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师尊救度 兑现自己的誓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一日】我今年六十六岁,在修炼的这条路上走过了二十个春秋。这其中饱含着师尊的慈悲苦度和巨大的付出,是弟子无法估量的,更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我只是越来越感到自己能在大法中修炼实在太幸运了!能成为师尊的弟子是最幸福的!越到最后,我越要珍惜这有限的修炼机缘。

这里想谈谈最近修炼中的一些体悟,不在法上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在制作真相资料中修自己

二零一六年八月份的一个周五的下午,我在打印明慧期刊,打了三本之后,思想就不在打印上,边打边想怎样给女儿租房子,选哪个地点好,租多大的房间合适,这件事找谁帮忙……

正想着打印机停了,我一看并不需要進纸,一张A4纸打了一半停在中间,打印机的灯亮着,说明电源没问题,那肯定是我有问题了!我赶紧和打印机沟通:打印机,对不起,我没配合你。做救人的资料这么神圣的事我不用心去做,没有正念,救人的效果可想而知,我错了,我立即归正。

此念一出打印机又刷刷的印了起来。看起来好像是一件小事,可它告诉我:修炼是何等的严肃啊!

一思一念都不能偏离法

就在那个月末,女儿买了一个美容器,看起来很精致,日本進口的,24K金,她说给我做一下,能使面部皮肤紧致,减少皱纹,人显的年轻。我想修炼人不用做美容,师父说:“说句笑话,年轻的姑娘总好做美容,皮肤想变的白一点,好一点。我说你就真正的炼性命双修的功法,自然就达到这一步,保证你不用去做美容。”[1]转念又一想,修炼是个漫长的过程,这个来的快!于是我九点钟就到床上躺下,女儿给我用美容器做了大概三十分钟的美容。

当时觉的挺舒服,过后就后悔了:现在的时间多宝贵啊,这时间学法发正念多好啊!第二天早起晨炼,双盘打坐四十分钟时左腿就往下滑,搬上去滑下来,再搬上去又滑下来,反复折腾了十来分钟,挺懊丧的不炼了。一个小时的静功都没炼完。我马上意识到是自己不在法上了,不信师不信法了,我是大法弟子,一思一念都得在法上,一个神还用去做美容吗?这不是色心、虚荣心吗?归正之后,第二天打坐腿就不往下滑了,一小时静功轻松的就炼完了。

你想什么,师父都知道

一天我去菜市场,遇到我原单位的一位同事。我给她讲了真相后,她问我要真相资料。因没有准备,加之她又和她丈夫在一起,分手走的很匆忙,没来的及约定见面时间和联系方式。

回到家我就想:什么都没说定,这资料怎么给她呢?转念一想,有师父,师父能帮我,只管给她准备好就是了。我给她准备了一个资料包,内容比较齐全,用精美的包装袋装好备用。

两天后的下午四点,我拿上给同事准备的真相包去了菜市场。出门时我动了一念:“今天我一定能遇见她,让她和她的家人都明真相,得救度。”

我走过了五、六个摊位,只见她从前面向我走过来。我把资料给了她,我俩都很高兴!当时我心里特别激动,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

七月份的一天,我去早市,在市场的边上有姐俩在卖土豆,一看就是农村来的。我一边往袋子里装土豆,一边给姐俩讲真相,那个姐姐态度很生硬的说,“别和我们说这些,我们是信主的,这世界上只有一个神……”我一看这人很难沟通,又忙着做生意,那个妹妹不太一样,脸上还带点笑容,我就想:“要是她姐姐不在就好了,可以给她讲真相。”

第二天我又去了早市,一看那土豆摊上只有那个妹妹在卖土豆,我问她:“你姐今天没来啊?”她说到市场里边买早饭去了。于是我抓紧时间给这个妹妹讲了真相,她听明白了,做了“三退”。当时有一位女士来买土豆,我也给她讲了真相,劝退了。

回家的路上心情特别好,真切的体悟到师父说的:“我的法身什么都知道,你想什么他都知道,什么他都能够做。你不修炼他不管你,你修炼一帮到底。”[1]

师父安排的有缘人

有一天忙活了一天,到下午快四点时心想:今天还没出去救人呢,得赶快出去,这样五点回来做饭还来得及。在市场看到一个菜农有一堆茄子物美价廉,共七斤,我就全买下来了。付完钱还没等走,一个女士过来和菜农商量:想多买点黄瓜,你给我送到家去呗?菜农说:“你都包了,我给你送到家。”那一堆一共能有七十斤左右。女士说,太多了,包不了,我只买十五斤。我患腰脱,拿不了多少,所以请你帮忙。菜农说没人给看摊,没法给她送去。

我想,讲真相的机会来了,马上说:“我帮你送家去吧。”女士自然很感动,菜农问:“你们认识啊?”我说不认识。他说:“你真是个好人!”我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接着就给菜农讲真相,觉的说的差不多了,就帮这位女士把黄瓜送到家。当时我自己手里还提了七斤茄子呢,就这样提着二十多斤东西一口气很轻松的送到女士家里——那位女士住在四楼。女士让我到屋里坐坐,那就借此机会深入给她讲讲真相吧。

我给她讲真相中她说:“有人让我‘三退’过,我都六十多岁了,退不退有啥用?看那些人天安门自焚都烧死了……”我一听,她连基本真相都不知道,这一次一定要讲到位。我从自焚讲到活摘器官,她最后她明白了,退了入过的团和队。临走时女士给我留了姓名和电话,让我和她常联系。她送我水果,我婉言谢绝。

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我们讲了这么多年真相,有的众生连基本真相都不知道。师父一再延长时间,就是因为有很多人还没得救啊!难怪师父心里那么着急呢。看到明慧网上的一篇交流文章说“救人要奋不顾身”,此话讲的真好。

师父时时呵护

师父说:“度一个人很难,改变你的思想很难,调整你的身体也是很难的。”[1]我深有体会。刚走入修炼不长时间,清清楚楚的做了一个梦:两个地方,一边是明亮的白天,另一边是黑的,像夜间一样。黑的那边有很高的大门敞开着,门两边一边站一个人,个头能有两米高,穿一身黑衣服,看不清面孔,大门里面也是黑黑的,阴森可怕。那两个人往门里面拽我,还说“快進去!”我害怕极了,一边用力挣脱,不肯進去,一边喊:“李洪志师父!”一下就吓醒了,出一身冷汗。

从噩梦中醒来,我知道是师父把我从地狱中救出来了。在修炼中,师父以一种特殊的方式管着我,可我很不争气,让师父操了很多心,很多事情悟到做不到,甚至同样一个问题,点化多次都不改,我想师父一定很伤心,度我太难了!每当我做错事,说错话,人心多,不在法上的时候,大脑的左半部都会明显的感觉刷一下,酥酥的,那种感觉用语言形容不了,但一瞬间就过去了。想必是师父利用这个办法提醒我。

有一次我在厨房做饭,一想起我姑姑如何伤害我,我心里就忿忿不平,她做的太过份了,我知道都是有因缘关系的,就想说出来解解气,和女儿叨咕,刚说一句脑袋就“唰”一下,知道不能说,可我放不下,还接着说,女儿说:脑袋没酥酥的啊?我说刚过去。

吃饭时又想起我丈夫的侄子,说他不懂事,去年中秋节一大早,来我家借车,说要给他岳父岳母送礼物。我们都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了,根本不把我们这大伯大娘放在眼里,就是买两块月饼也是心意啊。这时脑袋又“唰”一下,我马上把嘴闭上不说了。

还有我婆婆已去世多年了,一想到她对我的伤害,免不了还要说上几句,有时刚一动念,还没等说出来呢,脑袋就“唰”一下,我就赶紧用手捂上嘴,憋住。过后我也想,过去多少年了,婆婆和姑姑先后都过世了,为什么我总是忘不掉呢。这人心怎么这么难去呢?向内找就是利益之心,因她们伤害了我,一个是让我身心受到很大的痛苦,再一个是在利益上吃了大亏,心里不平衡,这不就是名利情吗?修炼人能要这些东西吗?我努力克制自己,用法来约束自己,渐渐的把这些心放下了。

修去在女儿婚姻问题上暴露出的各种执着心

有一个阶段我就执着给女儿介绍对象,认为和女儿交流这也是证实法,符合常人状态,还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女儿。因为我总是看到她的缺点,看不到她的优点,觉的她做事情不符合我的观念,在修炼上不用心,常人的事情也耽误了,到最后一事无成,怕人家会说我这个做母亲的没正事,把孩子的事给耽误了,所以就极力的想促成她的婚事。

一时间亲朋好友、同事、邻居都给她介绍对象,就像开了锅一样,有的时候她很为难,也很烦。不见面吧,好像不尊重别人,出于情面就去见,见后回来心情很不好。见第一个的时候,我的脑袋感觉到强烈的“唰”的一下,我自己都感到很震惊,这件事做错了?但是我没把师父的点化当回事。和同修交流,同修说你们母女俩互相干扰,你干扰她,她干扰你。

当时是因为我不在法上,一味的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让邪恶钻了空子。就这样今天见,明天见,这种状态持续能有两年的时间,到后来干扰的女儿都修不下去了,加上常人社会大染缸的污染,各种利益的诱惑,使她的状态很不好。后来读了同修的交流文章,我醒悟了,这个问题应该顺其自然,就把心放下了。

我的心放下,家里家外也就都平静了。之所以发生这些事情,都是我的人心促成的:强烈的证实自我的心、求名的心、怨恨心、显示心、欢喜心、利益之心,还想给女儿风风光光的办场婚礼,等等,一大堆执着,还想用法来掩盖自己的执着。师父说:“吕洞宾有句话:宁可度动物也不度人。人实在太难悟,因为常人受常人社会所迷,在现实利益面前放不下那个心。你不信,有的人听完课走出礼堂的时候,就变成常人了,谁要惹着他、碰着他,他就不干了。过一段时间之后,根本不把自己当作炼功人。”[1]

我知道师父度我很难,要知道一个弟子要修成,师父得付出多少心血啊,用“师恩浩荡”都形容不了。我不能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正法没结束就是修炼的机会,我一定做好三件事,在神的路上精進不停,兑现自己的誓约。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