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真善忍做人 侍奉老人无怨无恨

更新: 2018年12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九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喜得法轮大法的弟子,今年七十三岁,退休小学教师。修炼法轮大法后,不但身体健康,无病一身轻,而且法轮大法还解开了我心中的谜团,明白了人生真正的意义和做好人的道理。

我从一九八六年就与婆母生活在一起。婆母有三子两女,我丈夫是最小的一个。由于婆母的事,他们兄妹五人矛盾重重,互相挑理。尤其他们哥仨互不说话,婆母住院,两个哥嫂连看都不看,更谈不上给钱物了。两个大姑姐更是蛮横,专到家里钻空子,埋怨我们对她妈照顾的不周。为此,我们多次打嘴仗,那时,我妒嫉、自私、怨言多多,心里不平衡,生气、不情愿,再加上婆母爱唠叨,我就嫌弃她。那时,上班也不顺心,连气再累,弄得焦头烂额,满身是病,未老先衰,抱怨自己命运不佳,难过此生。

修炼大法后,如梦方醒。我处在这个家庭,矛盾多端,又苦又累,都是自己生生世世业力所致。要想脱离凡尘,返回产生自己生命的天国世界,就必须得到佛法的启迪,洗净,达到生命的标准,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我从前的表现,自私自利,怨恨嫌弃,是我错了。我要用法轮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改变自己。

到一九九九年我已退休。婆母也已经不能自理,就象老年精神病似的,大喊大叫,说一些没边、离谱、怪怪的话,不认识人,大小便失禁,离不开人照顾。有时她好象故意跟我捣乱,家人刚一离开,她就往床下爬,有一次竟摔在地上,头破血流,把我们吓得够呛。

婆母出现这种情况怎么办?孝敬父母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侍奉婆母天经地义。我是修炼人,是超出常人的,更应该做好,要宽宏大量,做事要先考虑别人,看别人能不能承受。于是,我就决定与婆母同住一屋,在修炼的实践中改变自己。

但实际做起来也不容易。婆母神魂颠倒,夜间不睡觉,还不叫别人休息,拉着长声,说个不停,还叫我的名字。我一進屋,她就说:“你来了?你是谁谁。”她说的话很瘆人,我有些害怕。但我不能退缩。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是伟大的佛法造就的,谁也动不了我,我不怕,谁都怕我。

我躺在婆母对面的床上,闭上眼睛就出现鬼火,象做梦似的,我下床就用双脚“哐、哐”几下,把鬼火踏灭,边踏边喊:“我是大法弟子,我怕你?”从此以后,我就不害怕了。当婆母拉着长声叫我的名字,使我难受发烦时,我就想起师尊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我不停的念这句话。有一次,我实在受不了了,就到另一房间去打坐,刚一坐下,就感觉“嗖”的一下,我从地上飞到床上,正好对着师尊的法像。我当时感受到师父在鼓励我,忍的好,叫我达到修炼人的标准。

婆母吃饭也不正常,大口大口、狼吞虎咽的。有时二姑姐喂她,这口饭刚放到嘴里,就又把嘴张开,二姑姐生气说:“你干啥呢?也得嚼两下再咽哪!”

婆母便秘,我和丈夫互相配合,用手指轻轻的一点点给她往下抠。有时泻肚,弄得到处都是,就得马上给她擦洗,换洗被褥、衣服等。通过做这些事去掉自己怕脏、发烦的心。每当私心上来时,就用师尊的法鞭策自己。

师尊说:“为什么遇到这些问题?都是你自己欠下的业力造成的,我们已经给你消下去无数无数份了。”[2]“人吃多少苦,他认为吃的苦越多越好,加紧还债,他就是这个想法。”[2]“非是修行路上苦 生生世世业力阻 横心消业修心性 永得人身是佛祖”[3]。

同时,也感受到婆母太可怜、太苦了,也许是我造成的,我必须善待她。

有一次,二姑姐赶上,看到我们这样精心伺候,没有一丝怨言,受到很大震动,她感慨的说:“你们学法轮功,变的这么好,我真是心服口服。我家邻居有个老人,哪个儿女都不管。法轮大法真好哇!”我说:“法轮大法是叫人向善的,真、善、忍改变了我自私的本性。现在人类道德水准大滑坡,世风日下。不孝敬老人这都是中共邪党造成的。大法洪传,中共镇压,不叫做好人,咱们得分清是非,不能再受邪党骗了。”二姑姐明白了真相以后,天天夜晚就来陪着婆母。我们不叫她来,就是不答应,表示她也要付出,她也要做好人。

我家的邻居,看到我们每天给婆母洗的尿布,从阳台这边挂到那边,都赞不绝口:“你看人家学法轮功的,把老太太伺候的多好,谁也比不上,这老太太真有福哇!”哥哥姐姐也都认可大法,消除了对我们的偏见。

我看到婆母这种状态,也为老人的受罪而苦恼。有时也叫她念“法轮大法好”,一遍接一遍的念,可一停下来,还是老样子。于是我翻开师尊的经文《道法》。师父说:“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的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魔难之中。”[4]

我悟到,这是正法时期,在我面前出现的这种情况都是对我修炼的干扰,邪魔利用婆母在起负作用。我要用本性的一面正法。其实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二日师父已经发表了发正念的两种手印。但是悟性差,不敢发正念,怕错。师尊又通过家人点化我,我悟到是该清醒了,不能叫邪恶因素没完没了的干扰与迫害。终于在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左右,开始下决心发正念了,清除婆母身后的低灵烂鬼以及通过婆母对大法弟子的干扰与迫害。每天最少发二、三次,每次一小时,共发了十八天。婆母消停了,不喊也不闹了。再也没有老年精神病的状态了。每天安安稳稳正常的吃、喝、睡。两个大姑姐看到都感到吃惊,不可思议。

这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看到我决心大,心性提高上来了,把这个魔难消掉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因果〉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