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善待大法得厚福

更新: 2018年12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六日】我母亲今年八十七岁了,除了这两年耳背了之外,身体健康。

老妈每天早起的第一件事就是收拾房间。在我妹妹一家人陆续上班后她就开始,卧室、门厅、厨房、阳台都擦一遍,地面是端一盆水一点点蹲着擦的,之后把脏布放厕所,中午再洗。

第二件事就是逛超市。最远两站地,周围有大大小小的五个超市。一年四季,除极端天气外,每天一趟。经常是顺道逛两个,蔬菜、水果、油、盐、酱、醋,天天都有的买,每到周末,还特意买两份,让我带走。最多抱回来十斤面。

大院门口,天天都坐着一两排的人在此闲聊,他们都比我妈小十多岁,有的拄着拐棍,有的坐轮椅,看着每天進進出出,从不空手的老太太,那个羡慕就别提了。人人都伸大拇指:真精神,哪像快九十的人呀。到了这个岁数,人们最渴望的就是能走能动,而不仅仅是活着。

十多年来,我们每年都带老妈出去玩一次。无论是走路还是爬山,一点不比我们慢多少,从来没说过累。前年,我们去山西的悬空寺,那台阶又高又陡又滑,老妈竟然登上去了。

但是,在这令人羡慕不已的背后,有谁能知道老太太的那些心酸与担忧、默默流泪、凄楚守望的日日夜夜是怎么熬过来的呢?

二零零八年奥运会,北京警察不知非法抓捕了多少法轮功学员,以致北京女子劳教所爆满,一批又一批的学员被偷偷地卖到了外地,我在女所被非法劳教两年。开始家人想瞒着老人,能瞒多久是多久,走一步看一步。但是在大家躲躲闪闪的言行中,老人猜到了。一时间如五雷轰顶,无法接受,那真是挺不过去,老人半年没下过楼。

我家住的是单位宿舍,平时進進出出,低头不见抬头见。老人将如何正视人们不解、惊异的眼神,如何面对人们的问询,七嘴八舌,人言可畏。最揪心的是从小娇生惯养的女儿将怎么承受这两年中的一切。有一天家中无人,心力交瘁的老人竟然晕倒在地,醒来后发现躺在电视柜和茶几之间的夹缝中,幸好毫发无损。

在劳教所,我本不打算写接见信,一是因为我始终没换黄牌,接见时只能见我妈和我的孩子。更主要的是接见时,护卫队全副武装,手持电棍站立两边,那恐怖,那阵势会让她们更担惊受怕。然而老妈执意要见,只有见到才心安。我们每三个月见一次,近八十岁的母亲和尚未成年的女儿相互搀扶着,向我走来。老人苍老了许多,原本不多的白发已经灰白了,门牙掉了一颗。我们默默的凝望,纵然心中有千言万语,此时竟无语凝噎。没有泪水,只有惨淡的微笑。当时母亲就与我约定:“我们都好好的,我等你两年。”一句“好好的”背后,凝结着老人多少心酸、凄凉、无助、守望和期待啊!

两年中,寒来暑往,一老一小手挽着手,总是如约而来。那是怎样的一种心境啊,凄苦中默默地数着日子,盼望着下一次的到来。一座城市,一堵高墙,我们却被迫分离,感觉很远很远,恍如隔世,远在天涯。

转眼十年过去了,留在老妈心中的阴影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忘,那种凄苦和担忧就像烙印一样,刻在心中,挥之不去。偶尔我周末没回家,或是出门在外,有几个电话未接,老人就会高度紧张,仿佛要天塌地陷,不能自持。

尽管如此,无论是我在人间地狱般的劳教所被迫害的两年中,还是在十年后依然邪恶的日子里,我的母亲从未说过一句让我放弃大法的话,老人家的坚强和勇气令我感佩。虽然,我的母亲没能修炼大法,但是她知道法轮大法好。老妈对大法的善念,得到了师父的佑护,她才能在血雨腥风中挺过来,才能拥有今天的一切。

老妈也有同感。不久前的一个周末的早晨,在一处偏僻的小马路上,不知怎的脚下好像绊了一下,整个人向前瓷瓷实实的摔了出去,两只手和身体匍匐在地。当时四周没人,老人慢慢起来,弹弹土就走了。回家洗澡时,看到膝盖流的血把秋裤给粘上了,没几天就结痂了,别处哪都没事。

后来老妈和我讲这件事,说是有神佛保佑,要不这岁数怎么也得骨折呀。我告诉老妈:“是您善待大法得到了师父的保护。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小伙子,摔了一跤,膝盖骨摔碎了,做手术换了一个,养了很长时间。何况是您才八十多斤,哪有肉呀,就破了点皮,听着都神奇。”母亲点头赞同。

法轮大法是佛法,善待大法一念,天赐洪福无边。朋友们,千万要记住啊!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