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同修都来写交流文章

更新: 2018年12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六日】明慧交流文章对我修炼的帮助非常大。虽然我每天都在学法,但有的时候总有自己学法时理解不到位的地方,甚至有些方面还有悟偏的。比如,如果不懂怎么否定旧势力,就很容易被旧势力钻空子迫害。学师父讲法之余,再多读同修关于怎么否定旧势力迫害的文章,能使自己在平时的修炼和证实法中很容易就认识到哪些是旧势力的思维,并彻底否定它。

再比如,自己以前觉的自己挺精進的,三件事都很用心的在做,后来通过多读明慧网刊登的交流文章,看精進的同修是怎么向内找自己的,对照自己才发现,自己平时所谓的精進只是做事,慢慢的也就学会向内找了,等等。

我发自内心的认识到明慧交流平台对真修弟子的巨大作用,内心非常感动于同修能在每天做好三件事的同时,还能挤时间把自己在修炼上的体悟无条件的与全世界大法弟子分享。这时,我想到了自己为什么在这方面差距就这么大呢?只要是真正的修炼人,无论层次多高,只要是在法上的提高,那都是正悟,都是师父对自己无尽的付出才得到的,都能证实法伟大,为什么自己就不能再多承担一点,把自己在法中正悟的也写出来与全世界大法弟子交流和共享呢?这时,我就拿起了笔。

开始写的时候,并不顺利,第一篇文章,我写了两个月。刚写了一半,自己刚才明明点过“保存”了,关闭文档再打开时,发现修改的部分不见了。这时,不耐烦的心就上来了,不想写了。坐在那里闹心了很久,才反应过来,原来这是怕麻烦的心啊,去掉它。从新写吧。把之前丢失的再写好,我才发现只用了很少的时间。我意识到,如果我放下不再写了,其实不是从新写有多麻烦,而是被自己这颗心挡住了。

当我把第一篇文章要完稿的时候,我的双系统电脑突然出了问题,不断的重新启动,却怎么也无法進入安全系统了,这代表我写的东西全部白做了。静下心来想,为什么会出现这个状况呢?这也是为了让我去怕麻烦的心吗?我发现不是这个原因,因为我怕麻烦心已经去掉了,平时遇到什么事情,无论棘手与否,都能平静而认真的做好。那一定是邪恶干扰,当我系统不断的重新启动了两天之后,我内心求了一下师父,一瞬间电脑就進入了安全系统。我知道是我坚定写文章的信念和对师父的正信,将邪恶的干扰解体了。

因为文章拖的时间很长,有时候写的很累,大部分是在每天学好法,三件事都做了,在深夜的时候动笔的。有时候甚至觉的“如果不写交流文章,就会给自己很多空余时间,那样我可以学更多法,我的修炼状态可能会更好一些”,等等。每次由于私心想搁笔的时候,内心总有一个声音告诉我:“这是不对的,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就不能只考虑自己,得无私的放下自己,要能吃苦,要为整体付出。”这样,才使我没有放下笔。

我在写第一篇交流文章的同时,也在听明慧广播中同修们的文章,经常为同修在法中修出来的无私伟大的境界而感动,等我将第一篇文章全部整理完以后,我思想中出现一个念头:“自己修的与同修差距这么大,还好意思写,还好意思投稿?赶紧删了吧!”这念头是那么的真实,以至于我差点就把文章全部删除,让邪恶得逞了。这时,我仔细分析了一下自己的想法,发现这应该不是我真正的自己想的。因为一篇文章合适不合适发表,不是由我来选择的,是明慧同修在做这件事,或者更進一步说,是师父在选择。这时,我确确实实的知道,这是邪恶在干扰破坏。我把文章投稿了。

上面的心路历程是我最近写的第一篇交流文章时思想中出现的所有念头,我想,其中有很多反映出来的思想念头,其他同修应该也经历过吧?其实不写稿不知道,只有真的开始写交流文章的时候,才发现,做任何证实法的事情,包括坐在家里写文章,都需要强大的正念,才能排除邪恶干扰,才能把该做的事情做好。从那以后,再写文章就没有那么大的干扰了,几乎是一挥而就,我想可能是所有阻挡的因素都清除了。

同时,在写文章中,我也有非常大的收获。当我在回忆自己在证实法的一件事情的时候,边写边不由自主的对照法,能认识到自己一直没有察觉到的在那件事情上的不足。甚至,当自己写的时候,思考着某件事当时为什么做的效果不好时,师父会突然点化我,我突然就明白了,是因为某个方面心性有问题,才造成当时那件事情没有做好,这就等于把当时过心性关的事情从新在心里又过一次,而这次,在法上悟到了,心性提高了,弥补了当时的不足。

有的时候,文章突然写不下去了,电脑坏了,而且怎么也修不好,我向内找,没找到问题,再回头想自己的文章,一句句在自己思想中过了一遍,这才发现自己全文都是在证实自己。如果自己平时的思想和行为没有一点点的清晰的落到纸上,是很难发现自己在细微处这些证实自己的部分,因为很多思想行为都习惯成自然,一下子就那么滑过去了。打个比方,为什么我们平时看别人的执著那么清楚,却总也认识不到自己的执著呢?就是对于别人,我们以局外人的状态“看”的,当然是非对错一眼就看到了,而自己的执著和观念就在思想中,就不容易意识到,但是当你把自己当时的思想行为落在纸上时,就象在看别人的事情一样,就能一眼发现自己的执著所在了。

还有,在写文章时,当自己放下证实自己的心、完全在证实法时,我发现无论自己在做家务还是休息,师父都会把一段段讲法打入我脑中,而每段讲法都是跟自己写的这篇文章相关的,这时自己会悟到很多法理。同时,也让我认识到,自己,也包括很多同修,那种对写文章的畏难情绪是完全没必要的,因为本来就是师父在做。到后来发展到,每天都有一篇文章的标题反映到大脑中,然后文章的小标题、文章的具体内容都象照片一样在大脑中呈现,我知道这些文章都是师父交给我的任务,我所要做的就是不要偷懒。就跟同修说的出去救人是一样的,其实都是师父在做,自己只是动动腿动动嘴而已,不会讲真相时,师父会给智慧。

当这么多的文章一篇篇的反映到我的脑子里,这也让我悟到,明慧是很缺高质量的交流文章的,师父应该是很着急。我不断的写,有时到了无法完成师父交给我的任务的成度了。写到这,真诚的希望同修,当自己在法中悟到什么的时候,请同修拿起笔来吧,把法的伟大证实出来。

无需畏难,法是无所不能的,不识字的同修可以很快学会认字,用了一辈子锄头的老年同修握起了鼠标,为什么?因为法伟大,证实法需要,同修要证实法的心真诚,那我们什么都能做到、做好。写文章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写的都是修炼体会,真修人人都有体会,差别只在写出来和没写出来,写的同修和看的同修都理性对待,不要捧也不要看不上。修炼体会都来自于法,我们证实的都是法。心正了,证实法的事情才能做好。

我写交流文章,从开始一篇文章写了两个月,到后来发现一篇文章写完也就是一个小时的时间,几乎一挥而就,写完自己看看,都觉的自己怎么写的那么好?这时,我才意识到,这哪里是我在写呀,都是师父在做呀,这时我也认识到,自己以前看同修的文章写的真好,觉的自己写不出来,其实同修写的时候,也是师父在帮啊。而以前为什么师父就没有把一篇篇文章打到我脑子里呢?因为我没有写文章的愿望,打给我也没用。就象你出门,如果你有救人的愿望,师父就会把有缘人带到你面前,如果你压根不想去救人,把有缘人带给你,不是浪费吗?

后来学《洪吟二》,学到“旧势不敬法 挥毫灭狂涛”[1]。我心里突然一震。我认识到,就在我的一篇篇交流文章写出来的同时,相关的大量的旧势力就被销毁了。而写交流文章过程中的提高非常的大,这是师父的洪恩,我们只要付出一点,师父恩赐我们的却是很多很多。

如果你偶尔心中突然想写一篇文章了,我现在认识到,那是师父在点化你,要你写,可能是因为你在这点上悟到的法理,对整体同修有帮助,如果不写,那就是不听师父话了。当然有的同修可能是觉的自己修的就那样,或者没有悟到整体中的事情,也是自己的事。举个例子,我身边有位同修,七次被绑架,七次都正念走出,其中两次送洗脑班,洗脑班不收,有时候是跟其他同修一起遭绑架,邪恶把别的同修送進去迫害了,让她回家。没有一次是在承受迫害中走过来的,都是念一正就解体了迫害。同修也说,想把自己在被绑架时的修炼过程写出来,但是几年了就是没有动笔。看到明慧网上报导的黑龙江逾百名同修被绑架迫害,看到每个星期那么多的严正声明,看到有的同修被诬判长达七、八年的刑期,我想可能这位同修就是没有意识到,整体中的这些事情也是自己的事情,如果自己的认识对其他同修有帮助,那把心得写出来就是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

个人在写交流文章中的一点体悟,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震慑〉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