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利益心

更新: 2018年02月2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七日】我一直以为自己利益心不大,虽然有点,没放心上,因为我认为,修炼不可能所有的心一下都去除。

最近的一次被宰,使我又想了想,暴露了自己的利益心及其它执着。修炼就得严肃对待。

过年期间,同修家的门钥匙插在屋内锁眼里,出门时忘记拔钥匙,随手关了门,结果再用别的钥匙也打不开。因同修忙,找到我帮助找一下开锁大王。我找了附近居民楼的广告,很远才找到。一米见方的广告牌,上有公安登记备案的十几个开锁号码。打通一个,询问情况后,说不一定能开,可能要毁坏锁,要价八十元,换另一个,也是八十,也不能保证不破坏锁,还要等时间。又换一个,也说不保证,但要价五十,态度随和,十多分钟即到。

他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高个子,看着还挺顺眼谦虚。看了门,他说,这是防盗锁,里面还插着钥匙,这种情况都是毁坏锁,没别的办法。因为我对这种情况不太了解,听他这一说,既然他都没别的办法,那就换吧,过年期间找人费劲,我还有事,没太多的时间,于是就同意毁坏锁头。他娴熟地用工具撬下把手,露出锁芯,又用特殊压力钳子加紧,咔咔两下,折断,再用镊子夹出里面的几个小部件,门锁瞬间瓦解。整个过程不超过几分钟。他边干边自诩,在开锁人中谁也没有他快。

接下来换锁。他回车里从包中取来几样锁芯,让我选。我想,换一回就换个好点的吧,就挑了一个好的。一问价,三百五!还不讲价。他说价格都是明价,他只挣个手工费。我心里有点气愤,知道他在撒谎。但又一想,大过年的,商店都不上班,自己买不到,再说,买了自己也不会安装。门锁已经撬坏,也没人看家,只好忍气吞声让他安装。

装完锁芯后,他又拿出两片把手,说这个二百六。我一愣,说,不是一共三百五吗?他说,那是锁芯。我心里气得要死,心想这回被人牵着鼻子宰!虽然没发作,但脸上已经不好看了。回头想停下不装,又没办法。装吧!全部装完时想让他便宜点,他分文不让,一共六百六。

没办法掏钱打发走人,这时我才明白,他们不是没有办法,但故意这样换锁,为的是多赚钱!一旦毁坏开始,你就没了退路!表面上还假装斯文的跟你讲道理,一切都征求你愿意!因为他也知道,你不愿意也没办法。回家一路上,脑子一直在冒:被人耍了!排斥!好了一会儿,又翻出来。知道修炼人不能生气,那就尽量不生气,但心里发堵,就好象吞了个死耗子,恶心又吐不出来似的。

向内找吧,这不光是心动了,而且很不平,说明不光有执着心,而且还不小。我找到自己对钱财执着的心。虽然,当初为证实法,被迫害失去工作,家人替我惋惜,我并没有太动心。因为不承认迫害,我也不想主动失去工作,但真失去了,那就干点别的吧。当时还满不在乎,但在接下来的找工作中,我饱尝了其艰辛,明显感到邪恶的干扰迫害。

我原本是个节俭的人,知道了挣钱不易,对钱的执着不知不觉中在加重。例如,我曾在药店打工,卖药时需要找顾客零钱,为了方便,我用自己的钱兑换一罐硬币。打更的老头有时也卖药,结果没零钱找时,也顺便到罐里摸一把。等我知道钱少了,是被老头拿了,心里有点不爽。心想,我一个月才挣五百五十元,花钱都省着,买个菜都要等到快散市才去,专买一元一堆的,这个老头还要从中捞去几块!虽然表面上不动声色,但心已经动了。事不在大小,心却在其中。没向内深找,这心就滑过去了。

这换锁被宰的事发生了,我利用闲暇的这两天,想明白了:有钱时,说放下对钱的执着容易,艰苦时就难了。这说明没去根儿,不扎实。那么我现在想象的最扎实的情况应该是:即使在艰苦的没钱情况下,抑或是表面上看来不该自己掏钱的情况下,或被宰的情况下花了钱,也能不动心那才是更高的境界吧。如果要用这种心态,回过头来看以前发生的事,应该是这样想:老头拿钱就拿点吧,不动心;换锁被宰了,虽然我们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那也不动心。如果不是欠他们的,也有个不失不得的理跟着呢,也不吃亏。我想到大法书上说:“吃多大亏也乐呵呵的不在乎”[1],那才达到罗汉境界,看来我差远去了。

道理想明白了,心却不是一下就轻松了的,过一会还返出来。我自己想,这利益心还去不掉吗?坚决排斥!返上来排下去!又返上来?再排下去!结果它越返越弱。等第二天睡醒觉起来,我发现自己已风平浪静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