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大法给了我智慧

更新: 2018年02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四日】我今年五十三岁了,一九九七年,我有幸走上了大法修炼的路。

我小时候得了许多病——脑炎、慢性咽炎、慢性胃肠炎,整天愁眉苦脸的,吃不好,睡不好。最严重的是脑炎,整天迷迷糊糊的,见人也不说话,只是笑笑,全家以为我是傻子,但我心里什么都明白,从来不跟别人争斗。

因我老实听话,身体不好,父亲给我找了一份工作,在市里绣花厂工作,当时我在单位属于最小的员工,可是我不怕吃苦,脏活、累活我都抢着干,同事领导都对我挺好,整天和我开玩笑,我也很开心。

后来我认识了现在的丈夫,结婚生子。儿子出生后,丈夫游手好闲,吃喝玩乐,对家庭从来不管不问,本来我有脑炎,大脑就不好,我整天觉的很累很累的,生活没有了盼头。

就在这时我得大法了,我明白了做人的目地是返本归真,吃苦消业是好事。我就尽可能地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严格要求自己,因此,师父很快就给我净化了身体,还了几次大业,保住了我的生命。下面我就和同修谈谈我几次还业时经历的神奇事。

手臂被染布机辗烂 两月恢复

我被厂子的染布机把右手转進去了,皮和肉都辗烂了,手的骨头断了。因此,右边腿和胳膊又痛又麻,手指一动就像触电一样难受,什么也不能干,整天在家躺着,生不如死。

领导对我说:“你这么年轻,孩子又小,伤的又是右手,你打听一下,哪里能给你治好了,咱们就到那里去治。”我说:“我不用去,会好的。”

我坚定的学法炼功,也就两个月的时间,我的手好了,恢复如初。领导看了都觉的不可思议,说大法太神奇了。

被车撞 没受伤

那天我刚学会骑摩托车,有点兴奋,就出门去我姐家,路上突然被一辆大货车从后面撞上,把我撞出去很远,我的摩托车挂在货车的右面拖走了。被路人看见了,赶紧报警,警察把车拦住了,好几人把我的摩托车从他的大车上抬下来,一看摩托车一点也没坏。

围观的人和警察以为把我摔死了,说赶紧送医院。我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有人看见了说:“赶紧趴下。”我明白她的意思,是叫我讹司机的钱。当时我就想:我是学大法的,不能讹人做坏事。结果我一点事都没有,眼镜摔坏了,右胳膊擦伤了一点皮。

司机从兜里摸出一把钱说:“你买副眼镜吧,到医院把胳膊上点药,包扎一下吧。”我说:“我不要你钱,我没事,你走吧。” 围观的人看我这样做,都感到不可思议,以为我傻了,可是这是师父教我的,要为别人着想。

尿血 第二天就好了

有一天,我突然尿血,从下午四点尿到晚上十二点。我丈夫和儿子要送我去医院,我说没事不去,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

我丈夫说不动我,就把单位的司机叫来,开车来,在家门口等我。我还是坚持不去。丈夫和儿子都哭了,怎么说,我都不去。我对他们说:“如果我真的死了,是我修的不好,给大法抹黑了,大法是好的,师父一定会救我的。”没办法,丈夫只好让司机走了。

结果第二天,我起床,象什么事没发生一样,感觉身体非常轻快。

严重车祸 六天苏醒

丈夫的一个朋友知道我是学大法的,道德品质好,让我去他厂管理伙房,当时没推脱掉,就去了。

结果到了那里,学法炼功跟不上,心性提高不上来,什么心都出来了:争斗心、妒嫉心、名、利、情都出来了,师父点化也不悟,连摔了三跤,也没认真的向内找。

在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三日那天,我骑着电动车去上班,被当地的一辆大货车从我身后撞上了,把我撞出去很远,司机报了警,把昏迷的我送進了市一所医院。医生一看,说我不行了,让家里人都来看看,准备后事吧。

我姐和大姑姐(都学大法),就给我发正念,求师父救我,并强烈要求医生抢救。医生说:“我们尽力吧,即使救过来也是个植物人。”

当时电动车的电机都爆炸了,光剩下铁架子了。人摔得肝、脾、大脑都出血,胳膊断了四节,腿断了两节。然而,六天,我奇迹般的醒过来了。

我要求回家,医生不让走,害怕负责任。我让医生替我写个责任自负的保证书,我签字。就这样,我醒来第二天就出院回家了。

回家后,我不断的听师父的法,尽最大努力炼功,听师父的话,还有同修配合交流鼓励,发正念。我信师信法,把痛当作是消业,看淡名利情,很快我的身体恢复了健康,走路生风,走多远也不累,骑自行车象有人推我一样。

师父给我调整了大脑,给了我智慧,我像换了一个人一样,什么都能说,什么活都会干,村里的人都说我变了个人。很多人知道了我的奇迹,明白了真相,都说大法好。

我现在对所有认识我的人说:“大法是我生命中最珍贵的宝。”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