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步不停

更新: 2018年12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九日】我是二零一三年得法的青年大法弟子,今年二十四岁。回首五年修炼路,有初得大法的喜悦,有不知如何修炼的踌躇,也曾走过弯路,悔不当初。忆往昔,师尊慈悲的将我一次又一次的从红尘之中唤醒、洗净,每每念及于此,止不住泪如泉涌。

风雨飘摇的童年

我生长在大法弟子之家。记得我在孩童时期,父母亲就因被迫害而远走他乡,只留我一人与曾祖母相依为伴,当时曾祖母八十多岁了,我只有六岁。

因从小经历惯了与亲人的别离,小小的我早已是“饱经风霜”,亦多愁善感。虽然那时我还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使得他们弃我而去,但隐隐约约中听到人议论到“法轮功”三个字,小小年纪的我从本性就知道:信法轮功的父亲没有做错。

父亲总是深夜回来,第二天我还没醒来,他就消失于茫茫夜色之中,记忆中,我夜夜泪湿枕头,白天总是红着眼睛,我思念他们,可是我不敢说出口,也不敢在人前表现出来,怕曾祖母担心,也怕其他人看见会问起原因。为了不让人担心,我总是表现出开心和无忧无虑的样子。

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的父母亲回来了,我心里却很平淡,许是幼年的经历,使我早早成熟,又或者似乎已经习惯了离开他们的日子。可是生活并没有安宁下来,从那时起,为了生计,我们搬了五、六次家。我的性格也越来越内敛,不愿与人交际。

初得大法 红尘苏醒

幼年与父母的隔阂,一直伴随着我的成长,虽然我尽自己努力,做一个不让他们操心的好孩子,但却并不与他们亲近,甚至心中反而升起仇恨心,并将对他们的怨恨,撒在弟弟身上。父亲几次想要让我得法,但那种从小的隔阂,使我有了逆反心理,不愿意听他的话。后来在高中时期,甚至几度抑郁,那时,我似乎对人世间的一切都看破了,特别想出家,却不曾想过,我与真正的修炼大法近在咫尺。

我十二岁起便离开父母到外面上学,在高中的时候,学校离家更远了,父亲不能每周来看我,在高三的时候,他将我托付给一位阿姨同修。

我一看见那位阿姨,觉的她好似比哪位亲人都亲切,第一次见面她笑声朗朗,双目熠熠生辉:“这位是小同修啊,真好!真好!你知道吗……”阿姨向我讲起大法真相,大法的美好,讲到师父的慈悲,多次叫我小同修,甚至说我是神的使者。我茅塞顿开,但也不免有诧异,我也是修炼人吗?可是我并没有学过法呀,虽然会炼功,但是动作也马马虎虎记不得全部。但她叫我小同修,那我也一定要学一学!

就这样,我从这位阿姨家里请来了宝书《转法轮》。那天我包里装着《转法轮》,感觉太阳格外明亮,光彩夺目,浑身从未有过的轻松,整个人轻飘飘的,似乎有一双大手将我提起来。就这样,我得法了。

得法之后,师父给我清理身体,我的眼睛变的明亮,皮肤象婴儿一般细腻雪白,头发也似乎一夜之间被唤醒。我的内心,充满了无上的喜悦、沉静,整个人变的平和有力量。常人朋友形容我“你整个人真的象个艺术品”,“如画一般”。我知道,师父把我推到了很高的层次上,我内心充满感激,无以言表。

清除邪恶画报 证实法

二零一八年夏天,我大学毕业了,找到了一份工作,与两个室友合租一住处。在我们所居住的小区,处于所谓“重要地段”,安保级别为最高级,保安经常在小区里来回巡逻。

一天下班,我突然发现小区橱窗里出现了污蔑大法的邪党宣传画报。我内心又急又气,想到师父说:“其实大家也很清楚了,一个人从大法中受了益,当大法蒙难之时为了保护自己不能说句真话,这人可度吗?”[1]作为一个大法弟子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污蔑师父,污蔑大法。我计划要在某天深夜,将画报清理掉。可是计划想的越多,怕心越强烈,总觉的小区里到处都是摄像头。

又过了两天,中午下班的时候,我远远的就看到了那个橱窗,我直视着它,心里反复默念师父的法:“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就在那一瞬间,我感觉周围的一切似乎不存在了,只有一条笔直的小路通向那个橱窗,我走近它,发现橱窗正对着保安亭,保安在门口站着,我求师父加持弟子,就这时出现了一位妇女,与保安攀谈了起来,转移了他的注意力,我当时撑着太阳伞,什么都不想,径直打开橱窗,撕掉那张邪恶画报,装進背包,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我看向两边,人来人往,正是下班高峰期,大家笑着看着我,似乎觉的没什么不妥。一位清洁工大爷骑着摩托车从我旁边走过,一直注视着我,我不为所动,把橱窗关上,回家!我内心无比激动,感受到了师父的慈悲保护。

回到住处后,室友回来了,急切的问我:“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了?我听到小区保安打电话,说橱窗里的东西被人撕掉了!是不是你做的?”我笑着看着他,室友很生气,大声质问我:“你这样他们会找上门来的,再说,撕了有什么用?他们还会贴啊!”我平静的看着室友,语气不容置疑的说:“不会的!他们再也不会贴了!我今天撕了,他们绝不会再贴!”室友不出声了。第二天,室友非常开心的跟我说:“你真神了,还真的不贴了,贴了美好家园之类的东西,所有橱窗都换掉了。”

回想那天,我内心深深的感受到,一切都是师父安排好的,就等着弟子走出去。

提高心性 修去人心

因幼时的经历,我始终不能从怨恨中解脱出来,对父母亲,尤其是母亲充满怨恨,怨她将我一人留在家中,孤独长大。得法后,更是“看不上”她,觉的她不如明慧网上的同修做的好,日常生活中,总是与她针尖对麦芒,争论不断。我很苦恼,每次争论后都非常后悔,我知道作为修炼人,要有大忍之心,可每次面对母亲,怨恨心就在起作用,念及过往,委屈、不公时隐时现,难以清除,我意识到这种情绪的根源,是不平衡的嫉妒心,还有怨恨心。意识到之后,我发自内心想要修去它们,升华上来。

师父说:“但是作为炼功人,别人看的很大的东西,你看的就很小、很小,太小了。因为你那目标太长远了,太远大了,你将要和宇宙同龄。你再想想那东西,可有可无的,你往大了想想,那些东西都能过的去。”[3]“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4]

我反复体会师父的法,不禁泪流满面。这时我真正放下人心,思索着这些年,母亲为这个家所做的一切牺牲,这时,怨恨心和嫉妒心变的越来越小,越来越小,小得象一粒尘埃,我泪流满面却不是伤心,反复想着:“你要为别人着想啊。”我感到怨恨心和嫉妒心,正从我身体中清除出去,慈悲的师父帮我拿掉了它们。当我下楼再次看到母亲时,突然觉的她可爱、善良,就心平气和的与她攀谈起来,这时我的内心感到前所未有的轻盈、幸福。

回想五年来走过的修炼路,若不是修大法,我也可能会在这红尘之中,堕落沉沦迷途不知返。我感恩师尊慈悲苦度,珍惜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环境,每念及于此,常常泪流满面。

写这篇文章之前,我曾觉的自己怎么可能给明慧网投稿呢?那不是一般人能投稿的啊,应该要文采很好吧。后来看到一篇交流文章是七十多岁的老同修写的,我受到了鼓励,我也要给明慧网投稿!不执著于能否发表,何种结果,我也想主动圆容明慧网这个大家庭!今天写下这篇文章,愿同修们,修炼路上,步履不停!共同精進,随师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三章 修炼心性〉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