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而复生 一心救人

更新: 2018年12月1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三日】我出生在一个富农家庭,家里长辈是读私塾的,都对神佛深信不疑。因而我从小就对修炼也很向往,很感兴趣。那时邪党不让农村地富子女升学,我只念了六年小学。有时我就会想:“是人最后都得死,那为什么还要活着,还不如不出生在这个世上。整天干活,吃不饱饭,还天天受气,太没意思了。”结婚后为家所累,整日奔波,但内心深处向往着佛、道的心还是一样的强烈。

一九九六年是我身体最不好的时候,患有好几种病,尤其是肝病和肾病,走路都抬不起脚来,浑身没劲。三个孩子加上我和妻子还有母亲共六口人,只靠我一个人挣钱,生活困苦可想而知。本来就难,我又有病,更是难上加难。原本我是奔我表姐来的,后来表姐又搬回老家去了,真是举目无亲,取借无门,简直是没活路了。

幸得大法

也就是那一年的一天,我路过火车站,看到火车站前有炼功的,就问了一个人,这里炼的是什么功?那人说是法轮功。我问治病吗?他说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炼师父给调整身体。我一听对法轮功心里有了谱。

有一天我刚到家,一个熟人拿着一本书来对我说是佛家的,我只看了一眼封面,他接着说:“还有一本叫《转法轮》,也是佛家的。”我一听“转法轮”三个字就是一惊,这不和我在车站看到的功法是一样的吗?我问书呢?熟人说谁谁借去了。我到那个人家一看,在炕上放着呢。因为也是熟人了,也没打招呼就拿起来看,这下就撒不开手了,没和那家人说,就把书拿回来了。回到家一口气把书看完。

在看《转法轮》的过程中,我的身体内就象打雷一样轰轰的,还一震一震的,心里一亮一亮的,好象很多东西化了,特别舒服。当时我认定这就是一本真经,一本真正能使人修炼的书,一生中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都在书中写着呢,当时我就下决心要一修到底。

我还没炼功,久治不愈的各种病都消失的无影无踪,象变了一个人一样,完全是一个全新的我。我一跃而起,没有对大法的认识过程,直接走入修炼,从没对大法怀疑过。从一九九六年到一九九九年也从没懈怠过。

一天妻子对我说:“这个大法以后要遭到迫害。”我说这么好的功法,谁能迫害呢?妻子好象说就是因为他太好了,修的人太多了。我没当回事,认为谁能这么不可理喻呢?我妻子当时炼了几个月就不炼了。

用行动开创周围环境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集团对大法开始了铺天盖地的打压。我到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就被劫持回来非法关押了几个月。到家一看,修炼环境被邪党彻底破坏了。邪党对大法的造假宣传和妖魔化的诬陷,及对大法弟子的疯狂的打压、迫害,把周围的邻居吓得够呛,对大法几乎都不理解了。

我悟到:邪党用宣传工具这样大面积的造假宣传来欺骗、误导众生,我们只是用嘴讲不行,也不是很短时间能说清的。我必须以身作则,用实际行动来证实大法。在中国有上亿大法弟子,每个人都有一个环境,如果人人都能按真、善、忍归正自己的言行,叫周围邻居和众生从大法弟子身上看到大法的美好,看到修炼人的善和健康的身体,为他人着想的素质,邪党的谎言就会不攻自破。

于是我决定先不讲,只是尽量做好。因被迫害,房子没了,就搬到一个新地方。新环境,就更要做好。可后院有一个邪悟者,受邪党指使监视我。我走有走相、坐有坐相,说话态度祥和,给人感觉很有教养。邻居有事我尽量帮忙,怀着一颗为别人好的心,从我身边一走一过我都会给人一个善意的微笑。一年左右,邪悟者搬走了。我发现我的和善起了作用,周围邻居都向我靠近。这时我就开始讲真相。给谁讲了,谁还没明白,我都用心记着,一有机会就再讲,邻居们基本上都明白了真相。

后因房子拆迁,我也搬走了,只有小卖店的娘俩没得救,西院老头不知搬哪去了,只要有机会见面,我还会给他们讲真相救度他们。

死而复生 一心救人

虽然救度众生的事我一直在做,可执著钱财的心还很重。我是木匠,这活儿还算比较赚钱,我总想多挣点贴补儿子。活儿一忙起来,修炼的各个方面就跟不上了。二零一三年儿子买车,我想帮他分担点,就又起早贪黑的去干活。一天,我正在房顶干活,一下子掉了下来,当时就摔得没气了……

元神出来了,我看到了自己的肉身躺在地上,手上的大口子在淌血,儿子在哭,他们说什么我都能听见,可我说什么他们却听不见。当时我想元神怎么出来了呢,出来了这不死了吗?!不行,我得回去!我就感觉师父把我送了回来,元神一回来这边我醒过来了。

身体恢复正常后,我悟到:我死了,又活了,这个身体已不属于常人了,在修好自己的同时,我要用这个身体多救人,完成自己的使命。我对孩子们说:“你们有你们要做的,我有我要做的。”从此,我风雨无阻天天出去讲真相,基本上是一天不落,寻找并救度有缘人,不敢懈怠。有时上午讲真相劝退的人数少,下午就再出去讲。一般情况我和对方搭上话后,首先让人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然后再讲大法的基本真相,讲社会的乱象、邪党的罪恶、如何能避灾祸,那就是“三退”。一般人都能接受“三退”。

当然讲真相的过程就是修自己的过程,如果连着碰三个“钉子”,我马上向内找自己,看有什么人心,尽快及时归正自己。

随着不断的学法,大法给我开启了智慧,再加上看《明慧周刊》上的真相资料和新唐人电视中的一些节目,及自己的总结和琢磨,我积累了讲真相的一些经验。如:对胆子小、怕心重的人,我是这样说的:身体是自己的,即使是皇帝栽歪了(东北方言:脑血栓后遗症的状态)也得下课。工资那点钱只够吃饭,不够看病,要是得了大病,一年的工资两三天就没。怎么才能保平安健康呢?记住这两句好话:“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用你上大街上喊,不用你跟谁干、打倒谁,健康和政治一毛钱关系没有,就真心相信大法好,念这九个字,身体就会好。这样讲,为的是消除对方的顾虑,再往下讲“三退”就好讲了。

对犹豫不决的人,我就说:现在的人,谁管谁呀?末法时期,灾难这么大,咱不得找个保护伞呀?共产党是不会保你的,它们有钱都往自己兜里揣。我告诉你的话你记着,虽然没有钱,但可保平安。人保人是保不了的,买保险得等人死了才给钱,那也花不着啊。相信了你不少啥,不相信你也不多啥。你错过了我给你讲的这个机会,还没人跟你说呢。要是你,你不一定会跟我说。我救你也是不容易的,顶着压力呢。有一天你真得救了,知道我跟你说的什么就行了。

对当官的、认为邪党给开高工资的人,我这样讲:在工作岗位退下来,身体好能多享受几年;身体不好,钱存再多也不是自己的了。贪污腐败对吗?不对,可有时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比如办公室有四个人,一个不腐败,早晚也得被抠出去。退出这个工作环境,第一念就是健康。告诉你记住一句最简单的话:“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个字,记住可保平安健康,得到神佛的保佑。共产党的老祖宗马克思是撒旦教徒,撒旦是魔鬼,你上电脑能搜到马克思就在高门墓地,是撒旦教徒的墓地。教徒反穿黑衣服,半夜聚会,诅咒全世界人下地狱,发誓一辈子不做一件好事。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开篇第一句话说:“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幽灵”是魔鬼,加入共产党就被魔鬼附体。你从内心退出去,神佛看人心,以后劫难就没有你的事。

有的人表示啥都不信,我就说:你没到那个“境界”,到那个“境界”叫你干啥你就干啥,没到那个份上。网上报道,公安局长咋样,找看邪病的老太太看病,叫他磕头他就磕头。什么话太绝对了就不对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有时遇到文化高的人,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我穿插背诵两首自己写的格律诗,往往令对方非常佩服,从而更愿意交谈下去。其实我的文化程度并不高,大法让我开智开慧,有时自己都觉得这诗是怎么想出来的。

当然救人不能只用嘴讲,大法弟子平时的言行,做的好与不好,对救度众生起着很关键的作用。比如有时买东西摊主抹个三角两角的很正常,我说你们做买卖也不容易,这两角钱是利润,别抹了。对方说要都象你这样我这买卖就好做了,接下来讲真相,很顺利的就能“三退”了。有时我特意第二天把头天给我抹掉的两角钱送去,钱不多,但卖东西的很高兴,再讲真相就自然有了话题。

把心用在救人上,生活中到处是机会,用两三角钱作为契机救一个生命以至一个世界,太划算了。

坚持很重要

最近有一件令我很欣慰的事:我因房子拆迁搬到了很远的地方,在搬家前经常到一家理发店理发。这一天,我讲真相讲到理发店门口,我想理个发吧,头发不是很长,但我平时很注意自己的形象,就去了理发店。到理发店门口发现自己带的钱不够,我就和理发师说我哪天过来再把钱还给你。因我在她这理发时间比较长,很熟。她说没事,就算奉送一次吧!那意思是我在她这儿理了好几年的发,白理一次也在情理之中。我看得出来,她根本不相信我会给她送钱来,我只是耍滑头。

在这几年理发的过程中,我几乎每次都给她讲真相,这个角度不接受再换一个角度讲,怎么讲就是不退。但她人还很好,很随和,就是受邪党毒害太深。当我第二天去给她送钱时,她很惊讶:“你是特意来给我送钱啊,我太感动了!”

我说我以前跟你讲的那都是真的,你把你入过的那个共青团、少先队退了吧,以免以后跟它受牵连。想不到她马上双手合十,同意退了。我也没往纵深去讲,因为在这六、七年的理发中,该讲的都讲了,她什么都明白,就差今天这一步,当时我心里特别感到欣慰。看来“贵在坚持”也很重要。

这些年我也不知跟多少人讲过真相,也不知劝退了多少人,也没记录,总之能多救一个是一个。有人问我:“你怎么老说这个(讲真相)呀?”我笑着回答:“说别的都没说这个好!”

以前我喜欢独来独往讲真相,后来看到网上每天“三退”的数字总是七万到九万多,就有点心急了,心想,同修们要是多出来劝“三退”多好啊!一天退一百万吓就得把邪党吓死。现在我就带着也想面对面讲真相的同修一起出去讲,有的同修跟我出去几次后,就能独立去讲真相了。只要有救人的愿望,肯用心,讲真相真的不难!

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