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大法福泽的一个大家族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二日】我原本是一名小学教师,由于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和风湿病,三十几岁就手无缚鸡之力,浑身关节无不疼痛,真是苦不堪言;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不得不提前病退。这期间,我尝试过多种气功,但都无效。

直到一九九五年九月的一天,我到书店无意间发现了《法轮功》这本书,他象磁石一样吸引着我,我就把这本书请回了家。看到师父的法像似曾相识,一下让我想起了几个月前做过的一个梦。

梦中我去一个修道院,在宽阔的大厅里,整齐的排着三行队,我就去边上的队排,排到头时,修女不理我,拿起本子扭身走了。我又去排第二行队,到我这时,修女又走了。我又耐心的去排第三行队,到我这时,修女同样没有理我转身离去。这时大厅里只剩我一人,我顺着修女离去的方向走去,出了后门,是光亮的鹅卵石铺就的小路,路的两边长着青青的绿草,小路直通柏油大路,我顺着小路,来到大路上,一眼就看到大路前边站着一位身着白色西服的高大男士,微笑着看着我,梦中的我豁然间明白这才是我的师父,所以修女才不收留我。

此时望着师父的法像,我激动万分,如饥似渴的连夜学完,身心居然没有丝毫的倦怠,以往少睡几小时就心力不支面容憔悴而无法工作的我,此时反而神采奕奕,精力倍增。我的心被震撼了,我知道这不是普通的书。这正是我有生以来所追寻、却寻不到的宝书。伴着黎明前的曙光,我急不可待的照着图解从第一套功法学到第五套功法,直至全部学会,此时太阳已升起,温暖的霞光透过窗纱折射到我的身上,我的心就如同冉冉升起的万丈霞光温暖至极。我知道我得到真正的佛法了!

我有一个大家族,三个姐姐,一个弟弟,一个妹妹,还有他们的家庭、表亲等,在我的介绍下,我的母亲和大姐,还有大姐的两个女儿在早期都走進了大法修炼。下面是我们这个大家庭在大法洪传中的故事。

一、长了眼睛似的火球——二表姐神奇脱险

二表姐下岗后,来我办的幼儿园负责卫生工作。一天电子琴班的电闸发生跳闸现象,负责维修的后勤老师不在,二表姐就去二楼楼梯头的电闸箱查看,发现铅丝爆了,她说她会接,我就同意了。她在接时,不知碰到了哪,突然爆出一个大火球,顺着二楼的楼梯滚到楼下的教室,近半分钟,火球才消失。

电子琴班二十多个孩子连老师和阿姨都吓得惊叫起来,喊着二表姐,跑到楼梯口,以为她遇到了危险。当我听到喊叫声来到时,看到她们都安然无恙。

二表姐来我们这之前原本不相信什么修炼的事,听过几次师父的广州讲法录音后,对她触动很大,原来的观念有所改变。只见她激动的流着眼泪对我说,你们这李大师太了不得了,那火球象长了眼睛似的从我的眼前越过我的头顶,从我的身后滚落下去,丝毫没伤着我。我说,这是我师父救了你,要感谢我师父。二表姐说,你师父真的是佛,真的如他所说:他是来度人的!

二表姐的话千真万确。如果没有我师父的慈悲保护,没有恩师的救度,那后果真的是不可想象。这件事在我们园轰动了很多天,让在场的人亲眼见证了大法的超常,使得很多孩子的家长和来园早晚炼功的同修都很受鼓舞,都无限感激与折服法轮大法的神奇、超常。

由此使得很多家长走進大法中修炼,还有两名幼师和二表姐同时走進大法中修炼。

二、大姐夫的“三進三出”最终得法

当时大姐夫是市公安局的副局长,看到我和母亲还有大姐修炼大法后,各种顽疾都不治而愈,尤其大姐修炼后,不仅身体健康了,在文革时被批斗落下的爱絮叨的毛病也好了。文革时大姐只有二十二岁,担任市中心小学的校长,被批斗的原因就是因为大姐年轻漂亮,就被当成是资本主义走资派,戴高帽、挂大牌子游街,大姐精神受到严重打击,七六年平反恢复了原职,但却落下了爱絮叨的病根。因此大姐夫看到大姐的变化,很支持我们修炼法轮大法。

九六年时,大姐夫告诉我们不要到外面去炼了,说国家正在秘密调查法轮功。当然我们谁也没有听他的,照样去炼功点炼功。九九年“七二零”前夕,大姐夫被调回到他待了二十多年的市交通支队,还是副支队长。“七二零”迫害开始后,我和大姐明白了这是师父的安排,使大姐夫躲过了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劫难,因为他主管的七处正是迫害法轮功的机构。

直到二零一二年,大姐夫共有三次因心脏病出现病危,医院告诉家属准备后事。前两次都是大姐告诉他只有师父能救你,炼大法吧,第一次在医院,大姐夫打了三天坐,第四天好了,出院,回家后,炼了几天,就不炼了,大姐说他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第二次病危时,在医院炼了七天法轮功,出院。如此这般三次,第三次是二零一一年底,炼了十几天出院。

回家后,大姐严肃的告诉他,这一次你能不能坚持真正修炼下去,你可要考虑好,再一再二可没有再三再四的。在大姐和她两个女儿与之多次交流后,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大姐夫终于放下了几多执着,打消了顾虑,开始修炼大法。至今心脏病没再发作过,身体一直很好。

三、二姐从明法理做好人到修炼大法

当时二姐是区教育局局长。九五年,我得法后送给她一本师父的著作《转法轮》,二姐看了一遍《转法轮》,虽没有正式走進来,但在行为上逐渐在归正自己。几次别人送的大礼,二姐都没有接受,在儿子结婚前,有一公司经理送给二姐一套一百八十多平米的大房子,二姐来跟我商量,问我要还是不要?我说你虽然没炼功,但是法你也学了,道理你也明白了,你要的话,会造多大的业啊!你得失多少德啊!这样二姐没有要这套房子。

正如师父所讲:“如不能够按照大法修炼的人,最起码也能做一个好人,这样对我们社会是有益的。”[1]

二零零零年冬天时,为了讲真相,我和我市当时的几个辅导员和外地同修交流时,都觉的他们用的大一体机很方便,连续印多少箱纸都没问题,只是价钱太贵,需要五万多,同修手里都没有钱,我手里只有两万多元,当时我被市公安局通缉正在流离失所,可是讲真相不能等啊!我考虑二姐会帮助我,于是第二天我便去了二姐单位说了此事,二姐很爽快的给我解决了。

这样,在二姐的帮助下,我市买了第一台大一体机,效果真的很好,每天能印十几箱纸,第一个月就印了近三百箱纸。同修租了两个库眼,一个放纸,一个放机器,几天功夫,真相资料就在我市遍地开花。不仅满足了我市的需求,还能供给邻近的县市。开出租的同修和开面包车的同修每周都要往外市或县城送一批资料,需要避过关卡和警察的眼线,每次都在师父的加持下顺利过关。

记得一年后,有一同修还损失一辆面包车,他去给印资料的同修送需要印的资料样板,被警察跟踪,他为了保护同修和资料点的安全,将三万多元的新车丢弃,拿了资料走掉了。为了保护这台机器,同修们付出了很多努力,记得有一次库眼被便衣盯梢,同修有发正念的,有反盯梢的,直到后半夜便衣离去时,同修们把早已准备好的面包车和出租车先后开来,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们用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才将全部纸和其它耗材搬到车上安全运走。

同修们吸取这次教训,把设备转移到近郊的一位同修家,把纸放另一安全的地方。这台大机器在我市一直运转到资料点遍地开花。想想那段经历虽然很艰辛,但我们有一个共同感受,那就是每一个细胞都是欢乐的。真的有一种如师父所讲“神在世 证实法”[2]之无比神圣的感触!

二姐借给我钱不久,就躲过一场大难。一次二姐去省里开会,那是二零零一年年初,天很冷,地上的积雪很厚,楼房上的冰流子又大又粗,开完会时正是中午,冰雪已开始融化,出门洞时,一个又粗又大的冰流子对着二姐的头顶心就砸了下来,二姐说不知谁碰了她的头一下,使她的头低了一下,冰流就顺着她的后脖子滑了下来,大衣领子被穿透,毛围巾被划了一个口子,后脖子被划了一个寸余长的口子,出了不少血,医生处理时说:太危险了,你真是捡条命。二姐知道这是大法师父救了她。我听说后,知道这是二姐明真相、支持大法所得到的福报。

通过这件事,使二姐对师父的法理有了更深刻的认识,明白了人的失与得与人的生与死是密切相关的,得了不该得的将要用生命去偿还。于是,二姐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决定把儿子的婚事改为离休后再办。

二姐在二零零二年离休前,还保护了很多学校修炼大法的教师,有的進京护法回来耽误工作的都没有追究,也没有扣发工资,被拘留的、被劳教的同修既没有被扣发工资,也没有被停止工作,更没有设立什么邪恶洗脑班。有的同修被公安局通缉的让停发工资的几人,事后二姐都让下边给补发了工资。二姐十七年在位,没有收受巨款、买官卖官。她的下任局长只干了三年,就受贿一百多万,对提拔干部实行明码标价:校长两万元,副校长一万元等,被举报,后靠托关系走后门,花了一百多万元平息了此事,才没有被判刑。

人生在世,还有什么能比遇佛法而不得更悲哀呢?与佛法擦肩而过的人真是人生之大不幸啊!相比之下得了法的生命是多么的幸运!

二姐离修后,办了儿子的婚事,并开始修炼大法,诉江时,用真名起诉了江泽民!

四、三姐无私的支持大法 福报连连

在说三姐之前,得先说说三姐夫,他在区公安局政保科工作。他是一个很正直的人,只因市公安局局长的亲属犯事被他抓住,很多人找他,让他放人,他都不应允,后来局长亲自给他挂电话,也没好使,他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局长最后是从法院把人弄回去的。就因此事,十几年没得到提干,那时三姐夫就常说共产党迟早得完蛋,法律形同虚设。三姐夫在九九年下半年患肝癌,于二零零零年春去世,三姐夫不喝酒不抽烟,却得了肝癌,认识他的人都说他是气死的。走时虽然只有四十九岁,但我知道他一定会有一个好的来世。

他去世时,我正在流离失所,没能在他临终前去探望他,告诉他法轮大法好,这是我的遗憾。因为我看到在过去世里,他与我有缘,在那世我是一个道士,他是一个交通警察,我从他身边路过时,他送给我一大筐梨,我只取了一餐所需一个梨。直到用真名帮他做了退出共产邪党及团、队组织的声明,我才了了此愿。

在二零零零年和二零零一年,中共迫害最严重的时候,三姐的家就成了大法弟子修炼、交流的港湾,当有同修被通缉或流离失所临时找不到合适的住处时,我就让他们住在三姐家,在那里学法炼功做证实法的事都不受影响。

三姐夫去世后,就三姐领着一个有明显弱智的儿子在家,女儿在外地舞蹈学院上学。当时三姐还没有炼功,但知道大法好。不仅如此,在二零零二年之后,我还在她家建立了资料点,我教会L同修到这里做资料,做完,L同修直接带走,给她们那片的同修。当时那片的同修家里都不方便建资料点。

有时我把优盘交给三姐,由她带回家,每周L同修去做一次,三姐都很支持,从不嫌麻烦。有时三姐还帮同修传递资料,三姐曾经患有多种慢性疾病和痔疮,不知不觉,三姐的病全好了,更神奇的是弱智的儿子也在此之后完全好了,洗衣做饭买东西都会了,只因没上过学,不识字,但他却能以符号的形式识别,对手机电脑等小家电的一些小故障都能够修理好。我告诉三姐这是你帮助大法弟子师父给你的福报,使你和孩子都健康了。

二零零七年,我被抓时,三姐也被牵连,因为当时三姐也在山庄,被警察当我的同修一起抓的,警察还要抄她家,她家里还是资料点,还存有很多东西。危急中,三姐很智慧的把警察领到她另一处已经租出去的房子那,警察敲了半天门,后出来一男子给开了门,把警察一顿大骂,其中一警察踹了三姐几脚,走了。这之后,三姐不但没有被吓着,竟然悄悄的炼起了法轮功,至今坚持着,二零一五年诉江时,三姐也参与了,先是用的化名,二零一六年一月份,又用真名在起诉江泽民的诉状上签了字。

五、小妹信师信法 成了健康人

在二零零零年邪恶迫害最猖獗时,小妹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她工作过的单位仓库存放同修批发来的耗材和纸张,二零零一年时,小妹又为我们联系一公司的医院闲着的病房提供给外地流离失所到我市的几名同修居住了几个月,直到找到合适住所。那时我因每周印资料和刻光盘的量比较大,一些整理和包装的简单的事小妹经常帮我,有时还帮我传递给她认识的同修资料或优盘。二零零七年我被抓时,小妹也受到牵连,被警察当成我的同修抓去,后被放回。

小妹在二十几岁时扎耳朵眼,患上了乙肝,都知道乙肝病毒终身携带,小妹的前半生较坎坷,三十不到就赶上第一批下岗,几年后丈夫病逝,一个人领着儿子生活。自从我和母亲修大法后,小妹的命运奇迹般的发生了好转。

在朋友介绍下,小妹找到了在福利院的工作,看护那些被遗弃的儿童,生活上有了保障,过上了安稳的日子。几年后,单位所有员工做健康体检,小妹想自己得过乙肝,看来这工作也干到头了;可又一想自己虽然不是大法弟子,可是自己是相信师父、相信大法的,母亲和几个姐姐都是大法弟子,师父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3]。我的乙肝也一定好了。检查结果是小妹不但乙肝没了,连过去的腰脱、胃炎、心律不齐等多种疾病也都不见了,她当年下岗办特困证时,就是因为有这些病才被批准的,如今成了一个健康的人。二零一五年起诉江泽民时小妹也用真名签了字。

六、法轮大法给了弟弟第二次生命

在我走進大法修炼这二十多年中,弟弟之前虽然没有走進法轮功修炼,但他支持我和母亲修炼大法,曾经协助我做过不少洪法的事,如开车给我们拉耗材,送资料等一些简单的事。他二十多年的高血压病从没犯过,也没吃过一粒药。

二零零七年我被非法抓捕时,弟弟也被当同伙受到牵连,被打了耳光,关了二十天小号,还被警察勒索了几千元,弟弟从没埋怨过。不仅如此,我在监狱期间,弟弟还接纳流离失所的同修住在山庄。

二零一二年初,我从监狱回来,他还一如既往的支持和帮助我做证实大法的事,把同学找来,让我给做三退,起诉江泽民时,用真名签了字。我感到弟弟从看守所出来后,不但没有害怕,反而比原来多了几分正念。

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二号那天早晨,弟弟突然出现脑出血症状,弟妹打电话告诉我说已经给120挂了电话,说马上到,我赶到弟弟家时,看到他已不能说话,右侧身子也不会动,但心还明白,我就告诉他,老弟,不要怕,师父会管你,在心里想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弟弟点点头应允。到医院检查后,医生确诊为是脑出血,而且已达到百分之九十出血,出血面大、出血点深,医生说有生命危险要马上手术,但告诉我们不要抱太大希望,即使抢救过来,也可能成植物人。

按常理医生说的没有错,但我们不是常人,我和母亲还有几个姐姐都是大法弟子,我们深知师父法力无边,大法超常,更深信师父所讲的每一句话都是法,我心里只有一念,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的算。我们便开始发正念,求师父救他,给他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

手术進行了五个半小时,我们就一直发了五个半小时的正念,作CT检查结果,脑血管还在出血,第一次手术失败,医生说还需要手术。听到这样的结果,我和姐姐并没有丝毫情绪上的波动,也没有对医生加以任何指责和不满,我们依旧心情平静的连续发正念,求师父加持,清除干扰弟弟起死回生的任何因素。

又是近五个小时的手术,我们又发了近五个小时的正念。CT显示,可以了,已无大的出血点。从这一日起,我们每天四个整点发正念时都延长三十分钟给弟弟加上一念,求师父救他,让他尽快苏醒、康复。七天时偶尔睁一睁眼,我们每天给他听师父的第五套神通加持法音乐,十天时处于半苏醒状态,我们就给他听师父的广州讲法。一个月时基本清醒了过来。我就告诉他是师父救了你,要不,你就变成了一个植物人。你要在心里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同病室的其他三人都感叹弟弟生命力的顽强,恢复得快。因为他们的病状都比弟弟轻,而且都住了两个多月了,恢复的都比弟弟差很多。我告诉他们并非如此,是我师父救了他,是法轮大法救了他。我用自己和母亲的亲身经历向他们讲述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并告诉他们一定要调整好心态,不该得的不能要,他们都一一认同。

他们三家来的二十多人连同三个病患都明白了大法真相,并做了三退,几天后,三个病患也都得到福报。三人都是农民因车祸住的院,即没有医保,又无生活来源,都靠打工生活,一直得不到赔偿的两人顺利的得到了赔偿,另一人被撞折四根肋骨,在几次的拍片中只拍出撞折一根肋骨,不够定残,而撞他的人更惨,也是农民,家有病妻卧床,自顾不暇,根本支付不起昂贵的医疗费用。而伤者明真相后准备出院时,却拍出了四根肋骨被撞折,很自然的够定残标准,解决了伤者的后顾之忧。三个病患都高兴的办理了出院手续。

而我弟弟在基本清醒之后,就不再配合治疗,勉强每天打两个吊瓶,只是每天听师父的讲法。这样维持了十几天。我去了之后问他是想回家吗?弟弟点点头,我又问他回家同母亲一起炼功吗?他又点点头。为尽快达成弟弟的心愿,我们马上与医生联系说了出院的请求,医生建议再做一次CT。CT显示一切正常,可以出院。在医院工作的亲属就是外科医生,他说真的没想到他能恢复的这么快、这么好,看当时的情况能保住命就不错了,我们告诉他是法轮大法师父救了他,如果没有大法师父的保护,弟弟就真的成了植物人。弟弟于四月七日出院,弟弟在医院共住了43天。

七、弟妹信大法 改变命运

弟妹在去年十二月份去香港等地旅游前,我叮嘱她遇到危险时一定要想着求师父,千万千万别忘了!因为在几天前,我看到另外空间弟妹将有不测发生,会有生命危险,我又不便明说。

弟妹在走前两天就开始发烧,到香港后已经烧的很厉害,一连几天哪都没去。朋友给她送到医院,医生怀疑得了败血症,弟妹听了赶紧在心里求师父,千遍万遍的求师父保护,第二天再复查时高烧退了,只是肺有问题。弟妹回来告诉我们说:我当时吓坏了,我除了求师父,我还在景点听了法轮大法真相,法轮功在香港是自由的。弟妹在师父的保护下,回来不久身体就彻底好了。这就是信大法弟妹的命运得到了改变。

八、女儿信师信法 心想事成

我得法时,女儿四岁,在我们园中班学习,每天晚间五点三十分,在我们园炼功的同修到楼下教室学法,学完法后炼静功。女儿每天都在十点多与我一起回家,有时和我们一起学法,学法时女儿很乖从不淘气,听法听得很认真。回家后我有时听师父的讲法,有时再炼一遍静功,女儿都在身边自己玩,困了就在我身边悄悄躺下,从不打扰我。

女儿每天都能聆听到佛法,能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都是女儿前几世的缘份所致(这里就不详述了)。女儿七岁上小学时,一次在学校卫生间蹦跳,摔在了瓷砖台的角上,将右脸颊磕了一个寸长的口子,露出骨头了,缝了三层共五针,很大一个疤痕。我到医院去接她时,我说:姑娘,疼不疼? 她怕我担心,告诉我不疼。我说你怎么不小心呢?一个女孩子的脸多重要啊。女儿说:妈妈,师父不是说了么,真正的身体在天上,她没有受伤啊。女儿的话让我很惭愧,我说,对,女儿说得对,此时我才明白女儿是在为我承受,孩子没有难,是因为我没有悟到,始终停留在表面,才导致了女儿这次事故。这是女儿至今唯一的一次進医院看病,除此没打过一针,没吃过一粒药。女儿从上学开始就和我一起学法炼功了,不出三个月,女儿的脸颊上的疤痕就不见了,恢复如初。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后,不久我就流离失所,二零零一年我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又加期二十天,于二零零二年中旬才得以和女儿团聚。女儿才又和我一起学法炼功。二零零七年六月份,我又一次被抓,被非法判了五年,使女儿又失去了修炼的环境,直到二零一二年一月我从监狱回来。期间近五年的时间,女儿由姐姐、弟弟和小妹他们照管。

女儿本学习成绩一般,但是在师父保护下,如愿考上医学院。女儿大本三年时,我才从监狱回来,她学医得读五年。在这最后两年的寒暑假里,女儿都回来和我一同学法,在我们的新家附近有一小医院,女儿相中说,毕业要到这里工作。去年寒假时,女儿去那家医院找院长谈了此事,院长听说女儿是学中西医的,也有一年的临床经验,就答应了。可是去年六月份,女儿正式毕业回来,去医院找院长,院长却说你没有医师证不可以,女儿很沮丧的告诉我,我当时很忙,没有在意。之后女儿就去其它离家较近的医院联系,谈妥一家私立医院,头三个月工资1400元,三个月后2000元,女儿就去了。

第四天时,主治医师和主任对女儿说:你下处方时,要先看患者的穿着打扮,眼睛要盯着患者的钱包,穿着好的,要照两千多元开,穿着差点的,也得照5、6百元开,连续三天,几十个患者,你都没开上两千元,照你这样,医院不得关门吗?

晚上,见女儿回来情绪不好,我就问她,她告诉我此事。我听了还是有些震惊,虽然也看过一医院的同修揭露的医院内幕的网上文章,但是怎么也没想到医生竟沦落到如此地步,竟然没有一点医德。我想怎么能让孩子在这样的环境工作呢。于是我说,要不,就不干了,家也不缺钱,妈养你,你就在家复习明年考医师,考下证再说。女儿说:下班复习就可以,不能在家闲着。我说,要不就换一家?

我一想离家近的只有女儿相中的那家医院,我就问女儿,你想去家附近这家医院吗?女儿说院长说不行。我说你不要管院长怎么说,你就说你想不想去,女儿说,想。我说,想就好。女儿说怎么去?我说你忘记你是大法弟子了?你有师父管啊,你求师父了吗?女儿一下精神起来,说对啊,妈妈你也帮我求师父吧。我说,你要相信你自己,因为你是对的,院长出尔反尔是错在先,现在社会一切都不正了,师父就是在正一切不正的。就这样,我们母女俩发了三天正念,求师父加持!

第四天医院孙主任给我打来电话问我:你女儿还想不想上我们医院工作?我一听,首先在心中感谢师父!我告诉孙主任说:我女儿就相中你们医院离我们家近,我说女孩子上班离家近,不比什么都强吗?对方说:不嫌我们医院小吗,能干长吗?我如实回答了一番。晚上我告诉女儿,女儿很高兴,说,妈妈他们能给我开多少钱呢,我说你想要多少?女儿说给我开2500元就行,我笑了,女儿马上改口说2600。

就这样,女儿于第二天就去这家医院上班了。我告诉女儿抽时间给原来那家医院打个电话,打声招呼,他们不仁咱们不能不义,大法弟子做事要有始有终。开工资时,女儿开了2600元。女儿高兴的说:妈妈,真的是心想事成啊!如今女儿在这家医院已经工作十个月了,每月都开2600元。

尾声

二十多年来我们全家在大法的恩泽下人人都身心受益、平安健康、福报连连,感激之心无以言表,唯有谨遵师父的教诲去做:“大法徒讲真相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4],争取救度更多的众生。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快讲〉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