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面矛盾找自己 才有力量救人

更新: 2018年12月3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三十日】原来的我:冷漠、自大、自私,从不考虑他人的感受,总之,我的心里只有我自己。从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日得大法修炼至今,现在的我以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查找自己的内心,归正自己。我把经历过的一些修炼过程写出来,把师父对我的看护、大法法理对我的指导写出来,分享给同修。

一、不实修心性,学法不得法,救人没有力量

二零一零年年初,我被调到派出所,也开启了我讲真相的新的一页。在派出所我做管片警察工作,在下片的时候我给能接触到的老百姓讲真相,帮辖区里的一些百姓做了三退。

但那时我把讲真相当作唯一要做好的事,别的事都是干扰。在单位里,我表面做的好,内心里藏着对别人各种不好的看法。在家里,我几乎不修心性,不向内找,看明慧网上同修的修炼体会,不是对照自己、修好自己,而是模仿同修讲真相的方法去做,学人不学法。读法时大脑里翻江倒海,书上的字進不到大脑里,几乎看不到法理,看不下书。在给同事讲真相时,也不考虑他们的接受能力,一上来就直接讲三退。

那时我虽然做了许多讲真相的事,但我学法不得法,几乎不修心性,都是用人心、用人的蛮力做事,哪有力量做好救人这样神圣的事呢?

我在派出所工作一年后,我接到局里某部门同事的电话,问我要不要回这个部门工作,我同意回去。后来听这个部门领导告诉我,说他有一次去局长办公室时,正碰上我们派出所所长和局长聊天,所长怀疑我学法轮功,要把我当年的优秀公务员拿下来,局长没有同意。还有一次我们部门聚餐时,有一个原派出所同事告诉我:派出所很多人怀疑我炼法轮功。我才知道,原来我当时在派出所出现了危险,是师父帮我转到了另一个部门工作。

二零一三年年初一晚,我和丈夫出去粘贴真相不干胶,还在我们小区高层的非常干净的电梯里贴了几张,当时我并不知道电梯里有监控。结果事后某天早上,我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说他们派出所的副所长找我有事。那个副所长我也认识,到了他的办公室,我一坐下他就告诉我,小区物业把我和我丈夫贴资料的监控截图交给了派出所,正好是他负责处理这个事,他一眼就认出来那视频截图里的人是我,所以他把事情压了下来。我把自己学大法的亲身经历简单向他做了介绍。他说要不是他压下来这件事,就得报告给国保大队,警察直接就到我家抄家了,希望我以后不要给他再惹麻烦。临走我表示明白他的意思,我不会给他再惹麻烦。

从派出所到家后,我心情很沉重,大脑里不停的反复想这一切,内心里充满了害怕,虽然我一直在做大法弟子的事,可我始终不敢面对一个问题:我有家庭、有工作,可大法在蒙冤、我有救人的责任,我不能坐视不管,因为我是个大法弟子,可常人中的名利情让我难以割舍,面对这个矛盾的现实,我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我担心若是我这次被迫害,家人、朋友、周围的人会怎样看我,担心自己会因为学大法而失去一切,担心孩子和老人怎么办,大脑里被各种各样的念头填充的满满的,这些念头阻挡我理清思路,我没有达到百分之百信师信法,这一点让我失去了前行的力气,越来越懈怠、越来越常人化。

三年后的某天,看到身边家人同修各种常人化的状态让我很着急,远离了大法的我心里很苦,我感到内心被厚厚的不好的物质所包围,什么高兴事都不能使我真正高兴起来,我能感到我内心里埋藏着痛苦,我在心底呼喊师父:师父不要放弃我们几个大法弟子,求师父帮帮我们,希望我和家人同修们都精進起来。

我开始规划时间组织家人集体学法,慢慢的,家人同修们开始恢复了修炼人的状态。

二、背法带动我真正实修

集体学法不久后,我又遇到了几年前学法不入心的情况,无论眼睛怎么看法,大脑就是翻江倒海的胡思乱想,法一个字也進不到大脑里。我和家人同修决定开始集体背《转法轮》,每个人背法進度不一样、每天的空闲时间也不一样,我们就每天各自利用自己的空闲时间背法,有时互相考,有时自己考自己。

从开始修炼至今,这是我第三次拿起书开始背法,这一次我是严肃的背法,用心背法后,我出现了各种不同修炼状态。我一段一段背法,随着不断实修,我开始不断的看到了法的一些内涵,在背书到第二遍七十页的时候有一个自然段,我实修了一个月才背下来。背到第二遍的某一段,我实修了一周才背下来。越背不下来我越要坚持,越难背的地方我就知道自己又需要提高心性了。

刚开始背法时,我只是排斥大脑里出现的各种念头,然后把法强制性的背下来;现在背法,我以在背法时出现的各种念头为线索,向内找自己的心,并去掉那些念头背后的观念,这段法自然而然就背下来了。我悟到:有失才有得,我要先失去头脑中不好的观念,才能得到法。

我白天要工作,有时候还有朋友之间的应酬,家里也有许多事情要处理,所以有时很忙,我把每天发生的事情都当作是我实修的一个过程。有时没有大段时间背法,我就利用零散时间背法,我把明慧网上《转法轮》打印版本文件复制到手机上,实在忙我就抽空看一句法,然后把这一句法在心里反复背,一段里的所有句子都背完后,等有大段时间了我就背这一整段,背下来后再继续背下一段,若是背法得不到新法理,我就找自己当天或最近几天实修中自己没有修好、没有注意到的问题,等修过去之后,马上我就能看到新的法理了。平时我在遇到某件事情时,大脑也会反映出来不同的念头,我立即抓住这些念头,这就是我向内找的线索。我还利用在家里打扫卫生、等车等时间听明慧广播,借鉴同修的修炼心得,对照着找自己的不足。

三、在生活中提高心性

二零一八年开春,我弟弟突然给我打电话,说他们单位房子收回去了,父母没地方住了,父母想来我这个城市买个小房子住,他那个城市都是大房子,大房子我父母买不起,租金也太贵。

这一个电话勾起了我埋藏在心底多年的记忆:小时家里穷,我总是遭到亲友、同学的嘲笑,虚荣心让我感到自卑;童年的我一淘气或是做错了事情,父亲对我抬手就打,有时候还当我同学面打我,那时我感觉心底所剩的唯一的尊严都被打没了;在我少年时,父亲还经常用讥讽的语言训我,说我一看就像个受气的样儿。父亲不知道他给我年少的心灵上撒下了许多怨恨的种子;家里很穷,城里的亲属让父亲去他们公司跟着打工挣钱,父亲嫌弃给亲属打工心太累,所以宁愿在家干呆着也不去,一天混一天的过日子,他一直在各种逃避中生活。后来因为家里拿不出钱,弟弟被迫去了所能免学费的大学,而我经常在学校开学的时候拿不出来学费和生活费。

母亲是个乡镇教师,但是情商很低,年轻时候因为性格暴烈,在工作岗位与同事经常吵架,本就偏执的性格变成了精神分裂,四十来岁就被单位强行退休回家,母亲因此精神状况变的更糟糕,父亲带着母亲回农村种地,在我上大学放假回家时,看到母亲半夜突然犯病,离开家满村子乱跑,我和父亲常常呆坐在炕上听着她在寂静的夜里骂着不堪入耳的脏话。

等我参加工作后,父母就卖了农村的房子,之后在农村租房子住,他们五十来岁就开始不干活,幸运的是还有点退休金。我心里一直生气他俩年轻时就知道和别人吵架,不会过日子,没正事儿,我觉的我出生在这样的家庭很倒楣。

因为亲友都不喜欢我父母,都不爱和他俩交往,母亲长期在家封闭的生活十多年,思维连基本的人际交往都不懂,更别谈体谅儿女了,越是远离人群的生活,父母越是变的自私,看到父母各种自私的言行我就气的一直远离他俩。在这样的家里长大的我,在外出求学时,到放假的时候也不愿意回家,我没有勇气面对那个充满痛苦回忆的家。

弟弟倒插门,父母在弟弟的城市没法养老,现在父母老了,要来我这个城市生活,明摆着弟弟想把赡养父母的责任推给我,可弟弟嘴上偏偏说只是让父母来我这个城市住几年,想到这里我更是愤愤不平,觉的我自打上班都没要过父母的钱,这些年父母倒是给了弟弟十多万元,还借给弟弟五万,看爸妈老了弟弟想推给我也罢,还把好听的话留给他自己。

以前的那些记忆像决堤了的大水一样一下子全都涌上心头。那几天我整天都被愤怒、怨恨等情绪包围,我愤愤不平的找孩子奶奶诉苦、找要好的朋友诉苦、找同事诉苦,可无论听谁的劝解都不能让我冷静起来,我感到心很累。

情绪不好的我又想起来继续背师父的法,大法又一次让我冷静下来。师父要求我们弟子要做好人、遇到事情要向内找自己,不能找别人,我观察自己思维中的每一个细节,看到了我对父母的怨恨心很重,觉的父亲懒惰、母亲精神偏执,觉的弟弟推卸赡养父母的责任,妒嫉父母总是给弟弟钱花、偏向弟弟,还有自己的虚荣心、看不上父母又穷又老等各种不好的心。

但是师父让我们做事要先他后我、无私无我。我应该按照大法的要求为父母、弟弟着想。

转变观念之后,我看问题的角度发生了变化:家里再穷父母也坚持送我去读书;父亲一岁时亲生母亲就病逝了,他面对多灾多难的人生能撑到今天已经不容易;母亲的亲生父亲脾气暴躁,甚至没有人好好和母亲说过话,她在这个社会上学会的都是以暴躁的脾气来保护自己;弟弟的家庭还依靠他岳父母的帮助,我的父母在弟弟的城市没房子、没医疗保险,养老只能是给弟弟、给他岳父母增加负担;在我忙着成家立业、没有精力照顾父母这几年,弟弟已经接父母去他的城市生活了好几年,我应该理解弟弟,应该为他分担些责任。想到这里,我的心豁然开朗,感谢师父帮我改变心态,让我和家人能够和睦相处。

调整好心态后,没多久我协助父母买到了一个他俩满意的房子,现在他俩已经到我这个城市生活了,前几天我去看望他们,看到他们开心的样子,我偷偷的哭了,我心里充满了对师父、对大法的感激之心,没有大法改变我的心,我还会继续伤害父母、伤害弟弟。

通过这件事情,我体会到:善不是做的表面如何,也不是强为,是在矛盾面前向内找自己的心、在内心去掉对他人不好的看法之后,自然而然的流露。

四、在工作中提高心性、讲真相

二零一七年夏天的一个早上,我正在电脑前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突然有一个同事在我办公室门口唠叨:“有一个来办事的老百姓要自杀。”我一听她的话,突然想起师父的法:“你看到杀人放火那要不管就是心性问题”[1]。我赶紧放下手里的工作,随同事去了前楼的值班大厅,看到有个中年女人在哭,我过去坐在她旁边,她边哭边向我诉说她的不幸,等她说完了,我和她讨论她的案件,在周围没有别人在场的时候,我向她讲了大法真相,讲了三退保平安,她痛快的表示同意三退,打消了自杀的念头。

我更渴望能救我身边的警察同事,我和周围的部份警察同事讲真相,有人对我讲的大法真相表示怀疑,比如我和同事谈起法轮功学员在中国被活体强摘器官贩卖的事情,有些人认为现在生活多好啊,我讲的不可能是真的。

我该怎么才能救下他们呢?我做了认真的思考。师父让我们救众生,那么在我向他们讲述真相的时候,他们不接受我的话,一定是因为我的心不够纯净,我的心和众生的心之间有着间隔,那间隔的根就是我那些不好的心,间隔不除尽,我哪有把浊世的众生救起的力量呢?

我向内找自己的心,发现自己在同事这里有太多地方没做好。比如:同事老赵平时说话声音就大,生气时说话声音更大,每当他喋喋不休的大声抱怨时,我都感觉耳朵被震得嗡嗡响。尤其他负面思维很重,遇到一点小事就在别人的办公室里震耳欲聋的抱怨个没完,同事看到他抱怨时候经常躲着他,但他很喜欢他讲话的时候有听众,我的工作基本就是坐在电脑前,所以我根本没办法躲开,对此我一直非常讨厌他抱怨。前几天,我下定决心要忍受住他震耳欲聋的抱怨,因为我要救他们,首先我要针对遇到的事情提高我的心性,我认为这就是救他们的第一步,在我做出决定之后第二天,他因为对一件事情很生气,就坐在我办公室对着我声嘶力竭的抱怨了一整天,那一天我忍受住了他的各种抱怨,我的大脑随着他讲话产生各种不好的看法时,我知道我的各种观念出现了,这就是我去掉这些观念的时机,那一天他痛快的抱怨完后,我在心底真心的感谢他跟我抱怨。

现在只要我情绪上有波动,那我就立即查找自己因为什么对这件事产生了看法。我讲真相也只是在陈述事实,任何时候心态都是平和的、平静的。目前,每当我遇到解不开的事情,我就翻看当天背法的内容,哪怕只有时间看一句话我也要看,法中都在告诉我解决问题的办法和我应该持有的正确态度。

而周围人的表现就是我修炼状态的表现,全世界大法弟子是个整体,我悟到我范围内众生得救的前提条件就是我的心能够越来越纯净,那么我有责任认真修心性。师父说:“随着你的功力不断增长的时候,你身体所带的那个功的散射能量也会相当强大的。”[1]如果我实修的好,那么周围的场就好,我周围的同事就会从根本上改变,那么不管是哪个同修和他们讲真相,他们都会认真听真相、做三退。

希望同修们在救人的路上学法能得法、多学法,学法的同时不要脱离实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