁不开眼睛,人根本动弹不了。重新修炼法轮功后,不到一个月乳房肿块与臆病全好了。从此人变得心情轻松愉悦,敢于面对生活中的苦难。

第一次被非法拘留

二零零八年,我和张凤香去滨河大街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在我俩往家走的路上,忽然冲过两个警察,一把把我拽住,我不配合他们,他们俩人把我拽倒,从马路对面拖到面包车前,这时有很多人在围观,我就喊“法轮大法好!”他们听我一喊,惊慌失措,一个瘦高个的警察,刀条脸,眼睛很大,脸黑黑的,拽着我头发,往车里推我,上半身推进去了就抬起我的腿,一脚把我踹进去。这时张凤香已被绑架在车上。他们共四个人,把我和张凤香劫持到滨河乡派出所,叫我们下车进屋。我躺在地上,他们就把我抬进屋,我的羽绒服被拖破,一动就往出飞毛。他们开始非法审问,我一言不发,有个警察说,这怎么写,就写无语吧。晚上把我和张凤香劫持到农安县拘留所。进了拘留所,我绝食抗议这种绑架。大约五六天后滨河乡派出所两个警察和张凤香家属一起去拘留所接见张凤香。他们先把张凤香叫出去,不一会,又把我叫出去。他们无论问什么我也不回答,由于几天没吃没喝,我的身体很虚弱,我倒在地上,他们把我拉到农安县医院,医生化验血已经抽不出来了。张凤香的丈夫,和妹妹也一同陪我去的医院,我在医院住了一宿。第二天早上他们把我放回了家。原本他们是要拘留十五天的。

滨河乡派出所警察向张凤香家属勒索四千元钱才放了张凤香。

第二次被非法拘留及非法劳教

二零一零年三月三十一日早上,我在家中,村治保主任李景洪,伙同滨河乡派出警察闯入我家中,没穿警服,没出示任何证件,进屋就翻,抢走大法书籍,强行把我绑架上车。在张凤华家的路口,李景洪领着人去了张凤华家,在她家拿走多本大法书籍与几袋真相资料。把我拉到农安县拘留所,这时我看到张凤香、张凤华已经被他们绑架到了拘留所。后来了解当时是张凤华在张凤香家中,把家门钥匙掉在地上,被李景洪捡起来,警察先把张凤香姐俩绑架到拘留所,又返回来绑架我,同时拿着张凤华家门钥匙,私自开门进屋,拿走多本大法书籍与真相资料。

张凤华被关押在农安县看守所,最后被非法判刑三年。

我和张凤香被非法关押在农安县拘留所半个月。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二日我俩被挟持到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在路上,我问农安县国保警察往哪送我们,有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彪形大汉,剃光头,没穿警服,抬手就给我一耳光。进了劳教所先检察身体。农安县公安局国保两个警察强迫我在劳教决定书上签字,我不配合他们。他们把自己名字签在劳教决定书的背面,我看到一个叫王胜鑫,一个叫李经伟。劳教所里五大队的队长刘颖慧给我搜身。劳教所警察肖爱秋拿了一分别人写好的五书叫我看,软硬兼施哄骗我写五书。劳教所服刑人员钱艳艳剪掉了我的头发,之后的四、五天里她又逼着我写思想汇报。

当我认识到写五书是错的后,就去找劳教所狱警肖爱秋,她把我单独关进一个屋子里,叫服刑人员吴耀华看着我,不许下楼吃饭,不许和别人说话,不能随便上厕所。吴耀华心里一不高兴就骂我。我被关在屋里三个多月。

吴耀华对法轮功学员非打即骂。有一次晚上睡觉她起床拽着迟素芹的头发,把她拖下床,还动手打,狱警知道了也不闻不问。吴耀华是劳教所警察安排的包夹。还有一次吴耀华动手打王香珍。狱警纵容她对法轮功学员打骂。

在劳教所里法轮功学员不但要承受超负荷的奴役劳动,精神上还被压迫。每天早上逼着所有人出去跳舞。有一天我站在那不动,队长刘影慧问我为啥不跳,一把抓住我拽着上楼,她怒气冲冲的手指着我喊,罚我站墙根。劳教所五大队每周都翻一次床铺。有一次,劳教所警察王丽慧还把车间都翻个底朝上,目的是翻大法经文,翻到后恐吓法轮功学员要给增加刑期。管活的队长藏平她看着所有车间被奴役的人,如果看见有人不干活就一脚踢开门,大声喝斥。五大队大队长王丽梅还时不时的拿电棍在走廊里走动,给人制造恐惧。

我在这里被非法关押一年六个月零一天,那一天是不写思想汇报被迫加期一天。二零一一年十月一日回到了家重获自由。

张凤香在这里被非法关押两年。二十岁左右的王凭芮被非法关押两年,加期三个月,在这里遭受各种酷刑折磨,我看见她的时候,她每天精神恍惚,不爱吱声。她把劳教所奴役她做蝴蝶的粉弄得脸上,身上到处都是。

三次骚扰,两次非法拘留

二零一五年,我依法控告江泽民践踏人权、剥夺公民信仰自由,遭三次骚扰,两次被非法拘留。

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七日,李景洪与古城派出所警察,先把法轮功学员王桂芳家的前后门都堵上再敲门,我和王桂芳没办法钻进她家的土豆窖,他们撬开门锁找到我们逼我们从窖里上来,不顾我光脚就往外拽我俩,把我拽倒在地上,我们一看就说他们:我用手机给你们拍下来,没等我拿手机呢他们就把我们强行推上车,在车上一看还有法轮功学员张凤香,之后把我们三人一起绑架到农安县公安局。这次还是因为诉江绑架我们。我们三人被非法拘留十天。回家后我与王桂芳去古城派出所找绑架我们的警察要手机,上午没给,下午才给。

二零一六年五月下旬傍晚,村治保主任李景洪领着德彪派出所的警察闯入王桂芳家,当时我与法轮功学员宋培杰、宋佩云都在她家。警察进屋就抢我们正使用的电脑。我问李景洪:李大哥是你领他们来的?李景洪站在屋地跺脚叫嚣:就是我领的,你还能咋地!他们把我、王桂芳、宋培杰三人绑架到农安县公安局非法审问诉江的事,之后挟持到拘留所非法拘留十天。

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二日下午四点多,我在王桂芳家中,我俩看见一帮年轻人没着装,他们翻墙而入,敲门我俩没给开。我从前门往出走,听前边有人说话,就顺玉米地往我家墙头这边跑,他们听见声音追上来。一个二十多岁小伙子随后追我,我翻墙而过,小伙子一把手没抓住,我跑到姑姑家,姑姑看我急匆匆的样子,知道警察又迫害好人了。叫我赶快进屋,把门关上,我得以脱险。

一天我去沿家小学卖货时弟弟打电话告诉我,警察来你家了,别回来了,躲一躲吧。我回到家中,看见叔叔,老姨,哥哥,都在屋里坐着,看我回来,叫我赶快走。问了家人是二个警察来我家找我,家人一五一十告诉他们我在哪卖货,什么时间回来。警察要我的电话号码家人也没告诉他们,叫警察把电话号码留了下来。

有一天晚上,法轮功学员王桂芳姐姐家的孩子来我家告诉我:警察又来了,进王桂芳家看屋里没人就走了。王桂芳恰巧在我家,听到信后我俩躲在朋友家一宿没敢回家。因为诉江在这一年中李景洪多次协助派出所绑架、骚扰我们。

结语

我是一个农村的妇女,因为有病而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并且秉承“真善忍”做好人,可是却多次遭到中共邪党的迫害。但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是天理啊,那些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恶人周永康、徐才厚、李东生、薄熙来等人都遭到了应有的报应,希望你们这些跟随江氏集团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快快收手,别再做江氏迫害法轮功的陪葬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