耄耋老人的得法修炼之路

更新: 2018年03月1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十日】我今年八十四岁,二零零七年九月喜得法轮大法。虽然得法晚,可是慈悲的师父所给予我的这一切,我就是用尽人间所有的赞美语言,也表达不了我心中对伟大师父的感恩。今天把自己的修炼体会写出来,向慈悲伟大的师父汇报,与同修们交流,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批评指正。

得法之不易要精進

得法前我身患多种疾病,最痛苦的是胃肠炎,便血拉脓几十年,还有低血压、四季感冒、失眠耳鸣、心脏间歇,心慌气闷,关节炎,白内障等。我先后住过各级医院,采用中医、西医、气功、按摩、打太极拳等办法,均无效果。

二零零七年五月的一天,一位大法弟子给我讲法轮功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高德大法,是佛家上乘功法,要求重德行善,而江泽民出于妒嫉一意孤行下令迫害法轮功,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陷害法轮功,是天下奇冤。我听后很感兴趣,问她:“有书吗?”她说:“有,明天给你拿。”第二天没见到她,三天、五天、再等还是见不到人。我就大街小巷的找,一次猛然看到她,赶快打招呼:“你咋不给我书啊!”她说:“停停再说吧。现在不行。”过了几天她又带一位大法弟子在一个偏僻的地方,问了我好多问题,为了了解情况还到我老家某某市去了几趟,为了表示诚意,一切费用都由我承担。(后来才知道她怕我是便衣)几经周折,她们看我真心想得法,给我了一本师父的各地讲法。

没料想我一本书没看完,这位同修就被警察绑架了,我又没人联系了,我还没学炼功呢,还不知道有别的书,我那时的心啊真是又急又苦。

师父看我求得法心切,二零零七年九月又安排我与另一位同修相见,这才又接上法缘。从此以后我才真正走入大法修炼中,那时我的身心真是脱胎换骨,全身疾病不翼而飞,七十多岁的我像年轻人一样,不知累,精力充沛,真正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感觉,对师父对大法的感恩无以言表。

得法了,深知得法之不易,也深知师父为弟子的付出。所以我学法、炼功、救人一点都不敢懈怠,为了与全球同修同步炼功,起初很难醒来,买来一个闹钟,可影响了严重失眠的女儿,一气之下她把闹钟给摔坏了。睡前总担心起晚,耽误晨炼,师父知道我的心,为了帮我早起,师父用灌顶的方法,用能量冲击惊醒我准时晨炼,我感动啊!每次醒来总是热泪盈眶,第一念就是谢谢师父,师父时时看护着我、帮着我、鼓励着我要精進。

为了帮助被绑架迫害的同修,我坚持去劳教所近距离发正念风雨无阻,一次下雪,积雪半尺多深,北风刺骨,我一人前去发正念,过程中天目看到无边无际的空间,由白变黄,黄色又由浅变深,同时伴有鲜花出现,闭眼看的很清,睁眼有些模糊,我发自内心的感慨。知道师父又在鼓励我。

师父呵护我 还了人命债

二零一四年的一个下午,我在讲真相回家的路上,被一辆吉普车撞上,昏迷在地,自行车车圈被撞扁,司机把我送到医院。醒来后我问:“我咋在这?”听司机讲了事故的经过,才知道被车撞了,头上有血包,锁骨骨折,必须住院。司机说:“治疗的一切费用由我来付,你只管养伤吧。”我说:“我师父教我要处处为别人着想,遇到矛盾向内找、向内修,不能占别人便宜,我不会讹你的,我是炼法轮功的,没有事,我有师父管,回家炼功很快就会好的。你上有老,下有小的,我决不住院,啥都不让你管,不许买任何药物和补品,否则拒收,咱们交个朋友吧,你把我送回家就行了。”他说:“我把自行车给你修好。”我说:“我有工具自己会修。”

当晚九点多,在医生的阻止下,我要求司机把我送到家。次日七点他就上门来了,带了一千五百多元的接骨药,我给他再次讲大法的神奇与超常。他听的很认真,明白后用化名退出了团、队组织。并双手握住我的手说谢谢,我说:“我是修了大法才这样做的,你应该谢谢我师父李洪志大师。”他马上说:“谢谢李大师!谢谢李大师!”我反复强调药一定拿走退掉,他点头同意。

后来才知道,我妻送他到大门外,司机把药品全交我妻子秘密收下了。妻子背着我把药送给她娘家人及好友,又加上她反对我学大法,毁坏过大法资料,讲真相也不听。一个多月后,妻子散步踩上香蕉皮摔倒造成腰椎骨折,一周后洗澡时又摔断一条大腿,前后花掉五万多元,现在出门全靠轮椅。她不相信善恶有报的天理,这个教训多沉痛啊!

肇事司机走后,我在家忍着疼痛坚持学法炼功,两天后血包消失、锁骨自然愈合,身体完全恢复,第三天我把变了形的自行车修好,第四天我骑自行车到学法小组学法。第五天我就到十多里外的郊区讲真相救人了。

那位司机也成了我的好朋友了。他亲眼看到大法在我身上显现的神迹,也请了宝书《转法轮》要走入大法修炼。他成了个活传媒,走到哪儿就把大法的美好传到哪儿。

师父为我铺垫好了救人的路

一次,我遇到一位市委宣传部八十一岁的退休干部,他自我介绍说喜爱书法,我就从交流书法艺术开始,逐步切入大法真相,我问他:“你对汉字简化有啥认识?”他说:“先听你的。”

我就说开了:咱是聊天,不参与政治。中国古代是半神半人文化,古人讲天意不能违,顺天者昌,逆天者亡,善恶有报是天理,如正体的“愛”字,人要用心去愛才是真愛,简化后,爱没有了心,还怎么爱?难怪现在离婚率那么高。再如正体的“進”字,是越走越佳,简化后的進是越走越往井里去。他抢着说:我也想起一个字——“厰”,要有高尚的文明支撑,工厰才能兴旺发达,现在多少厂子都垮了,厂里变空,不是执政党不顺天意造成的恶果吗?

我接着说:法轮功是什么?他是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修炼的高德大法,修炼者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用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你是有文化的人,现在人类都相信科学,诺贝尔奖获得者自一九零一年颁发以来,总人数八百多人中,60%以上的人都是信天信神者,光美国一个国家就占了三百多人,而中国,一个十多亿人口大国,获奖者寥寥无几,有两位还是因为在美国留学,改变了国籍,在真正的信仰自由的环境中获得的,古代的中国有四大发明,近代物理之父牛顿、爱因斯坦、爱迪生、伽利略等都是宗教信仰者,都相信神佛的存在。历史名人诸葛亮给后人留下“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的名言,农民的老祖宗总结到“种在人,收在天。”俗话说“人叫人死死不了,天叫人死活不成。”这说明,在中国古人及有信仰人的心目中上天神佛是至高无上的,共产党拆庙、砸毁神像、斗天、斗地,杀人如麻,上天能放过它吗?贵州省平塘县地质公园巨石断裂面上惊现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经多方专家鉴定属纯天然形成,这是天意!天安门自焚伪案纯属中共编造的骗局,目地是为了制造全民对法轮功的仇视。老百姓知道啥,早在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新闻出版总署令第五十号文件,就已经废止了一九九九年的两条有关法轮功书籍的禁令,明确的表明:在中国印刷、拥有法轮功相关书籍资料是合法的。中国老百姓有几人知道,有几个党员知道。全球几十个共产国家都已垮台,中共的贪腐成风,其实都是为天灭中共创造条件的。告诉你;天灭中共那一天,是党员的一定会跟着倒霉的。

我问他:“你一定是党员吧?”他说:“上学入的团,工作后入的党,你帮我都退了吧。”我说:“你是个明白人,就用某某这个化名退了吧。”他同意了。分手时我嘱咐他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福报。他表示感谢。

我用上述方法还劝退了市教育局副局长、教师、农艺师、园艺师、公安局政保科长、医师、护士、离休军警干部等人。

我的体会是,法学的越入心,讲真相的效果越好,劝退的人数越多。例如,二零一七年八月的一个下午在小组集体学法时, 我的思想高度集中,法学的很入心。学完法去讲真相,到广场一个长椅上坐下,四点半到七点半,坐着没动顺利劝退十人,先后有来的有走的,师父不断的把有缘人领到我身边 ,我只是动动嘴而已。真神奇!

还有在一周后的一个晚上七点多钟,我在一家简易餐馆吃包子,突然一位陌生中年男子问我:“你能喝酒吗?”我说:“我这一生都没喝过酒,对不起!”一会儿他又端来一碗绿豆粥放我面前让我喝,瞬间我意识到一定是师父安排的有缘人 。随即我起身把粥送到他跟前坐下说:“太谢谢了,不过刚才我在别处喝过一碗粥,实在喝不下去了。”他说:那咱仨分喝吧。交谈中得知他们是从外地出差到此。我说:“你们是难得的好人啊!当今社会多少人自己的父母都不管,你们还能关心到我这素不相识的老人,我一定要把天大的好事告诉你们。”过程中我们仨人边吃边讲,我详细的给他们讲了大法真相,听完后,他俩愤慨的说:“原来只是知道共产党坏,不知道它坏到如此地步,俺俩党、团、队都入过,你帮俺都退了吧。”我分别给他们起了“宽厚”、“实在”两个化名退了党、团、队。最后送了他们真相小册子、光盘、护身符,直到餐馆快下班时我们才分开,分手时他们说:“这趟差出的真幸运啊!真有缘份,终生难忘啊!谢谢你给我们讲了这么多,谢谢你们大法的师父!”

平时我与年轻人讲真相较少,一次在池塘边看到一对恋人,他们在戏水,我心中发出要救他们的一念,停下车来与他们招呼:“年轻人,我耽误你们几分钟时间,给你们说几句话行吗?”他们正玩的兴致,我一招呼,他们马上停下来与我点头。我说:“你们相信科学吗?”他们点头。“你们知道诺贝尔奖中的物理学奖获得者中国有几人?”他们摇头。我说:“有两人,可惜他们都是美籍华人,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共产党是无神论者,不信天,不信地,鼓吹斗争哲学,不重德行善,所以神是不会给它智慧的,现在的中国人道德下滑,将来会有大难的,我遇到一位退休军官,他得了癌症,听人说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入过的党、团、队得福报,他转变了观念,他的病就好了。今天我也想把这万金难买的九字吉言送给你们行吗?”他们高兴的拍手点头。我问他们入过党吗?他俩摇头。入过团吗?他俩点头。入过队吗?他俩又点头。同意退出团、队吗?他俩又点头。我说就用化名给你们退了,他们高兴的又是拍手又是点头,最后我说:“祝你们衷心相爱、携手到老、幸福到永远。”两个年轻人脸上笑成了花,高兴的与我挥手告别。一对生命得救了,我心中感到真欣慰。

十年来在师父的呵护下、磕磕绊绊走到今天,我感慨万千,我有得法的喜悦,有过关的艰难,有救人的快乐,也有遇险呈祥的惊险,我深知每一步都有师父的呵护,我知道师父的法身就在我身边。我决心在修炼这条路上要精進、精進、再精進,学好法,救度更多的众生,圆满随师还。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