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

更新: 2019年01月1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八日】我是最近四个月才走進法轮大法修炼的新学员,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经常在妈妈炼功时拿着玩具在她身边玩,一边玩嘴里还一边学着师父的炼功口令。当时年龄很小,爱看电视,但是不喜欢看新闻,所以没有受到恶党对大法造谣和污蔑的污染,虽然对大法的认识懵懵懂懂的,但就是打心底里觉的大法好。

记忆里第一次读宝书《转法轮》,应该是上小学的时候了,当时字虽然是认全了,但是对修炼还是没有什么概念,不过当时真、善、忍的法理在我心里已经埋下了种子。后来在小学课本中看到污蔑大法的信息我也不接受,回家还把那个课本给撕掉了。

我虽然没能走進修炼,但是一直对大法抱着支持的态度,在学校里不愿意和同学们一起欺负那些弱势的同学,有什么问题也愿意帮助他们,虽然学习成绩是个不折不扣的中等生,但是在班级里人缘一直很好,交的朋友也都是待人友善的老实人。平时不关心也不愿意听同学的小道消息,更不愿意接触那些喜欢溜须拍马的人和逆反的学生。

陷在常人中,苦中不知苦

后来我来到加拿大上高中,性格起了很大的变化,从以前内向的性格变的很开朗,也越来越擅长与别人交际,受到常人的带动和影响,也和他们一起玩电脑游戏、看动漫和聊天。平时和同学们经常聊一些游戏和动漫剧情,还养成熬夜上网的习惯。感觉自己精力时常不够用,总是有气无力的而且没什么精神。也经常去朋友家聚会,一起吃喝玩乐。当时的感觉是虽然快乐但是精神很空虚。后来又找了个女朋友,分手后被情伤的很深。

迷途知返,走上修炼路

能走進修炼是看到妈妈同修非常精進的打电话救人,我在一天晚上读了师父《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后,一种难以表达的心情涌上心头,当时感觉师父的法把我生命最深处的东西唤醒了。那个晚上我一个大小伙子大哭了一场,而且躺在床上嘴里还不停的说着:“这些年我究竟在做一些什么啊?”对自己这么多年迷于世间,把自己救人的使命以及真正的家都给忘记了,那种失落感和愧疚感涌上心头。

那天晚上我下定决心好好修炼,在正法还没结束前做好师父说的三件事,尽力挽回之前在人间迷失这么多年的遗憾和损失。

修炼让我脱胎换骨,快乐又充实

从那天晚上以后,我就正式走入修炼了,我把电脑里所有的电脑游戏和动漫全部删除,游戏机也都卖掉了,手机里的常人音乐也删除了,虽然我自觉要这样做,但还是下了很大决心才做到的,记得当时自己思想中的思想业力强烈的阻止我卸载这些软件,但是我知道如果不把这些不好的东西彻底斩断、放下,是不符合修炼人的标准的,我头脑中一边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边卸载软件,当时感觉自己全身的细胞都在震动,每当下定决心放下这些不好的东西并且删除后,我总是不自觉的干呕,并且吐出一些粘稠的液体,我知道是师父在帮我清理那些不好的东西呢。

还记得在修炼前,妈妈为了不让我玩游戏,又是没收手机,又是没收电脑的。最后,也没能让我改变,但是在修炼后,不但我自己把游戏卸载了,而且还自己约束自己。

每当有想玩游戏的念头时,我都坚定正念的排斥它、否定它、清除它。我知道这些都是思想业和外来因素的干扰,这些都不是我的思想,就这样我从那以后再也没有碰过电脑游戏和游戏机,吃饭的时候也不会去看去听常人的视频,有时间就会上明慧网听同修们的交流文章。

走入修炼后使我身心都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圣诞节的时候我又一次到了朋友的家,看到了以前的朋友们,发现他们的状态很不好,明明应该朝气蓬勃的年纪,但是一个个有气无力瘫坐在沙发上,眼睛不是盯着手机就是看着电脑,大白天都打着哈欠跟没睡醒似的,聊天才知道他们有的熬夜到凌晨四、五点才睡觉。他们聊天的内容依然是游戏、动漫、小说和猥琐的话题。

仔细想一想,我走入修炼前不也和他们一样嘛,天天醉生梦死的,课余的时间不是看手机就是玩电脑,通宵玩游戏更是家常便饭。虽然和朋友们都想改变那样的生活状态。我们都知道这样不对,但是都只停留在嘴上,根本没有实际行动,也割舍不下那些东西。

修炼后,我体力真的是一天比一天好,每天都精力充沛也很充实,现在在等入学的时间里找了一份超市的兼职,这份工作大部份是体力劳动,需要动脑子的地方不多,我就常常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一次和工友们卸了五板货,同事们都觉的很累,很不耐烦,但是我不但不觉的累而且还乐呵呵的,一点怨言也没有。有个同事跟我说,看你总是乐呵呵的,上班那么开心吗?

加强主意识,排除思想业的干扰

我在修炼过程中,遇到的大部份魔难和心性上的提高,主要来自于内在的干扰,记得刚刚修炼的时候,思想业的干扰真的是非常的强烈,头脑中经常反映出常人时看的游戏和动漫情节,我就阻止它们在我脑中出现,为了排斥它们最严重时我会痛的抱着脑袋在床上打滚,后来它们一出现我就发正念清除,时时刻刻主意识都在警觉着,只要一有念头不符合法就发正念,不让它们在我的思想中多存活一秒钟,大概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几个星期左右,思想就变的清净多了,虽然有时还会返出不好的念头,但是已经非常的弱了,只要主意识强一点,它们瞬间就会解体不见了。

坚持双盘一小时

我双盘打坐的时候,盘半个小时没太大的感觉,但是要突破到炼一个小时就很难,刚刚开始突破到能炼一个小时的时候,我的腿抖的非常厉害,全身都跟着不停的抖动,我就用围巾把腿绑起来不让腿因为抖动掉下来,再疼也忍着不解开围巾,最痛的时候就想师父为弟子们的巨大承受,相比起来这点痛根本什么都不是,再痛我也没有资格把腿放下来。这种状态大概持续了一个月左右就过去了,后来打坐腿虽然不抖了,但是会很痛而且心里会很烦躁,有时候感觉痛的牙根痒痒。但是只要守住师父说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每次都能顺利的挺过去。

上平台打电话救人的修炼过程

刚开始在RTC平台打电话的时候,对大法真相还不够了解,虽然知道天安门自焚是假的,但是具体细节不清楚。开始的时候用的是妈妈同修的新手培训稿子,稿子简单易学,基本真相都概括進去了。打电话的时候,我虽然有一颗迫切想要救人的心,但是感觉特别紧张,还记得左手死死按住说话键,念真相稿子的时候特别大声,手也在抖,有时候声音都发颤,接听率和通话时间也是很不理想。

后来妈妈跟我说,说话要柔和,不用那么大声到对面都能听的见。但是尝试了好久都没做到,电话一响一紧张就啥都忘记了,脑子一片空白。后来在培训房间阿姨们的鼓励和师父加持下,讲真相的情况渐渐改善了。和人通话时声音会小很多,也不会那么紧张和激动了。我也意识到自己对真相内容知道的太少需要扩充,所以当时阅读了大量明慧广播的真相稿和迅退网上的稿子,这些网站上的资料对自己写稿子有很大帮助。

后来我参加A同修的新手培训,受益很大,有很多之前没有接触到的资料和打电话时的表达方式。比如通过数据或者是经济现象讲真相等等。现在打真相电话的时候虽然还是照着稿子读,但是接听率和接听时间有了明显的提高。打真相电话对心性的提高也是很明显的,比如众生接电话后骂人时会不会动心?打电话时接听率不好会不会产生消极情绪?我刚开始还会被常人带动,经常因为怕被责备而产生怕心,最严重的时候感觉每一通电话响起后都很沉重。但是悟到不管众生态度如何,我的责任是讲清真相,后来B同修也鼓励我说:“只管讲,别多想。”没想到在我改变心态后,打电话一下有了很大变化,众生的接听时间变长了。

在修炼这四个月中,我的改变非常的大,感谢慈悲的师父将我从地狱中捞起,把我洗净,然后又给我机会让我在正法修炼中救度众生,真的是难以表达对师父的感激,弟子能做的只有努力做好三件事。但是弟子现在做的还不够好,学法时经常做不到静心,炼功时也没能做到完全入静,发正念时也不能完全做到思想集中,有时凌晨发正念经常起不来,打电话救人时也没能做到慈悲和不动心。在常人中也会暴露出很多执着心,如色心、安逸心、怨恨心、私心等等。弟子还要继续努力精進,改進自己的不足,及时在法中归正自己。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