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药篓子”到无病一身轻

更新: 2018年02月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二日】从上小学、中学到师范,一路上我学业一直很优秀,是父母的骄傲。但我身体素质差,从小体弱多病,是个“药篓子”,这一直是父母的一个心病。

在幼儿师范毕业后,我在当地拥有万名职工的大企业所属幼儿园工作。幼师这个职业非常辛苦,每天上课,带领孩子户外活动,又唱又跳,还要照顾孩子生活,虽然工作繁杂,但我也干得很出色,经常代表单位接待省市同行的教学观摩课。劳累的工作,使我的身体越来越差,时常是一天工作下来,很疲劳,两腿无力,脚后跟痛。单位同事说:“你怎么走路抬不起来脚,拖着走,不象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倒象个老太太。”妈妈心疼我,家务活儿不让我干,让我多休息。

一九九四年初,我结婚了,劳累的工作加上小家庭的操心持家,身体状况越发差劲,严重的腰肌劳损、严重的神经衰弱、萎缩性胃炎、妇科病。在单位上班,站立时间一长就支持不住,腰痛的厉害,但要强的我不与人谈起,硬挺着,开始也未告诉父母,害怕他们担心。后来,腰肌劳损严重,连端起一盆水都困难,每天给孩子们上完两节课,就赶紧到孩子寝室躺一会儿,才能继续工作。每天下班回家,身体支撑不住,就只能躺着,家务活都是丈夫去干。第二天早晨上班时我拖着沉重的步履往通勤站点走,有时远远的看到公司班车来了,别人跑几步就赶上了,而我就是跑不动,眼睁睁看着班车开走了,我无奈的望着天,眼里都是无助的泪水。这样的身体求医问药都不好使,眼看工作都干不了了,我们夫妻俩愁眉不展。

我对婚姻和未来的生活很绝望,那时我才二十多岁,难道自己就只能躺在床上等死,叫人照顾?我不知将来怎么办,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到哪一天。

一九九四年三月,一位同事向我们介绍法轮功,说最近将要到大连办班。这样,我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有幸参加了李洪志老师在大连办的第一期讲法班。讲课中李老师告诉我们要按照真、善、忍做个好人,我觉的真好,长这么大没听谁这样讲过,心里暖融融的。在传法班上,我亲眼见证了很多奇迹,其中一个被丈夫背着進场的女学员,在李老师的调理下当场能站起来走路,这都是现代医学上解释不了的奇迹。

从此我每天炼功,看法轮功的书。一个月过去了,不知不觉中身上的病痛不翼而飞:过去严重失眠,天天到下半夜才能入睡,现在倒头就睡,而且一夜无梦;严重的腰痛不见了,身体轻快,走路生风。我感到自己从一个濒死的状态活过来了,我太幸运了,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命。

我的变化让我丈夫很吃惊,他拿起《法轮功》细细的阅读,发现这是一部教人按真、善、忍修炼的佛家高德大法,书中精辟的论述,揭示了他长久以来寻觅的人生真谛,于是,我们共同参加了李老师大连第二期传法班。我参加第二期传法班的学费只收了第一期班的一半。根本就不是象九九年之后中共媒体上造谣的什么李老师敛财等等诬蔑的那样。就这样我们夫妻二人一起走上了修炼的路。

法轮功使我无病一身轻,有了健康的身体,有了高尚的道德追求,我们夫妻两人更有能力投身工作。我参与了由西南师范大学主导的全国幼儿大美育实验课题的研究,承担了幼儿园任务最繁重的美育实验班教学,还担任幼儿园教研组长,成为区级骨干教师。虽然工作量很大,我依然精力充沛,不觉的累。

修炼以后,我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把名利逐渐看淡了。以前在单位里一些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常常上火生气,吃不好睡不好,现在都能看淡了,利益上也不与人计较了。单位年节分福利,以前不好的物品谁也不愿意要,好的坏的为此争执闹矛盾,班长工作很挠头。现在我们单位三个修炼法轮功的人都紧着好物品让同事们先拿,班长说她的工作都好干了。

我认真备课教学,照顾好班里的每一个孩子。很多家长担心孩子在幼儿园得不到很好的照料,因此常常给教师送礼,以期得到老师的关照。自从修炼法轮大法后,我不收家长的任何礼物,开始家长不理解,我耐心的和她们解释:“我是学法轮功的,法轮功要求我们在哪里都要做一个好人。我有正常的工资,这是我应该得到的,额外接受家长的礼,就是不该得的,不能收。您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您家的孩子。”家长带着疑虑离开了。我对孩子们全身心地付出,尤其对生活和学习能力差,家庭有困难,或是智力有些障碍的孩子,更加耐心周到的照料,家长非常感动和放心,很多家长找园长要求将孩子送到我的班级。

后来我技术职称被聘为高级教师,担任幼儿园保教干事,协助业务园长做教学科研工作。我荣获区级“优秀教师”的荣誉,专业论文获得国家、省、市、区级奖项。我丈夫也在单位多次获得单位先進工作者及优秀技术人员的称号。

我们夫妻二人由修炼前的小吵小闹不断到修炼后的找自己的不足,互相宽容体贴对方,生活的和美充实。我俩的变化也带动我的婆婆公公走入了大法修炼。我婆婆家在外地,修炼前,每到过大年时,我和丈夫坐一宿的火车去婆家,一宿的颠簸,加上在火车上睡不着觉,到了婆家,我得躺一天才能缓过劲来。修炼后,身体强健,坐一夜火车也不累。到了婆家,不用休息,啥活都能干,婆婆公公很惊讶。得知我炼了法轮功变成这样,他们二老也走入了修炼。

我的婆婆修炼法轮大法受益很大。她老人家曾经遭遇车祸,右腿股骨头骨折、坏死,打着钢钉,拄着拐走路,时间长了,钢钉挂的肌肉痛。婆婆走路很痛苦、遭罪,只能走平地,不能上下楼。后来婆婆想手术取出钢钉,医生说,她年纪大,不能手术取钢钉。后来婆婆跟我们学了法轮功,身体一天天强健,她说,腿不痛了,还能上下楼了,笑容回到了婆婆脸上。婆婆以前得理不让人的习惯也改了,和别人相处也融洽了,邻居们都说婆婆变了一个人。

还有一件神奇事。婆婆没有上过学,只认识自己的名字,学大法书不认字,她很着急。有一天,她看看书就趴在桌上睡着了。睡梦中就感到书上的字往她脑子里進,醒来,她就会认字了。有一年,她从外地到我家来,我妈妈对她能认字半信半疑,特意让她念念书上的字,她都认识,我妈妈都感到很神奇。

法轮大法把我从一个绝望濒死的人变成一个身心健康的人,使我们的家中充满了欢声笑语,使我成为一个幸福快乐的教师。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