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点化我 真正在法上实修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一日】自二零一七年下半年开始,我在明慧上看到了好多同修写的有关彻底否定旧势力迫害的文章,感觉自己在同修的启发下,也似乎明白了在这方面的法理,也在逐渐走出旧势力迫害的阴影,一有所谓的风吹草动,也能马上想到:“我归师父管,我有师父,有大法,不归你旧势力管。”

前几天,我搭丈夫的车去上班,在车上,丈夫提起了我曾经被绑架的事,说花了很多钱,我听着听着,争斗心就出来了,我以很严肃的口气跟丈夫说到:“你再别和我说这事,你应该把账记在邪党身上。”之后,丈夫态度也变的有点不耐烦,说:“我说的意思就是你以后再别出这事了,再出这事,家就毁了。”我为了让丈夫相信我不可能再有这事,随口大声说到:“不可能,我今天告诉你我上次为什么出事,就是显示心、学人不学法招来的。我现在知道啥叫修了。”

车到了单位,我还没等進办公室呢,我就开始淌鼻涕,像清水一样的鼻涕淌的没完没了,有点过敏的感觉,非常难受,我知道自己一定是心性出问题了,我坐在椅子上,一点点梳理一早上以来的事,猛然悟到,我说给丈夫的话不还是在承认旧势力的迫害嘛,“我有显示心,我学人不学法”,我有啥心就是旧势力迫害的理由吗?我有啥心,我需要在法中归正,跟你旧势力有啥关系啊?我这是错误的一念又被旧势力抓住把柄了。我关上办公室的门,开始发正念,发了很长时间,鼻涕还是在流,一直到吃完中午饭。

当我再一次结印发正念的时候,忽然一个念头打到脑袋里,“为啥流鼻涕,是被旧势力抓住了把柄,这想法不又和旧势力联系上了吗?”哎呀,对呀,我咋又把事儿和旧势力联系上了?我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我得在法上提高呀,这是师父在利用我流鼻涕的方式点化我在法上有漏啊。

我今天流鼻涕,挺难受,但是,如果不是我修大法了,我今天指不定还会遇到多大的事呢,我这是需要在法上提高了。我刚这么一想,鼻涕立马不流了。

通过这件事啊,我明白了,啥叫在法上修,啥叫否定旧势力的迫害,我们真不能哪儿一不对劲了,就找旧势力去了,每一关每一难都是我们提高的过程,心性一提高,啥事儿都不是事儿,师父在《转法轮》第四讲中写的清清楚楚:“为什么遇到这些问题?都是你自己欠下的业力造成的,我们已经给你消下去无数无数份了。只剩下那么一点儿分在各个层次之中,为提高你的心性,设的一些魔炼人心、去各种执著心的魔难。这都是你自己的难,我们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让你过的去。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

自从我悟到这个理后,再遇啥事,我都这样想:“师父让我提高呢,我得提高上来。”观念一变,心情轻松了,关难过的也快。

前天突然牙疼,这搁以前,我就开始发正念了,这次我没急着发正念,我就认真梳理了一下自己这一天都干啥了,结果发现是自己不修口,还有嫉妒心,就是单位有个女同事,已经退休了,可就为了在单位食堂吃饭,工作就是不交。中午吃饭的时候,大家都在议论她,我没吱声,我知道自己是修炼人,不能嚼舌头,可是在回家的路上,我就开始和丈夫一五一十的学了单位发生的事儿,感觉自己还挺高尚的。实际上,我这做法和同事在一起议论人也没啥区别,人心一点没少。

等我把心找到了,一会儿工夫,牙就不疼了。

我也看到有同修,哪一不对劲了就发正念。当然,任何时候发正念都没问题。不过,如何把拧着的劲儿理顺了,那真是得在法上提高上来,光是悟到了,不去修那肯定也是不行。

一点感悟,与同修交流,请同修以法为师。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