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合同修去乡下挨家挨户讲真相

更新: 2018年02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四日】我身边有一个老同修因为坚持修炼大法,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在监狱被迫害三年多,回来后身体极差,弓着腰,上厕所都困难,可是经过一段时间学法,她认识到大法弟子的责任太重大,她一心想到乡下去救人。由于身体情况,同修都不愿配合她,可老同修认为上农村讲真相虽然难度很大,她有决心突破各种障碍和难关。她能看到那些众生在哭喊着让她去救他们。我感到老同修这颗心非常可贵,就答应配合她。

可是不久,我女儿就生小孩了,只有做其他同修工作,有些同修虽然不情愿,一看老同修这么急也就配合她下去了。但后来由于负面东西太多,有人不但不配合,还说风凉话。当时我心里很不平衡,认为有人没那个胆,还扯别人后腿。通过学法向内找,觉得抱怨同修也不对。修炼状态不同,哪有思想都统一的。师父在歌词中讲:“大海是我的胸怀”[1]。作为老弟子应该有这样的胸怀包容同修,我们都应该修出觉者的风范。

女儿满月后,我就配合老同修去乡下讲真相。这回她高兴了,她知道我不会嫌弃她,也不用她张罗人、张罗车了。我们一直配合到现在,老同修已经在十个大队、五十多个自然屯讲真相。

我们六个人一组,两个人一伙,每次下乡之前都学好法,多发正念,求师父加持,求护法神协助。我们每周下乡两次,每次回来都学法,后交流,找出不足,总结教训,互相借鉴。有一次進一家做完三退后,往出走时,一个姑娘抱住同修就亲,可见众生多么渴望得救!同修说:“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们。”

一次進一个老太太家,讲完真相后,老人家说:“我可见到你们了,你们在我家吃完饭再走吧。”我们说:“救人急呀,这屯子还有那么多户还没去呢,哪有时间吃饭。”她赶紧说:“你们赶紧的,大热天,晚上在我家住吧,住几天都行。”我们说:“时间就是生命,不能住,谢谢老人家。”临走时,老人家恋恋不舍,真象久别重逢的亲人一样,一再叮嘱:你们什么时候再来,一定来看看我。同修也说:“我从小没妈,今天就像见到亲妈一样。”使我们感动的真想哭。

还有一次進一户人家做完三退后,女主人下地从冰箱里拿出冰棍,非让我们吃不可,她说:“天这么热,你们又这么大岁数,都七十多岁,不在家享受天伦之乐,却来救我们,真是太感谢你们了。”我们说:“不用谢我们,要谢你就谢谢我们师父吧,是我们师父慈悲告诉我们这么做的!”

又有一次去一家,家里没人,往出走时,看见一个兔笼子,里边有六个小白兔,前面三个小兔立起来,举着小爪子给我俩作揖,这个场面很感人,真是万物皆有灵,我们来救人,小兔都很欢迎我们,鼓励我们,我们告诉它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当然也有不认同的。有一次遇到一个男士,给他讲真相他不听,老同修继续讲,他拿出手机就要举报,我马上发出一念,不允许众生对大法犯罪,请师父加持,然后我告诉他,希望你能多了解一下法轮功,不要举报大法弟子,你还有机会得救呢!然后我提醒老同修,我们是来救他,不是来求他。劝善、劝善不能强求。我俩向内找,有恨铁不成钢,急于求成的人心。接着走另一家,直到讲完这个屯子,什么事都没有。我们知道有师父在身边,谁也动不了我们。

有的时候还没等進院呢,狗就咬,出来人问我们是干什么的,一听说是炼法轮功的就摆手,说:“出去、出去”,但我们不为所动,告诉众生我们是为你们好,不被这些表象带动。师父讲:“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2]。每遇到这类事情,我们都用慈悲心善良的告诉人,不要伤害大法弟子,我们修真、善、忍的,真心为你们好,他想恶都恶不起来。

还有一次,我们四人讲大屯,两个人讲小屯,我和老同修在道西,她俩在道东。我和老同修遇到大队书记,一看这个人很有素质,他问我们干什么的?从哪里来的?我们一一做了介绍,我从三反 、五反 、反右斗争、六四学潮、讲到文化大革命,讲到法轮功遭迫害,又讲到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告诉他中共建政以来杀害我们同胞八千多万;告诉他共产党作恶多端,天要灭他!我们老百姓顺天意,我还告诉他社会的兴衰变革都是有定数的,不是人说了算,他很认同。问他入过什么组织?他说:“我三样都入过,那就都退了吧!”他老伴开始不退,后来跟她讲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常念法轮大法好对身体健康有好处,她也退了团队。我从包里拿出一本《九评》对他说:“这是一本奇书,几十年来,谁也没说清共产党是个什么东西,《九评》把它说清楚了,你是个很有见地的人,你好好看看这本书,你就什么都明白了。”他很高兴接过这本书说谢谢。把我们送出大门外,一边走一边念法轮大法好,他说等我上市里去,我一定去找你们。

眼看剩几户就要讲完了,同修来电话,说她们受到干扰了,不知啥情况,我和老同修说咱俩也撤,但不能从原路走,只能从屯子前边走,从稻梗子往回走,离公路也有四、五十米吧。我在前边弓着腰走,一回头,看老同修两手拄地往前爬,我赶紧走到她身边,对她说,你别着急,很快就到公路了,老同修听我一说,她把鞋脱下来拿着,光着脚在水里走,看到老同修这种可嘉的精神,我心里既好笑又酸楚。好笑的是她弓着腰走不了,她往前爬,看着她太感人了;酸楚的是我们有那么多同修都好手好脚,谈法理都夸夸其谈,如果这些人都走出来,还用愁乡下众生得救的问题吗?

有时我们去乡下一百多里地,往返四个多小时,有的乡间路面很差,一路颠簸,坐在车里象闷罐一样,但同修都能以苦为乐。回来交流时,有个同修说,大姐看咱俩不太稳,总是把小屯让咱俩讲,意思是小屯好讲。看到同修这么善解人意,我感到很欣慰。

有一次同修下乡遇到点干扰,她抱怨心起来了,马上就悟到自己不对,另一同修说我状态不太好,别影响你们,下次我不去了;同修赶快说:“姐,你不能不去,你救人的心多可贵,我可不是嫌弃你,下次你还去。”看到同修这么大度、忍让,这种境界真是修出来的,很了不起。

回想这段修炼过程,又苦又甜,有剜心透骨去执着的过程,也有凯旋而归胜利后的喜悦。每当遇到困难,我都会很自然的想起师父讲的:“操尽人间事 劳心天上苦 有言诉于谁 更寒在高处”[3]。

剩下的时间是师父用巨大的承受为我们争取来的,千言万语道不尽师尊对我们保护和慈悲苦度,我们有什么理由做不好?要想兑现自己的誓约,助师正法,唯有精進再精進,能对的起师父,对的起期盼我们的众生!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 四》〈大海是我的胸怀〉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高处不胜寒〉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