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更新: 2018年12月1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一日】我来自中国大陆,五十一岁,是一名汽车司机,我是二零零三年六月开始修炼大法。

一九九六年,我姐姐由于年轻时因公出车祸头部受伤,落了个小脑萎缩的后遗症,出现严重的失眠健忘症状,病痛折磨她十多年,痛苦不堪。各方面求医治疗,还练了很多气功,不但没有效果还严重了。后来有缘得了大法,身体一下子好了,她太高兴了。于是积极向我推荐,说:“老弟呀,这法轮功太好了,看姐的病全好了,你也学学炼炼吧。”还给我送来一本《转法轮》。由于自己悟性太差,没有接受姐姐的好意。姐姐就多次向我推荐,都被我拒绝。

平时求我用车的人很多,吃吃喝喝你来我往的,自己身体又没大病,小毛病自己吃点药就过去了。家里有个小药箱,身体不舒服就自己吃点儿,就相信药能治病,哪相信修炼这些事!每天依然这样浑浑噩噩地在酒桌上度日,妻子很反感地说:“你这一周在饭店吃七天,很少回家吃饭,就是晚上回家睡个觉。家里成你的旅店了,也不管孩子。”我还是不醒悟,依然我行我素。

一、师父救了我

时间到了二零零三年六月,我突然得了一场怪病。

一天,我上午出车回来就觉的浑身疼痛,突然发高烧。赶紧到我们社区医院看医生,一量体温吓一跳,高烧四十度。医生说:“这是重感冒,打点滴吧。打先锋来得快。”于是开了三天药,开始点滴。当天晚上,由于高烧不退睡不着觉,一夜未合眼,也吃不進东西。第二天强支撑着去了医院打点滴,点完后再量体温一度没降,还是四十度。我有些焦急了,按照平时的经验,要是感冒打完点滴药劲儿上来会有个退烧的过程。这次点了两针了不见效果,就询问医生。医生说:“哪有点两三天就好的?得点一周吧,才能见效。”我就相信了医生,回家了,晚上还是不见退烧,睡不着觉。第三天就起不来床了,浑身出现水肿。行走困难,不排尿,不敢喝水,头肿胀得很大,很吓人。眼睛看人重影,同时伴有后腰两侧剧烈疼痛,象被人打过了一样。不能自己去医院点滴了,于是妻子请护士到家里来点滴。看了我的情况,说了句:“看这样,不象是感冒。”点上药就走了。同事听说我的情况后,到家劝我妻子赶紧送总医院吧。妻子也意识到情况严重,决定去总院医治。这时我已不能行走,同事夫妻俩把我架着慢慢挪下了楼,送往总院。

在急诊室我躺在担架上口渴得要命,呼吸困难,已视物不清。急诊医生检查后说:“怎么才送来?再晚了就有生命危险了,必须马上住院治疗!”我被紧急送往肾内科住院治疗。姐姐和姐夫也赶到医院。先要全面检查,当医生给我检查眼底让我使劲睁大眼睛时,由于几天高烧没吃没喝没睡觉,身体已经达到了极限,我就昏厥过去了,血压快速下降。幸好医生护士及时施救,我才慢慢苏醒过来。在场的家人、医生、护士都吓坏了。推着我去检查的姐夫紧张的满脸是汗,看我醒过来才松了口气说:“我这管交通的事故现场看多了,也没你这吓人啊!”

我住院后,科主任、主治医生等几个人对我進行了会诊。发现除了上述症状还有血糖升高,高于正常值的三倍多,怀疑我可能是流行性出血热,也可能是急性肾炎,肾衰竭等,不能下定论,不敢给用药。只是点葡萄糖盐水维持生命。每天就是抽血化验,观察病情。两个胳膊让针扎的都青紫了,找血管很费劲。依然是高烧、不排尿、腰部剧痛,不能睡觉,头昏昏沉沉。鼻子还特别敏感,抽烟的人在病房门口经过,我都觉的呛鼻子,恶心,要呕吐。真是痛苦至极!家人看我这样也很着急。

过了两三天姐姐看我有些清醒就对我说:“老弟啊,你这病挺严重的,医生不能给你用药了,这样下去也不行啊。”我对自己的病也绝望了,认为自己没救了,就哭着说:“姐,不行就别救了,花很多钱还不一定能治好,给她们娘俩(我妻子和孩子)增加负担。”姐姐也流泪了说:“老弟,别灰心。看来只有大法师父能救你了,你修炼大法吧。”我马上说:“好,把书拿来吧。我看!”

可能是我的缘份到了吧,当时正是大法遭受迫害最严重的时候,普通病房人多学法看书不方便。结果第二天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主治医生和姐姐说:“旁边的干部病房没人住了,你们要不要搬过去,没人打扰清静些,也方便陪护。”姐姐马上说:“好!我们马上搬。”我住到了单间病房,没外人打扰只有家人陪护。

姐姐把《转法轮》宝书拿来了,我躺在病床上开始学法。由于眼睛看东西重影,第一天看书很费劲儿,很长时间才看一页,中间还要歇几次,一天下来才看两、三页。但奇迹出现了,当晚烧就退了许多,能安稳的睡觉了。我做了个梦,很清楚,至今难忘。梦见一个小和尚,有五、六岁的样子。我意识到,这不就是我吗?我的元神一下就進到小和尚的身体里了,这时在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个金色的莲花宝座,一尊大佛坐在上面,很高大,全身金灿灿的,放着金光。我抬头使劲儿往上看,看见大佛正低头看我呢。我仔细看大佛的容颜,啊,和《转法轮》宝书上师尊的法像一模一样。我一下惊呆了,这不正是我的师父吗?!我喊了一声:“师父!”跪在地上,爬着快速来到莲花宝座前,双手合十,抬头看师尊,这时师尊慈悲的微笑着伸出大手抚摸我的头。顿时我象受了委屈一样眼泪如同断线的珍珠,哗哗地流了下来,掉在地上变成了金珠,又蹦射起来,金花四溅。我不住地抽泣,眼泪不住的流,真的哭出声来了。惊醒了陪护我的姐姐,赶紧询问我怎么了?我抽泣着说;“我见到师父了。”姐姐一听就高兴地说:“老弟啊,你有救了,师父管你了!”

早上七点起床后,我就开始大量排尿,浑身上下马上轻松了,一连几天都这样大量排尿,体温渐渐恢复正常。腰也不疼了,血糖也正常了。而且有了胃口,想吃东西了。我真有一种重生的感觉,是师父救了我,心里对师父的感激之情真是无法表达。

住了十二天院,在医生没有有效治疗的情况下,仅仅看了几天《转法轮》,我就恢复了健康。我申请出院但医生不允许,还要继续观察。我知道有师父管我了,我就坚决要求出院,并表示后果自负。姐姐和家人也非常支持,最后我的病历上的结论是个问号。

回到家,我身体还很虚弱,就继续看《转法轮》,还没炼功。一周后,师父给我第二次清理身体。开始便血,每天大概四、五次,都是黑红色的黏糊糊的血块儿。开始时我知道师父在给我消业。但到了第三天还是一样便血,我有些慌了,赶紧给姐姐打电话,姐姐安慰我说:“你身体有不良反应吗?如没有,这是好事啊,放心吧。”当晚便血症状消失了,恢复正常,象没发生过一样。没多久我就正常上班了,同事看到我这么快恢复健康很惊讶,说:“你这次住院厂长都知道了,以为你不行了呢。”

二、在工作中做好人、讲真相、救人

在工作中,我也开始按照大法的要求做,真正做一个好人,处处为用户着想,把好处让给别人。看谁都顺眼了,看谁都好,也不生气了,见谁都微笑整天乐呵呵的。在家里,主动干家务,再没和妻子吵架,觉的生活很幸福。妻子感慨地说:“你的变化可真大啊。”是啊,我完全变了一个人。

在单位我把车擦洗的干干净净,用户都愿意坐我的车。看到班组的厕所很脏,我就主动打扫。脏乱的厕所恢复了干净整洁,没了异味。

队里的司机平时都把公车里的油抽些到自己家的车里用。队领导很生气出台了很多措施,但收效甚微。大家都辩解说工资太低了,心里不平衡才这样干的。以前没学法时我也把油料送人或卖钱。学法后我知道了这不符合大法要求,坚决不这样做了。全队四十多名司机,只有四、五个人油料和公里数正常,其中包括我。队领导了解后在大会上表扬我,并给我嘉奖说:“人家某某怎么油料正常?用户反应热情待人,有礼貌,不讲脏话,服务好。这样的人我们必须奖励!就是要洪扬正能量!”我知道这一切的获得都是师尊教导我的,都是按大法真、善、忍做人的结果。

会后我向两位领导表示:我不要任何奖励,把奖金奖励给别人吧,我不要。这些都是我师父教我这样做的。领导都感到惊讶,不理解。后来我向队长讲了我得大法的经历和变化,向他讲了大法被迫害的真相,劝他做了“三退”(退出中共邪党的党、团、队组织),并给他和他的家人送了真相资料。过后听说很多同事对我有怨言,说我这样做显得他们很不好。我听后不为所动,我就是要按师父教的做,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在工作生活中不断修炼自己,提高自己。

有一段时间每个基层单位都张贴了污蔑大法、污蔑师尊的宣传画,毒害世人,说是上面压下来的任务,我们车队调度室里也贴上了。我看在眼里,心里跟刀扎一样难受。由于怕心,当时没敢揭掉。

下班回家,越想心里越难受,觉的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大法给予我的。不行!我要为大法做些我应该做的,不能让那些东西毒害世人!我马上打电话告诉调度把宣传画撤下来卷好放在窗帘后,明天我去处理。调度一听有些害怕,说上面领导查问怎么办?此时我来了勇气郑重地告诉她:有人问就说是我让你撤的!责任推到我身上,与你无关。这是大好事,你会得福报的。调度同意照做了(以前给这个调度讲过真相,并做了“三退”)。我的心轻松了许多。第二天我就做了决定把厂里的那些邪恶宣传画,都给它撤掉,销毁掉。在其后的一段时间里把我和妻子看到的几处张贴的邪恶宣传画都撕下销毁了。还借机给一个基层单位领导讲真相,并给他做了“三退”。他很高兴,告诉我:“你可以中午没人时去把它撕掉,我给你提前把门打开(一般中午休息时,服务员会给门上锁)。”我心里真为他能做出正确的选择感到高兴。

后来车队進行改革,把原来的车辆固定用户服务,变成用户随时叫车,调度按车辆排好的顺序派车。这样我就能接触更多的用户,面向全厂近两千人,我决定给更多的员工讲真相劝“三退”,让更多的人得救。不管是干部还是普通员工,只要是坐我车我就抓住机会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开始时有怕心不敢张口说,怕人家反问不会解答,我就反复看真相资料和同修的文章充实自己。我想,不管众生能不能“三退”,我都要把大法真相和美好告诉他,让他不会对大法犯罪,为他下一步得救打些基础。我感到都是师尊让他(她)们得救把有缘人送到我身边,是师尊为我安排的修炼的路,我要走好。想到这些我的心中就会升起正念,怕心也越来越少了。

给单位人直接讲真相不容易接受,戒备心很强,加上自己有怕心。我就站在第三者角度讲,这样大家容易接受。我是开一路讲一道,还和用户探讨互动。我还在用户不急的情况下有意放慢车速,让用户听的更多些。这样基本都能三退。不退的再坐车时继续讲、继续劝“三退”,一般也能同意退,也有要讲三、四次才退的。在这个修炼过程中修去了很多不好的心,提高了心性。

一次队书记把我叫去,说有人告到他那了,说我给人讲中共邪党不好、还劝人“三退”,对我一顿训斥,他象疯了一样,言辞激烈。而我当时特别冷静,静静地看着他没吱声,只是笑了笑,我忍住了。但心里却对他很反感,想起他发疯的样子心里就跟吃了苍蝇一样恶心。随着不断学法,对照大法向内找,发现这样很不对,没做到真正的忍。表面做到了忍,可心里没做到啊,还起了怨恨心。不行,一定要真正做到忍才行。这是对我的考验,我要在心里谢谢他。就这样按照大法要求自己,心里亮堂了,再看到他就真的又顺眼了,这在以前我是做不到的。感谢师尊给我安排的这次提高的机会。

可能师尊看我有救人的心,去年四月在师尊的慈悲安排下,在姐姐同修的帮助下,我家里也开了一朵小花。姐姐送了我一台打印机,并教我如何打印真相资料。妻子也开始看书学法了,并和我一起利用休息时间打印资料,打印光盘。我们对资料打印要求较严,尽量精美干净,封面要用光面照片纸打印,效果很好。打印时保持纯正的心态,告诫自己:这是救人的资料要认真对待,马虎不得。在这里要感谢明慧的编辑们,你们下发的资料文件制作的越来越精美了,谢谢!我们把每份资料袋(厚实的塑料自封袋防雨水)里装三份不同的基本真相资料。还有一张近期的《明慧周报》(让世人及时了解大法在世界的洪传盛况及三退情况)等,还有一张《九评》光盘和一张破网软件小光盘,这样一袋资料就很全面了。够一百套我就装两大包,再带上一些不干胶粘贴,晚上独自一人骑着自行车到附近的小区发放,将资料端正的放到私家车的风挡上。发完后就到商业区和公交站等平时人员密集的公共场所显眼的地方粘真相贴。开始时一个人感到孤独、害怕,我就背师尊的法给自己增加正念,我想这正好去去我的依赖心和怕心,这样就觉的浑身充满了力量,不觉的辛苦,不觉的累。由开始时怕人看见到后来有人经过我也发,当然,还是在确定安全的情况下進行。到了冬天外面很冷,往车上放不方便怕冻坏,资料也怕粘到车上引起世人的反感,好事变坏事了。我就在同事之间面对面发资料,过后再劝三退效果不错。平时我车中放着一些真相资料、《九评》光盘、破网软件小光盘,随时送给坐我车的有缘人。

我发现现在的人都喜欢要破网软件光盘,不想再被中共邪党蒙蔽了。破网软件光盘小巧便于携带,建议同修都做一些随身携带随时发放。平时我随身带着一只粗的红色油性笔,有机会就写“法轮大法好”等标语。总之,利用一切机会和多种方式传真相,救众生,完成师尊交给的救人使命。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