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法轮功鼻癌痊愈 四川花甲农妇遭非法判刑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四日,四川泸州市纳溪区法院非法对六十七岁的农妇、法轮功学员巫德蓉判刑三年,勒索罚金五千元。这是巫德蓉第二次被判刑迫害,已经被非法关押了一年零三个月。

修炼法轮功一个月 鼻癌痊愈

巫德蓉老太太,家住泸州市纳溪区新乐乡,在修炼法轮大法前,患有多种疾病,如鼻炎转化成鼻癌,鼻孔内长了两个肉瘤,医院叫开刀,她没有同意,用药物治疗,引起了鼻肿、脸肿,鼻孔长期流出清水一样的东西,严重的时候,引起耳聋、眼花、周身发肿。她还患有肾炎,长期打针吃药,自己找偏方治疗,效果不大;她还有头痛,严重的时候,头痛的就象要爆炸一样,连别人家电风扇转动的声音都能引起她头痛,整晚不能入睡;她还有皮肤病,春秋季节转换时,全身会爆发出一块一块的小红点,打针吃药只能抑制抑制,却断不了根。

一九九九年六月,巫德蓉开始修炼法轮功。真神奇,修炼不到一个月,全身的病状都不见了,到医院检查,什么鼻癌、头疼,所有的病症全无,走路轻松,心情愉快。更重要的她是知道了人活在世上就应该重德行善,按照“真、善、忍”去做一个好人,提高思想道德。

在家遭断电诱捕,被黑审诬判

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八日晚上九点多钟,巫德蓉和丈夫在家里看电视,突然断电,屋子漆黑。巫德蓉去屋外查看电表,刚一开门,一群身着警服的人员一拥而上,抓住了巫德蓉,并闯入家中一阵查抄。来者没有出示证件,没报姓名,没告知当事人入室查抄的缘由,也没有出具相关的搜查手续。这伙人当晚把巫德蓉绑架到纳溪看守所。

从非法抓捕到非法判刑,一年零三个月的时间里,家人不知巫德蓉的身体、生活情况如何,更不知巫德蓉什么时候被逮捕了,什么时候已被“开庭”了。庭审时间,庭审过程,即制造冤狱的构陷过程,其家人、及所有的亲朋好友无人知晓。明明是黑箱操作的黑审,判决书上却宣称是“公开开庭”。如果不是十二月十八日得到巫德蓉邮寄回来的判决书,家人还不知巫德蓉已于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四日被非法判刑了,家人及亲友们还期盼着巫德蓉能很快回家过年呢。

巫德蓉被非法关押期间,她的亲友及法轮功学员多次给纳溪公检法相关部门及人员邮寄真相资料、信件,劝其不要再迫害法轮功。从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功绩,讲到法轮大法洪传全世界;从江泽民下令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讲到这场迫害的违法犯罪性质……呼吁停止迫害,释放巫德蓉,为自己留下未来。而纳溪公检法的涉案人员徇私枉法,合伙构陷巫德蓉。

遭洗脑迫害长达两年零八个月

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罪恶累累,给国家带来经济、文化的灾难,给法轮功修炼者及其家庭、亲人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从巫德蓉控告元凶江泽民的诉状中,我们可以看到巫德蓉及其家庭遭受迫害的一些真实情况。

下面是巫德蓉在诉状中的自述: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日,我在泸州打工,纳溪新乐乡派出所公安人员把我的儿子夹持上车,逼着他找回我,然后,骗我上车,把我送到纳溪区粮站非法拘禁起来,告诉我拘禁的原因是:为了防止我去北京上访。

二零零一年一月三日,纳溪新乐派出所两个公安人员(人名暂隐),早上八点前,就闯到我家赖着不走,我儿子只好让他们留在家中,自己上班去了。于是这二人就在我家里非法抄家,乱翻一通,还把卧室的门撬烂。等丈夫回家看时,我刚从银行取出的一千五百元钱不见了,小音箱不见了,还偷走了法轮功书籍、MP3。

那时,我丈夫在重庆打工,纳溪新乐派出所打电话到丈夫工作的单位,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威逼我丈夫的单位把我丈夫解雇了。丈夫失去工作,我也失去了工作,还被非法拘禁起来,一家人的生活陷入困境。

我被关在纳溪粮站,失去了人身自由。丈夫被解雇回家,开门不见妻子,屋内一片狼藉,钱也不见了,丈夫气的要命。新乐派出所人员叫我丈夫拿出五千元钱来把我领回家。丈夫气愤他们如此的敲诈勒索,拒绝拿钱取人。再说,象我们这样的家庭也不是一下子就能拿出五千元钱来呀。于是我被非法拘禁在纳溪区政府、610办的洗脑班里,长达两年零八个月。

纳溪区洗脑班由区委书记、政法委书记担当校长,司法局律师蒲秀芳为班主任。公、检、法、司部门的人员到洗脑班轮流值班、“上课”,有的法轮功学员的单位人员还被胁迫来洗脑班陪住一室。

洗脑班每天以训话、形势教育、心理讲课等等形式对我们进行高压洗脑,逼迫我们放弃真善忍信仰。“天安门自焚”伪案播放的当晚,国保610就迫不及待的来人组织我们观看,还要我们谈认识、写汇报,妄图利用这出欺世的谎言欺骗我们“转化”。

该洗脑班换了六个地点。非法拘禁在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最初有几十人,换到距纳溪县城十公里外的农家乐时,只有十来个人了。这十来个人各关一室,单间禁闭长达八个月之久,直到二零零三年八月洗脑班解体。

巫德蓉说,洗脑班关押的最后阶段,一个国保610人员来挨个问话。他对巫德蓉说,我来关心你。巫德蓉回答说,我炼法轮功以前一身都是病,连背兜都背不起,那时你怎么不来关心我呢?我现在通过炼法轮功病好了,对社会、对家庭有益了,你却将我象关笼子一样的关起来,你这是关心吗?既不让我见亲人,生活上也对我们刻薄。你们这样把人关起是对人的侮辱,而且是犯法的,你知道吗?

非法劳教、判刑迫害

巫德蓉因坚定信仰,坚持向世人讲述法轮功真相,曾被劳教迫害一年零三个月,被非法判刑迫害三年零六个月。巫德蓉在诉江状中控诉说,二零零四年三月七日,我被送到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体检出我有血压高,劳教所不敢收,要退回。押送的警察哄骗劳教所说,等他们到成都办完事再回来接人,结果把我扔到了劳教所。

在中共的劳教所、劳改营这些个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里,巫德蓉遭到“坐军姿”、“站军姿”、剥夺睡眠、罚跑、超负荷苦役等等残酷折磨。如“坐军姿”、“站军姿”的体罚,从早上六点一直延续到第二天凌晨两、三点。十几、二十小时之内一动也不准动的,笔挺的站着与坐着。她说,我一次次衰竭昏倒,昏倒了警察又强行把我拉起来,继续罚站罚坐。长此下来,我的双腿都浮肿了。

巫德蓉说,劳教所、劳改营都有很繁重的、超负荷的劳役迫害。劳动量巨大,白天干不完的活,晚上继续干,有时加班加点的要干到凌晨两、三点钟。劳教所分拣猪毛,对眼睛的伤害极大,晚上只有一盏灯,大家在灯下分检猪毛,注意力得高度集中,否则就分不清猪毛的黑白;在劳改营里,妇女得干重体力活,如搬运重物,这间屋运到那间屋,那间屋搬到这间屋。任务繁重,稍微松口气,想歇一会儿,就完不成任务。上厕所受限制,有规定的时间,还要打报告。

劳教所、劳改营都要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性的谎言洗脑。如强迫看“天安门自焚”等等中共精心编造的谎言。巫德蓉不配合包夹人员的“帮教”,拒绝“转化”,遭到罚跑的折磨,被逼迫着跑圈,一圈一圈的跑,跑不动了,犯人硬拉着跑,直到体衰力竭。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巫德蓉还谈到,二零零九年,她被合江法院非法判刑之前,非法关押在合江看守所期间,她被关进严管的单间里,睡在叫做“死人床”的刑床上,床上有固定手脚的脚镣手铐,室内不见阳光,满地满床血迹斑斑,阴森恐怖,没水洗澡,禁闭折磨足足四十八天。

四、面对警察讲真相

尽管巫德蓉遭到那么大的迫害,吃了那么大的苦,然而她坚定修炼的心没变,坚持向世人讲真相的步伐没停。

近年来,因被不明真相的人恶告,她多次被绑架到派出所。一到派出所,她就面对面的给派出所所长、警察讲真相。一天,她被绑架到派出所,身上携带的真相资料被扣下了,她就对警察说,“你拿去看吧,好好的看,反反复复的看!把这些碟子全部都看完吧!你觉得好,以后再给你拿来。你可以拿去散给你们那些警察、公务员看,拿给你的亲戚朋友看。不要丢了,不要糟蹋,这是大法弟子省吃俭自己拿钱做的,是救人的,是帮助人们认识真理,分清善恶,提高道德的。人人都学真善忍,社会道德就会回升。你看现在社会上成了什么样子了?仅我们纳溪区就有两百多家“板板茶”(打着休闲娱乐幌子的色情场所),听说是你们公安在背后当保护伞,你为啥不去管?”

“从迫害一开始,派出所就参与整法轮功。我们师父没有记你们的过往之过,因为你们是被蒙骗的,是被上面指使的。我们师父对你们好慈悲呀,一再告诫大法弟子讲清真相救世人,其中就包括给你们。你把救你的人都抓来关起,还有谁来救你呢?共产党它救不了你,解体中共是天意。迫害法轮功江泽民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卖大价钱,好残忍啊!这个灭绝人性的暴行,人间不容,天理也不容啊,当清算江泽民的罪恶时,也有你们的一份,你们还不赶快醒悟,悔改。”

“现在法轮大法洪传了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全世界各国人民都认同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是违法的犯罪的,为什么你们就要听任江泽民的摆布,要走江泽民安排的路呢£?最后吃亏的是你们呀。”巫德蓉说,有一天在派出所讲真相,从下午四、五点钟讲到晚上十二点半钟,才放她回家。

巫德蓉多次面对面的给警察及所长讲真相,派出所多次放她回家。巫德蓉说,我为他们能听真相选择不迫害法轮功学员感到高兴。

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因亲人遭迫害,他们也承受了巨大的魔难,在高压的恐惧下担惊受怕,吃了多少不为人知的苦?咽下多少不为人知的泪?他们有权用法律来捍卫自己的权利。所以,巫德蓉的家人决定为屡遭迫害的亲人维权讨公道,对至今还在迫害亲人的违法者提起控告。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